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30章 隐患和危险

《官神》 第630章 隐患和危险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后来在白战墨许!以利动!以情的再二劝说!下,晒…※摇,但还是没有给他一个的切的说法,而现在王大炮和牛奇已经押回燕市,康少晔的病情听说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他还没有敢把消息反馈给付先锋,唯恐付先锋对他臭骂一顿。

    怎么办?白战墨一筹莫展,大感头疼和无奈。他敢断定,王大炮一招认,牛奇一咬出康少烨,而后康少烨一醒来,就会推倒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他的书记之位不但不保,说不定还要负刑事责任。疏忽了,大意了,当时应该再多加一些筹码,打动潘案才对,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孙定国、黄建军都和夏想关系不错,肯定会将王大炮和牛奇看管得外人都无法接近,也肯定会连夜突击审问,第二天天一亮,康少晔就会名声扫地。

    康少烨一开口,他将会立刻被市纪委立案侦查。

    白战墨站起来又坐下,如微波炉中的蚂蚁,知道只要一只关键之手一按电源,他就会被烤得里外全焦。他拿起电话又放下,想打给潘案,又觉得临阵磨枪,恐怕没有用处了。想打给付先锋告诉他实情,又心里胆怯,唯恐被骂个狗血喷头。

    但现在已经是迫在眉睫了,万般无奈之下,白战墨一咬牙,还是决定向付先锋请示一下到底该怎么办,突然。电话就没有征兆地响了。

    白战墨好象屁股被扎了一下一样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接过了电话,还未来得及问好,就听到了付先锋的咆哮:“康少晔怎么还没事?你他娘的到底有没有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已经给你拖延时间了。白战墨,你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成?不是我警告你,康少晔不死,你来顶缸!”

    付先锋果然如白战墨所料一样,上来就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白战墨网想解释几句,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他心里正烦躁,看也不看就按了拒听键。不料网一挂断就又打了过来,他就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一下就打了个激灵,忙冲付先锋小心地说了一声:“二院方面有消息了,付书记,您稍等

    付先锋本来还有一大堆话要骂,一荐二院有消息,顿时生生地将一肚子气又咽了回去。只不过过了半分钟的时间,付先锋就感觉如同一天一样漫长。终于白战墨兴奋得有点失真的声音响了起来:“付书记,好事,天大的好事,康少烨突然再次病,经过医生的努力抢救,还是没能抢救过来

    付先锋本来正在办公室急得满头大汗,康少烨如果被牛奇咬了出来,保不齐他会乱咬一通,就算自己有背景力保,最后也难免会留下政治污点。现在好了,康少烨一死,线索中断,夏想,你连白战墨都扳不倒,等于白忙活一场!

    放下电话,付先锋顿时感觉心情舒畅无比,哈哈哈地大笑三声。然后坐回到椅子上,用力向后一靠,心中开始盘算后康少晔时代的下马区局势,看是不是还有机会再安插一个自己人去担任区委副书记。

    和付先锋的狂喜相比,夏想听到康少烨突然病死的消息之时。先是一惊,随后摇了摇头,无比遗憾地说道:“可怜的康少晔,辛苦了一辈子,却落了一个抢救不及时的下场,怪谁?真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夏想一下就想通了付先锋故意拖延时间扣下王大炮的用意了,原来剑锋所指之处是康少烨。

    当时他没有想到康少烨的身上,倒不是故意疏忽,而是觉得康少烨其实不算是最重要的一环。夏想的计划之中,康少炸本来就不是他的最终着眼点。

    康少烨的身体经过两次住院,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什么政治前途,市委也不会允许一个经常病住院的人担任副书记的要职。康少烨就算不死,市委也会对他劝退。

    当然,康少晔一死,付先锋和白战墨就自认安心了,所有线索到康少样为止,死无对证,自然就无从查起了。所有的罪责最后由一个死人来承担,付先锋和白战墨放心,不少人也会安心,事情也会控制在上级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夏想想起昨天,金红心在汇报工作时,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透露了他和陈锦明关于如何处理录音事件的结论。不管是方法还是选择的公布时间,都让夏想比较满意,夏想当时就恰到好处地保持了沉默,假装没有听到。

    夏想不置可否的态度,金红心自然明白其中意味,笑着离去。

    夏想就相信,在一个恰当的时机,肯定会有一个引连锁反应的爆炸消息响遍燕市的大街小巷。

    不过他还是为康少晔深感惋惜,康少烨罪不致死,再说了,他活着比死了更让许多人担惊受怕。只可惜他还是死了,不过夏想同时又替付先锋不值,其实以康少烨的身体和心理素质,不需要动用任何手段,只要牛奇开口招供出来,康少晔就能再次心脏病作,说不定当即就能过去,也不用非得现在大费周章地想法子让康少炸早早结束。

    他也清楚立场不

    问题的角度不同。什集锋和白战墨可不象他样怡蝴一…们肯定是心急如焚,也一心认为只有康少烨永远闭嘴,事情才能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夏想暗暗摇头,王大炮和牛奇落网,象征意头大于实际意义,因为王大炮并不清楚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是谁,依他的推测,让王大炮招供容易,让牛奇开口难。因为牛奇已经无路可退了。

    恐怕最好的结果就是,事情到牛奇为止!

