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94章此情此景

《官神》 第594章此情此景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川在高海只沉默了很短的时间就说!“按照正常的叮“咒吼。刃。多万到了小斗村,也有4助多万。至于小斗村村支部如何下,如何安排资金,市政府没有再过多地过问

    夏想总算长出了一口气,扣税之后再加上市里应有的截留”鹅多万的差额是正常的,也就是说,高海和一些经手人员就算做些手脚,也顶多是几十万之内的数额,许多人一分,落到人头上,也不算太多。

    “我知道了,谢谢高叔叔。”夏想对于高海还是很有感情的,他也生怕高海陷得太深,到时他查还是不查,就处于两难的境界了。不过为了以后的长久之计,他又多说了一句,“我有几个项目还不错。高叔叔手里有点闲钱的话,我帮您运作一下投资,大钱赚不了,但保证富足还是没有问题的。”

    高海明白夏想话里的意思,他也清楚夏想是持重之人,肯定小斗村事件闹得不说不定最后会追究下来,要细查每一笔帐目的走向,他就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忙说:“早就听说你有商业头脑,行,高叔叔也不当你是外人,就实话实说了。手头也有几百万存款,到时就都交给你

    “行,没问题,您把外面欠的债都还了,剩下的钱都给我。保证有足够的回报所谓欠债,夏想相信高海能听明白他的意思。

    挂断电话,夏想回身走到鲁老倔身前三米远的地方站定。一脸诚恳地说道:“鲁大叔,你说的欠款的事情我保证查个清楚,但天大地大。身体为大。一定要保重身体。你的身体要是垮了小鲁怎么办?你要替他多着想。我们打个商量成不?我们先帮小鲁治病,因为病情不等人,然后在治病的同时,再慢慢查清到底是谁欠了你们的钱?。

    “我不相信你”。鲁老倔还是一脸倔强,警惧地紧盯着夏想。

    “小时候家里穷,爸爸到城里工作。干的是小工,从搬砖干起,后来是技术员,再到后来是仓库保管员,可以说一生劳累,辛辛苦苦把我和弟弟养大成*人。”夏想又坐了下来,他知道再倔强的人,心里也有柔软的地方,鲁老倔最柔软的地方就是他的儿子,是亲情,他就继续说道”我大学毕业后。不懂事;一直在燕市晃荡。做生意,交朋友。花天酒地,对爸爸劝我成家立业的叮嘱丝毫不放在心上,只知道自己寻欢作乐。直到有一天突然遭遇了重大变故之后。我才收了心性,后来结了婚,也生了儿子,才算真正明白了一句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夏想的话自肺腑,他两世为人,对人生的感慨和认识,比田多岁的鲁老倔还要深刻许多,尤其是他现在有了孩子,还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再想起上一次对父母的叛逆。让他们无数次的伤心和失望,只因一己之私,伤害了包括父母小卫辛在内的许多最亲近的人,确实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一个人。所以他今生才努力做到最好。不但对家庭负责。对爱他的和他爱的人负责,也要对他治下的百姓负责。真正做一个对家庭负责对社会有用对国家有益的人。

    的

    夏想的话就具有了十分感人的感染力,低沉、有力,而且真诚:“我想,我比鲁大叔的儿子也大不了几岁,将心比心,小鲁正该是娶妻生子的年龄,现在却卧病在床,无钱医治。想想就让人无比痛心。可是鲁大叔你也不想想,你的家庭本来已经风雨飘摇了,你现在却在这里纠缠,又有什么用?万一你**了。你的儿子就能救活?就会有人出面为他医治?他又会如何想?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了救他**身亡,你让他情何以堪?你让他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你不是救他,你是在害他,是想用你的死来逼他走上绝路!换了我,如果我的父亲为我而死。而我又身患生病,我宁愿我先死去。也不愿意连累家人”。

    夏想的话如一把匕直直刺中鲁老倔的内心,他先是愕然,然后一脸呆滞。随后老泪纵横,到了后来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一刻,一个老人因为自内心的痛楚而号啕大哭。一个绝望中的以死相拼的老人。用眼泪来诉说世道的不公,人心的不古。面对强权。面对权势,面对贪官,他无能为力。面对生活的苦难。他无能为力。面对风雨飘摇的人生,他无能为力!

