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25章 后招

《官神》 第625章 后招

下载: 官神TXT下载


    锋才明白讨来,夏想按兵不动,既没有动用各方势镜王大炮,也没有催促燕省的公安机关派人追拿,甚至没有让宁省的马万正和吴才洋出手,只因他智珠在握,对人性的把握非常准确,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将王大炮分析得十分透彻,因此才有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斩获的效果。

    夏想,真的聪明如妖孽,算无遗漏?难道他就断定王大炮不靠谱,会节外生枝,会失去控制?他怎么可能有这么目光如炬的准确判断?他凭什么?

    付先锋想不通,越想不通越生气,再联想到省里的局势,他就更加断定范睿恒的难,肯定是夏想挑拨离间的结果。

    夏想,夏想!你真是一个阴魂不散的恶人!付先锋狠狠地骂了夏想一通,想到虽然在火树大厦事件之中他阴了夏想一把,但实际上最终夏想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不但无损他的形象,还让他威望大增,并且还让吴家对他打开了一道门缝,他的一点皮外伤,伤得可真是划算,真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哼哼,还乘机打垮了他的名品时尚,又让他在大伯和三叔面前大失颜面,最后还指挥若定地拿下了王大炮和牛奇牛金事件说不定就是夏想策哉”故意逼牛奇上当的阴本上可以肯定,夏想人在京城,躺在病床之上,足不出门,就又一次精心设计了一个大大的陷阱,而他和白战墨、康少晔几人。还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不成想,夏想翻云覆雨,转眼间。形势大变。

    实际上,他们几人都落在了夏想的精心算计之中。

    付先锋不甘心失败,只觉得胸中火在猛烈地燃烧。不行,不能让王大炮平安回到燕市,王大炮和牛奇一招供,必然会牵连到康少烨和白战墨,康少烨可以不保,白战墨必须保下。因为白战墨关系到他力。乙的游资的成败!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除掉王大炮和牛奇,以绝后患。

    也不行,王大炮和牛奇是被军方抓住了。中途集手太危险,说不定还会落入陷阱,万一出手的人再被抓住,事情就闹大了,怎么办?

    付先锋将车开得飞快,不知不觉天空飘起了细雨,秋风秋雨愁煞人,他打开暖风,放起了最爱听的轻音乐。舒缓一下紧张的神经。

    有了,,牛奇和王大炮一直和康少眸单线联系,康少晔又一次心脏病突住进了医院。心脏病随时会死人的,也许康少烨可以一病不起!康少烨因病牺牲的话,也就一死了事。总好过他活着也是一枚定时炸弹,说不定会炸伤谁要好上许多。反正人总是要死,以康少烨的身体,早死晚死也区别不大,对不对?

    康少烨醒不来的话,案子就会到康少烨为止,牛奇再咬,也没有证据,而且牛奇也是聪明人,相信他也不会做出不明智的事情,为了他儿子的平安着想,他也会知道该怎么做。

    至于王大炮就更不用担心了,王大炮只是一门大炮而已,他连谁是炮手都不知道,想咬人也找不对方向。

    一想起王大炮付先锋就恨得双眼冒火。说来说去还是牛奇用人失误,找枪也要一把好枪才行,非用一门生诱的臭炮,就让他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大炮打蚊子的可笑。大炮打蚊子本来就打不准,还是一门经常打偏还屡臭弹的大炮,就更让他哭笑不得。

    除掉王大炮和牛奇风险太大。算了,从康少晔身上下手,谁让康严烨不争气,心脏总有问题?付先锋就拨通了白战墨的电话。

    “战墨,你想个办法从二院找一个熟人,一定要可靠并且信得过的人,要不惜一切代价让他做一件事情

    白战墨最近总是心神不宁,被周虹迷得神魂颠倒又求之不得。心思就总是散乱,付先锋的电话一打来,他一下没有反应过来,问道:“出什么事了,领导?严不严重?谁病了?”付先锋怒极反笑:“你脑子短路了,心思都用什么地方去了?笨蛋!”

    白战墨打了个激灵,才意识到了什么。大惊:“您的意思是要少烨

    “少晔也挺辛苦的,总是犯病,心脏病本来就危险,随时有可能抢救不过来,有时就是延误几秒钟的事情,我是亲眼见过以前一个朋友上了手术台就没有下来。”付先锋语气沉痛地说道,“也不能怪医生抢救不及时,每个人的身体状况都不一样,是不是?尤其是一些突的病情,医生也只能遗憾地说,尽力了

    白战墨收起电话,才现一头大汗。

    政治,果然是血淋淋的现实,斗争到了一定程度,为了自保,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白战墨怵然心惊。

    思忖片刻,他还是下定了决心,知道有时不够心狠手辣的话。最后倒霉就是自己。康少烨醒不来的话,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他!

