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89章 借鸡生蛋

《官神》 第589章 借鸡生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二允摇头!“你说了不算,我要见他,和他当面说朔”

    夏想说道:“那好,我下次再见梅晓木,会和他说清,让他露个面,和你说个清楚。不能总躲躲藏藏,也不是一个事儿。”

    付先先高兴了:“果然是将心比心有效果,我帮了你,你才肯帮我。”

    夏想笑了一笑:“是得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付先锋毕竟是你的哥哥,他要是知道了你向我告密。会不会生气?”

    “随他好了,他爱生不生,我才不管。不过关于我们上床的事情我给他解释了,不过他不相信,一心认为是你在背后鼓动我去骗他付先先一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不相信就算,我的身体我负责,他管不着。我爱和谁上床就和谁上,而且看你还算顺眼,被他误会的话,我也不算吃亏夏想脸皮再厚,但也有点受不了付先先的快人快语,借故告辞离去。

    路上他一直在想,先是吴港得在方北村现形迹可疑的人,刚才又有付先先提醒,难道说,付先锋真要铤而走险,要暗下毒手?联想到付先锋如果真当他和付先先之间生了什么,自觉受到了奇耻大辱的付先锋暗中出手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国内政治风云莫测,官场上的倾扎也时有拔刀相向的事件生,在后世,甚至还有下属枪杀上级的恶**件。当然,更高层的幕后杀招永远藏在黑暗之中,不会见到阳光,不会真相大白。

    夏想和付先锋交过手,也知道付先锋悄他入骨,再有付先先之事被他当真的话,恐怕说不定真有黑手,”他就多了一份提防之心!

    付先先的提醒非常及时。夏想不知道的是,真是因为他今天来见付先先一面,听取了付先先的提醒,在以后的一次重大事件之中,灵光一闪之下躲过了致命一击!

    回家后,慧丫头和儿子都已经睡下,蓝袜的房间还亮着灯,显然还没有睡着。满月酒后,老妈还是被夏想劝了回去,毕竟有老爸还需要照顾。曹永国和王于芬也回到了宝市,平常白天有保拇,晚上有蓝袜,也足够了。

    夏想基本上还是甩手掌柜。并非是他懒。也确实是事情太多,回家太晚,而且他也笨手笨脚,什么都不会,就没人让他干家务,甚至连尿布也不让他换,说实话,夏想这个老爸,当得有点不称职。

    夏想也知道他不称职。他现在是三个孩子的爸爸,哪一个都当得不太称职!不管是想起小连夏,还是夏东,或是梅亭,都觉得心中有愧。

    夏想并没有急着睡觉,而是一个人坐在书房之中,沉思了良久。

    第二天一到办公室,就接到了李沁的电话,长基商贸的动作幅度加大了!

    长基商贸派出代表和长风房产的老总长天面谈,提出了一项合作协议,由长基商贸出资一次性全部买进长风房产在下马区在建的所有楼盘,共计两处中档小区,一处低档小区。总数约四套住宅,而且出手就是大手笔,全部现款!

    对于房地产商来说什么最重要?回款最重要!所以长风房产在目瞪口呆之余,确认无误之下,立刻就和长基商贸签定了协议,而长基商贸也十分干脆,协议一签定当即就打出了预付款。

    仅此一笔生意,交易额就过了2亿元!

    李沁的消息是熊海洋私下里透露的,熊海洋也是从老乡工友的口中得知了此事,一开始还不太相信,后来又旁敲侧击地问了几个。其中有一个工人是长风房产老总长天的老乡,认识长天的情人,总之,通过无数七拐八弯的关系,最后汇总到一起而得出的结论就是,事情属实!

    否则长风房产和长基商贸之间签定的保密协议,绝对不会对外透露半分。就是说,目前还是长风房产在建造三处小区。对外销售也是长风房产,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长基商贸的影子,但实际上定价权和销售权全部在长基商贸的手中,长风房产基本上成了长基商贸的承建商。而长基商贸摇身一变就成了开商!

    好高明的借鸡生蛋的手段,省去了前期的各种麻烦和批地的繁琐,直接看中哪一家房地产商开的楼盘有前景。直接一次性买进。然后掌握了全部房源之后,原有的房地产商只管负责施工,长基商贸顺手接过销售权,也就拥有了定价权。

    对于房地产商来说也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情,第一,资金回笼快。可以尽快回收资金,以便进行下一期的开。第二,风险一次性销售出去全部楼盘,风险全部转嫁给了长基商贸。

    不管以后房价再升多高。房地产商至少现在已经赚取了满意的利润。

    对于长风房产夏想了解不多,只知道是一家实力一般的开商。好象和胡增周有点关系。老总长天是一个为多岁的年轻人,据说有点银行方面的背景,托关系批了地皮之后,然后贷款,然后筹集了部分资金,又让建筑公司先行垫资,急需销售回笼资金以缓解贷款的压力。可以说,长基商贸的出手很有针对性小就是要选择实力不太雄厚忍千回收资金的中小开商,芳期试……

