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84章误会成祸

《官神》 第584章误会成祸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战墨直在等候时机,贝付集锋垂动问。忙陪着典!“付书记,您不是一直想抓住夏想的把柄?”

    “对,怎么了?”付先锋一听顿时大感兴趣,支起了耳朵,“他犯了什么事?”

    白战墨看了看康少烨,康少烨知道表现的机会来了,忙说:“夏想在区委大院和一个女孩拉拉扯扯”他是区长,又在区委大院之中,那个女孩还挺年轻漂亮,是不是有点不太检点?”

    付先锋一听就不耐烦地摆摆手:“无凭无据的,红口白牙地张嘴一说。有什么用?”

    集少烨立刻献媚地笑道:“正好我和白书记看到之后,顺手就拍了下来。”

    付先锋顿时大喜,上一次他就是偷*拍了夏想和连若菡的照片,才弄得夏想灰头土脸。现在夏想又和别的女孩拉扯,又被人拍了照片,夏想还真是不幸。如果他将照片再递到吴家,吴家一见夏想花心不断。骗了吴家女儿还不算,还在外面有人,会不会气个半死?

    付先锋喜笑颜开:“快拿来看看。夏想同志怎么这么不检点?如果确实属实的话,从爱护他的角度出,我会向市委提议对夏想同志戒勉。

    戒勉谈话主要是对有轻微违纪行为或有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的党员、干部进行谈话、诫勉教育,达到提前打招呼、及时提醒、教育挽救的目的。虽然是非常轻微的处罚,但影响不好,如果负责谈话的人话说得重一些的话,也会对被谈话人造成不小的心理压力。

    白战墨和康少烨对视一眼,见付书记很高兴,两人也是心情舒展。白战墨伸手拿出一叠照片,宝贝一样递到付先锋手中:“请付书记过目。”

    最上面的照片是夏想的正面和女孩的背面,女孩一只手紧紧拉住夏想的胳膊,夏想的样子象是在向后退,却被女孩拉得很紧。照片拍的很清楚,女孩用力的手和夏想不耐的表情,十分逼真,如在眼前。

    付先锋大喜,光凭眼前的这张照片,不能让夏想灰头土脸,至少可以找个由头刮他几句。如果再让吴家知道,让连若菡知道,夏想还能有好日子过?

    付先锋又连翻几张,都是夏想的正面和女孩的背影,差不多都是两人一个拉一个躲的画面,基本上可以断定女孩和夏想之间就算没有暧昧关系,也肯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

    照片很多,他也懒得一张张看下去。就问:“有没有女的的正面照片?”

    “有,有。在最后,有三张拍了正面。”康少烨忙不迭说道,“女孩长得挺漂亮,夏想倒挺有艳福。我都有点嫉妒他了,呵呵。那个女的长得要身材有身材,要胸有胸,绝对是一个标准的美女。”

    付先锋还没有翻到正面就觉得有点不对了,他翻到了一张女孩侧面的照片时,突然就感觉脑子之中“轰”的一声被什么东西击中一样,随后他不敢先看最后几张的正面,又翻起了前面几张的背影,越看越眼熟。越看越惊心动魄。

    今天喝了一点酒,又是兴奋之下。刚才看照片时没有多想,没过脑子。现在一回想才想起照片中女孩的背影无比熟悉。他就觉得血性和酒劲直往上涌,愣了片刻,伸手从最下面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清清楚楚地可以看清女孩的正面,他只看了一眼,就感觉眼冒金星,烧火中烧。当即一下站了起来!

    因为站得过猛过快,付先锋一下带倒了椅子,他双手按在桌子上,还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和怒火,双手还不停地颤抖。

    夏想居然和付先先,,欺人太甚!

