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26章 交手

《官神》 第626章 交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年男实在韦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夏想就不勉一“请你让开!”

    “不让!”中年男理直气壮。还挺直了腰,“你等着,我叫人过来收拾你。”

    夏想气笑了,一伸手就拎住了中年男的衣领:“再不让开,我推并你。”

    中年男吓得大叫:“快来人,有人在省委大院打人了!快来人呀

    他的声嘶力竭的嚎叫还挺管用,立刻就有人围了过来,有人认识中年男,就要伸手去拉开夏想。

    “怎么回事?谁在大喊大叫?”一个人威严地走了过来,一看中年男就笑了,“怎么又是你。老扬?你怎么总惹事?”

    “秘书长,快救我,这个人的手下踩了我的鞋,不但不道歉,还想打人,您得替我主持公道?中年男人名叫扬张,是省委办公厅保卫处处长,仗着自己和马霄有着七拐八弯的亲戚关系,向来喜欢仗势欺人

    平常大家也让他三分,因为他蛮不讲理惯了,喜欢没理狡辩三分。

    上面的大头头也很少批评他,当他活宝一样,乐呵乐呵,就越让他目空一切了。扬张见是秘书长了来了,就更加得意忘形了,因为平常秘书长从来都是温和待人,尤其是对省委办公厅的人更是爱护有加,他就认为,今天他肯定能好好欺负一下眼前的两个人了,一泄心头之气。

    不料秘书长来到近前,只看了伸手抓他衣领的人一眼,顿时脸色大变,刚才的笑脸全部变成了怒气,冷冷地瞪了扬张一眼:“扬张。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知道他来省委有什么要事吗?”

    扬张还从未见过秘书长脸色寒冷到可怕的地步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摇摇头,还没有说话,就觉得脖子上一松,对方已经松开了他。

    扬张以为对方怕了,就又壮着胆子说了一句:“敢在省委大院闹事,你”

    “住口!”秘书长怒吼一声,“还嫌丢人不够?嗯?知不知道刚才叶书记还问我,怎么小夏还不来?要是我告诉叶书记是你惹事生非挡住他想见的人的路,你还想不想当你的处长了?”

    扬张脑子短路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他是谁?他,他踩了我的脚。是他惹事,我没惹事

    “他踩了你的脑袋你也得让他踩!”钱锦松算是知道了扬张的人头猪脑,一个人不长眼也就算了,还不长进就没救了,“滚!”

    极少当着众人骂出脏话的钱锦松也第一次了火:“赶紧滚,滚得慢了,我把你就地免职!”

    扬张再张扬,也知道轻重,见堂堂的秘坏事了,当即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而去。

    周围围观的人都暗暗呕舌,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让秘书长为了维护他,当众斥在省委大院有名的活宝扬张。丝毫不顾及马霄的面子,看来,年轻人来头不

    夏想虽然在省委工作过一段时间,但时间不太长,而且他一直低调,省委大院人太多了,认识他的人还真不多。

    晃伟纲在电视上见过钱锦松,见堂堂的省委秘书长为了维护夏区长。生生将中年男人骂走,就不由心中更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地。跟着这样的领导,以后没有前途才怪了。

    不过转念一想,才觉得刚才他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不但没有及时替领导解围,还让领导为他解围,不是一个称职的秘书,他不由汗流浃背,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学会审时度势,要有眼色,要时刻保持为领导排忧解难的应变能力,否则,早晚会被领导打入冷宫。

    也不知道领导对他刚才的表现是不是大失所望?晃伟纲心中忐忑不安,后悔不迭。

    再说扬张当众丢人,抱头鼠窜之后,觉得面上无光,心里有气,就找到马霄诉苦,又添油加醋了说了一番夏想的坏话,说是夏想仗势欺人,不但故意踩他,还差点嚣张得当众打他耳光,在他报了马部长的名号之后。他反而变本加厉,一点也不把马部长的面子放在眼里。

    俗话说不怕没好话,就怕没好人。扬张挑拨离间的水平虽然拙劣,但却非常奏效,因为马霄本来就和夏想不和。虽然在上次论战之后,他和夏想之间的直接冲突减少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过什么交集,但他心中对夏想愤恨未消,又因为在付先锋眼中夏想一直是阴险的小人的形象,他也受付先锋的影响,对夏想没有一点好印象,扬张今天搬弄是非,就让他心中旧仇新恨一起翻腾上来。

    扬张在向马霄搬弄是非时,正在郑冠群也在,作为省委宣传部的常务副部长,他正在向马霄汇报近期的宣传工作的指导方针,马霄还算信任他,扬张说话又快,一上来就说了出来,也没有避开郑冠群,就让他听了个一清二楚。

