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04章 头疼

《官神》 第604章 头疼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秦时武没想到孙定国强行调整他的工作,当即表示反对:“孙局,我不服,当时正是周末,本来局里警力就不足,我接到报警电话之后,立刻安排了警察出警,谁知路上堵车,事情又生得太快,还没有赶到现场就……”

    “不要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孙定国态度坚决地顶了回去“先停职反省,等查清真相之后,再另行处理。”

    泰时武仗着有陈玉龙撑腰,有点不将孙定国放在眼里,认为他刚进常委会,根基不稳,就强硬地顶了一句:“孙局不要独断专行,我要向市委反映情况。”

    孙定国“啪”地一拍桌子:“随便!不要忘了,谁是局长,在公安口,还得由我说了算!”

    孙定国掷地有声,霸道气势一览无余。

    在场的人都不敢正眼看孙定国,都觉得一直以来的强势局长「自从进入了常委会之后,就更强势了。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市委常委,手中大权在握。副局长虽然表面上比正局长差了半格,但市委常委的头衔一挂,可就整整大了一级。

    孙定国在市委里面也有关键的一票,他的话,现在在市局里,就是无人敢正面反驳的定论!

    泰时武气急败坏地摔门而去,孙定国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反而轻描淡写地对当场的众人说道:“谁要是觉得我的决定不正确,可以直接到市委找陈陈风对夏想的维护之意比孙定国一点不差?谁还主动去自讨没趣?

    和市局孙定国一言九鼎的局面不同的是,下马区分局的会议室内,黄建军提出让陆小区暂时停职反省的决定,遭到了几名副局长的联合反对。

    黄建军怒不可遏,没想到他身为区委审委,在局里还做不到说一不二,再加上见陆小区有悖无恐的样子,联想到夏想现在还在京城住院,他就再也压不住心头之火,拿出了当年在部队上的雷厉风行的作风,谟r道:“勒令陆小区同志停职反省是我的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如果有不同意见,请直接向区委或市局提出反对意见,让区委和市局来推翻我的决定好了。再不服的话,有本事让上头挪开我的位置!”黄建军的狠话说完,猛然一樨手中的记事本:“散会!”

    几名副局长面面相觑,尽管心中恼火,尽管心中不服,但又确实没有办法,谁让黄建军是一把手,是区委常委?没办法,再向上头和市届反映情况好了,不信扳不倒你。

    周一下午,下马区分局副局长陆小区被停职反省,&1t;&心中不服找到白战墨,对黄建军独断专行大擂一言堂的做法表示了强烈的不满,要求白战墨主持公道。

    白战墨当即打电话给黄建军,质问是怎么一回事,要求黄建军从大局出,站在政治的高度上看待问题。白战墨说了半天的官话套话,却被黄建军一句话给顶了回来:“公安系统内部的工作调整「我作为局长和党组书记,有权处置分局内部事务,白书记就不必操心了!”“啪”的一声,黄建军居然抢先挂断了电话。

    和领导通话哪里有先放电话的道理?白战墨再有涵养也勃然大怒,一下将电话摔到到上,破口大骂:“反了,都***上天了,不把我书记放在眼里,是不是?走着瞧!!”

    白战墨摔了电话之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冲陆小区说道:“你先回去,我再考虑考虑。”

    陆小区失魂落魄地走了,他知道黄建军强硬地顶回了白战墨就预备着一个不好的开端,下马区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随着夏想的出事,一去不复返了!

    白战墨比陆小区有更多的事情要头疼,因为市里的工作组已经成立,由高海担任组长,陈天宇担任副组长,现在已经下到了小斗村进行查帐。小斗村村支部到底有没有问题,他心里澈底。现在的局势是「区里、市里甚至省里,都是人人自危,唯恐一有不慎就被晷想事件牵连。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局势远远出他当时的预料,也和付先锋事先信誓旦旦地说法完全不符。

    付先锋的原话是:“夏想腿一断,前景玩完,许多人一开始或许会震怒,但想清楚之后就会撒手不管。想想看,一个瘸腿的人等于在政治生命上被判了死刑,夏想既然没有了前途,对官场中人来说就等于没有了可以利用的价值,很快怒气就会转化为同情,然后同情就变成了可怜,然后就不了了之卜雷声大,雨点小!”

    付先锋的话还犹在耳边,但局势却已经失控,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诚然,夏想只是受伤并没有致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维护夏想的人态度太坚定,白战墨就知道,付先锋失算了,失算就失算在不但没有断了夏想的腿和前途,还成就了他的名声!

