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83章谋定而后动

《官神》 第583章谋定而后动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三汇抿了口酒,叉说!“下马区的经济津设是市里联逃儿的重中之重,繁然同志先选择到下马区视察工作,是好事,证明对政府工作摸对了门路,我表示支持。”

    于繁然一饮而尽杯中酒,笑了一笑,又依次向李丁山和高海敬酒去了。

    于繁然既然选择留下,还和众人谈笑风生,夏想就对他又高看了一眼,胜不骄做到容易。败不馁就很难了,他却浑然无事一样,仿佛刚才失败的试探对他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宴会结束后,于繁然特意找了个和夏想并行的机会,小声说了一句:小夏,吴省长托我向你问个好,他说。有时间就给他打个电话。

    夏想明白于繁然是提醒他就今天的事情。向吴才江做出解释他就笑道:“会的,会的,请于市长放心。”

    自始至终,夏想都一直客气中带有淡淡的疏离感,没有于繁然期待中的热切。

    一个满月酒也成了角力场。夏想无奈,人在官场,还真是身不由己。儿子才满月。就成了各方势力借他之名来试探和角逐的由头,颇让人无奈。但既然选择了官场,就得有承受方方面面压力的心理准备。

    只是让夏想心里没底的是,于繁然究竟想在燕市,走出一道什么样的道路?

    且拭目以待,边走边看了。

    在夏想借儿子满月酒之际,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聚会之时,当天晚上。付先锋一帮人也在举行一次人数众多的聚会,之所以说人数众多,是因为不但省里有崔向、马霄,市里有付先锋、政法委书记陈玉小龙。还有下马区区委书记白战墨、副书记康少烨。

    聚会是在付先锋的召集之下召开的。

    付先锋召集大家聚在一起的目的是讨论当前省市的局势,因为随着宋朝度接任了常务副省长,高晋周进入了常委会,付家遭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创。付先锋在消沉了几天之后,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准备重新部署下一步的计戈。

    虽然大的方面有常务副省长的失利和谆龙的调离小的方面有名品时尚被人盯上,让付先锋感觉最近事事不顺心,无比郁闷。但他获得了老爷子的肯,拥有了调动付家资源的莫大权力,又让他感觉大权在握。踌躇满志。

    付先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决定仿效吴家充分利用手中的资源,准备再次撬动燕省和燕市的局势。

    付先锋的想法是,第一步。在省里,以利益诱惑叶石生向付家靠拢。向崔向妥协,第二步,叶石生和崔向达成一致之后,再撬动燕市的利益,调走方进江。安插付家的人担任组织部长,从而掌握住燕市的人事大权。

    方进江的资历够了,升到他任何一个地级市担任市委书记,想必他也不会拒绝。

    此事的难点在叶石生身上,叶石生不点头,崔向独木难支,难以抗衡叶石生和梅升平的联手。不过只要叶石生一妥协。他和崔向立场一致的话,梅升平即使反对,也难以抵抗书记的意志。

    除非到时范睿恒和梅升平出同一个声音,不过范睿恒和梅升平之间没什么交情和共同利益,他们如果联手的话就只有一个可能一夏想从中调和。

    此时就有必要让白战墨出面了,如果白战墨制造一个事端,让夏想在下马区自顾不暇。他到时无法插手省里的局势的话,大事可成。

    所以前期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小如何打动叶石生。

    叶石生担任省委书记的时间不长,但他的年龄不小了,已经旺岁了。如果干完一届,正好到离休年龄,极有可能就直接卸任,保留一个省部级待遇养老了。但如果在运作一下,由付家出面帮他安排一个副国级职务。哪怕是闲职,也总算一辈子熬到了副国级,算是功德圆满了,他会不会动心?

