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15章 命犯桃花

《官神》 第615章 命犯桃花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下梅晓琳的电话,李沁的电话又随即打了进来,佯劣一之一个奇怪的现象:“丛枫儿以家中有人病重急需钱为由,向公司借了刃万元,她还草签了一个还款协议。按照规定不应该借钱给她,但我请示了肖总之后,肖总居然同意了。我特意向您汇报一下。”

    既然肖佳都同意了,夏想也就懒得再想其中的内情,就说:“借就借了,人总有危难之时,能帮就帮上一把。”又一停顿,“长基商贸方面有什么动静?”

    夏想让江山房产和达才集团提高报价,长基商贸当即冷笑而走,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反馈回来,李沁就有点担忧:“一点动静也没有,会不会要价太高,把他们吓跑了?”“不会,不会。”夏想依然成竹在胸。

    李沁对夏想的过于自信十分不满,压了一压胸中的恶气,还是没有压住,不由作出来:“也许我不该说这样的话,但我还是想提醒您一句,过度自信就是傲慢了!”

    夏想对李沁的质问一点也不生气,打了个比喻:“比如说我是长基商贸,你是江山房产,我想收购你,你开出了高价,我冷笑一声转身就走,而你又确实对我的优惠条件动了心,你会怎么做?”

    “我”虽然隔着几再公里的距离。虽然李沁知道夏想只是有比无心,但怎么听怎么感觉夏想象是在调戏她?收购?没开玩笑,和包养有什么区别?她就脸上一红,心中恼怒,好一个夏想,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想调戏她不成?

    微一冷静,才想起刚才夏想的语气十分严肃,根本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就稍微平息了心中的不快,说道:“我如果确实愿意让你收购的话,既然提出了高价,肯定还要矜持一下,不会主动降价。”

    话一说完,李沁不由大为后悔,怎么对话听起来这么别扭,好象她在回应他一样。而且还郑重其事地和他谈论价钱?真是岂有此理!

    夏想却呵呵一笑说道:“你是女人,不了解男人的心思。我想收购你,一是贪图你的美貌,二是喜欢你的条件。你开出高出我心理的价位,我或许会芒气,但不会放弃,因为男人对于美女的追求,是不会轻易言败的,一个人再高傲,再自恃身份,也有一个价值标准可以衡量。越得不到的东西,越能刺激男人的征服欲。对年轻有钱的男人是如此,对手握巨资的企业家,也是如此。”

    敢情夏想以美女比喻被收购的企业,以男人形容出资收购的企业。但比喻就比喻好了,为什么非要拿她和他来比较?他如果真想花钱包养她的话。李沁就会送夏想两个字以表达心中的愤慨:“去死!”

    不过她说出口的话却是:“比喻很拙劣,但我大概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说,资本运作之间的收购过程,其实就和男人追求女人的过程类似,一个自恃年轻貌美,待价而沽,一个自认年少多金,必能猎获芳心。”

    夏想笑了:“聪明,答对了。”

    李沁却冷冰冰地说了一句:“拿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来比喻,庸俗!拿我来打比方,居心不良!”随即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夏想无语,他没有多想,为什么女人偏爱联想?得,一大早就被两个女人呛了一顿,难道预示着他今天命犯桃花?

    夏想就有点怀念下马区的时光了,就想早点回去工作,也好大展手脚,是不是?结果刚刚想了一想,连若菡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今天事情多,应酬不过来,晚上也不过去了,你自己行不行?”

    行,怎么不行,漂亮的护士好几个都围着他转,又有古玉一会儿就到,他完全能照顾自己,就说:“行,你去忙好了,我没问题。”

    看看时间,上午旧点多了,夏想就在房间内散步,走了两圈之后,就听见门一响,一咋。人影从外面闪了进来。

    没敲门,直接进来,夏想就以为是古玉回来了,就随口问道:“中午吃点什么?嘴里有点淡,你帮我去弄一只烤鸭,怎么样?”

    “咦,你太神奇了,怎么就猜到我给你买了全聚德的烤鸭?”来人一说话,夏想才一下惊醒,竟然不是古玉,回头一看,一脸坏笑、正冲他摆手的竟是付先先!

    “我当是谁,原来是小魔女。”夏想对付先先谈不上什么好感,不过倒也不至于因为付先锋坏而迁怒她,只是不冷不热地说道,“你来探病,还是来添乱?”