    郑冠群一旁一脸平静,一言不,心中却想,扬张一胡闹,马霄为人又斤斤计较,估计又要想方设法找夏想的不是了。回头得给夏※呼,提醒他提防下赏传方面的卡脖子的事猛正好有一件郁闷的事情要和夏想说道说道。

    就是下马区教育局长也叫郑冠群的事情,前两天引起了他的注意,心想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不少,同在一个官场上也同名同姓,就很少见了。出于好奇,他调出了郑冠群的档案一看,差点没把他恶心到,这是什么人,长成这么个猥琐模样,也敢叫郑冠群?真是生生毁了郑冠群这个好名字。

    直把郑大部长气得哭笑不得,就琢磨着能不能把郑局长这号人调出燕市,随便扔一个偏僻的小地方去,省得郑局长在市里碍眼,影响郑部长的光辉伟正的形象。

    等扬张说完,马霄不耐烦地打走了扬张,郑冠群也适时地提出告辞。两人一走,他就拿起电话打给了付先锋,电话网一接通,就听见付先锋咬牙切齿的骂声:“***夏想真不是个东西,让人半路上抢我的东西。还打了我一顿,我不收拾了他,就不姓付!”

    马霄大吃一惊:“出什么事了?”

    夏想还不清楚一次踩人的小事,再加上付先锋在高上遇到的险情,又都被算到了他的身上,他现在和付先锋之间的仇怨,越结越深。如果他知道肯定会大呼冤枉,因为高公路上的事情,和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他正一脸浅笑地坐在叶石生面前,侃的而谈。

    “叶书记,大致情况就是这些了,其实总理就是说一些家常话,又鼓励了我几句,陪同人员也不多,大多不认识,我认识的只有易部长,夏想知道叶石生晏关心的事情是什么,一上来就将总理到他病房中的经过详细说了出来。

    他知道,叶石生也有渠道能够了解到一些什么,虽然没有他叙述得清楚,也能知道个大概。他主动和盘托出,就是要博取叶石生的信任。

    果然如夏想设想的一样,他一说完,叶石生的脸色就舒展了许多,一脸淡笑地说道:“总理日理万机,听说你的病情之后,还主动看望你。是你的福气,一定要铭记总理的教诲,将总理的指示精神落到实处。努力工作,争取在工作岗位上做出更大的贡献。”

    夏想就又及时表示一定好好领会叶书记的指示精神,反正拿出了足够的态度,不给叶石生任何疏远的感觉。

    叶石生见夏想待他还是一样的尊敬和真诚,心中也是微微感慨。夏想确实是一个好干部,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任何时候都不骄不躁,始终淡定自若,沉稳有度。在他几十年的官场经历中,他阅人无数。也见过比夏想更八面玲珑的年轻人,但在官场之上有玲珑心的人很多,但同时拥有玲珑心和机心的人是少之又少。

    夏想,就是少之又少中的其一。

    玲珑心可以讨人一时欢心,但过于玲珑就会流于浮夸,给人不可靠的感觉。机心也许能获得一些喜欢沉深的上级领导的赏识,但只有机心没有玲珑心,却又容易让下属畏惧,不敢和他走近。没有得力的助手和忠心的下属的官员,在官场之上,也走不太远。

    难得的是夏想既有玲珑心,又有机心,而且还将两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不让人感到他的浮夸,又不让人认为他城府极深不能深交。他的性格又有亲和力,既能让上级信任,又能和下属打成一片,简直就是天生的官场中人。

    叶石生对夏想的欣赏之意未改,只是因为崔向和付先锋的关系,再加上夏想不在省委工作,接触比以前少了许多,就有了一层淡淡的疏离感。不想今天只一见面,几句话交谈之后。就又让他恢复了以前对夏想的赏识。

    还有一丝淡淡的感念。

    叶石生心中微叹一声,于公于私,他都不想和夏想成为政敌,不是他怕夏想什么,而是他现自己越来越从内心深处欣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曾经是夏想,为他勾画了燕市的蓝图。为他顶住方方面面的压力,推行了产业结构调整,还是夏想,为他描述了一幅下马区的远景,让他重新鼓起心中的希望之火,义无反顾地带领燕省大步前进,才有了今日的成绩,也让他在百姓中间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声望。

    叶石生心中有一丝无奈和不安,无奈的是,他在京城的后台势力式微,已经明确地告诉他,他想在再进一步进到副国级的序列,只能靠他自己的努力了,后台对此已经无能为力。不安的是,他现在和付先锋走近,于公要面对范睿恒的强硬抗衡,于私,因为要和夏想的政敌携手,让他总觉得和夏想之间有了一层隔阂。

    尽管他也清楚,政治不是温情的产物,但政治人物归根结底也是人,也有感情,也念旧,夏想当年确实为他做了不少,而他除了利用夏想作为和范睿恒之间的缓冲之外,又给过夏想什么帮助?