    肯定会。

    根据付先锋的观察,叶石生还大有进取之心,他之所以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就是想急于出政绩。想在年龄到点之前,再进一步。官场中人,不到最后一亥。谁也不肯放弃上升的希望和努力。

    付先锋觉得可以和叶石生达成妥协,他准备给出叶石生两个选择。一是现在卸任,到人大担任副委员长,没什么实权,但保证了国家领导人的待遇,是比较稳妥的路线。一是给付家两年的时间运作,两年后,乐观一点可以拿下政协副主席兼统战部长的位子,保守一点的话,有可能也能拿下一咋。国务委员。

    付家在京城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但叶石生本身有政绩,资历也够,提交上去也好说话,运作起来的话,所费的力气也不会太大。

    关键是。叶石生在中央的后台不够强硬。两年后有可能会退下。叶石生到时失去了靠山,也可能就直接退个干净,连一个副国级闲职也捞不到。所以如果由付家出面主动提出帮叶石生运作,不怕叶石生不动心。

    而且据付先锋所知,吴家、梅家和邱家都没有拉拢叶石生的打算,就让他认刀,:丁乘之机。而现在夏想人在下马区。和叶石生之间加刻以;了。又因为省内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带来的矛盾减少,叶石生和范睿恒之间的暂时的联盟有松动的迹象,此时出手,正是时机。

    为此,付先锋还专门和老爷子通过数次电话。向老爷子请教如何自上而下地实施他的战略,老爷子也提出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基本上肯定他的设想。

    付先锋就有一种志在必得的决心。

    而且说来名品时尚对面的燕春国际欲遮还露,羞答答地露出了狰狞姿态。就是剑指名品时尚,而且他也让人经过不懈的暗查,终于摸清了幕后之人是卫辛,就让他心中十分不快。

    卫辛是连若菡的人,连若菡是夏想的人,是不是夏想的主意他不敢肯定。但既然卫辛和夏想认识,在付先锋看来,夏想就有推脱不了的干系,因为燕春国际明显是针对名品时尚,就是摆明了要和名品时尚对着干。

    甚至会想方设法置名品时尚于死地!

    丹有上次付家失利事件。付先锋就一直怀疑夏想扮演了并不光彩的中间人的角色,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指向夏想,付先锋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夏想绝对会不遗余力地站在付家的对立面,就算他和吴家现在关系紧张,但他肯定乐意帮梅家和邱家,而且宋朝度上位,对夏想的好处显而易见。

    付先锋就一厢情愿地认为夏想就是令他深恶痛绝的中间人。

    当然在夏想看采付先锋的一厢情愿就是事实了,不过他死不认帐,就当付先锋是一厢情愿好了。

    付先锋再痛恨夏想,现在也拿夏想没有办法。他也清楚,在下马区。白战墨的政治智慧和夏想无法相比,也许凭借书记一把手的权威,可以勉强压夏想一压,让他束手束脚,但也不能奈何夏想!市里也是如此。他也动不了夏想,市里不但有陈风保着夏想,还有李丁山和高海,最主要的是,有方进江。

    方进江身为组织部长,大权在握,对他的计划是极大的阻碍。掌握不了人事大权,他就动不了夏想一根毫毛,除非夏想主动犯错,而且还得是大错才能动他一动,但夏想向来滑不溜手,而且为人又稳重,让他自己犯错,几乎没有可能。

    如果搬开了方进江,组织部长换成了自己人,对他来说燕市的局势将会生根本性的逆转。组织部长他和这个分管人事的副书记一心,就将对陈风和胡增周形成极大的制约,而且,他就有可能调整下马区的党政班子,让局势朝有利于他的方面展。

    当然下马区并不是付先锋的最终目标,他想要掌控的是整个燕市的局势。当然,进一步来说,能让付家最终拥有左右燕省的影响力是他的终极目标,尽管说来困难很大。必定会遭受来自吴家、梅家和邱家的阻挠。但网到掌握了付家庞大资源的付先锋正是自信心极度膨胀的时候,自认大权在手江山我有,只要运用得当。一定可以充分利用吴家、邱家和梅家互不信任又互相提防的关系,挑拨离间,然后布局成功。