    本来还抱着看笑话还想讥讽夏想的心思,没想到,和夏想纠缠的人是自己的亲妹妹,还被人拍了照片!付先锋感觉就象被人当面打了一介,大大的耳光,就象刚刚还嘲笑别的男人戴了绿帽子,推门回家,却现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正在上床,反差之大,让他一时无法接受现实,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怎么会?!自己妹妹和夏想怎么会认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难道说他们已经”付先锋不敢再想,只气得七窍生烟。伸手拿过一个酒瓶,狠狠地摔到的上。破口大骂:“夏想你个王八蛋。我与你势不两立!”

    付先锋的突然作让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夏想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堂堂的付书记如此失态,大雷霆?

    白战墨和康少烨对视一眼,两人都差不多猜事情出在了照片身上,难道说拍马屁没拍准,拍到了马蹄子上面?两人都低下了头,不敢说话。噤若寒蝉。

    崔向、马霄和陈玉龙也是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变故,都大眼瞪小小眼。愣在了当场。

    付先锋过了一会儿,稍微冷静下来之后,才意识到被气糊涂了,刚才反应过激。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要是让众人自己妹妹跟了夏想,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他忙将所有照片都收了起来,一脸严肃地说道:“战墨,少烨,这件事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引上为止,以后谁也不许提起“就当什么没有生讨。明有照片的存底也都删除了,一张也不许留。以后我不想听到有任何风声传出

    白战墨和康少烨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付先锋会脸色大变,会大怒火。不过都急忙点头:“记下了,请付书记放心。”

    崔向自恃身份最高,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先锋,夏想又怎么了?”

    付先锋忙说:“没事,没事,我一时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情,有点过激了嘴上说着没事,他的脸色还是铁青得吓人,“你们继续,我出去打个电话。”

    不顾众人疑惑的目光,付先锋来到了院中。

    饵的燕币,秋风微凉小不过院中的胜景还是不错,假山、流水、小桥,还有远处的竹林以及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音乐,再有如梦如幻的灯光一照,比如梦境。付先锋却无心欣赏,他拿出电话就拨通了付先先的手机。

    电话网一接通,耳边就传来付先先娇喘吁吁的声音,好象在做什么激烈的运动:“有事?我正在忙,有话快说,”

    付先先的口气一如既往的不耐烦。

    付先先和付先锋之间的关系不冷不热。尽管付先锋最疼这个小妹,但付先先对他却始终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出国留学多年的付先先思想西化严重,虽然她生在付家,是家族利益的受益者,但她接触了西方所谓的民主后,对付家的家族势力以及国内的政治体制,非常反感,在她的眼中,政治人物就没有什么好人。

    而且在家中的时候,家人张口闭口谈论的全是政治,既然是政治,就少不了各方利益的纠葛,就少不整治别人或是被人整治,付先先见付先锋年纪不大的时候就一本正经地坐在一群老头中间,也是煞有介事地讨论如何利益最大化,她就觉得付先锋和她之间渐行渐远,不但政治观念相左,连人生观和世界观也有天渊之别。

    付先先出国之后,原本不想回国。不料正好梅晓木也出国,和她不期而遇,她就莫名其妙喜欢上了梅晓木,非要追他不可。梅晓木不喜欢付先先,就一路逃回了国。付先先倒也干脆,直接就追到了国内。先追到京城,又追来了燕市。

    来到燕术后,付先先也没有主动联系付先锋。在她看来,付先锋除了和她有血缘关系,是她没有办法不承认的哥哥之外,其他方面,包括性格和爱好,包括为人处世,相差太大,没有共同语言。她才不想和付先锋有接触。被他说教。

    接到付先锋的电话一刻起,她就没有了好心情,语气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付先锋也知道他身为哥哥,不该去想自己的亲妹妹在做什么床上运动,但因为刚才的照片事件让他先入为主,一心认为付先先和夏想之间已经生了什么,现在电话一头传来的付先先的声音又是十分的旖旎,不让人浮想联翩都不行。他也知道妹妹出国多年,思想比较开放。说不定真敢在做某事的时候就接电话,他就心跳加快,怒气冲冲地问道:“你现在是不是跟,,别人在一起?”