    他想了想,收拾了一下东西,决定亲自到医院去一趟。有些事情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当面交待比较安全。尤其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付先锋走到半路上,交待完白战墨事情之后,忽然觉得返回京城的

    促了,碉测想好的计策就非常好,何必再非回京颍沫,再受大伯白眼和三叔的冷嘲热讽,岂不是自讨苦吃?还是回燕市算了。

    他开到下一个最近的出站口下了高,然后又重新上了高,原路返回,向南疾驶。走了一会儿又感觉不对,好象右后轮漏气了,他就靠边停车,准备检查一下。刚一下车,就从下面的路沟里上来几个人,此时天色将晚,正是半黑不明的时候,付先锋看不清来人长什么模样,不由心中一惊,强作镇静地问道:“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回答的他的是一只飞来的拳头,正中面门,打得他眼冒金星,鼻子又酸又疼,顿时直不起腰来。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又一脚飞来。正中肚子。直疼得付先锋蹲在地上,哇哇乱说:“你们,你们敢打我,我”

    随后一阵乒乓的声音响起,他的车被砸得稀烂,两个人将车上的财物也会搜刮一空,还有两个人围着他一顿拳打脚踢。

    付先锋双拳难敌四手,只好抱着头滚在地上”

    此时,夏想正和陈风在办公室谈笑风生。

    陈风正将一块水果糖放到嘴中,然后将糖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筐。笑问:“怪了,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菠萝味的水果糖?”

    夏想在陈风面前一直放得很开,没有一点拘谨,笑了:“陈书记,不瞒您说,糖不是我买来的,是借来的小正应了一句成语借花献佛。”

    陈风感了兴趣:“是谁?你倒是会偷懒,让你买个糖,你居然能想到伸手向别人借,真有你的。”

    “也不是外人,是卞秀玲。”夏想呵呵一笑,“上次去她的办公室。偶然见到她的桌子上放着一块糖,就知道她的口味和您差不多。您也知道,女人爱吃零食,她办公室肯定常备,正好您需要,我就伸手向她一借,嘿,没想到她还真有。”

    “你呀你”陈风摇头大笑,“真够无赖的,你一个堂堂的区长向一个纪委书记借糖,不怕被别人看笑话?”

    夏想就要赖地一笑:“您一个市委书记向我一个小区长伸手要糖,外人听了还以为您在向我索贿。”

    也就夏想敢跟陈风随意开玩笑,换了别人,谁敢当面说市委陈风不火。也没人敢捋虎须。

    陈风明白了夏想的意思,语带双关,就用手指一指夏想:“跟我说话总打埋伏,是不是?行,我知道卞秀玲和你关系不错,她以后来市委汇报工作,让她顺道来我这里也成,谁让我一不小心吃了人家的糖?”

    夏想就连连点头:“谢谢陈书记。不过糖是卞秀玲的糖,却是我亲自送到您手上的。”

    “呵呵,在京城住了几天医院,我看你精神到是更好了,还跟我绕个没完?”陈风其实早就明白了夏想的意思。夏想所说的索贿,可不是随口一说,而是暗有所指,就说,“高海问题不大,我替他说说好话,掩盖一下。现在主要是胡增周态度不明,付先锋有想将事情做大的想法,想耍完全抹平,可能还要费一点周折。当然,如果省纪委有人话的话,就会让许多置疑的声音没地儿说理去。”

    省纪委书请李言弘,夏想关系不熟,尽管知道他和吴家有关系,但和他从未打过交道,没有任何交往,夏想也弃不了口,就说:“看情况好了,真要闹到非要纪委出面辟谣的地步。我就硬着头皮上,看能不能求个情。”

    陈风也了解夏想和李言弘之间的关系。也不勉强:“看情况好了,最好还是别欠人情。”随即又说到了王大炮落网的事情上。“说到王大炮被抓,我不得不说,小夏,你的布局还是挺犀利!”

    夏想就谦虚地说:“我可不敢担陈书记一夸,其实王大炮这事,还是挺悬的,我也心里没底,还好最后还算得以顺利解决,也只能说是侥幸了。”

    “任何侥幸之中,都有精心安排的先决条件,我可不相信一个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能侥幸成功。”陈风感慨了一句,又问,“老古这人挺有意思,他对你十分欣赏,这一次抓人也是他出手,是不?他对你不错,是他自己的原因,还是因为古玉?”

    夏想就现自从他和古玉那个了之后。总有人有意无意地当面问起古玉,到底是他多心了,还是别人都是有口无心?

    夏想就嘿嘿一笑:“老古可能看我比较顺眼,和我是忘年交,就象高老比较欣赏我一样,您也知道,我这个人比较尊老爱幼。”

    陈风哈哈大笑,笑完之后又说:“是不是该庆祝一下王大炮的落网?”

    夏想也笑:“还是当领导好,可以吃下属的糖,还可以让下属请客,而且理由还总是光明正大。”

    陈风也是心情大好,王大炮和牛奇落网,不一定能牵涉到谁。到时恐怕又耍有人受到牵连了,但不管是谁,反正他的实力不会受损就行

    总之只要能撬动别人的利益,对他有利,就是好事,而且也确实是火树大厦事件影响恶劣,手段过于凶狠,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晚上刚……口阳…8。o…渔书不样的体蛤!