    万事开头难,最难的一点就是如何让叶石生转向。只要叶石生动心。只要叶石生点头,基本上大计就成功了一半。

    叶石生一旦和崔向再次走近,恢复到以前的密切合作的状态,即使不是对付家言听计从,只要叶石生如他所愿安排几次燕市的人事调整,不,不用几次,只要调走方进江就行,他就可以继续进行下一步了。

    叶石生能和崔向联手,就能挤压梅升平。再在组织部拉拢几个副部长,就能架空梅升平,如此,大局可定。

    付先锋今天的会面地点安排在了静心山庄,红袖添香是不会再去了。给他留了太不美好的回忆。不能想,一想就头疼,一想就气愤。一想就想起夏想得意洋洋的姿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想到元明亮已经初步开始了布局,他心中就又闪过一丝得意。夏想再聪明,再有眼光,也不会知道元明亮的真实意图。等着谜底解开的那一天,看夏想如何沮丧,如何痛哭流涕,甚至还会痛不欲生。

    对于元明亮的谨慎,付先锋也颇有怨言。觉得他过于慎重了。拖了快一个月了,才开始搜集房地产信息,是不是有点太谨小慎微了?别说夏想不可能察觉长基商贸的用意,就算他对长基商贸的投资有所怀疑。他也不可能猜到长基商贸的手段,他又不是商业天才。

    况且,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天才?夏想是区长,平常事务繁忙,哪里会有时间盯紧长基商贸的一举一动,他既然同意了白战墨的提议,对长基商贸的资金放手不管,估计就不会再过多地关注长基商贸的具体运作。付先锋也就此事和元明亮密谈过几次,元明亮却还是坚持要走一步看三步,小心行得万年船。

    元明亮虽然也认为夏想不可能知道他的动机,但他总觉得夏想为人十分精明,上一次的接触虽然他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但生性多疑的他还是唯恐其中有诈,决缓再说,看看夏想是不是真的对长基商贸放年不籽下马区以中低档住宅为主的论断,是不是正确。

    国庆期间,元明亮走访了各大楼盘的销售处,经过实地考察之后得出了结论,燕市人收入偏低,青睐价位在刃力元以下的中低档住宅。具体到下马区,凹到烈口元之间的楼盘,最受欢迎。因为下马区有下马河的优势,而沿河两岸的小区位置有限,是以后升值潜力最大的黄金地点。也是长基商贸的最主要的目标。

    国庆后第一天,元明亮就向付先锋汇报,长基商贸准备动手了。

    付先锋就一瞬间点燃了斗志。

    再加上他最新设想的拉拢叶石生的计划。付先锋就认为,他有必要召集所有人面谈。就下一步的重大计划,做一次深入的交流。

    当然长基商贸的事情,他不会透露过多,除了白战墨略知一二之外。对其他人还是暂时保密为好。就等初见成效之后,再抛出来肯定可以让他们大吃一惊,并且对他的深谋远虑无比佩服。

    付先锋十分在意他的中心地位,想耍的就是众星捧月的优越感。

    所以今天的会面。众人一坐定,他第一句话就对崔向说道:“崔书记。我有一个计戈”有意让叶书记和您之间恢复到以前的密切关系,您怎么想?。

    崔向一惊,随即一喜:“先锋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最近省里局势平静,叶书记和范省长之间不再和以前一样关系密切了,他们之间的缓冲的关键人物是夏想,现在夏想不在省里,倒是一个好时机

    付先锋点头。崔向对局势的分析很确切,不愧为多年的老官场。

    付先锋就将他的两条计划说了出幕,在座的都是他绝对信任的人。除了康少烨之外但他也不怕康少烨暗中向胡增周的通风报信,胡增周现在在市里的位置十分尴尬,既没有人事权,在政府班子里又没有亲信。差不多被陈风架空了。