    他所能做的是什么?除了眼泪。除了一把老骨头,他一无所有!

    也许在层层录皮的贪官眼中,一个屁民。一个无权无势什么都不是的老东西,死了拉倒。活着反而浪费社会资源!有多少人民公仆视人民如无物。视百姓猪狗不如,只知自己大肆捞钱,只知养情人包小三,只知送儿子出国,只知让老婆利用他手中权力赚钱,只知花天酒地,不问民生之多艰!

    但在夏想眼中,在此时此刻。在秋风秋雨的凄凉之中,他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在他才才出生不久,父亲就一个人背井离乡到了单城市,母亲和他相依为”止干农活,边养育他长来有了弟弟,母状挡扯两个孩子,一个瘦弱的女人,用瘦弱的肩膀顶起一个家,那是多么凄风苦雨的一段岁月。

    而父亲一个人到了单城市。进了建筑公司,先从搬砖开始干起,从最底层的小工开始一点点向上攀爬。他一个人人生地不熟,一个人在单城市,累了,自己和衣倒下。饿了,吃工地的黑馒头就凉水,就和眼前的鲁老倔一样,一个人面对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有多少次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想念家乡和亲人,想念那个遥远的小乡村虽然贫穷虽然破旧,但却充满了亲情和欢乐的小家!夏想就想。如果他和弟弟不是健康地长大成*人,如果他和弟弟只要生一场大病,一家人的幸福将会荡然无存。诚然,世界上有太多不幸的家庭和不幸的人生,就算他官居最高,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但看到风雨中瑟瑟抖的鲁老倔倔强的眼神和伤心的眼泪。以及他花白的头和苍老的面容,他的心就收缩着疼痛。古往今束,从来是最底层的百姓永远被放牧,只要当权者如果稍微松一松缰绳,不要在牧羊没有长肥之前就将之抚杀。就已经是万幸了。

    鲁老倔此情此景,也许和当年父亲在工地上孤苦无助之时,想念家乡和亲人之时有几分相似,夏想就悲切莫名,有一种感同身受的苦楚。

    “告诉我小鲁的住址,我找人送他去医院,现在天气变冷,让他一个人呆在家里,万一病情加重就不好根治了。”夏想打定了主意,不管鲁老倔的做法是不是合法合理,先救人要紧。

    鲁老倔已经完全被夏想打动了,乱了方寸,什么都没有儿子重要,夏想一句话就说中了他的心事,夏想不讲大道理,不讲套话、假话和大话,只和他讲亲情讲人伦,就让他完全失去了戒心,心气一泄,就再也支撑不住:“我家在棉六立交桥下,有一个平房,就在拐角处很好找”

    夏想立刻转身拨通了萧伍的电话:“萧伍,立刻到下面的地址去救一个人,送他去最好的医院,安排最好的治疗。”

    黄伍问也没问小鲁是谁,夏想为什么要救人,直接一口答应:“马上照办,请领导放心。”

    萧伍办事,夏想绝对放心。他放下电话,来到鲁老倔的身边。扶起老人:“走,我们先下楼,然后换一身干净衣服,再到医院看望你的儿子。他现在正被安排送往省二院,要给他安排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治疗”

    鲁老倔将信将疑:“没骗我?”

    “我从来不骗老人家。”夏想说的是实话,又强调了一句,“尤其是和你一样孤苦无助的老人家。骗他们。对不起天地良心!”

    一句天地良心又让鲁老倔老泪纵横。他紧紧抓住夏想的手:“小同志。你真是一个好人,你真能救我的儿子?”

