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23章纲举目张

《官神》 第623章纲举目张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宗全猜对,但也八十不离十,是牛奇路向西北酬了陕、宁两省交界之处,突然停止不前,在一个小镇上住了下来。暂时还没有现他和王大炮接头的迹象。

    “牛奇有点反侦查的本领,有几次还绕了弯,不过他的手段很初级,一点也没有现身后有尾巴”老古心情大好,呵呵笑道“据我分析,他应该已经和王大炮联系上了,但还没有见面的原因可能是等候上头的指使

    夏想顿时心生鼻觉:“会不会想杀人灭口?”

    “也有可能老古微一沉吟,“可能有人在犹豫,因为王大炮太不听话了,不好控制,不如杀掉好。但杀了王大炮,后遗症就又成了牛奇。虽然牛奇比王大炮更可靠,但牛奇又不如王大炮好控制,我怀疑,还有人没有拿定主意。”老古的分析不无道理,和夏想的想法不谋而合,夏想想了一想。就说:“只要王大炮一露面,就立刻抓捕,反正军方有的是理由,不管是什么理由将王大炮和牛奇拿下,先平安押回燕省再说,,老古,您看?”

    夏想现在和老古说话,不象以前随意了,总是有意无意想起和古玉小的关系,就对老古多了一层复杂的情绪。

    老古却没有现夏想的异常。爽快地答应下来:“我既然来了燕市坐镇指挥,就是想亲手抓住王大炮,否则我这把老骨头,岂不是太没用了,哈哈

    笑声过后,老古又说:“对了,上次古玉领去了郑毅,你也见了,觉得他为人如何?”

    夏想虽然和郑毅不熟,不过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人家网要追求古玉,他和古玉就生了一点小意外。要是郑毅知道了,情何以堪?但老古相问,不得不答,“印象不深,不好下结论。就是觉得他自身条件还不错,不过对古玉来说,不在于自身条件的高低,而在于他的性格是不是和古玉合拍

    夏想的话是大实话,以古玉的自身条件,她有足够让自己荣华宝贵一生的财富,也有花容月貌,还有一个有权势的爷爷,她什么都不缺,所以在选择男人的时候,必定不用考虑他是不是有钱或有权,只需要看他是不是入得了古玉的玉眼即可。

    夏想就很悲哀地想,郑毅想入古玉的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也是,说来说去还得古玉看顺眼了才成。现在能讨古玉欢心的男人还真是少,她就只是天天把你挂在嘴边老古也不知是叹息还是无奈,只说了一句,又转移了话题,“下马河畔的别墅看来在年前是无法完工了。我就暂时住在疗养院算了。”

    老古来燕市后,又住在了森林公园的疗养院。夏想同时还现,因为他的事情,老古的精神状态明显比以前好了不少,难道说,险情就是命令,只要人命关天的大事,才能让戎马一生的老古燃起斗志?

    第二天一上班,夏想就成了整个区委大院最繁忙的人。

    没办法,先是下马区停顿下来的各项工作都开始了全运转,都需要他下命令,做出指示,然后就是各局头头前来汇报工作,一天下来几乎没有片刻的停歇。前来汇报工作的局长,以施长乐最会演戏,居然当着夏想的面挤出了几滴眼泪以表忠心,被夏想笑骂了几句,他就又嬉皮笑脸地笑了,说是确实是真心关心领导,指望领导步步高升,好拉他一把。

    算是说了大实话,夏想就又说了他几句,让他赶紧走人,因为太忙了。没空和施长乐瞎掰。

    中午休息期间,夏想还没来得及舟陈风等人打电话,陈风、李丁山、方进江和高海的电话都依次打了进来,话不多,但都一丝默契在内,简单说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就挂断了电话。

    夏想就只和方进江多说了几句,是关于他以后的动向。方进江并不担忧,呵呵一笑:“既然小夏回来了,局势就该明朗起来了。”

    放下典话,夏想一个人傻乐了一会儿。就又接到了于繁然的电话。

    “夏想,火树大厦的调查结果出来了。涉及到两名副市长,三名的公室主任,还有一名国土局副局长,陈书记的意思是,根据情节轻重,都要做出处理,,你应该也知道了高市长也有牵涉”于繁然的电话没有问好,也没有套近乎,而是直截了当地点出了高海的问题,就让夏想心思一动。

    高海在小斗村征地过程中,确实手脚不太干净,夏想也可以理解。其实何止是高海,如果深挖的话,整个市委里面,所有经手的人没有一个没有问题的。征地和批地,是整个房地产产业链之中最容易产生**的环节,经手人想要完全做到纤尘不染,在国内的大环境下,是天方夜谭。因为你如果不沾染,你就会被整个利益团体防范,他们会联手将你推到一边,甚至还会将你踢出圈子之外。