    康少烨原本和胡增周关系不错,现在大有和白战墨越走越近的趋势。今天白战墨特意拉上康少烨一同前来,说是有重要事情商议,付先锋也就没有拒绝。

    崔向听了付先锋为叶石生设计的两条出路,沉吟了半晌,连连点头说道:“先锋的诱饵很香甜,叶石生肯定会心动。据我推测,他应该会选择第二点,就是再干两年,然后争取当上实职副国级尽管说来这个选择风险过大。最后有可能会双手空空,什么都得不到,但叶石生现在走到了这一步,燕省的经济提升很快,也有了还算拿得出手的政绩,他现在去赋闲养老,肯定不甘心。”

    崔向说话的时候,一脸质疑的表情看着付先锋。

    付先锋知道崔向和付家合作,也担心最后得不到好处。他明是替叶石生说话,实际上也是变相在问个明白,为他自己着想。

    付先锋呵呵一笑:“不管叶书记选择哪一种,付家都会说到做到。叶书记如果想两年后当上实职副国,付家也会拿出最大的诚意来运作,不敢说百分之百保证,至少也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虽然官场上是处处尔虞我诈,但想要有长远展小想耍团结一致,就必须言必行行必果。尤其是对于家族势力来说。就更需要处处做出表率。”

    付先锋的回答还算有诚意,崔向知道付先锋也是在向他暗示,只要是紧跟付家的人,和付家利益一致的人,付家都会记在心上,不会没有回报。毕竟要维持一个家族势力的团结,如果做出过河拆桥的事情,会伤了所有人的心,凝聚力就会大降。凝聚力一降,实力就降乙付先锋的话。表明他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

    崔向就说:“好,既然付家提出了条件。就由我出面向叶书记交流好了

    付先锋也正三汇抿了口酒,叉说!“下马区的经济津设是市里联逃儿的重中之重,繁然同志先选择到下马区视察工作,是好事,证明对政府工作摸对了门路,我表示支持。”

    于繁然一饮而尽杯中酒,笑了一笑,又依次向李丁山和高海敬酒去了。

    于繁然既然选择留下,还和众人谈笑风生,夏想就对他又高看了一眼,胜不骄做到容易。败不馁就很难了,他却浑然无事一样,仿佛刚才失败的试探对他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宴会结束后,于繁然特意找了个和夏想并行的机会,小声说了一句:小夏,吴省长托我向你问个好,他说。有时间就给他打个电话。

    夏想明白于繁然是提醒他就今天的事情。向吴才江做出解释他就笑道:“会的,会的,请于市长放心。”

    自始至终,夏想都一直客气中带有淡淡的疏离感,没有于繁然期待中的热切。

    一个满月酒也成了角力场。夏想无奈,人在官场,还真是身不由己。儿子才满月。就成了各方势力借他之名来试探和角逐的由头,颇让人无奈。但既然选择了官场,就得有承受方方面面压力的心理准备。

    只是让夏想心里没底的是,于繁然究竟想在燕市,走出一道什么样的道路?

    且拭目以待,边走边看了。

    在夏想借儿子满月酒之际,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聚会之时,当天晚上。付先锋一帮人也在举行一次人数众多的聚会,之所以说人数众多,是因为不但省里有崔向、马霄,市里有付先锋、政法委书记陈玉小龙。还有下马区区委书记白战墨、副书记康少烨。

    聚会是在付先锋的召集之下召开的。

    付先锋召集大家聚在一起的目的是讨论当前省市的局势,因为随着宋朝度接任了常务副省长,高晋周进入了常委会,付家遭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创。付先锋在消沉了几天之后,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准备重新部署下一步的计戈。

    虽然大的方面有常务副省长的失利和谆龙的调离小的方面有名品时尚被人盯上,让付先锋感觉最近事事不顺心,无比郁闷。但他获得了老爷子的肯,拥有了调动付家资源的莫大权力,又让他感觉大权在握。踌躇满志。

    付先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决定仿效吴家充分利用手中的资源,准备再次撬动燕省和燕市的局势。