    付先锋差点张口说出夏想的名字。

    付先先一听就知道付先锋动怒了,她向来是以和付先锋对着干为荣。以不能惹他生气为耻,现在既然付先锋生气了,一想就明白是他想歪了,就故意说道:“没错,”嗯。正在做运动,,你有话快说。我正在忙,不方便说话,”

    她还是故意说说停停,好象正在冲击一样。

    “和,男人在一起?,小付先锋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还是不敢提出“夏想”两个字。“废话,我又不是同性恋,当然要和男人在一起了。”付先先不气着付先锋是绝不罢休。

    “是谁?”付先锋听到付先先的喘气声越来越粗,就更认定她是在做某项两人运动。就觉得眼冒金星,直气得原地打转,来到一棵树前。狠狠地朝树上踹了两脚。

    不过因为用力过猛,震得生疼,不由又咧咧了嘴。

    “你管?。付先先的喘气声更大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不和你说话了,影响我的情绪。你也别管是谁了,反正是你最讨厌的人”满意了?”

    付先先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付先锋最讨厌的人当然是夏想。付先先也早有耳闻,她随口一说其实也没过脑子。但在付先锋听来却如遭雷击,如此说来,难道说夏想正和他的亲妹妹在上床?简直是平生的奇耻大辱!付先锋盛怒之下,一扬手将手机摔个粉碎,还不解恨,又看到院中有一把太师椅,付先锋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举起椅子扔出十几米外,将椅子摔了个粉身碎骨!

    “夏想,敢玩我妹妹,我要杀了你”。付先锋已经到了爆的边缘。

    白战墨在里面听到声音不对。和康少烨来到外面,看到了一地的狼籍,心中一惊,知道肯定是照片惹了大乱,就陪着笑脸来到付先锋身上。小心翼翼地说道:“付书记,如果几旧为照片的事情惹您不高兴。请您息怒。事情一直在控制妩几叼之内。目前就只有我和少烨知道。”

    这一句话算是说到了付先锋的心坎上,他最担心的就是事态扩大化。留下笑柄,让他无地自容,他的双眼冒出阴狠的日光,紧盯着白战墨和康少烨,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个女的,是我的妹妹,亲妹妹!”

    白战墨和康少烨被付先锋的目光盯得心里直毛,又听付先锋说出了实情,两人都吓在一大跳,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眼中都闪过恐慌之色。

    白战墨心里清楚,付先锋既然说出了实情,肯定会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他们去办,否则也不会将如此重要的隐密告诉他们。白战墨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付先锋表面是信任他们才说出了秘密,实际上也是对即将吩咐的事情寄予厚望。忧的是,如果完成了付书记交待的任务还好,完成不了,以后恐怕就会被冷落了。

    什先锋果然如白战墨所想一样。恶狠狠地说道:“战墨,你和少烨想个办法,看能不能收拾夏想一顿。他不是大面上没有什么把柄被我们抓住?好,我们就来阴的,暗中黑他一把。”付先锋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先是名品时尚对面的燕春国际有夏想的影子,再有付家空降常务副省长失利。也有夏想从中捣乱的迹象,现在更是搞上了他的妹妹,是可忍孰不可忍,夏想别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以为在燕市可以为所欲为,真没有人敢拿他怎么样!

    就让他真正见识一下大家族的手段,不管是官面堂皇的阳谋,还是上不了台面的阴谋!

    白战墨被付先锋的阴沉吓得心跳加快,忙问:“怎么黑?他一向行事谨慎,不管是经济问题还是作风问题,都不好整他。”

    付先锋阴森地一笑:“既不查他经济问题,也不查他作风问题。他不是在下马区手腕强硬,先是搬开了一个副区长,又调走了一个公安局副局长?我想公安系统内部,肯定有人恨他。历来警匪一家亲。下马区难道就没有哪个副局长罩着的黑恶势力?”

    白战墨大吃一惊:“付书记。您的意思是,找人杀了夏想?他可是堂堂的副厅级国家干部,杀了他非同小可,肯定会连我们都得陷进去!”