    高海下水,是主动也好,是被迫也好。复想也不想深究,因为没有意义。他没有资格要求所有人都官清如水,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和他

    够多的生财!时火树大厦事?时,他好海,如果高海足够聪明,并且能看清形势。现在应该已经处理干净了手脚。

    即使做不到一点也不被人诟病,至少也要大面上说得过去才行。

    于繁然是聪明人,他出面提及高海的事情,其实还是向自己示好,因为既然他提了,肯定他已经有了解决之道,否则他在非常清楚高海和自己的关系之下,只简单的抛出问题而不解决问题,他就不是一来到燕市就在夏东的满月酒宴上出现的于繁然了。

    “我确实知道一点既然于繁然有诚意,夏想也就稍微透露了一点,“而且我也早早提醒过高叔叔”小

    此时特意以高叔叔相称。相信于繁然会心中有数。

    于繁然微一停顿,说出了夏想想要的答案:“高海涉案金额不大,而且他收受的钱都捐增给了慈善机构,从时间上看,就是在他收受后不久,因此可以断定高海同志没有主观上的受贿行为,并不构成犯罪行为。”

    夏想愣了一愣。

    他当时只是向高海暗示一下有可能会查下去,并没有具体告诉高海要怎么做,当时不方便讲,有些事情电话里也不好说。后来下楼之后就出了事情,他就到了京城住院,然后直到昨天才回,就更没有时间和高海具体商量如何处置善后事宜。

    不想高海也足够聪明,捐款的做法倒在其次,打了个时间差的主意,确实是神来之笔。

    如果是近两天捐款,就有事后弥补的嫌疑,虽然可以减轻,但至少影响也是不好。但如果是当时就捐了款,性质就大不相同了,完全可以认定没有任何主观犯罪意识。顶多是口头批评一下而已,如果陈风偏袒的话,甚至可以揭过不提。

    高海还真够聪明,夏想暗暗赞叹了一句,找个人在在慈善机构更改一下捐款日期并不是难事,难的是,能够想到打时间差的主意就不简单了。

    夏想当然不知道的是,打时间差的主意是吴港得的手笔,是吴港得当时心生一计,为高海出谋划策,替高海解决了一件天大的难事。

    “高叔叔为人还私苛,相信他以后也会和于市长能够通力合作,而且他为人爽快,和于市长也有成为好朋友的可能。”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夏想投桃报李,再加上出事之后于繁然第一时间回京城通知了老爷子也让他心生好感,算是慢慢接受了他的示好。

    于繁然心中暗喜,知道如果夏想出面引荐,他和高海或许就能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就等于和李丁山也有私交的可能,他在燕市的第一步就能顺利地迈出。

    一个常务副市长,一个常委副市长,再加一个市委秘书长,如果成为一个派系,也有不小的影响力。

    当然,以上设想只是于繁然的长远计划,现阶段他还是要稳扎稳打地走好每一步再说。但不管怎么迈出第一步,夏想都是关键人物。

    甚至可以说,没有夏想的出面,他在燕市的局面就无法打开,除非他完全倒向胡增周或陈风,但倒向任何一人,又不是他的初衷。

    于繁然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才挂断夏想的电话,就又立刻拨通了吴才江的电话。

    夏想住院期间,吴才江也打来过一次电话。因为吴才江知道吴家出手了,他也就没有再多说,只是宽慰了夏想几句,就没有再多说。

    下午一上班,夏想正准备给叶石生打电话,陈锦明出现了。

    陈锦早就盼着夏想回来了,昨天就听说了夏想乙经回到了下马区,他按捺住迫切的心情,没敢前来打扰夏想,因为他知道夏想网回来,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忙,顾不上他的事情,他就算着今天的时间。下午上班时应该不算太忙,就及时来向夏想汇报情况。夏想也知道火树大厦停工,回来后也没有顾得上过问一下,既然陈锦明出现得正是时候,就听他说说情况好了。

    陈锦明先是客气几句,然后一脸神秘地将一个微型录音机拿了出来:“夏区长,上次白书记找我谈话,生了一点不愉快的冲突,我当时正好带了一个录音机,不小心按下了录音键,就将当时的对话录了下来。”

    说话间,陈锦明拿出录音机就想放音。夏想却挥手阻止了他。严肃地说道:“偷录对话是不合规范的做法,我就不必听了,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你说给我听就可以了

    夏想必须要做出姿态出来,陈锦明是商人,但不是政客,他录音可以,但如果夏想和他在一起听了录音,传了出来,就成了夏想指使陈锦明录音在背后搞黑白战墨了。只要有传闻。就能抹黑人,夏想不会做任何给自己的政治生命留下污点的事情。

    陈锦明一下清醒过来,忙一脸尴尬地收起了录音机:“对不起,夏区长,是我疏忽了

    夏想转眼又笑了:“你说,我听”小然后又指了指录音机,“我们之间的谈话不会一不小心又被录了下来吧?”