    付先锋的想法是,第一步。在省里,以利益诱惑叶石生向付家靠拢。向崔向妥协,第二步,叶石生和崔向达成一致之后,再撬动燕市的利益,调走方进江。安插付家的人担任组织部长,从而掌握住燕市的人事大权。

    方进江的资历够了,升到他任何一个地级市担任市委书记,想必他也不会拒绝。

    此事的难点在叶石生身上,叶石生不点头,崔向独木难支,难以抗衡叶石生和梅升平的联手。不过只要叶石生一妥协。他和崔向立场一致的话,梅升平即使反对,也难以抵抗书记的意志。

    除非到时范睿恒和梅升平出同一个声音,不过范睿恒和梅升平之间没什么交情和共同利益,他们如果联手的话就只有一个可能一夏想从中调和。

    此时就有必要让白战墨出面了,如果白战墨制造一个事端,让夏想在下马区自顾不暇。他到时无法插手省里的局势的话,大事可成。

    所以前期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小如何打动叶石生。

    叶石生担任省委书记的时间不长,但他的年龄不小了,已经旺岁了。如果干完一届,正好到离休年龄,极有可能就直接卸任,保留一个省部级待遇养老了。但如果在运作一下,由付家出面帮他安排一个副国级职务。哪怕是闲职,也总算一辈子熬到了副国级,算是功德圆满了,他会不会动心?

    肯定会。

    根据付先锋的观察,叶石生还大有进取之心,他之所以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就是想急于出政绩。想在年龄到点之前,再进一步。官场中人,不到最后一亥。谁也不肯放弃上升的希望和努力。

    付先锋觉得可以和叶石生达成妥协,他准备给出叶石生两个选择。一是现在卸任,到人大担任副委员长,没什么实权,但保证了国家领导人的待遇,是比较稳妥的路线。一是给付家两年的时间运作,两年后,乐观一点可以拿下政协副主席兼统战部长的位子,保守一点的话,有可能也能拿下一咋。国务委员。

    付家在京城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但叶石生本身有政绩,资历也够,提交上去也好说话,运作起来的话,所费的力气也不会太大。

    关键是。叶石生在中央的后台不够强硬。两年后有可能会退下。叶石生到时失去了靠山,也可能就直接退个干净,连一个副国级闲职也捞不到。所以如果由付家出面主动提出帮叶石生运作,不怕叶石生不动心。

    而且据付先锋所知,吴家、梅家和邱家都没有拉拢叶石生的打算,就让他认刀,:丁乘之机。而现在夏想人在下马区。和叶石生之间加刻以;了。又因为省内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带来的矛盾减少,叶石生和范睿恒之间的暂时的联盟有松动的迹象,此时出手,正是时机。

    为此,付先锋还专门和老爷子通过数次电话。向老爷子请教如何自上而下地实施他的战略,老爷子也提出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基本上肯定他的设想。

    付先锋就有一种志在必得的决心。

    而且说来名品时尚对面的燕春国际欲遮还露,羞答答地露出了狰狞姿态。就是剑指名品时尚,而且他也让人经过不懈的暗查,终于摸清了幕后之人是卫辛,就让他心中十分不快。

    卫辛是连若菡的人,连若菡是夏想的人,是不是夏想的主意他不敢肯定。但既然卫辛和夏想认识,在付先锋看来,夏想就有推脱不了的干系,因为燕春国际明显是针对名品时尚,就是摆明了要和名品时尚对着干。

    甚至会想方设法置名品时尚于死地!