    “我只能说尽最努力帮他。能不能根治他的病,还是看医生怎么说了。”夏想也不给鲁老倔许空头大话,而是实话实说。

    鲁老倔重重地点了点头:“这句话实在,你是个实在人,我相信你了。要是有人对我说一定能治好。我就知道他在骗人。不是医生怎么能说出医生该说的话?你是个老实孩子。”

    夏想点点头:“我们下楼,鲁大叔。楼顶太冷了,小心冻坏了。

    鲁老倔算是完全信任了夏想。将打火机收了起来,和夏想一起并肩下楼。

    夏想搀扶着鲁老倔,一边说话一边下楼。不多时来到楼下才现。风雨更大了一些,许多工人和村民都冻得嘴唇青,还好,吴港得基本上控制了局势,双方的对峙力度减弱,有了松动的迹象。

    陈锦明也在现场和华三少一起维持着工人一边的秩序,金红心和晃伟纲一直对着大楼望眼欲穿,等候夏想的出现,只有康少烨干脆坐在了车里不肯出来,显然是既怕担责任,又怕冷

    金红心和晃伟纲就对康少烨的作派十分鄙夷。

    金红心和晃伟纲一见夏想扶着鲁老倔出来,顿时惊呼一声,大喜过望。急忙迎上前去。村民们见鲁老倔下楼,有人惊喜,有人失望,有人眼神飘忽,有人开始偷偷打起了电话。

    工人们都一脸肃穆,自觉地为夏想让着一条道,分列两旁,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夏想,因为他们已经得知眼前之人正是在工人们之间口耳相传的夏区长,视工人们如兄弟的夏区长。

    康少烨坐在远处的车里,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生的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夏想真的成功了?真的劝下了鲁老倔,怎么可能?一个要死要活的倔老头,他还有本事劝动?

    夏想你还真有本事,怎么不去做妇联工作?真有你的!康少烨又气又恨,他知道,想要鲁老倔当着夏想的面点火**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再看下一步的计哉了。

    夏想看着周围工人们或年轻或不再年轻的脸庞,却无一例外地都对他行注目礼,心中也是涌动着感动,大声说道:“工人兄弟们,几;想,你们的朋友夏想,你们今天保持了克制,很好,洲门披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欣赏你们的志气。”

    工人们被他们一向尊敬的夏区长当面称赞,不少人都激动得满脸通红。大家窃窃私语,都掩饰不住兴奋之意。

    夏想将鲁老倔交到村民手中,又对在场的村民说道:“乡亲们,你们反应的问题,刚才在楼顶上面我已经向鲁大叔详细地了解清楚了情况。接下来我会派人查个清楚,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到底是谁克扣了你们的征地款?市政府下拨给小斗村的征地款具体数额我已经问清楚了,但你们村干部给你们每人平均下了多少钱,还有疑点,需要查帐。请乡亲们先回去。在此我向大家保证,不管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一定一查到底,还乡亲们一个公道,给乡亲们一个交待!”

    “你是谁?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就是,你一个小年轻,红口白牙说了不算,让区长来,让书记来,他们说的话我们才相信。”

    众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都听我说,都听我说!”鲁老倔喝了一杯热水,精神稍好了一些。挤出人群大声说道,“这个小伙子我相信他,我鲁老倔担保他是个好人,他说大实话,不说大话空话。”

    鲁老倔别看为人倔强,但在小斗村挺有威望,他一话,反对和质疑的声音顿时小了许多。

    “听我的话,现在先回家,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风这么大。雨这么急,大家风里来雨里去,淋病了不值。相信我鲁老倔的,就都跟我走!”鲁老倔看到了夏想一出场,工人们都对他投去尊敬、亲切和崇拜的目光,他就知道,夏想是一个真性情的好人。他不管夏想是什么老总或是什么大官,他就是直觉觉得夏想可亲可信。是个好人。

    鲁老倔一话,现场就有不少人动摇了。也确实,天气又冷又湿。谁也扛不住了,再说事情一开始本来就是鲁老倔挑得头,他现在泄气了,要回家了,谁还要硬挺着不是?

