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05章 担待

《官神》 第605章 担待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还好,王大炮在逃跑的路途之中,没有生事,一直还算顺利,两天时间已经远离了燕昝上千公里,再有两天的话,应该可以平安到达指定地点,王大炮也就会被妥善安置,可以平空消失一段时间了。

    不过付先锋对王大炮还是不是特别放心,已经指使了接应王大炮的人,时刻监视王大炮,将王大炮完全控制在手中,不能有片刻的松懈。因为他也清楚,夏想也有足够的影响力,说不定就会突然节外生枝。

    然而就当付先锋认为王大炮的危急基本上解除之时,忽然,就听到一个让他坐立不安的消息一十原本一直朝西北甘省进的王大炮,突然中途转向,要前往宁省,直把付先锋惊吓出了一身冷汗!

    宁省的省委书记是马万正,省长是吴才江,王大炮一入宁省地界,绝对是自投罗网。他当时设计的逃跑线就故意绕开了宁省,没想到「王大炮还真是一个不惹出麻烦就不安宁的主儿,偏偏要朝宁省去做什么?

    付先锋差一点就下达了直接干掉王大炮的命令,忍了一忍,还是没开口。真要杀了王大炮,他身上就有了一个致命的秘密,一旦被政敌查到,肯定会置他于死地。

    付先锋气急败坏之余,只好命令接应王大炮的人动身前往宁省,争取在王大炮到达宁省之前,将他拦下,然后不管采用什么方法,也要将王大炮直接带到甘省。如果王大炮意图逃跑或是有不轨行为,就地解决。付先锋下了狠心,只给王大炮一次机会!

    虽然接应的人已经出,但王大炮始终是他心中一块心病,横在心中,让他七上八下不得安宁,就十分后悔找了王大炮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人。王大炮是牛奇找来的人,牛奇直接和康少烨接触,实际上王大炮和他之间还隔了几层,尽管如此,付先锋心里也是说不出来的厌恶。要是找一个有头脑又能干的人,也不会造成今天这么被动的局面?

    再加上今天一天听到的都是不利的消息,先是秦时武被孙定国强行停职,接下来又是黄建军威,勒令陆小区停职反省,等于是夏想一系打响了反击第一枪,再有康少烨居然被气得心脏病作住了院,住院期间还被工人们气了一顿,就让付先锋恶心得不行。真他娘的诸事不利,都是他娘的王大炮的功劳。

    然而更让他感到郁闷的是,下午5点的时候,他接到了老爷子的电话,让他火返回京城。老爷予没说什么事,但语气之严厉,态度之坚决让他心里明白,糟糕,难道说家里也起火了?付先锋感受到了什么叫焦头烂额!

    快到京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正是将黑未黑,半黑不明的时候,此时人眼的视力最模糊,付先锋正想得\神,突然,一辆没有牌照的新丰从斜刺里杀出,先是从他的左侧车,刚错过一个车身的时候,前车忽然右转,顺到了他的正前方,离他不过1o米远!

    此时车在1互》公里左右,1o米远的距离,简直就和近在咫尺没有两样……付先锋顿时惊吓出一身冷汗,急忙一脚急刹车,同时大骂了一声:“你***找死呀!”

    前车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刚才的险情,飞地离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付先锋的视线之外。

    付先锋靠边停了车,呼吸了一下微带凉意的空气,看着越来越深沉的暮色,心,一点点沉了下来,一直沉到了谷底,因为他突然之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付先锋不知道的是,刚才别了他的车一下的车,车内坐着的人他不认识,但却知道,正是曹殊黧。

    萧伍和凤美-美受曹殊黧之托,开车送她前往京城看望夏想。萧伍一路上开得有点快,刚才别了付先锋的车一下,纯属无心之举,他并不知道车内坐的是付先锋。如果知道的话,说不定会将付先锋的车别停,然后将他痛打一顿。

    刚才恍惚过后,萧伍才出了一身冷汗,知道刚才的情况处理得有点冒失了。如果是他自己开车还行,但车上还坐着曹殊黧和孩手,还有凤美美,万一有什么情况出现,他万死莫辞。

    萧伍对于夏想遇袭的事件只有一个念头,只要夏想一句话,万里追凶,哪里刀山火海他也要将凶手抓住。如果夏想有一个暗示,他亲自杀了凶手也不后悔,他甚至已经向凤美美透露了一点想法,只等夏想一声令下,就立刻带领安县的几名兄弟,乔装打扮一路追过去,不信凭借他当年侦察兵的本领,还拿不下一个小混混?

    只是夏想一直没有话,只让他安心工作,照顾好老钱,别的什么都没有吩咐,就让萧伍心中憋气,恨不躺在床上受罪的是他。夏想是他一生之中最感激最敬重的人,他不允许任何人对夏想有一点伤害!