    “咦,更神奇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叫小魔女?”付先先一脸古怪的笑,丝毫不在意夏想的态度,她将身后的礼物放在桌子上,是一盒包装精美的烤鸭,还冒着热气,她一边打开,一边说道,“我网从全聚德总部买来的,最正宗的新鲜出炉的烤鸭,来,快尝尝,

    一点也不见外地拿起小叉叉起一块,就往夏想嘴里送。

    夏想无语了,付先先是真不懂事还是百无禁忌,她思想开放是她的事情,但难道对家族没有一点归

    然要喂他吃东西,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四夏想将头扭到一边,不快地说道:“请你自重。”

    付先先一愣,随即咯咯地笑了:“别小气,别小心眼,大男人,看开一点。我哥哥的事情,你也别赖我身上,真的不关我的事。再说我和他连世界观都不同,政见上更是差距太大,用他的话说,我是持不同政见者。其实我对政治一点也不感兴趣,太累人了,政治哪里有男女关系有意思?”

    说话间,她又将一块烤鸭肉送到夏想嘴边:“就当我给你赔罪了,好不好?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夏想被她的歪理说得直笑,心想谁怕谁,就一口吃下,说道:“味道不错,谢谢你的肉。”“你的话可就让人联想丰富了,有暗示。”付先先坏笑,“你吃的是鸭肉,不是我的肉好不好?你却说谢谢我的肉,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夏想脸皮再厚也受不了付先先的口着遮拦,只好说:“别胡闹了好不好?你既然已经看过我了,礼物我也收下了,情意也心领了,是不是可以请了,”

    “我偏不走,你本事你打我?”付先先一屁股坐在夏想的病床上,随后一仰身躺了下来,舒服地说道,“你的床也挺舒服,不错,不错,有一股让人沉迷的男人味。现在我是越看你看越顺眼了,比梅晓木强太多了。梅晓木太女人气了,一点也不干脆利索,拿不起放不下,我怎么就鬼迷心窍。偏偏就看上了他?真是笨。现在才知道。男人,还是要有男人味才好,就如现在的你胡子没刮,脸没洗,眼神无比忧郁,沧桑中透露着狂野的气息,简直就是女人的天敌。”

    夏想汗颜,今天没人来,他就起得晚了一些,没洗脸没刮胡子,到好,被付先先夫大的夸奖了一顿,就让他不由感叹,她还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古怪多变的小魔女。

    “我决定了!”付先先从床上一跃而起,语气坚定地说道,“你因为被付先锋请会和我上床,而遭受了不白之冤,还受了罪,作为补偿,我随时愿意奉献我的身体,陪你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夏想着实吓了一跳,他见过开放的女人,还没见过和付先先一样开放到什么都敢说的女人,就哈哈一笑说道:“好了,你也闹够了,我也不抱怨你了,你能不能赶紧回家,让我好好休息休息?”

    “你真不想要我?”付先先故意挺胸翘臀,以显示她诱人的身姿,“我喜欢健身,身材非常健美,要不要先欣赏一下?”说着,她就动手要脱上衣。

    夏想忙拉住她的手:“小魔女,打住。算我怕你了,行不?赶紧回家,别再给我添乱了

    付先先哈哈大笑:“我当你多厉害,原来胆子这么才两下就吓着你了?算了,不好玩,我也不逗你了,现在有一个好机会你不知道珍惜,以后别后悔就成!”

    平心而论,付先先确实长得不差,身材也确实健美,而且大胆开放,别有异样风情。从生理角度来说,夏想也不免在她的挑逗之下,有点意动。但从心理和情感上,他无法接受付先先,更不能接受没有来由的一夜情。

    他才认识付先先不到几天,不,甚至还谈不上认识,只是见过几面而已。

    夏想以为话已至此,付先先应该转身走人才对,不料她又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还旁若无人地吃起了烤鸭,还边吃边说:“也怪了。平常不觉得烤鸭多好吃,今天本来是买给你的,却勾起了我的食欲。抱歉,我先吃了,等吃完之后,再去买一只送你。”

    夏想干脆也不赶她走了,小魔女就是小魔女,随她去,索性坐下说道:“随便你,随便吃,那里还有水,想喝自己倒,吃饱喝足之后好上路。”

    “放心,我会走的,不会赖上你。我还没有爱上你,再说我就算爱上一个人,也不会是爱得要死要活,更不会一棵树上吊死。男人要新鲜才好。”付先先的理论比较符合国际潮流,但不符合夏想的人生观,夏想就没接她的话,懒得和她辩论。

    付先先吃东西也占不住嘴,一直说个不停,她说,夏想就听,反正无非就是一个新潮的小女孩眼中的外国和中国的区别,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如是等等,叽叽喳喳一连说了有半个多小时,再一看,烤鸭也足足让她吃了小半只。而且付先先不但没有吃相,还没有吃品,满嘴油腻不说,还弄得一地狼籍。

    吃完之后,她拿起夏想杯子就喝水,也不擦嘴上的油,看得夏想直撇嘴,完了,得换个杯子用了。

    原以为吃饱喝足之后,付先先就会走人,不料她倒是聪明,直接喊来护士打扫完毕之后,就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夏区长,夏哥哥,我困了,借你的床睡一会儿,好不好?”