    康少挥一直没有说话,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不停地闪动,突然就插话说道:“方北村一带有一个5o多人的团伙,领头的叫王大炮,他原先是牛奇的人。

    牛奇被调走了之后,他失了势,现在生意大不如从前,对夏想深恶痛绝,恨不得亲断夏想的双腿,”

    付先锋对康少烨投去赞赏的目光:“战墨,在阴谋方面,你还要多向少烨学习,,杀了夏想太便宜他了。一死了之肯定没有痛不欲生让人解恨”你们见过国内官场上有瘸腿的干部没有?少烨的想法,还是可行的。”

    康少烨明白了付先锋的意思,立刻表了决心:“请付书记放心,我会精心安排一下,保证不出差错。”

    “夏想凤志万一断了双腿,影响了形象,仕途也就断了,少烨说不定就能当上区长了,呵呵。”付先锋许了诺,又说,“那个王大炮,嘴巴严实不?给他安排好后路,想出国的话。去加拿大好了,国内引渡不回来。不想出国,安排他到偏远省份,反正给他一笔钱,够他花销就成了。后路的事情我来安排,前期工作。就由你和战墨来做。”

    康少烨一脸喜色,连连点头。白战墨虽然心中担忧,不过还是点小了点然说政治上不乏背后下黑手的事情,甚至还有副局长雇凶杀死局长的事例,但真要落到自己身上,还是有点忐忑不安。但白战墨也心里明白,事情是他引起来的,付先锋已经真的动怒了。如果他不出战墨直在等候时机,贝付集锋垂动问。忙陪着典!“付书记,您不是一直想抓住夏想的把柄?”

    “对,怎么了?”付先锋一听顿时大感兴趣,支起了耳朵,“他犯了什么事?”

    白战墨看了看康少烨,康少烨知道表现的机会来了,忙说:“夏想在区委大院和一个女孩拉拉扯扯”他是区长,又在区委大院之中,那个女孩还挺年轻漂亮,是不是有点不太检点?”

    付先锋一听就不耐烦地摆摆手:“无凭无据的,红口白牙地张嘴一说。有什么用?”

    集少烨立刻献媚地笑道:“正好我和白书记看到之后,顺手就拍了下来。”

    付先锋顿时大喜,上一次他就是偷*拍了夏想和连若菡的照片,才弄得夏想灰头土脸。现在夏想又和别的女孩拉扯,又被人拍了照片,夏想还真是不幸。如果他将照片再递到吴家,吴家一见夏想花心不断。骗了吴家女儿还不算,还在外面有人,会不会气个半死?

    付先锋喜笑颜开:“快拿来看看。夏想同志怎么这么不检点?如果确实属实的话,从爱护他的角度出,我会向市委提议对夏想同志戒勉。

    戒勉谈话主要是对有轻微违纪行为或有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的党员、干部进行谈话、诫勉教育,达到提前打招呼、及时提醒、教育挽救的目的。虽然是非常轻微的处罚,但影响不好,如果负责谈话的人话说得重一些的话,也会对被谈话人造成不小的心理压力。

    白战墨和康少烨对视一眼,见付书记很高兴,两人也是心情舒展。白战墨伸手拿出一叠照片,宝贝一样递到付先锋手中:“请付书记过目。”

    最上面的照片是夏想的正面和女孩的背面,女孩一只手紧紧拉住夏想的胳膊,夏想的样子象是在向后退,却被女孩拉得很紧。照片拍的很清楚,女孩用力的手和夏想不耐的表情,十分逼真,如在眼前。

    付先锋大喜,光凭眼前的这张照片,不能让夏想灰头土脸,至少可以找个由头刮他几句。如果再让吴家知道,让连若菡知道,夏想还能有好日子过?