    鲁老倔当前带路,大步流星就要走人民就跟在他的后面,陆续撤退。在场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总算一场大规模**没有引冲突。没人酿成恶性的流血事件。

    就连夏想也是微微放松了一点,心想说不定今天的事情真就这么解决了,白战墨的计落空了,他估计也笑不出来了,,正当所有人都面带微笑,认为今天的风雨即将过去之时,突然村民之中有人大喊:“上当了,乡亲们,我们上当了,被人当猴耍了。警察来了,还有工人也来了。把我们包围了,要抓我们去坐牢!”

    远处尘土飞扬,几辆警车风驰电掣地直奔现场而来。再看另一条公路之上,也有几辆卡车飞奔而来,卡车上拉满了人全是建筑工人!“啊,真要抓我们?”

    “妈呀,真的上当了?”

    夏想哭笑不得,警车和工人来的还真是时候!

    话音网落,村民就一阵躁动,有人就开始嚷嚷起来:“快跑,要不被抓起来就惨了。”

    “跑不了了,被他们围住了,干脆和他们拼了!”

    夏想看了吴港得一眼,吴港得会意。立亥站出来大声喊道:“我是下马区政府副区长吴港得,我向大家保证。绝对不会有抓人的事情生。大家排好队伍,散开就可以了,不用担心”

    “还副区长,才不信你,打的就是你!”吴港得话未说完,从人群之中飞出一个石子,正打中吴港得的鼻子,顿时血流满面。

    夏想就要挺身上前,却被金红心和晃伟纲死死拉去:“领导不能去,危险。现在有人故意坏,您一去就成了靶子了。”

    夏想还没有挣脱两人的手,就见从村民之中猛然跳出三五个川在高海只沉默了很短的时间就说!“按照正常的叮“咒吼。刃。多万到了小斗村,也有4助多万。至于小斗村村支部如何下,如何安排资金,市政府没有再过多地过问

    夏想总算长出了一口气,扣税之后再加上市里应有的截留”鹅多万的差额是正常的,也就是说,高海和一些经手人员就算做些手脚,也顶多是几十万之内的数额,许多人一分,落到人头上,也不算太多。

    “我知道了,谢谢高叔叔。”夏想对于高海还是很有感情的,他也生怕高海陷得太深,到时他查还是不查,就处于两难的境界了。不过为了以后的长久之计,他又多说了一句,“我有几个项目还不错。高叔叔手里有点闲钱的话,我帮您运作一下投资,大钱赚不了,但保证富足还是没有问题的。”

    高海明白夏想话里的意思,他也清楚夏想是持重之人,肯定小斗村事件闹得不说不定最后会追究下来,要细查每一笔帐目的走向,他就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忙说:“早就听说你有商业头脑,行,高叔叔也不当你是外人,就实话实说了。手头也有几百万存款,到时就都交给你

    “行,没问题,您把外面欠的债都还了,剩下的钱都给我。保证有足够的回报所谓欠债,夏想相信高海能听明白他的意思。

    挂断电话,夏想回身走到鲁老倔身前三米远的地方站定。一脸诚恳地说道:“鲁大叔,你说的欠款的事情我保证查个清楚,但天大地大。身体为大。一定要保重身体。你的身体要是垮了小鲁怎么办?你要替他多着想。我们打个商量成不?我们先帮小鲁治病,因为病情不等人,然后在治病的同时,再慢慢查清到底是谁欠了你们的钱?。