    前提是。一切要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不能公开。

    幸好夏想有先见之明,而且熊海洋也确实将他的事情放在了心上,动了工人们在基层之间传播小道消息的力量,第一时间得知了长基商贸的异动。

    不要小看小道消息,许多时间,被放大的小道消息就是新闻了。只要是事实,不管是小道还是大道,只要可靠就是正道。

    夏想微一思忖,立刻让李沁第一时间赶到豪门酒店开会。他随后就到。

    齐亚南在豪门酒店专门为夏想预留了房冉和会议室。基本上成为夏想一个办公据点。今天的事情事突然,夏想没有通知沈立春、孙现伟等人,只让李沁和熊海洋到会即可。

    赶到豪门的会议室,李沁和熊海洋已经就座了,还多了一人,正是老钱。

    老钱一见夏想,就激动地站了起来:“夏”…夏区长!”他喊惯了夏县长一开口就又差点叫错。幸好路上熊海洋叮嘱多次,他才记牢。夏想点头说道:“老钱也来了?快坐。怎么样。在工地上还习惯不?有没有什么困难?”

    老钱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困难。我能吃能干,又有夏区长照顾,心里暖和着呢。”

    夏想坐下。听了熊海洋的介绍才知道此次能够顺利打探到长风房产的内部消息,全仰仗了老钱的人脉。

    老钱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人,但人缘极好,基本上只要是他接触过的工人,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印象不错。老钱为人仗义,虽然有点小气的毛病,但也是因为家穷需要钱的原因,大家都能理解。主要是老钱肯出力肯卖力,又从来不拈轻怕重,他和谁一起干活,谁都说他的好话。久而久之,老钱的名声就在下马区的施工队中流传开来。

    老钱又好交朋友,经常没事就到处转转,认识的人就越来越多。他又爱讲故事,每到一处,就要讲上一遍当年夏想热血救人的事迹,作为夏想在民间的义务代言人,老钱是一个极其称职的宣传家,将夏想的名声不遗余力地推广到每一个角落。

    夏想并不知道因为老钱的原因,他在下马区的建筑工人之中,有多高的声望!

    长风房产的内情,就是老钱到长风房产的楼盘见老乡时,无意中听到的。老钱人老成精。立刻意识到是一条重大的线索。就一边聊天一边旁敲侧击,终于打探出来了全部内情。

    今天熊海洋特意让老钱过来。也是想让老钱讲得仔细一些,省得由他转达说不定会有遗漏的地方。误了夏区长的大事,他可担待不起。

    夏想听了沉思了一会儿。笑道:“老钱辛苦了,消息很及时也非常有用。谢谢你。”

    老钱一下站了起来:“不用谢,不用谢,您说谢我就太折杀我了。”

    夏想笑了:“行了,跟我就别客气了,我还是以前的夏想,不是什么区长,也不是什么领导。”他又转身对李沁说道。“从公司中设一笔专用资金,用来对工人兄弟们进行补助,先支出沏元给老钱,不能让工人兄弟白辛苦…”

    老钱网坐下,又一下站了起来,站得过急,连身后的椅子都带倒了,他急得满脸通红,连连摆手:“夏区长,您给我钱是打我的脸!我老钱虽然穷,但穷得有志气。您当年救过我的命,我给您干活是应该的,怎么还能要钱?我,我不能要,说什么也不能要。”

    夏想见老钱确实是动了真感情,也为工人兄弟的真心感动,就不再勉强。而是向熊海洋使了个眼色小熊海洋会意,立刻说道:“请领导放心,由我在,老钱受不了委屈。”

    夏想放心了,伸手拉老钱坐下:“好,不勉强你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以后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生活上的,家庭里的,尽管开口。”

    老钱忽然扭捏起来:“要说困难,还真有一个,就是不好向领导开口

    夏想就笑:“尽管说,我听听是什么困难。””我儿子今天高考想上建筑学院,差了几分没考上,不知道领导是不是认识人?”

    建筑学院是夏想的母校,夏想能不认识人?但现在已经是旧月份了,早就录取完毕了。太晚了一点儿。不过既然老钱提了出来,他就得帮上一帮,就二话不说拿出电话,打给了建筑学院的学生处处长李自成。

    “李处长好,我是夏想,有一件事情看您能不能帮个忙”夏想的口气十分客气,毕竟是他当年的老师,虽然现在李自成的级别还没有他高。

    作为建筑学院的骄傲,作为建筑学院建校以来级别最高最有前途的人物。夏想,已经是建筑学院的一面旗帜,是所有院领导经常挂在嘴边的成功典型。夏想的电话打来,李自成先是一惊,随即立刻心跳加快,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堂堂的下马区区长,整个燕市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夏想打来电话请他帮忙,真是天大的面子李自成哪里还敢摆老师的架子,忙恭敬地说道!二了长,你好,你么事尽管说,一定尽