    老了,叶石生感慨良久,的多岁的人了,锐气已去,朝气不再,要是以前,他才不会觉※有什么愧疚,为了争取自只的利慧,大刀阔斧斩出工道,才不会顾及到伤害谁。现在不行了,面对夏想,他竟然有了一种难以开口的无力感。

    到底是真老了,没有魄力了,还是因为他自认亏欠夏想太多?又或者是,夏想身上有太多的让人琢磨不透的智慧?

    夏想看出了叶石生的犹豫,心中也是颇感无奈。叶石生的性格有太多的负面情绪,不但有时优柔寡断,还容易被感情左右,虽然也有能迸强势的一面,但往往不能持久,又耳根偏软,还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省委书记。

    从某个方面讲,还真不如霸道的高成松。高成松霸道归霸道,他的性格一成不变,认定的事情不回头,敢作敢为,因此在高成松主持初期,还为燕省带来了新气象。其实以高成松的性格,如果不是因为后台对他的过于纵容,他稍微自律一些,或许还能将燕省治理得不错,可惜的是。高成松犯了许多政治人物走向高位之后的通病自高自大,唯我独尊。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先是高喊为民请命的口号去打江山,打下江山之下,虽然口口声声说是推翻封建帝制,却一样要做着一言九鼎、唯我独尊的皇帝梦,要将个人意志凌驾于集体意志之上,即使明知决策有误,也因为面子问题和位子问题,死不悔改?

    夏想收回心思,知道还是让他主动挑头为好,就说:“我昨天到了市委。见到了方部长,和他聊了聊“哦?”叶石生眉毛一扬,心中一喜,他原以为夏想会先拿范睿恒的态度说事,没想到,夏想的切入点在当事人身上。

    倒是一个不错的开端,叶石生暗暗赞叹,如果方进江的个人意见是倾向于秦唐市,范睿恒也要照顾一下方进江的情绪。

    “方部长说,他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夏想说了一句让叶石生微微失望的话,因为方进江的话,等于没说。

    不料夏想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一起吃饭的时候,方部长又感慨了一句,秦著市是大市,全名排名第二,能到秦唐市,当然最好不过了

    叶石生顿时喜上眉梢:“进江同志的意见,能不能当面向升平同志说一说?都是组织部长,应该有共同语言。”

    作为省委书记,叶石生问才的表现有点失态,他也立刻意识到了自己太迫切了,又坐回了身子,向后靠了靠椅背,笑道:“出于对进江同志的爱护,我还是希望他能到秦唐市上任,不过睿恒的态度很强硬,如果进江同志不明确表态,我也没有理由和睿恒讲理。”

    叶石生的言外之意是,如果方进江向省委组织部明确表明他个人想到秦唐市上任,叶石生就有了理由和范睿恒理论。

    甚至可以说,如果方进江态度鲜明地站在叶石生一边,及时表态向叶石生靠拢,叶石生最后强行通过方进江的提幕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如此一来,就相当于完全将方进江推到了范寄恒的对立面,也并非夏想所愿。

    问题是。范睿恒早晚会接任书记。

    秦唐市虽然比单城市不管是城市规模还是经济规模,都要强上不少,但市委书记的级别是一样的,为了一个大市的书记位置而得罪未来的省委一把手,方进江不会傻到去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事情。

    叶石生的提议,不可取,也不可为,就算夏想出面相劝,方进江也不会这么做。当然,夏想才不会开口,他也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政治人物,谁也不会只顾眼前利益。没有长远的目光之人,必定走不远。

    明知不可行,夏想却偏偏要提到方进江的态度,自有他的用意。

    “不过方部长又说,范省长私下里找他谈过,如果他同意到单城市上任,以后会得到适当的照顾。我想范省长所说的以后的意思是,大概一两年之后,”县想就又不失时机地抛出一个难题。

    叶石生沉默了。

    夏想的话正中他的软肋,是呀,顶多再过两年他就到点了,燕省将是范睿恒的燕省,谁愿意冒着得罪未来的一把手的风险而选择眼前并不算丰厚的利益?秦唐市和单城市,两地的市委书记,能差多少?从政治的角度来看,是一点不差。

    “主要是如果进江同志到单城市,就委屈了王肖敏同志不能就地接任了叶石生又抛出了王肖敏的选择题。

    他对面的夏想虽然只是一个下马区的区长,但夏想现在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区长,而是方进江的代言人,是他和范睿恒之间的传声筒,所以叶石生郑重其事地和夏想讨论市委书记的任命问题。

    因此他现在面对的不仅仅是夏想一个人。而他身后的一个利益集团,他表面上是和夏想讨论问题,实际上是在和范睿恒交手!

    叹:小声求求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