    付先锋又连翻几张,都是夏想的正面和女孩的背影,差不多都是两人一个拉一个躲的画面,基本上可以断定女孩和夏想之间就算没有暧昧关系,也肯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

    照片很多,他也懒得一张张看下去。就问:“有没有女的的正面照片?”

    “有,有。在最后,有三张拍了正面。”康少烨忙不迭说道,“女孩长得挺漂亮,夏想倒挺有艳福。我都有点嫉妒他了,呵呵。那个女的长得要身材有身材,要胸有胸,绝对是一个标准的美女。”

    付先锋还没有翻到正面就觉得有点不对了,他翻到了一张女孩侧面的照片时,突然就感觉脑子之中“轰”的一声被什么东西击中一样,随后他不敢先看最后几张的正面,又翻起了前面几张的背影,越看越眼熟。越看越惊心动魄。

    今天喝了一点酒,又是兴奋之下。刚才看照片时没有多想,没过脑子。现在一回想才想起照片中女孩的背影无比熟悉。他就觉得血性和酒劲直往上涌,愣了片刻,伸手从最下面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清清楚楚地可以看清女孩的正面,他只看了一眼,就感觉眼冒金星,烧火中烧。当即一下站了起来!

    因为站得过猛过快,付先锋一下带倒了椅子,他双手按在桌子上,还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和怒火,双手还不停地颤抖。

    夏想居然和付先先,,欺人太甚!

    本来还抱着看笑话还想讥讽夏想的心思,没想到,和夏想纠缠的人是自己的亲妹妹,还被人拍了照片!付先锋感觉就象被人当面打了一介,大大的耳光,就象刚刚还嘲笑别的男人戴了绿帽子,推门回家,却现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正在上床,反差之大,让他一时无法接受现实,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怎么会?!自己妹妹和夏想怎么会认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难道说他们已经”付先锋不敢再想,只气得七窍生烟。伸手拿过一个酒瓶,狠狠地摔到的上。破口大骂:“夏想你个王八蛋。我与你势不两立!”

    付先锋的突然作让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夏想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堂堂的付书记如此失态,大雷霆?

    白战墨和康少烨对视一眼,两人都差不多猜事情出在了照片身上,难道说拍马屁没拍准,拍到了马蹄子上面?两人都低下了头,不敢说话。噤若寒蝉。

    崔向、马霄和陈玉龙也是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变故,都大眼瞪小小眼。愣在了当场。

    付先锋过了一会儿,稍微冷静下来之后,才意识到被气糊涂了,刚才反应过激。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要是让众人自己妹妹跟了夏想,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他忙将所有照片都收了起来,一脸严肃地说道:“战墨,少烨,这件事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引上为止,以后谁也不许提起“就当什么没有生讨。明有照片的存底也都删除了,一张也不许留。以后我不想听到有任何风声传出

    白战墨和康少烨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付先锋会脸色大变,会大怒火。不过都急忙点头:“记下了,请付书记放心。”

    崔向自恃身份最高,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先锋,夏想又怎么了?”

    付先锋忙说:“没事,没事,我一时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情,有点过激了嘴上说着没事,他的脸色还是铁青得吓人,“你们继续,我出去打个电话。”

    不顾众人疑惑的目光,付先锋来到了院中。

    饵的燕币,秋风微凉小不过院中的胜景还是不错,假山、流水、小桥,还有远处的竹林以及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音乐,再有如梦如幻的灯光一照,比如梦境。付先锋却无心欣赏,他拿出电话就拨通了付先先的手机。

    电话网一接通,耳边就传来付先先娇喘吁吁的声音,好象在做什么激烈的运动:“有事?我正在忙,有话快说,”

    付先先的口气一如既往的不耐烦。

    付先先和付先锋之间的关系不冷不热。尽管付先锋最疼这个小妹,但付先先对他却始终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出国留学多年的付先先思想西化严重,虽然她生在付家,是家族利益的受益者,但她接触了西方所谓的民主后,对付家的家族势力以及国内的政治体制,非常反感,在她的眼中,政治人物就没有什么好人。