    陈锦

    夏想,严肃时掌握局面,微笑时掌控节奏,年乱,酬处事之道圆润无缺,滴水不漏。

    “上次是不小心,而且录音机是新买的,我还不太会操作,是手误。现在手熟了。领导放心好了,我有分寸。”陈锦明忙陪着笑脸。他当然有分寸,也知道谁近谁远的道理。

    夏想相信陈锦明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平常也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之所偷录白战墨的谈话,也是无奈之举。

    “白书记再次提出让火树大厦停工,我和他据理力争,情急之下,白书记说漏了嘴,说是火树大厦盖得太高。挡住了区委区委政府的阳光,将区委和市委从中隔绝开来,影响了区委的风水

    夏想愣住了,没想到白战墨隐藏得挺深,在他官面堂皇的理由之下,竟然是因为火树大厦楼层过高妨碍了区委风水的缘故,真是可笑之极。

    风水一说在可信可不信之间,夏想所持的态度是姑且听之,毕竟环境和居家的氛围对一个人的心情好坏,也有很大的影响因素。而一咋。人能否成功,也和心情愉快以及精力充沛大有关系,因此风水如果具体而微到居住和办公环境。甚至家具的摆放,也不无道理。官场中人相信风水的不在少数,确实也是位置太少,而竞争者太多,众人都求,自然就会生许多联想。有时争夺一个位置,成功的机率就和买彩票的感觉一样,如果说每个官员都是一个赌徒虽然有点夸张,但如果说人人都在赌博,也一点不假,都是在赌前途,赌官帽。

    夏想得知了真相之后,非但没有欣喜的感觉,反而替白战墨感到一丝悲哀。白战墨是付先锋的棋子,他本身没有太多的自主权,却又喜欢多生事端。结果还被人录了音,如果被冠以风水书记的名声,就算不会毁掉前途,也是一个大大的政治污点。

    夏想沉思不语。

    平心而论,录音事件不太光明正大,不好大做文章,弄不好还会引起上级的不满。他不能出面,一出面,就会落人口实,也容易让人对他心生提防。想了一想,夏想又笑了:“最近和红心还经常走动?。

    陈锦明一愣,怎么好好的正说着白战墨的事件,突然又提起了金红心,夏区长是个什么意思?转念一想,他多少有点明白了夏想的意思,意思是录音事件就此揭过,如何处理是他的事情,夏区长听过就算不表意见。

    而点金红心的名,显然也是暗示此事可以找金红心商量如何做做文章,陈锦明就心领神会地笑了:“最近红心也忙,我一直没有打扰他。您不在,他忙得不可开交,我也不愿意影响他的工作,他是区政府的大管家,事必躬亲

    夏想笑了,见陈锦明领会他的意图,就说:“今天红心事情不多

    “那我正好去和他坐坐陈锦明要是再听不出来夏想的言外之意,他就白在商场上混战了十几年了。

    夏想欠了欠身,算是表示了礼送,他相信金红心有足够的主意将录音事件曝光,而且还能做到隐蔽,并且让他置身事外。如果连这点小小事都办不好,金红心就不配做区政府办公室主任了。

    夏想看人一向极准,陈锦明见到金红心之后,两人一拍即合,想出了一条妙计,,

    夏想再次拿起电话准备打过叶石生时,又被人打断了,是晃伟纲。

    晃伟纲接到一个电话,对方非要找夏区长,还说是夏区长的朋友,他本来不想转进去,但对方坚持说有要紧的事情,他也知道夏想向来朋友众多,关心民间疾苦,普通人的电话也会亲自接,还是向夏想请示了一下。

    夏想没有多想,就让晃伟纲接了过来,拿过电话一听,居然是丛枫儿。

    “夏区长您好,听说您身体康复了?希望您一切平安顺利。”丛枫儿的声音有点小小的激动,“我没想到您会亲自接我的电话,一般区长大人都是高高在上的大官,怎么可能会接一个小老百姓的电话?您还真是一个好官

    夏想呵呵一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直接打来不就行了。武也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大官,能当一个让老百姓说一声好的父母官,就已经不错了”有事?听李沁说你最近工作很得力?不错,好好努力。对,你家人身体好了没有?

    电话一端沉默了片匆,又传来丛械儿有些颤抖的声音:“您还真是一个好人,多小的小事都会记在心上,我就知道,我做过的事情是正确的选择!谢谢您夏区长,如果不是您,我现在已经堕落了,是您在关键时刻拉了我一把,我永远记得您的恩情”。</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