    “我不相信你”。鲁老倔还是一脸倔强,警惧地紧盯着夏想。

    “小时候家里穷,爸爸到城里工作。干的是小工,从搬砖干起,后来是技术员,再到后来是仓库保管员,可以说一生劳累,辛辛苦苦把我和弟弟养大成*人。”夏想又坐了下来,他知道再倔强的人,心里也有柔软的地方,鲁老倔最柔软的地方就是他的儿子,是亲情,他就继续说道”我大学毕业后。不懂事;一直在燕市晃荡。做生意,交朋友。花天酒地,对爸爸劝我成家立业的叮嘱丝毫不放在心上,只知道自己寻欢作乐。直到有一天突然遭遇了重大变故之后。我才收了心性,后来结了婚,也生了儿子,才算真正明白了一句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夏想的话自肺腑,他两世为人,对人生的感慨和认识,比田多岁的鲁老倔还要深刻许多,尤其是他现在有了孩子,还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再想起上一次对父母的叛逆。让他们无数次的伤心和失望,只因一己之私,伤害了包括父母小卫辛在内的许多最亲近的人,确实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一个人。所以他今生才努力做到最好。不但对家庭负责。对爱他的和他爱的人负责,也要对他治下的百姓负责。真正做一个对家庭负责对社会有用对国家有益的人。

    的

    夏想的话就具有了十分感人的感染力,低沉、有力,而且真诚:“我想,我比鲁大叔的儿子也大不了几岁,将心比心,小鲁正该是娶妻生子的年龄,现在却卧病在床,无钱医治。想想就让人无比痛心。可是鲁大叔你也不想想,你的家庭本来已经风雨飘摇了,你现在却在这里纠缠,又有什么用?万一你**了。你的儿子就能救活?就会有人出面为他医治?他又会如何想?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了救他**身亡,你让他情何以堪?你让他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你不是救他,你是在害他,是想用你的死来逼他走上绝路!换了我,如果我的父亲为我而死。而我又身患生病,我宁愿我先死去。也不愿意连累家人”。

    夏想的话如一把匕直直刺中鲁老倔的内心,他先是愕然,然后一脸呆滞。随后老泪纵横,到了后来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一刻,一个老人因为自内心的痛楚而号啕大哭。一个绝望中的以死相拼的老人。用眼泪来诉说世道的不公,人心的不古。面对强权。面对权势,面对贪官,他无能为力。面对生活的苦难。他无能为力。面对风雨飘摇的人生,他无能为力!

    他所能做的是什么?除了眼泪。除了一把老骨头,他一无所有!

    也许在层层录皮的贪官眼中,一个屁民。一个无权无势什么都不是的老东西,死了拉倒。活着反而浪费社会资源!有多少人民公仆视人民如无物。视百姓猪狗不如,只知自己大肆捞钱,只知养情人包小三,只知送儿子出国,只知让老婆利用他手中权力赚钱,只知花天酒地,不问民生之多艰!

    但在夏想眼中,在此时此刻。在秋风秋雨的凄凉之中,他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在他才才出生不久,父亲就一个人背井离乡到了单城市,母亲和他相依为”止干农活,边养育他长来有了弟弟,母状挡扯两个孩子,一个瘦弱的女人,用瘦弱的肩膀顶起一个家,那是多么凄风苦雨的一段岁月。

    而父亲一个人到了单城市。进了建筑公司,先从搬砖开始干起,从最底层的小工开始一点点向上攀爬。他一个人人生地不熟,一个人在单城市,累了,自己和衣倒下。饿了,吃工地的黑馒头就凉水,就和眼前的鲁老倔一样,一个人面对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有多少次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想念家乡和亲人,想念那个遥远的小乡村虽然贫穷虽然破旧,但却充满了亲情和欢乐的小家!夏想就想。如果他和弟弟不是健康地长大成*人,如果他和弟弟只要生一场大病,一家人的幸福将会荡然无存。诚然,世界上有太多不幸的家庭和不幸的人生,就算他官居最高,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但看到风雨中瑟瑟抖的鲁老倔倔强的眼神和伤心的眼泪。以及他花白的头和苍老的面容,他的心就收缩着疼痛。古往今束,从来是最底层的百姓永远被放牧,只要当权者如果稍微松一松缰绳,不要在牧羊没有长肥之前就将之抚杀。就已经是万幸了。