    而且在家中的时候,家人张口闭口谈论的全是政治,既然是政治,就少不了各方利益的纠葛,就少不整治别人或是被人整治,付先先见付先锋年纪不大的时候就一本正经地坐在一群老头中间,也是煞有介事地讨论如何利益最大化,她就觉得付先锋和她之间渐行渐远,不但政治观念相左,连人生观和世界观也有天渊之别。

    付先先出国之后,原本不想回国。不料正好梅晓木也出国,和她不期而遇,她就莫名其妙喜欢上了梅晓木,非要追他不可。梅晓木不喜欢付先先,就一路逃回了国。付先先倒也干脆,直接就追到了国内。先追到京城,又追来了燕市。

    来到燕术后,付先先也没有主动联系付先锋。在她看来,付先锋除了和她有血缘关系,是她没有办法不承认的哥哥之外,其他方面,包括性格和爱好,包括为人处世,相差太大,没有共同语言。她才不想和付先锋有接触。被他说教。

    接到付先锋的电话一刻起,她就没有了好心情,语气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付先锋也知道他身为哥哥,不该去想自己的亲妹妹在做什么床上运动,但因为刚才的照片事件让他先入为主,一心认为付先先和夏想之间已经生了什么,现在电话一头传来的付先先的声音又是十分的旖旎,不让人浮想联翩都不行。他也知道妹妹出国多年,思想比较开放。说不定真敢在做某事的时候就接电话,他就心跳加快,怒气冲冲地问道:“你现在是不是跟,,别人在一起?”

    付先锋差点张口说出夏想的名字。

    付先先一听就知道付先锋动怒了,她向来是以和付先锋对着干为荣。以不能惹他生气为耻,现在既然付先锋生气了,一想就明白是他想歪了,就故意说道:“没错,”嗯。正在做运动,,你有话快说。我正在忙,不方便说话,”

    她还是故意说说停停,好象正在冲击一样。

    “和,男人在一起?,小付先锋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还是不敢提出“夏想”两个字。“废话,我又不是同性恋,当然要和男人在一起了。”付先先不气着付先锋是绝不罢休。

    “是谁?”付先锋听到付先先的喘气声越来越粗,就更认定她是在做某项两人运动。就觉得眼冒金星,直气得原地打转,来到一棵树前。狠狠地朝树上踹了两脚。

    不过因为用力过猛,震得生疼,不由又咧咧了嘴。

    “你管?。付先先的喘气声更大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不和你说话了,影响我的情绪。你也别管是谁了,反正是你最讨厌的人”满意了?”

    付先先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付先锋最讨厌的人当然是夏想。付先先也早有耳闻,她随口一说其实也没过脑子。但在付先锋听来却如遭雷击,如此说来,难道说夏想正和他的亲妹妹在上床?简直是平生的奇耻大辱!付先锋盛怒之下,一扬手将手机摔个粉碎,还不解恨,又看到院中有一把太师椅,付先锋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举起椅子扔出十几米外,将椅子摔了个粉身碎骨!

    “夏想,敢玩我妹妹,我要杀了你”。付先锋已经到了爆的边缘。

    白战墨在里面听到声音不对。和康少烨来到外面,看到了一地的狼籍,心中一惊,知道肯定是照片惹了大乱,就陪着笑脸来到付先锋身上。小心翼翼地说道:“付书记,如果几旧为照片的事情惹您不高兴。请您息怒。事情一直在控制妩几叼之内。目前就只有我和少烨知道。”

    这一句话算是说到了付先锋的心坎上,他最担心的就是事态扩大化。留下笑柄,让他无地自容,他的双眼冒出阴狠的日光,紧盯着白战墨和康少烨,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个女的,是我的妹妹,亲妹妹!”

