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97章震怒

《官神》 第597章震怒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刀果从远外望尖,只旦数百人或站或蹲或跪,将个昏否绷四的年轻人围在中间,数百人上千双眼睛都眼含热泪,只为他们心目中的好领导好干部好心人而流。这一刻。仿佛天地同悲。下马河的河水也出呜咽之声,也在为夏想的所作所的大放悲声。

    而康少晔坐在车内,目光闪动,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是感动,是同情,是轻蔑,是不以为然,还是幸灾乐祸?

    因为刚才打斗之时,受伤的村民和工人比较多,救护车来了之后,拉走了几人,第二趟车还没有赶回来。于是,有人找来雨伞,有人脱下上衣,有人挡住风口,所有人都贡献一份力量,只想让夏想躺得更安稳。不受一点风吹,不受一点雨打,,

    熊海洋清醒过来,对华三少说道:“立刻向所有认识的工地布消息。只耍现那辆没牌照的绿色吉普车,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拼了命也要扣下。”

    华三少一脸坚毅地点头,熊海洋随即拨出了几个芒话。

    一传十,十传百,先是整个下马区的工地沸腾了,紧接着,工人之间的群情激奋迅蔓延到了整个燕市,几乎燕市所有在建的工地全部停工,因为所有工人们都知道,以前的夏县长,现在的夏区长,为了救一个工人兄弟而身受重伤,昏迷不醒。肇事者开一辆绿色的没有牌照的吉普车,一旦现,务必拦截!

    夏想的事迹本来经老钱不遗余力地推广,差不多整个燕市的工地工人都略有耳闻,今天真实的事件再次生在身边,大家都义愤填膺,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路口拦截车辆。于是,存一个凄风苦雨的秋日的中午,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周六的中午,有不少燕市人现了无比悲壮的一幕:许多工人走到街头。来到各大路口,都是一脸坚毅,目不转睛地盯紧过往的车辆,交警劝不动,路人拉不走,只为守候一个撞伤他们心目中最好的干部的肇事车辆。

    不少燕市的老人打听出来原来工人们的举动是为了一个好干部,一位好领导,一名为了工人兄弟肯奋不顾身的区长。他们都不免喘嘘,感慨说道,多少年了,又一次听到了一个爱民如子的干部的事迹了,真不容易,真是难得。

    夏想用他的真心和真诚,在百姓的心目之中,在工人之间,树立了一座丰碑!

    燕市市委常委楼,陈风正在家中午休。难得的是一个没事的周六。又是阴天下雨,正是最好的放松睡觉的天气,他就睡得很香。

    有很长时间没有和今天一样轻闲了,见陈风睡得香甜,陈风的妻子刘素素就将他的手机调成了震动,随手放在了茶几上。快2点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刘素素在书房没有听见。陈风就更没有听到。

    要是平常,手机响上一遍之后。肯定不会再响。陈风是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他一般情况下不接电话,整个燕市没几人敢再打扰他。

    不料手松一直响个没完,响到第三遍的时候,刘素素正好来到客厅。伸手拿起的电话小声说道:“哪位?老陈在午睡,没什么要紧事情,不要打扰他。”

    “阿姨”里面怜来陈风秘书急促的声音,他一向称呼刘素素为阿姨,“请让领导接电话,出了大事!”

    “周六放假,能有什么大事?”刘素素有点不快地说了一句,“老陈好不容易才睡香,一点小事就不要惊动他了,他平常太累了。”“阿姨,我不敢耽误半分,要是耽误了,领导非骂死我不可,是夏想出事了”陈风秘书也姓陈,叫陈小如。他在陈风面前并不是十分受到重用,但还算兢兢业业,人也老实,陈风也就姑且用之。

    “夏想?”刘素素打了个激灵,夏想的名字在她耳中听过不下一千遍。虽然她一次也没见过夏想,但听陈风说得多了,也对夏想有莫名的好感,毕竟是陈风最信任的人,她就愣了一愣,才说,“我去叫老陈。

    陈风被刘素素叫醒之后,有点迷糊地接过了电话,只“喂”了一声。然后听到陈小如说了才两句话,顿时脸色大变,“呼”地一声站了起来,怒气冲天地大喊一声:“什么?”