    鲁老倔此情此景,也许和当年父亲在工地上孤苦无助之时,想念家乡和亲人之时有几分相似,夏想就悲切莫名,有一种感同身受的苦楚。

    “告诉我小鲁的住址,我找人送他去医院,现在天气变冷,让他一个人呆在家里,万一病情加重就不好根治了。”夏想打定了主意,不管鲁老倔的做法是不是合法合理,先救人要紧。

    鲁老倔已经完全被夏想打动了,乱了方寸,什么都没有儿子重要,夏想一句话就说中了他的心事,夏想不讲大道理,不讲套话、假话和大话,只和他讲亲情讲人伦,就让他完全失去了戒心,心气一泄,就再也支撑不住:“我家在棉六立交桥下,有一个平房,就在拐角处很好找”

    夏想立刻转身拨通了萧伍的电话:“萧伍,立刻到下面的地址去救一个人,送他去最好的医院,安排最好的治疗。”

    黄伍问也没问小鲁是谁,夏想为什么要救人,直接一口答应:“马上照办,请领导放心。”

    萧伍办事,夏想绝对放心。他放下电话,来到鲁老倔的身边。扶起老人:“走,我们先下楼,然后换一身干净衣服,再到医院看望你的儿子。他现在正被安排送往省二院,要给他安排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治疗”

    鲁老倔将信将疑:“没骗我?”

    “我从来不骗老人家。”夏想说的是实话,又强调了一句,“尤其是和你一样孤苦无助的老人家。骗他们。对不起天地良心!”

    一句天地良心又让鲁老倔老泪纵横。他紧紧抓住夏想的手:“小同志。你真是一个好人,你真能救我的儿子?”

    “我只能说尽最努力帮他。能不能根治他的病,还是看医生怎么说了。”夏想也不给鲁老倔许空头大话,而是实话实说。

    鲁老倔重重地点了点头:“这句话实在,你是个实在人,我相信你了。要是有人对我说一定能治好。我就知道他在骗人。不是医生怎么能说出医生该说的话?你是个老实孩子。”

    夏想点点头:“我们下楼,鲁大叔。楼顶太冷了,小心冻坏了。

    鲁老倔算是完全信任了夏想。将打火机收了起来,和夏想一起并肩下楼。

    夏想搀扶着鲁老倔,一边说话一边下楼。不多时来到楼下才现。风雨更大了一些,许多工人和村民都冻得嘴唇青,还好,吴港得基本上控制了局势,双方的对峙力度减弱,有了松动的迹象。

    陈锦明也在现场和华三少一起维持着工人一边的秩序,金红心和晃伟纲一直对着大楼望眼欲穿,等候夏想的出现,只有康少烨干脆坐在了车里不肯出来,显然是既怕担责任,又怕冷

    金红心和晃伟纲就对康少烨的作派十分鄙夷。

    金红心和晃伟纲一见夏想扶着鲁老倔出来,顿时惊呼一声,大喜过望。急忙迎上前去。村民们见鲁老倔下楼,有人惊喜,有人失望,有人眼神飘忽,有人开始偷偷打起了电话。

    工人们都一脸肃穆,自觉地为夏想让着一条道,分列两旁,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夏想,因为他们已经得知眼前之人正是在工人们之间口耳相传的夏区长,视工人们如兄弟的夏区长。

    康少烨坐在远处的车里,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生的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夏想真的成功了?真的劝下了鲁老倔,怎么可能?一个要死要活的倔老头,他还有本事劝动?