    如果付先锋真有夏想看人奇准的过人本领,他也不会着急上火,急得跳脚大骂白战墨了,也不会让白战墨冒着风险,非要置康少晔于死地了。

    如果让白战墨知道潘案其实骗了他,并没有做什么手脚潘案胆子犹豫再三没有下手,而是康少烨清醒之后,听到了王大炮和牛奇已经被押回了燕市的消息之后。生生吓得心脏病再次作,自己一命呜呼了白战墨恐怕也会后悔不迭,早知康少晔非要自己去死何必还要找人下手,落下把柄?

    白战墨更不知道的是,潘案见财起意,虽无贼胆却有贼心,在康少烨正常死亡之后,他贪图白战墨许下了好处,就主动打电话给白战墨,将康少样之死贪功据为已有!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一次正常的死亡事件,因为各人的心思各异,各有所图,埋下了一个致命的隐患!

    和夏想所料不差的是,当晚,黄建国亲自提审王大炮,历飞也参预了审讯。

    王大炮的叉因为逃亡路途之中,没法染色,现在又长又乱,上半部分是黄色,下半部分是黑色,黑黄相间。十分滑稽。

    王大炮一脸疟所谓的刺情,坐在审讯室中,在强灯的照射下,镇静自若,还腆着脸向黄建军要烟抽:“黄局。给支烟提提神。要是给支好烟,问啥说啥。

    要是没好烟,就得好好想一想了。”

    黄建军本来一直对王大炮恨之入骨,因为他是开车撞伤夏想的主凶。现在终于将他捉拿归案,本想好好整治他一番。见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脸傻笑,没个正形,一看就不是假装,而是智商有限。不由哭笑不得。

    要是王大炮既有智商又死硬到底,黄建军倒有手腕好好和他玩玩,没想到竟蔡是一个二百五式的人物,他就一点和王大炮斗智斗勇的心思都没有了,和王大炮一般见识,等于是自降身份。他扔过一支烟,问道:“你也知道为什么抓你,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干脆点,谁是幕后指使,为什么要陷害夏区长,都竹筒倒豆子一干二净地交待清楚,你省事,我也省事。”

    王大炮抓过烟,用力抽了一口,一副享受的表情吞云吐雾了半晌,才嘿嘿一笑:“路上我向历局交待了一点。说白了,就是夏区长断了我们的生路,我就是要给他一个教尝尝。算他命大,逃过了一难。也算你们手腕高,抓住了我,愿赌服输,我认了。”

    黄建军不接话,一脸坚定目光炯炯地看着王大炮。王大炮却不吃他这一套,摇头晃脑地哼起了小曲。

    历飞俯在黄建军耳边,小声说道:“黄局,让我试试?”

    黄建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让历飞坐下,他站在旁边看历飞表演。

    历飞和王大炮接触了两天,对王大炮的性格多少了解了一点。他一坐下就又拿出一盒好烟,放在手前,手指不停地在烟盒上敲来敲去,不说话,只是紧盯着王大炮不放。

    王大炮不看历飞,只看历飞手中的烟。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一天一盒!”

    “三天一盒!”

    “两天一盒!”

    “三天一盒!”历飞继续坚持。

    “成交!”王大炮一把从历飞手中抢过烟,如获珍宝藏在身上,咧嘴一笑。“是牛奇指使我干的,他儿子被夏区长毁了前途,他怀恨在心,就领我到方北村指认了夏区长,后来又指使我找人混到小斗村村民之中,挑头惹事,带领村民到火树大厦闹事,“都是牛奇的主意,我不过是一杆枪,他是枪手。”

    王大炮虽然不聪明,但也的看透过现象看本质,知道牛奇是在利用他。

    “牛奇说,我干了这一件事儿之后,下半辈子就有指望了,我耳根软,又一直听他的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王大炮也真行,被三天一盒烟的诱惑收买之后,还真是竹筒倒豆子了,全部说了出来。“我当时没想撞人来着,就是想开车逃跑,当时我怕得要死,就想赶紧逃跑,越远越好,没想到就撞了夏区长一下,失手,失手了。”

    历飞和黄建军面面相觑,见过活宝,没见过这样的活宝。

    黄建军拍了拍历飞的肩膀。开了一句玩笑:“三天一盒的烟钱,从你工资里扣。”