    白战墨和康少烨被付先锋的目光盯得心里直毛,又听付先锋说出了实情,两人都吓在一大跳,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眼中都闪过恐慌之色。

    白战墨心里清楚,付先锋既然说出了实情,肯定会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他们去办,否则也不会将如此重要的隐密告诉他们。白战墨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付先锋表面是信任他们才说出了秘密,实际上也是对即将吩咐的事情寄予厚望。忧的是,如果完成了付书记交待的任务还好,完成不了,以后恐怕就会被冷落了。

    什先锋果然如白战墨所想一样。恶狠狠地说道:“战墨,你和少烨想个办法,看能不能收拾夏想一顿。他不是大面上没有什么把柄被我们抓住?好,我们就来阴的,暗中黑他一把。”付先锋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先是名品时尚对面的燕春国际有夏想的影子,再有付家空降常务副省长失利。也有夏想从中捣乱的迹象,现在更是搞上了他的妹妹,是可忍孰不可忍,夏想别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以为在燕市可以为所欲为,真没有人敢拿他怎么样!

    就让他真正见识一下大家族的手段,不管是官面堂皇的阳谋,还是上不了台面的阴谋!

    白战墨被付先锋的阴沉吓得心跳加快,忙问:“怎么黑?他一向行事谨慎,不管是经济问题还是作风问题,都不好整他。”

    付先锋阴森地一笑:“既不查他经济问题,也不查他作风问题。他不是在下马区手腕强硬,先是搬开了一个副区长,又调走了一个公安局副局长?我想公安系统内部,肯定有人恨他。历来警匪一家亲。下马区难道就没有哪个副局长罩着的黑恶势力?”

    白战墨大吃一惊:“付书记。您的意思是,找人杀了夏想?他可是堂堂的副厅级国家干部,杀了他非同小可,肯定会连我们都得陷进去!”

    康少挥一直没有说话,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不停地闪动,突然就插话说道:“方北村一带有一个5o多人的团伙,领头的叫王大炮,他原先是牛奇的人。

    牛奇被调走了之后,他失了势,现在生意大不如从前,对夏想深恶痛绝,恨不得亲断夏想的双腿,”

    付先锋对康少烨投去赞赏的目光:“战墨,在阴谋方面,你还要多向少烨学习,,杀了夏想太便宜他了。一死了之肯定没有痛不欲生让人解恨”你们见过国内官场上有瘸腿的干部没有?少烨的想法,还是可行的。”

    康少烨明白了付先锋的意思,立刻表了决心:“请付书记放心,我会精心安排一下,保证不出差错。”

    “夏想凤志万一断了双腿,影响了形象,仕途也就断了,少烨说不定就能当上区长了,呵呵。”付先锋许了诺,又说,“那个王大炮,嘴巴严实不?给他安排好后路,想出国的话。去加拿大好了,国内引渡不回来。不想出国,安排他到偏远省份,反正给他一笔钱,够他花销就成了。后路的事情我来安排,前期工作。就由你和战墨来做。”

    康少烨一脸喜色,连连点头。白战墨虽然心中担忧,不过还是点小了点然说政治上不乏背后下黑手的事情,甚至还有副局长雇凶杀死局长的事例,但真要落到自己身上,还是有点忐忑不安。但白战墨也心里明白,事情是他引起来的,付先锋已经真的动怒了。如果他不出手抹平此事,以后恐怕会被付先锋毫不犹豫地抛弃,甚至还会为了堵他的嘴,而做出不计后果的事情出来。

    白战墨没有退路了,他只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谁能知道那介,女孩是付先锋的亲妹妹?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夏想也太有魅力了。怎么付先先身为付先锋的妹妹。会和她哥哥的对头搞在一起?

    不过大家族之间的事情还是少问为好,问不好,又惹来一身麻烦。白战墨看了付先锋一眼,见付先锋的脸色和夜色融为一体,看不清他的表情,心里就是一沉。又见康少烨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心想没想到康少烨为人还有这么阴险的一面。

    夏想怎么会和付家的女人也有了牵连,他暗暗摇头,除了感到无奈之外,就是觉得事情生得太莫名其妙了。

    同样感安到莫若其妙的。还有付先先。</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