    现在的局势不是雷声大雨点小了,而是天雷阵阵,乌云滚滚「眼见就要大雨倾盆了。

    康少烨住院了,暂时没有好转的迹象,夏想也住院了,也不知道什么回来工作,下马区的工作差不多就陷入了停顿之中,白战墨就有焦头烂额的感觉,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力不从心,筋疲力尽,他从句心深处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头疼,十分头疼。夏想,你怎么就不能残废一次?你不残废,让别人怎么出头?

    一想到夏想伤好之后回来下马区,不知道会展开什么样的报务,白战墨就从心底升起寒意。他见识过夏想的手段,悄无声息地就将下马区一多半常委团结在他的周围,让他为之齿冷!关键是,万一王大炮落网了怎么办?

    白战墨拿起电话打给付先锋,想让付先锋拿出个主意,不料拨了过去提示关机。他不甘心,又打到了付先锋的办公室,秘书说,付书记回京城了一一r一一一

    白战墨心中一跳,今天大周一,事情正多的时候,怎么就回了京城?难道说事情不妙?再说回京城也犯不着关了手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就有点焦躁不安,开始在办公室急得团团转,六神无主。

    白战墨不过是急得团团转,付先锋开车奔驰在高路上,也是大为头疼,并且气得一直在骂娘。不为别的,只为王大炮的愚蠢和没有大脑!

    事情生得太突然,而且事之后,一系列的事件随之而来「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只有先将王大炮的问题放到一边,沉着应对眼前的状况,否则稍有不慎露出了马脚就全盘皆输了。

    尽管他也知道陈风等人都在怀疑他是幕后黑手,但怀疑归怀疑,没有证据,没有一个人敢对一个厅级干部、燕市市委的二号人物扣上一顶大帽子,否则各负严重的政治责任。正是看准了这一点,付先锋才有悖无恐,才假装和所有人一起努力做好善后工作,好象他真的和事件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别人怀疑是别人的事情,他自己若无其事是他的事情,表面文章必须做足,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谁又能拿他如何?只要是光明正大的方面,他就坚决支持。只要有可以商榷的地方,他还是该保自己人就保,一点也不客气,要的就是一如往常的姿态,要的就是让别人看不出来他心中的恐慌。

    实际上,他心中真的恐慌了。

    他的恐慌不是因为燕昝和照市局势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而是因为王大炮。

    照省也好燕市也好,再闹腾再折腾,也会有一个度,也会一直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政治上的事情,讲究的是规矩和方圆,不是一两个人的盛怒就能横扫一切的时代了,不管是范窖恒、宋朝度,还是陈风、李丁山,都是有政治智慧之人,先期处理几个小虾米替夏想出气,也在他的预科之中。

    秦时武、陆小区能保住就保,保不住,就当了弃子,无关大局,反正他们也不知道真正的秘密。付先锋的着眼点在两处,一是叶石生的态度是重中之重,只要叶石生不是不顾一切地为夏想出面,他就有把握稳住整个燕省的局势。另一个就是王大炮。

    而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叶石生也只是做做表面文章,给夏想一个应有的待遇,而不是真正地动怒,并且追究到底。叶石生现在恐怕对夏想事件的过程和结果,都不甚关心,他更关心的是即将和付家的进一步接绁。

    也就是崔向对叶石生许诺而叶石生动心之后,必须要给叶石生展示一下付家的力量,让叶石生坚定信心。

    同时,调走方进江之事也在暗中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其实方进江调任其他地级市任市委书记,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用付先锋暗中操作。付先锋想要的效果是,调走方进江,进来付家人。

    他太想控制市委组织部了,因为省委组织部被梅升平控制,处处卡脖子卡得很难受,让他深感组织鄯被对手掌握的无奈,因此拉拢了叶石生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叶石生点头答应放他的人入主市委组织部!叶石生也含蓄地表示了同意,前提是,他到京城和体家见面之后再做出决定。

    叶石生如果铁了心要安插人入主市委组织部,再有崔向在一旁附和,梅升平再是反对也无效,省委书记是一把手,有拍板权。

    此时因为夏想不在燕市的原因,范睿恒也好,宋朝度也好,和叶石生沟通起来会有一定的障碍,正好就趁夏想不在的时候,将生米做成熟饭,将叶石生完全拉拢过来,最好还能将市委组织部长人选也敲定下来,等尘埃落定之后,夏想回来之后再想有所改变,也不可能了。

    大局已定,夏想就算不服不甘又能如何?到时他在省委有叶石生撑腰,在市委掌握了组织部,陈风能奈他何?如果到时再腾出手来「查到了高海手脚不干净的证据,扳倒了高海,说不定还能趁机在政府班子也安插一个自己进去,燕市还不任由他来折腾?