    历飞苦着脸:“行,为了夏区长,一天三盒我也扛了。”

    黄建军哈哈一笑,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一脸不解地问道:“当时夏区长到方北村

    件弃通知你,知不知道是谁沥知了牛奇。”

    夏想视察方北村,并不算是大事,因为不是冉式视察,应该不会惊动太多人,但牛奇却能知道,其中就有蹊跷了。王大炮摇头:“我哪里知道?牛奇不说,我才不会问。再说我当时只顾看小妞了,说真的,夏区长身边有两个美女,那叫一个水灵,那叫一个漂亮”。

    黄建军无奈摇摇头,王大炮是个什么人?真是智商无下限,都什么时候了,还胡说八道满嘴放炮。

    不过傻人有傻福,当天晚上,本来憋着一肚子火气准备好好收拾王大炮一顿的干警,在和王大炮接触之后就又打消了念头。算了,跟一个半傻子一般见识没什么用,你就是整死他,他还是那副德性,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狗改不了吃屎,驴改不了拉磨,,

    不过相比之下,牛奇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牛奇死不开口,也不是不开口,而是一口咬定没有幕后指使。全是他一个人策戈理由也简单,因为夏想的原因,他的儿子牛金成了阶下囚,他恨夏想入骨,就是想给夏想一个教。

    不管黄建军如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牛奇就是嘴硬,将罪责全部承担下来,还大义凛然地说一人做事一人当,都是他一手策划实施。他就是最大的幕后主谋。

    历飞和黄建军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还是没能打动牛奇。牛奇有着丰富的反审讯经验,所有的审问手段对他无效。他又是从底层一步步爬上了高位,审问和反审问手段比黄建军和历飞还高,而且他也抱定了顶罪的心思,审讯了半夜,没有任何进展。

    黄建军下令,任何人不许向牛奇透露外界的消息,包括康少烨已死的消息,否则牛奇知道之后,肯定是死撑到底。虽然黄建军并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康少炸是幕后主使,但也有怀疑。如果康少烨不死,牛奇为了立功,还有可能咬出康少烨或幕后主使。但如果让他知道了康少烨的死讯,而恰恰康少晔就是幕后主使的话,牛奇咬无可咬,就更死了。

    当天晚上,牛奇被安排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房间,就由几个以前和他不和的警察看守。一晚上,牛奇品尝了不少痛苦的滋味,都是他以前审讯犯人时,用到别人身上的手法。

    几个和牛奇有过节的警察下手挺狠,因为他们知道第二天牛奇就会被市局提走。今天晚上,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牛奇平常为人嚣张,得罪人不少。现在威风扫地,都知道他肯定完蛋了。就算枪毙不了,也得判个十几年,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了。因此有人下手的时候就新仇旧恨一起算上了。甚至有两个人以前还跟过牛奇,许多打人的手法还是跟牛奇学的。后来因为一件小事得罪了牛奇,就被牛奇压制了好几年,有算帐的好机会,谁也不愿意放过。

    牛奇度过了平生最难忘的一夜,第一次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也让他知道他以前对付犯人的手段,是如何地让人痛不欲生。

    第二天一早,市局来人提走了牛奇和王大炮。与此同时,市纪委书记苏功臣的办公桌上,已经堆了厚厚的一叠牛奇贪污受贿的材料,陈年旧事一起算。

    贪污受贿再加上行凶害人,数罪并罚,牛奇差不多要在监狱里呆上一辈子了。

    审讯无果的消息传到下马区。白战墨喜形于色,终于将心放到了肚子里面。

    传到市里,付先锋也长长出了一口气。尽管他自认背后有庞大的家族势力,但夏想也不是一般人,耍让他抓住把柄的话,也不好收场。现在好了。牛奇不招,康少炸已死,白战墨位子稳固,应该说,危机算是度过了。

    付先锋就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和轻松。

    白战墨也有同样的感觉,心情舒畅,连康少晔的死给他带来的不安也抛到脑后,不由自主又想起了周虹,再次拨打了周虹的手机。原本以为还是和以前一样关机的提示,不料一拨之下,竟然通了。

    白战墨顿时心中狂喜,看来还真是好事临门,好事成双。

    铃响三声,电话一端人有接听了:“喂?”慵懒并且有点不太情愿的腔调。正是周虹说话的口气。

    “周虹?真是你?”白战墨一听周虹的声音,就血往上涌,就有一种初恋的感觉,“我打了无数遍你的电话了,今天终于打通了为什么总关机?”

    周虹好象大梦初醒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呀”的一声惊叫起来:“白书记?哎呀,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上次和您见面之后正好家中有事,就急急回老家了,手机没电就忘了带,扔在了市里。今天网回来,一开机就接到了你的电话,实在是抱歉”

    防:泪奔求求票,没有,票请一定要砸上,否则老何就真的郁闷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