    丹有上次付家失利事件。付先锋就一直怀疑夏想扮演了并不光彩的中间人的角色,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指向夏想,付先锋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夏想绝对会不遗余力地站在付家的对立面,就算他和吴家现在关系紧张,但他肯定乐意帮梅家和邱家,而且宋朝度上位,对夏想的好处显而易见。

    付先锋就一厢情愿地认为夏想就是令他深恶痛绝的中间人。

    当然在夏想看采付先锋的一厢情愿就是事实了,不过他死不认帐,就当付先锋是一厢情愿好了。

    付先锋再痛恨夏想,现在也拿夏想没有办法。他也清楚,在下马区。白战墨的政治智慧和夏想无法相比,也许凭借书记一把手的权威,可以勉强压夏想一压,让他束手束脚,但也不能奈何夏想!市里也是如此。他也动不了夏想,市里不但有陈风保着夏想,还有李丁山和高海,最主要的是,有方进江。

    方进江身为组织部长,大权在握,对他的计划是极大的阻碍。掌握不了人事大权,他就动不了夏想一根毫毛,除非夏想主动犯错,而且还得是大错才能动他一动,但夏想向来滑不溜手,而且为人又稳重,让他自己犯错,几乎没有可能。

    如果搬开了方进江,组织部长换成了自己人,对他来说燕市的局势将会生根本性的逆转。组织部长他和这个分管人事的副书记一心,就将对陈风和胡增周形成极大的制约,而且,他就有可能调整下马区的党政班子,让局势朝有利于他的方面展。

    当然下马区并不是付先锋的最终目标,他想要掌控的是整个燕市的局势。当然,进一步来说,能让付家最终拥有左右燕省的影响力是他的终极目标,尽管说来困难很大。必定会遭受来自吴家、梅家和邱家的阻挠。但网到掌握了付家庞大资源的付先锋正是自信心极度膨胀的时候,自认大权在手江山我有,只要运用得当。一定可以充分利用吴家、邱家和梅家互不信任又互相提防的关系,挑拨离间,然后布局成功。

    万事开头难,最难的一点就是如何让叶石生转向。只要叶石生动心。只要叶石生点头,基本上大计就成功了一半。

    叶石生一旦和崔向再次走近,恢复到以前的密切合作的状态,即使不是对付家言听计从,只要叶石生如他所愿安排几次燕市的人事调整,不,不用几次,只要调走方进江就行,他就可以继续进行下一步了。

    叶石生能和崔向联手,就能挤压梅升平。再在组织部拉拢几个副部长,就能架空梅升平,如此,大局可定。

    付先锋今天的会面地点安排在了静心山庄,红袖添香是不会再去了。给他留了太不美好的回忆。不能想,一想就头疼,一想就气愤。一想就想起夏想得意洋洋的姿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想到元明亮已经初步开始了布局,他心中就又闪过一丝得意。夏想再聪明,再有眼光,也不会知道元明亮的真实意图。等着谜底解开的那一天,看夏想如何沮丧,如何痛哭流涕,甚至还会痛不欲生。

    对于元明亮的谨慎,付先锋也颇有怨言。觉得他过于慎重了。拖了快一个月了,才开始搜集房地产信息,是不是有点太谨小慎微了?别说夏想不可能察觉长基商贸的用意,就算他对长基商贸的投资有所怀疑。他也不可能猜到长基商贸的手段,他又不是商业天才。

    况且,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天才?夏想是区长,平常事务繁忙,哪里会有时间盯紧长基商贸的一举一动,他既然同意了白战墨的提议,对长基商贸的资金放手不管,估计就不会再过多地关注长基商贸的具体运作。付先锋也就此事和元明亮密谈过几次,元明亮却还是坚持要走一步看三步,小心行得万年船。

    元明亮虽然也认为夏想不可能知道他的动机,但他总觉得夏想为人十分精明,上一次的接触虽然他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但生性多疑的他还是唯恐其中有诈,决缓再说,看看夏想是不是真的对长基商贸放年不籽下马区以中低档住宅为主的论断,是不是正确。

    国庆期间,元明亮走访了各大楼盘的销售处,经过实地考察之后得出了结论,燕市人收入偏低,青睐价位在刃力元以下的中低档住宅。具体到下马区,凹到烈口元之间的楼盘,最受欢迎。因为下马区有下马河的优势,而沿河两岸的小区位置有限,是以后升值潜力最大的黄金地点。也是长基商贸的最主要的目标。