    高海手脚也不干净,主管下马区征地和拆迁工作,能手脚干净了才怪!不过付先锋也只是略知一二,手中并没有太确切的证据,还奈何不了高海。不过也不排除以后顺藤摸瓜,找到更强有力的证据,到时不管是让高海向他转向,还是直接弄倒高海,就看他的心情了。

    当然,面对陈风有可能强烈的反扑,付先锋也早有打算,他甚至做好了向胡增周妥协的准备,引领胡增周结识京城高层,暂时和胡增周联手对付陈风因为夏想事件而对他采取的报复行动。如果陈风的手段过了他的底线,他就不惜牺牲部分利益来换取胡增周的支持,也要先顶住陈风的压力。

    他也有理想相信,和叶石生相比,胡增周更无法拒绝他的条件。不过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选择和胡增周合作,胡增周有过关键时刻背叛陈风的先例,为人不太可靠,付先锋对于和他合作信心不足,担心时刻会被胡增周背叛。

    至于下马区就更不用他操心了,白战墨有不在现场的理由,谁也没有借口指责他什么,他现在和夏想事件一点干系也没有,摘得一干二净,就算陈风对他再不满,也不能拿一级党委的一把手怎么样。只要白战墨不慌,不求他在夏想不在的时候大刀阔斧地掌控全局,只要他能稳定住局势,只要下马区照常运转,白战墨的位置谁也动不了。

    康少烨也暂时无忧,充其量算是办事不利,也不能说是失职,好歹也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下马区的主要领导,就凭这一点,最后也能免予处分。

    至于其他人,实在没办法就只好丢车保帅,也不能怪他狠心,因为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就是要替别人背黑锅的命。唯一让付先锋担忧和头疼的一个漏洞就是王大炮!对,王大炮,让他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的王大炮!

    付先锋在得知事情结果之后,不知对王大炮骂了多少遍,直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甚至还恶意地猜测王大炮祖上是养猪出身「要不怎么会生出王大炮这样的人头猪肚的人出来?

    如果现场由付先锋指挥,在旦想成功劝说了鲁老倔之后,在第一次混乱之际向夏想出手之时,没有得手的话,就应该及时收手,因为当时的形势已经不能再在夏想身上抹黑了。

    至于后来的点火计策,还有趁大火的时候再向夏想下手,让付先锋听了之后都觉得汗颜。他虽然想要夏想的双腿,也不至于用如此下作的手段,还差点赔上鲁老倔一条命,简直是人头猪脑再加亡命之徒才能做出的蠢事。

    付先锋就不由暗骂牛奇,怎么就找了王大炮这样一个混帐东西?怎么就没有一点脑子?尤其是当他听到最后王大炮开车差点撞死夏想时,气得他在家里先是砸坏了一个茶几,然后又破口大骂。王大炮,真是一个及雀放炮不管打到哪里的混蛋玩意儿!

    他当初明明交待得非常清楚,也不知牛奇是怎样转达给王大炮的,怎么会让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

    付先锋最初的设想是,如果夏想没有顺利解决鲁老倔的问题「就趁机闹事,一旦场面失控,就暗中冲夏想下手。得手之后,立刻逃走,就可以推得干干净净,反正现场有几百人,谁知道是不是有人误伤夏想?结果倒好,他精心策划的一出妙计,竟然被王大炮弄成了撞人行凶的恶**件,最后还有可能被公安部全国通缉,当时付先锋连杀了王大炮的心都有!

    一点小事都干不好,还成就了夏想的名声,又给他带来了无穷的麻烦,好一个一炮打偏了十万八千里的王大炮!付先锋气得恨不得放手不管,索性让警方抓住王大炮了事。

    但最后还是强压了怒火,唯一让他庆幸的是,王大炮居然还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走了,也让他对王大炮溜之大吉的本事高看一眼一一他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动用了付家的力量,安排了既定的逃跑路线,让王大炮一路顺利逃出了燕省,逃向西北偏远省份。

    付先锋的打算是,只要王大炮听从安排,他就暂时保他一条小命,让王大炮没有后顾之忧,平安度过下半生。如果王大炮不听话的话,就考虑将他结果了了事,省得他被抓住之后供出了牛奇,牛奇再扛不住的话就会供出康少烨,然后就是白战墨,然后就是他……

    所以,王大炮是最关键的支点,只要王大炮不落网,一切都好说。万一王大炮不慎被抓的话,付先锋就不得不心狠手辣地除掉王大炮ka救自保了。

    如何除掉王大炮,他自有办法。王大炮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让他消失比让夏想消失容易多了。夏想毕竟是国家干部,是区长,如果被人杀害了,绝对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不管是夏想的维护者,还是国家机器,都会对杀害国家在职干部的行为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ps:有了兄弟们的支持,老何说什么也要提前码完,太晚的影响兄弟们的休息……好了,送上今天第二更,总算完成了任务。还求支持,再强烈呼唤一下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