    声音之大,吓得正在倒水的刘素素“哐当”一声,失了水杯

    多少年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陈风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也是第一次见到陈风这么大的火。

    陈风的脸都变了形,双眼之中几乎能喷出怒火,以他现在的年龄和级别,很少会有让他动怒让他失态的事情,但今天不同,今天他确实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

    “啪!”的一声巨响,陈风盛怒之下,将手机摔了个粉碎。无巧不巧,手机落在玻璃茶几上,连厚厚的玻璃茶几也被摔得有了裂纹,可见陈风的力气之大,怒气之盛。

    “太过份了,太嚣张了,太气人了!”陈风顾不上向刘素素解释什么。伸手抓过家里的电话,又拨给了陈小如,“立刻通知的增川、十先锋、干繁然紧急召开碰头会!”隙

    他随即摔了电话,穿上衣服就下楼。下楼之后才想起手机坏了,没办法通知司机幕接,就随手拦出一辆出租车直奔市委而去。到了市委才现,身上没有带钱。好在司机通情达理,也认出了他是市委书记。说什么也不用收他的费用。

    陈风谢过司机,不料司机却说了一句话,让他感慨万千:“陈书记。您别怪我多嘴。以前我觉得没什么好官了,今天听到了夏区长的事情,我很感动。我以前就是工地上干过,知道工人们的感情最实在。能让这么多工人都念叨的干部,就是天大的好干部。咱们燕市有夏区长这样的好干部,我心里热乎着呢!,小

    陈风呆立在市委门口,半天没有动上一步,心中又酸又涩。

    到了会议室,人已经到齐,胡增周、付先锋和于繁然三人之中,除了付先锋知道一点生了什么之外。胡增周和于繁然一点也不清楚陈风紧急召开碰头会的目的,两人一脸狐疑,暗暗猜测周六下午,能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生?

    陈风一进来就先一脸铁青地看了付先锋一眼,然后很不客气地在位坐下,问道:“市公安局今天哪里个副的长值守?”

    付先锋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火树大厦的事态没有激化,夏想也没有断腿。只是被撞了一下,伤势不明,他心中十分懊恼,暗骂办事之人太笨,这么大好的局面,竟然没有伤着夏想,没有酿成流血冲突,真是一群笨蛋!

    于繁然不解地看了胡增周一眼,想了一想,答道:“是秦时武同志。”

    陈风微一点头,冲陈小如说道:“立刻通知秦时武到市委开会。”

    陈小如立复照办。

    陈风强压怒火,一字一句地说道:“同志们,今天在火树大厦工地现场,出现一件令十分痛心并且愤怒的事情,夏想同志在处置突事件时。被人暗下黑手,现在伤势严重,生死不明“啪”的一声,陈风重重地一拍桌子,满腔的怒火终于作出来:“这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有目的性的重大恶**件,是有人要故意挑起流血冲突,故意要暗下黑手对夏想同志不利,是一起人为报复国家干部的极其恶劣的重大案件,市委市政府绝不会容忍和姑息不法分子的恶行,要对打击报复国家干部的行为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陈风一上来先将事件定了性,扣上了一顶天大的帽子。付先锋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想,王大炮早就跑了,整个事件都是由牛奇出面和王大炮一手策划的,只要抓不住王大炮,你陈风就算将事情捅到省里。捅到京城,也只能雷声大,雨点

    王大炮现在应该已经逃出了燕市。正在紧急前往西北偏远省份。付家在西北某省有地方和军队上的关系,到时实在不行就将王大炮藏到部队里面,就算燕省省委出面。也别想抓住王大炮。还有一条后路就是让王大炮出国,反正只要王大炮不落网,事情就查不到牛奇。

    查不到牛奇,就查不到康少烨和白战墨。

    没有了后顾之忧,付先锋泰然自若,一点也不将陈风的威胁放在心上。他心中懊恼的是,可惜功亏一篑,最后还是没有让夏想站不起来。不知道夏想现在的伤势到底如何了?

    陈风话音网落,胡增周和于繁然不约而同同时站了起来,两人都一脸震惊,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消息!

    胡增周和夏想尽管因为阵营的原因。是一种有限合作的关系,但他始终当夏想是一个朋友,乍听到夏想生死未明的消息,直惊得目瞪口呆。光天化日之下,在燕市的地盘上。还有人要暗算夏想,谁这么胆大包天?

    于繁然更是大吃一惊,差点失态地大叫出声。夏想不但是吴才江最器重的人之一,也是他在燕市打开局面的立脚点,夏想万一有一个三长两短,于公,他失去了一个极其关键的支点,于私,他失去了一个可以谈心可以拉拢的朋友。

    而且站在吴家的立场之上,夏想有事,必然会触动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会议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吴港得一脸悲愤满眼泪水地来到会议室,一见陈风就放声大哭:“陈书记,夏区长他,”

    这一声悲壮的哭声,直哭得在场除了付先锋之外所有的人都为之心惊!