    夏想简直要出离愤怒了,“你家离这里应该不远,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说真的,我回家睡觉也就是半个

    ,不过我有个毛病。犯困的时候必须睡一会儿。否销三出车祸付先先说的是不是真话暂且不论,她的动作却不慢,双腿一踢,鞋就踢到了一边,然后一个翻身就躺在夏想的床上,用力伸展着身子。姿势倒是十分诱人。不过却说了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我可只是暂且借你的床一用,顶多睡半个小时就好,你可不要趁机沾我便宜。想沾的话也没问题,得等我睡足了再说

    夏想干脆不和她一般见识,说道:“你就好好睡,我到外面散散步。”

    付先先却没有说话,已经闭上了眼睛。只是冲夏想挥了挥手。夏想心想算了小魔女不可以常理度之,随她去,反正他也正想出去晒晒太阳。

    夏想一人到了院中,转了一圈,享受了一下深秋的阳光。

    天气渐凉,天高云淡,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夏想就缓步走回病房,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吵闹声,急忙进去一看。古玉正对付先先怒目而视,用手指着门口,大声说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方出去!”

    古玉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伸士小2岁左右的年纪,相貌英俊,仪表不凡,他一脸微笑,不动如松地站在一旁,旁观古玉和付先先的对峙,一点也没有要向前帮忙的意思。付先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她坐在床上,双腿荡来荡去,对古玉的指责一点也不当一回事,轻飘飘地说道:“凭什么你赶我走?你要看清楚了,我是睡在夏想的床上,又不是你的床,你凶什么凶?你又是他什么?”

    “你是他什么人,要睡他床上?”古玉气得俏脸通红,耳朵上都布满了红润,让她整咋,人都显得光彩奕奕,“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比你脸皮还厚的!”

    “要是我脸皮世界第一厚,我也就出名了,可惜还不是。”付先先比古玉厉害,她一点也不气,还乐呵呵地故意气古玉,“你又是夏想什么人?要你管!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就别缠着夏想了,要不,我会吃醋的,刚才我和他已经,,

    夏想见状,忙咳嗽一声:“好了,别尖了,付先先你可以走了,我有客人了,就不送了

    付先先一下从床上跳到地上。光着脚丫去找鞋,鞋已经被她踢到了远处,她跳了几下才穿上鞋,嘻嘻一笑:“遵命。别人的话我可以不听,我的男人的话,就必须听。”

    件先先挑衅似地瞪了古玉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走到门口又突然站住,给了夏想一个飞吻。

    夏想哭笑不得小魔女就是诚心害人!

    古玉果然生气了,半天不理夏想。夏想见有外人在此,就冲伸士男一笑:“请问你是?”

    伸士男伸出手来:“你应该就是夏想了?我叫郑毅,是一名律师,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嗯”也是古玉的男朋友

    古玉有男朋友了?夏想眉毛一跳,回身看了古玉一眼,古玉却失神地坐在沙上,不看夏想一眼。

    “幸会,幸会”。夏想笑脸相迎,“郑先生请坐,等我让护士收拾一下,房间太乱了。”

    “不必客气,夏先生。”郑毅彬彬有礼,起码表面上给人的感觉很阳光,“夏先生是下马区的区长,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引进资金和技术,在下马区建造一座国内最先进最大型的白色家电生产基地?”

    白色家电指可以替代人们进行家务劳动的产品,包括洗衣机、冰箱等,或者是为人们提供更高生活环境质量的产品,像空调、电暖器等。郑毅口气不开口就是生产基地,难道是,,

    夏想脑中灵光一闪,国内名气十分响亮的白色家电集团之一的众大集团的老总是郑朱,如此说来,郑毅乃是郑朱的儿子?

    怪不得谈吐之间气势十足,原来不是太子党,是名符其实的富二代。

    众大集团市值四多亿,郑朱个人资产2o亿左右,身为郑朱的唯一的儿子,郑毅自恃身份,又有傲人的文凭,姿态稍高一点也正常。

    不过力亿在夏想眼中还真不算巨资,不提连若菡的巨额财富,就是肖佳现在手中可以调动的资金就有十几亿。但郑毅自报家门,虽然表现不是十分盛气凌人,也多少有点炫耀的意味,他就呵呵一笑:“欢迎,十分欢迎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夏想当然不会意气之争放过拉来投资的好机会,而是他清楚建造白色家电基地,燕市没有什么优势,郑毅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只是想等他问,然后好借机说出显赫的身世,他却没有给他机会,,

    比:第一更到,今天兑现承诺,三更回报!继续怒求和票,不争名次,也要争口气!求,求票,求支持”感谢昨天大家热情的打赏,老何动力十足小第二更稍后送上。,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忙,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