    国庆后第一天,元明亮就向付先锋汇报,长基商贸准备动手了。

    付先锋就一瞬间点燃了斗志。

    再加上他最新设想的拉拢叶石生的计划。付先锋就认为,他有必要召集所有人面谈。就下一步的重大计划,做一次深入的交流。

    当然长基商贸的事情,他不会透露过多,除了白战墨略知一二之外。对其他人还是暂时保密为好。就等初见成效之后,再抛出来肯定可以让他们大吃一惊,并且对他的深谋远虑无比佩服。

    付先锋十分在意他的中心地位,想耍的就是众星捧月的优越感。

    所以今天的会面。众人一坐定,他第一句话就对崔向说道:“崔书记。我有一个计戈”有意让叶书记和您之间恢复到以前的密切关系,您怎么想?。

    崔向一惊,随即一喜:“先锋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最近省里局势平静,叶书记和范省长之间不再和以前一样关系密切了,他们之间的缓冲的关键人物是夏想,现在夏想不在省里,倒是一个好时机

    付先锋点头。崔向对局势的分析很确切,不愧为多年的老官场。

    付先锋就将他的两条计划说了出幕,在座的都是他绝对信任的人。除了康少烨之外但他也不怕康少烨暗中向胡增周的通风报信,胡增周现在在市里的位置十分尴尬,既没有人事权,在政府班子里又没有亲信。差不多被陈风架空了。

    康少烨原本和胡增周关系不错,现在大有和白战墨越走越近的趋势。今天白战墨特意拉上康少烨一同前来,说是有重要事情商议,付先锋也就没有拒绝。

    崔向听了付先锋为叶石生设计的两条出路,沉吟了半晌,连连点头说道:“先锋的诱饵很香甜,叶石生肯定会心动。据我推测,他应该会选择第二点,就是再干两年,然后争取当上实职副国级尽管说来这个选择风险过大。最后有可能会双手空空,什么都得不到,但叶石生现在走到了这一步,燕省的经济提升很快,也有了还算拿得出手的政绩,他现在去赋闲养老,肯定不甘心。”

    崔向说话的时候,一脸质疑的表情看着付先锋。

    付先锋知道崔向和付家合作,也担心最后得不到好处。他明是替叶石生说话,实际上也是变相在问个明白,为他自己着想。

    付先锋呵呵一笑:“不管叶书记选择哪一种,付家都会说到做到。叶书记如果想两年后当上实职副国,付家也会拿出最大的诚意来运作,不敢说百分之百保证,至少也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虽然官场上是处处尔虞我诈,但想要有长远展小想耍团结一致,就必须言必行行必果。尤其是对于家族势力来说。就更需要处处做出表率。”

    付先锋的回答还算有诚意,崔向知道付先锋也是在向他暗示,只要是紧跟付家的人,和付家利益一致的人,付家都会记在心上,不会没有回报。毕竟要维持一个家族势力的团结,如果做出过河拆桥的事情,会伤了所有人的心,凝聚力就会大降。凝聚力一降,实力就降乙付先锋的话。表明他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

    崔向就说:“好,既然付家提出了条件。就由我出面向叶书记交流好了

    付先锋也正是此意,点头说道:“就有劳崔书记了,相信有以前和叶书记曾经合作过的基础,由您出面,还是很容易打动叶书记,是不是?”

    崔向也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姑且一试,叶书记近来的步子比较沉稳,猛然听到这咋小消息,估计需要一段时间消化。”

    付先锋也是信心十足:“我相信叶书记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今天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让崔向出面和叶石生交流,其他事情都不太重要,毕竟如果和叶石生谈不妥,其他事情提也没用,叶石生是开头,是基础。

    随后,付先锋就让大家领略一下静心山庄的风情和妙处,一行人欢聚一堂,不一会儿就举杯交错。有了几分醉意。

    付先锋高兴之下,忽然想到白战墨和康少烨也有重要的事情汇报,就对两人说道:“战墨,少烨。好象你们有什么事情要说?”</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