    宋朝度午休之后有一个习惯,就是喝下午茶。今天难得宋一凡没闹腾”点睡下之后,一直到现在没醒。他就有了非常自得的悠闲时光。一个人在书房中看报纸,品着茶。听到外面的秋风秋雨,心情是从未有过地放松。

    偷得浮生半日闲,古人一句诗写出了所有为官之人的感叹,即使穿透了千年的光阴。在今天依然适用。

    在宋朝度网看完一份报纸,伸手去拿另一份的时候,电话没有任何征兆地响了起来。

    他皱了皱眉,有心不接,因为他知道,只要接了电话必定有事,说不定今天下午连同没有刻空闲一迟疑,坏不是决定不接了,脑代一所不错。不想让一些无谓的事情坏了叫情。

    不料电话响了两声就断了,他以为是对方挂断了,然后就听到房间内传来宋一凡放声大哭的声音。

    宋朝度一惊,急忙跑过去推开房门一看,宋一凡很没形象地坐在地上。手中拿着电话,一脸恐慌,一下扑到了宋朝度怀中,泣不成声地说道:“爸,爸”,夏哥哥他被汽车撞了,他,他要死了

    “什么?”

    宋朝度脸色大变,伸手从宋一凡手中抢过电话,急急地冲里面吼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快说!”

    家里的电话一体两机,宋一凡可能偷和同学通话,将无绳电话拿到了卧室,她被电话吵醒,伸手就接并了电话。

    宋一凡痛哭失声,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把宋朝度惊吓出一身冷汗。

    听了一会儿电话,宋朝度脸色也越来越阴沉,最后他挂了电话,站在原地冷静了片刻,对宋一凡说道:“先不要哭了,你立刻去医院看望夏想,我到省里开会!”

    宋一凡也够坚强,立刻止住了英声:“我去看夏哥哥,爸爸,你去查清事实真相。”

    当然要查清事实真相了,宋朝度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根据他初步得到的消息,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幕后指使,借机对夏想下了黑手。幕后人物是谁不敢妄下结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的手段让他怒不可遏!

    可耻,无耻,下作,宋朝度想象不出用什么恶毒的语言来形容幕后黑手的恶劣行径,只是感觉胸中堵得难受。自从认识夏想以来,他就一直喜欢夏想阳光、向上的性格,他为人处世很有智慧,不骄不躁。又有真心真性情的一面,可以说是他见过的年轻人中,最有前途也最让他欣赏的一个。

    既不庸俗而世故,又不媚俗而圆滑,坦诚、坦然和坦荡,却又有一份官场之上应有的机心在内,就让宋朝度非常赞赏夏想性格之中的亮点。

    因此他才对宋一凡和夏想之间的来往假装不见,忽视宋一凡对夏想的好感,有一个夏想一样的大哥哥带宋一凡一程,也好让她以后少在男女之事上少走一些弯路。

    当然,更有要和夏想结成私人友谊的考虑在内。

    眼见夏想在下马区将要有所作为之时,却被人暗下毒手官场上有名正言顺的阳谋,也有背手一刀的阴谋,但即使是阴谋,也要讲究一个规矩,不能乱来,所谓盗亦有道。现在却有人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出来。就让宋朝度自从扳到高成松以后。第一次产生要竭尽全力揪出幕后黑手并且将之绳之以法的冲动。

    范睿恒得知夏想出卓的消息。是范铮打来的电话。

    范铮正和齐亚南在燕京酒店一起商谈下一步的合作事宜,正相谈甚欢的时候,就接到了严小时的电话。严小时的声音哽咽之中带有恐慌:“范铮,夏想出事了

    范铮比以前沉稳了许多,很平静地问了一句:“什么事,别大惊小小怪的,慢慢说。”

    严小时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简单说了几句:“你让姨夫过问一下此事,夏想被人害了,不能便宜了那些混蛋!”

    一怒之下,严小时也骂出了脏话。

    齐亚南也听出了问题,随后一问也是大惊失色,忙问他能做些什么。范铮虽然心中火急火燎,但他经过了许多事情之后,比以前镇静多了。反而劝齐亚南不要着急:“现在急也没用,先去医院看望夏想,然后查明事情真相,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范铮目露凶光,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让齐亚南看了暗暗吃惊,才知道平常和他和颜悦色的省长公子真要作起来。也有吓人的一面。

    范睿恒正在家中和人下棋,接到范铮的电话之后,他先是慢慢在房间内走了几圈,猛然一脚踢翻了棋盘。冷笑一声:“好一手妙棋!”

    陪他下棋的人是省建行的行长。见堂堂的省长突然失态,大雷霆。惊讶得目瞪口呆。

    范睿恒震怒是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个关键问题,虽然说夏想并不算是他的嫡系,但至少在燕省的官场圈子中。凡是有一点政治头脑的人都知道夏想和范铮的关系,也就是说,夏想少说也算和他私人关系良好,当然,动手之人不管是不是知道这一点,都不是他生气的关键,他的怒火突然作,是因为最近省里的局势有了一种微妙的转变。

    而转变的关键,隐隐和夏想也有关联。

    险:兄弟的官场新书《官路》!书号迎。新书冲榜中急需和票!希望大家支持一下!

    咖。双晒“《官路》。那个,还请继续支持官神,呵呵。</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