    夏想就问了老钱他儿子的姓名,将情况一说。

    李自成一听就有点为难地说:“学校这边好说。就是现在招生工作已经结束了,要涉及到省招生办方面,就比较麻烦了。”

    夏想心里有数了:“感谢李处长,只要学校里没有冉题,招生办方面,由我打招呼就可以了。”“行,行。”李自成心里感慨,到底是副厅级干部,说的的口气就是不一样,动不动省里的关系也能动用,真不简单,以后要和夏想多走动走动才行,才飞岁就是副厅,到了巫岁,还不得是省级高官?

    夏想谢过了李自成,又打电话给高晋周。高晋周分管教育厅,招生办也归教育厅主管。

    高晋周一听夏想为一个民工的儿子出面找关系,心中诧异。夏想还真行,动用了一圈关系,还以为对方是什么厉害人物,原来只是一个民工,他还真是性情中人。

    要是别人,高晋周才懒得管这些小事。但夏想开口了。他必须帮,而且还必须用心帮,就答应下来:“特招进来,我让秘书去办理一下,直接提档,让建筑学院准备好接收就可以了。”随后又笑了一笑,“你倒有闲心帮别人,却没有时间和我坐一坐我对你有意见了。”

    夏想见高晋周挺给面子,这么小的一件事情让秘书亲自出面,就是别的副省长求他办事,他也未必这么上心,就忙笑道:“您现在是省委常委了,我轻易不敢去找您了,怕您不让我进门。”

    高晋周笑骂:“少跟我打马虎眼!过两天我去下马区看望我爸,到时你也过去,吃个便饭。”

    放下电话,夏想又直接给李自成说了一声。李自成一听吓得差点没扔了电话,一个民工的儿子上建筑学院,惊动了常委副省长,还由副省长秘书亲自出面办理,了不得了,夏想真是成了气候了。

    李自成就将老钱的儿子的名字记在了心里,以后一定得好好照顾照顾他,说不定他就是和夏想之间联系的桥梁。

    老钱的儿子名叫钱唐江,,后来上了建筑学院后,一直深受学院领导的青睐,可以说处处照顾,班干部,学生会干部,一路顺风。还好钱唐江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之不易,一直很努力,总算没有辜负老钱的一番厚望,最终学有所成,以后也成就了一番事业。

    老钱再没见识。也知道夏想为了他儿子的事情费了多大的努力。连省长都惊动了,这得多大的事情?老钱感动得热泪盈眶。他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放在心上,也是大着胆子试一试,没想夏区长还真当成了事情,当着他的面就办成了,就让他实在找不到语言来形容他的感激,就又要给夏想跪下。

    夏想不高兴了:“老钱,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跪下,男儿膝下有黄金。要有志气,记住没有?。

    老钱强忍热泪:“记下了,领导,老钱记一辈子。”

    夏想不过是出于对老钱的关爱,出手帮了他一把,却没有想到的是,老钱完全将夏想当成了天大的恩人,为了夏想,在一次面对重大危险之时挺身而出,甚至不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熊海洋在一旁没说话,但心里也是堵住了一样,充满了感动。多好的一个领导,始终没忘记当年的工人兄弟。跟着夏区长,永远不后悔。

    就连李沁也是不停地暗中打量夏想,觉得越来越琢磨不透夏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说夏想极具商业头脑,又有政治天赋,周旋于官场之上,如鱼得水,李沁也许会佩服他几分。但夏想又对老钱一样的生活在最底层的民工真心相待,没有半分虚情假意,如果是说是做作和演戏,又完全不是,如果说是收买人心。又没有必要这么用心。难道他在官场混迹多年,还是一个保留着真心真意的性情中人?

    也不象。他做起来事情来有板有眼,十分严谨。为长基商贸布置陷阱时,又十分冷静,而且冷酷无情。听说在打击政治对手时,有时也是致命一击”夏想,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复杂多变的,男人?

    李沁就现,她对夏想越来越好奇了。

    基于长基商贸的初次出手,夏想做出了判断,长基商贸此次不过是牛刀小试,接下来,还会有陆续的动作。他交待熊海洋和老钱继续盯紧工人们的一言一行,时刻注意打探口风,等两人走后,他才问李沁:“说说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小

    比:三更一万五千字,一次奉献,只为让兄弟们一气呵成看得开心顺畅。老何已经全心全意地付出了,只求兄弟们在关键时刻,给老何力量和信心,口月的第一天,给老何坠张的支持,如此,老何将会在接下的篇章之中,蝉精竭虑,用心构思,为大家奉献最精彩的故事。保底,坠张,几个月冲击而不得,口月,还让老何再次失望不成?</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