    曹殊黧向凤美美提出要到京城探望夏想,萧伍早就按捺不住「立刻开车拉上凤美美和曹殊黧母子赶往京城。自从萧位跟了夏想以来,今天的所作所为是他第一次没有经过夏想点头就自作主张的决定!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见夏想一眼,哪怕被他骂一顿也值。

    赶到总政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周一晚上了8点多了,萧伍一行人好不容易才找到夏想的病房,在离病房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被两个其貌不扬看似寻常人的青年男人拦住了去路,其中一人问道:“你们是谁?有什么事情?”

    萧伍是侦察兵出身,一眼就能出来两人是军人出身,尽管穿着平常,但掩饰不住一脸厉气,还有两邯▼之中的警惕之意,他就后退一步,打量两人几眼:“我们来探望夏区长,是他的亲人。”一人吞了曹殊黧一眼,小心地问道:“您是夏夫人?”曹殊黧点头,想明乌-了什么,问了一句:“你们是保护夏想的?辛苦了,谢谢你们。”

    两人立刻一脸恭敬,忙说:“不辛苦,不辛苦,保护领导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萧伍随曹殊黧进了病房还心里纳闷,领导太厉害了,在燕市好象也没有这么大的排场,到了京城住院,还有便衣暗中保护,真是厉害。

    萧伍当然不知道是老古的特意安排,虽然说在总政医院不可能再有什么意外生,但以防万一,还是派了两人暗中保护夏想。虽然老古当着夏想的面说得轻描淡写,也是为了不让夏想有心理负担,其实他事后一想,也是后怕得很。

    老古也是轻易不再动怒,但因为夏想出事,他还是忍不住动了肝火,决定好好管一管夏想受伤的事情,老了,也该活动活动手脚了,是不?

    夏想是多好的一个小伙子,要不是他已经结了婚,说什么也要将古玉嫁给他。这样的小伙子,可靠、真诚,又为人坦荡,确实是少见的年轻人,更不用说他在官场上的智慧和在商业上的头脑,只可惜,他不但结了婚,还和老吴的女儿有了私情,就让老古不免暗暗惋惜。

    但即使如此,他对夏想的好感丝毫不减。夏想受伤,他主动出手接他来京城治疗。夏想尽管没有开口求他什么,他虽然也没说要为夏想做些什么,但他一直在暗中关注事态的展,就要等局势明朗化之后,一举出手,给对方致命一击。现在,就只有静观其变了。

    夏想正在房间内被连若菡喂饭,一口饭含在嘴中没有咽下,就愣住了一十先从门外进来一脸埋怨、心疼却又强颜欢笑的黧丫头,身后则是一脸羞愧的萧伍和凤美美,他一下没反应过来,心想怎么没经他的允许,萧伍将黧丫头和儿子接来了?胆子太大了一些!

    随即看到萧伍一脸的惶恐和担心,再看到黧丫头一脸的柔情和担忧,还有她怀中的儿子睁着一好奇的大眼睛却打着哈欠的可爱的表情,夏想的心一瞬间融化了,想要骂萧伍两句说曹殊黧两句的话,都说出不口……他就咽下了嘴中的饭,笑了:“来之前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怎么来了个突然袭击?幸亏是若菡在给我喂饭,要是让你们看到美女护士给我喂饭,非得闹出误会不可。”

    曹殊黧本来满心的担惊受怕,一直在想象他会伤成什么样子,会有多难受多憔悴,没想到见他红光满面地有美在旁,还一脸坏笑,不由又气又恨,也不顾外人在场,心中的委屈和辛酸一起涌上心头,泪如雨下:“你真没良心,一点也不在意我们母子!我和儿子有多担心有多害怕,你有没有一点放在心上?算了,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就走了。曹殊黧半真半假地生气,转身就走。

    夏想心中一软,一阵心疼,急忙下地去追,不料用力过猛,脚一落地就觉得后背一疼,一下没有站住,哼了一声就歪倒在地,嘴中还说:“黧丫头别生气了,我是想等再好一点再让你见我……”

    曹殊黧哪里舍得离开,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一见夏想倒在地上,才知道他确实有伤在身,顿时又心软了,忙又转身回来:“你多大的人了,就不能别让人操那么多的心?”

    连若菡也忙体手扶起夏想,笑道:“黧丫头你别怪他了,他最好面子,不想让他的英俊形象毁于一旦,所以想等重新帅了之后再见你。你突然出现,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就有点害羞了……”

    夏想被两个女人轮番攻击,只好败下阵来,重新回到床上坐好,伸手抱过儿子,用手指拨弄着儿子的小手,问道:“儿子,最近妈妈钧奶好不好吃?是不是她一生气,奶就不甜了?”