    邀请陈风、李丁山、高海几人“起吃饭。几人坐车婪院的时候,于繁然站在楼上,凝视几人远去的汽车,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

    第二天,王大炮的落网的消息就传遍了省委和市委,正在开会的叶石生听到消息后,也是吃了一惊,随后了解到情况之后,立刻指示公安厅方面派人接应,安排部署,务必将王大炮和牛奇顺利押回燕省。同时,叶石生也对牛奇也参预其中大为恼火。将公安厅长马杰严加刮斥一顿,命令他严肃整顿公安队伍,如果在公安队伍之中再出现和牛奇一样的败类,拿他是问。

    马杰也觉得面上无光,尽管牛奇是市局的人,但袭击区长事件竟然有公安人员策,他这个厅长当得也太失职了,就借省委书记指示的东风,召开了一次全省的公安系统大会,传达了叶书记的指示精神,严查公安队伍中的不安定因素,本着哪里出事哪里的一把手负责的精神,务必严查严防。

    同时,马杰也对孙定国做出了委婉的批评。孙定国在会上表态,表示接受批评,回去后将会将省厅的会议精神贯彻下去,力求将燕市的公安队伍彻底清查一遍。

    孙定国以此为契机,轰轰烈烈地开展了一场整顿运动,以省厅会议精神为理由,理直气壮地和陈玉龙在公安系统内部,争权夺利,又重新收复了不少地盘。

    当天下午,夏想处理完下马区的手头工作,交待下去一系列的任务之后,就和晃伟纲一起来到了省委,他要面见叶石生。王大炮落网只是第一步,和叶石生之间的互动,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事关燕省的局势和付家的切身利益。

    要冉上及上一齐撬动才好,否则,付先锋也不会感觉到巨疼。

    晃伟纲是第一次来省委大院,一切都觉得新奇,就不免东张西望,不小心就碰到了人。

    晃伟纲碰到的人是一个的来岁的中年男人,有点官威,走路时眼睛向上看,有点傲慢和目空一切。旯伟纲不但碰了他一下,还不小心踩了他的脚,就把他惹怒了,伸手推了晃伟纲一把,怒不可遏地说道:“你哪儿的?走路不长眼睛,不看路,三猫六个眼地乱看,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你赶紧的,向我赔礼道歉!”

    他用力有点大,晃伟纲不留神之下,被他推得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

    晃伟纲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见,真的对不起!”

    中年导人还不依不饶:“我这么大一个人你都看不到,你的眼睛是玻璃球?我新买的鞋让你踩脏了。你说怎么办?”

    中年男人看出来了晃伟纲的胆怯,知道晃伟纲是没见过世面的雏儿,今天正好挨了刮,心情非常不好,就决定拿他出出气。

    “卓我擦干净!”中年男人趾高气扬地抬起了脚。

    一般情况下,夏想很少和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一般见识,但今天他来见叶石生是有要事要谈,却意外碰到了目空一切中年男,将晃伟纲欺负得团团转,看着旯伟纲求助的眼神和无奈的表情,夏想想不维护晃伟纲也不行,就漫不经心地看了中年男一眼:“这位同志,你是哪个部门的?。

    中年男斜着眼睛看了夏想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我是谁,要你管?我倒还想问问你是谁,怎么不管好你的手下?看你年纪不大,威风不来省委还带跟班,是县里来的吧?。

    夏想又气又笑,冲旯伟纲使了眼色,意思是让旯伟纲先走,晃伟纲虽然害怕,也不至于扔下夏想不管,就鼓足了勇气说道:“领导,是我的错,我一人承担,大不了帮他擦了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夏想笑着摆摆手:“我的意思也是等我们办完事情之后,再到这位同志的办公室亲自帮他擦干净鞋,可是他不说他是哪个部门的,就没有办法了。这位同志,我们时间紧迫,就不多说了,再见。”

    中年男人一见夏想想跑,哪里肯干,一个箭步蹿到夏想面前,怒道:“你给我站住!踩了人就想跑,没那么容易。这里是省委大院,不是你们县里的小地方,想怎么撒野就怎么撒野!”

    夏想见旯伟纲跟在他身后。一点主意也没有,心中暗叹到底是年轻,经历少,不懂随机应变,要是金红心在此,早就暗中通知麻秋了。

    他现在身份不同了,不能再和以前一样动手去推开中年男,好歹他是一区之长,怎么可能再在省委大院打人?

    防:先感谢一下今天书友四口础甥,叨同学万的大赏,让官神的书评区再一次见红,老何拱手鞠躬感谢这位兄弟的豪气和威武,官神再添一名掌门!另外随着进展,局面将打开,情节起伏精彩,老何将继续努力写好接下来的章节,请大家拭目以待。最后一个小小的请求,距离过千只差不到旧票了,哪位兄弟威武一下,助官神破一千的大关?拜托了!刚训训!</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