    夏想你还真有本事,怎么不去做妇联工作?真有你的!康少烨又气又恨,他知道,想要鲁老倔当着夏想的面点火**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再看下一步的计哉了。

    夏想看着周围工人们或年轻或不再年轻的脸庞,却无一例外地都对他行注目礼,心中也是涌动着感动,大声说道:“工人兄弟们,几;想,你们的朋友夏想,你们今天保持了克制,很好,洲门披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欣赏你们的志气。”

    工人们被他们一向尊敬的夏区长当面称赞,不少人都激动得满脸通红。大家窃窃私语,都掩饰不住兴奋之意。

    夏想将鲁老倔交到村民手中,又对在场的村民说道:“乡亲们,你们反应的问题,刚才在楼顶上面我已经向鲁大叔详细地了解清楚了情况。接下来我会派人查个清楚,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到底是谁克扣了你们的征地款?市政府下拨给小斗村的征地款具体数额我已经问清楚了,但你们村干部给你们每人平均下了多少钱,还有疑点,需要查帐。请乡亲们先回去。在此我向大家保证,不管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一定一查到底,还乡亲们一个公道,给乡亲们一个交待!”

    “你是谁?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就是,你一个小年轻,红口白牙说了不算,让区长来,让书记来,他们说的话我们才相信。”

    众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都听我说,都听我说!”鲁老倔喝了一杯热水,精神稍好了一些。挤出人群大声说道,“这个小伙子我相信他,我鲁老倔担保他是个好人,他说大实话,不说大话空话。”

    鲁老倔别看为人倔强,但在小斗村挺有威望,他一话,反对和质疑的声音顿时小了许多。

    “听我的话,现在先回家,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风这么大。雨这么急,大家风里来雨里去,淋病了不值。相信我鲁老倔的,就都跟我走!”鲁老倔看到了夏想一出场,工人们都对他投去尊敬、亲切和崇拜的目光,他就知道,夏想是一个真性情的好人。他不管夏想是什么老总或是什么大官,他就是直觉觉得夏想可亲可信。是个好人。

    鲁老倔一话,现场就有不少人动摇了。也确实,天气又冷又湿。谁也扛不住了,再说事情一开始本来就是鲁老倔挑得头,他现在泄气了,要回家了,谁还要硬挺着不是?

    鲁老倔当前带路,大步流星就要走人民就跟在他的后面,陆续撤退。在场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总算一场大规模**没有引冲突。没人酿成恶性的流血事件。

    就连夏想也是微微放松了一点,心想说不定今天的事情真就这么解决了,白战墨的计落空了,他估计也笑不出来了,,正当所有人都面带微笑,认为今天的风雨即将过去之时,突然村民之中有人大喊:“上当了,乡亲们,我们上当了,被人当猴耍了。警察来了,还有工人也来了。把我们包围了,要抓我们去坐牢!”

    远处尘土飞扬,几辆警车风驰电掣地直奔现场而来。再看另一条公路之上,也有几辆卡车飞奔而来,卡车上拉满了人全是建筑工人!“啊,真要抓我们?”

    “妈呀,真的上当了?”

    夏想哭笑不得,警车和工人来的还真是时候!

    话音网落,村民就一阵躁动,有人就开始嚷嚷起来:“快跑,要不被抓起来就惨了。”

    “跑不了了,被他们围住了,干脆和他们拼了!”

    夏想看了吴港得一眼,吴港得会意。立亥站出来大声喊道:“我是下马区政府副区长吴港得,我向大家保证。绝对不会有抓人的事情生。大家排好队伍,散开就可以了,不用担心”

    “还副区长,才不信你,打的就是你!”吴港得话未说完,从人群之中飞出一个石子,正打中吴港得的鼻子,顿时血流满面。

    夏想就要挺身上前,却被金红心和晃伟纲死死拉去:“领导不能去,危险。现在有人故意坏,您一去就成了靶子了。”

    夏想还没有挣脱两人的手,就见从村民之中猛然跳出三五个</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