    曹殊黧顿时面红耳赤,嗔怪说道:“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萧伍忙回过头去,装和凤美美说话,意思是他没听见。可惜萧伍的演技实在不行,欲盖弥彰的动作更让曹殊黧大羞,直想上去拧夏想的耳朵一下。

    一料一看他的耳朵,才现耳朵上红肿未退,又抓过他的手,才现上面也有轻微的烧伤,不由又悲从中来,眼泪再一次涌

    出!你……我,我恨你……连若菡心中清楚曹殊黧的感受,她对夏想何尝不是又恨又爱?无他,只因他有时让人爱到骨子里,有时也让人恨到牙痒痒。只是夏想始终是夏想,是独一无二的夏想。既然受了他,就要接受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缺点,包括他的冲动和热血。

    连若菡伸手拉过曹殊黧:“好了,好了,你恨他也好,爱他也好,他还是一样。别再伤心了,他其桌已经没事了,能吃能睡,还有这里的士护士个个都非常漂亮,他乐不思蜀。”

    不一会儿,曹殊黧总算恢复了平静,就接着孩子和连若菡、凤美美下楼去吃饭,只留下萧伍陪着夏想。让夏想无语的是,夏东对他丝毫不感兴趣,见到他后,没有一点热情和反应。如果说是因为他太小的缘故,他却对连若菡有异乎寻常的兴趣,总是盯着连若菡不放。喜得连晷菡抱着夏东不肯放手。

    几人一是,萧伍先主动承认了错误,又说就是想要见见夏想才放心。现在放心了,任由夏想处置。

    夏想心软了,他就只好假装批评了萧伍两句,然后就问起了老钱的近况。

    老钱住进了特护病房,第一时间得到了医治。医生说,伤势比较严重,不过应该可以治愈,不敢说保证完好如初,按好断骨之后,正常行走没有问题,但干不了重活。

    熊海洋当时就说,不管花多少成都要治好老钱的腿,就算倾家荡产他也要让他的好兄弟站起来,否则他一辈子难以心安,一辈子对不起夏区长。

    熊海洋话音刚落,闻讯赶到医院的孙现伟提了一百万的现金交给了医生,说不管花多少成,都由他一人承担。不信他少盖一栋楼,还接不上老钱的一双腿。

    随后萧伍、李红江和冯旭光,都承诺要钱出钱,要人出力,只要能保住老钱的双腿,要什么有什么。

    齐亚南也随后赶到了医院,他已经派人到县里接上了老钱的家人,并且在燕京酒店为老钱一家人永久预留一个豪华房间,永远为老钱家人免费开放。

    孙现伟不同意了,非说他已经为老钱准备好了一套15o平方米的大房子,就等老钱伤好之后就可以入住,并且在公司为老钱安排了一个月薪邹刀元的工作,上不上班都不无所谓,每月里元照。“我每月也∽元!”冯旭光也是重情义的人,深为老成的行为而感动。“江山房产也每月缴d元!”萧伍知道,以夏想的为人,估计他会觉得绑d元太少了。

    医生感动了,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工人受伤之后,老板扔下几千元就溜之大吉的事情,更见多了黑心包工头甚至一分钱也不管,直接就不见了踪影。没想到,老成的老板熊海洋其貌不扬,长得和一个大老粗一样,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儿。男人理应有担待,理应承担应尽的责任。

    其他几个大老板,不管他们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是一样的热血心肠,都是他从未见过的好人。手下出事只想撇清责任的人何其多,而今天,让他见识了人性之中最闪亮的情感。

    工人们都哭了,甚至有几个想起以前跟着别的老板受伤之后,立刻被赶回家的情景,再对比眼前老钱的遭遇,真是一今天上一个地卡。跟着熊海洋这样的老板,跟着眼前的一群好心人,拼了命也值了。

    都是夏区长人好,身边才有这样好的一帮朋友,什么是肝胆相照?就是在最危难的时候,不离不弃不惜一切帮助你的人,才称得上“朋友”两个字!

    夏区长也身受重伤,他不用出面,就有许多朋友替他来感谢老哉,就让工人们再一次体会到了夏想人格魃力的力量。而且他们也能看得出来,几位大老板争先恐后要想帮老钌,不是演戏,而是真心实意,因为有几人还眼舍热泪。没错,孙现伟眼舍热泪,萧伍眼舍热泪,冯旭光也是眼舍热泪!

    萧伍最重兄弟之间情谊,他以前对夏想口服心服是因为夏想擘了他,不求回报地对他好。现在他对夏想更是敬佩得五体投地,不是因为夏想是领导,也不是因为夏想给了他工作和所有的一切,而是因为夏想的为人和人格魃力,因为夏想能让老钱为他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能让工人们对他敬若神明,能让孙现伟、李红江、冯旭光每一个在自己行业独挡一面轻易不服人的人,也对他敬佩不已,萧伍就知道,利益可以暂时维持一时,但不能长久,唯有真心待人,才能在危难之时,换来真正的朋友之间的不离不弃。大喜大悲看清自己,大起大落看清朋友!

    萧伍当着夏想的面,说着说着,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领导,我今天就大胆一次,求您让我看看伤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