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50章 配合

《官神》 第650章 配合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低头一想,再抬头时一脸严肃:“下马区不能再乱了,必须保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李涵同志比我年纪大,为人稳重,由他担任区长,能为我减轻不少压力,分担不少工作,我相信会和李涵同志分工合作,把下马区的经济建设搞上去。”

    不管夏想说的是不是真心话,至少他的态度让付先锋还算满意,自始至终,夏想都没有说一句反对的话,就让付先锋在撸疑的同时,也暗暗得意他的计划果然周详,让夏想挑不出任何毛病,也现不了什么蹊跷之处。

    因为他最大的秘密是长基商贸,所有的运作都是为无明亮做注脚,只要元明亮没露出马脚被人现出异常的地方,就没有人清楚他的真正所图是什么,夏想也不能。

    夏想见付先锋目光中隐隐有喜色,知道他自认一切顺利,心想如果一点难题也不出,让付先锋觉得太容易的话,也会让他有所怀疑,就突然问了一句:“付该不该问?”“请讲。”付先锋饶有兴趣地问道。

    “您为什么不再坚持市委组织部长的提名?”夏想直接问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他清楚,如果他什么都不问,反而会让付先锋心中澈底。问别的边角的问题,也显示不出他的犀利。他不犀利,付先锋也不放

    果然如夏想设想的一样,他的问题一开口,付先锋就一脸自得的笑容,而且还身子向后一靠,笃定地笑道:“政治上的事情,计划赶不上变化,具体原因不便透露,不过我可以说明一点,现在的退步,是为了以后更好的进步。”

    付先锋的模棱两可的回答符合他的性格,也符合夏想的猜测。越神秘,越让人琢磨不透,就越能显示出高深莫测。

    夏想就十分配合地点头说道:“我也相信付书记以后会有更周密的计划,不过今天我们能坐在一起,就证明了至少现阶段,我们有了求同存异的基础,来,为了这一次合作成功,我敬您一杯!”

    夏想的语气不卑不亢,既看不出兴奋,又没有失落,就是一种泰然处之的态度,也符合付先锋对夏想表现的揣测,付先锋就和夏想砸了一杯,呵呵一笑:“干!”

    送走了付先锋,夏想没有急着离开酒店,他到楼上的房间小睡了片刻,养足了精神。

    下午一到办公室,夏想就先给范睿恒打了电话,汇报了一下今天和付先锋会面的情况,说出了付先锋的条件。范睿恒听了,似乎是想了一想,才说:“基本上达到了我的满意,条件可以接受。”

    范睿恒接受条件的态度在夏想的意科之中,因为范睿恒的着眼点只在市委组织部长上面,下马区是谁担任区长,他并不关心。只要郅绪峰担任了市委组织部长,邱家承了他的情,同时,他提拔的几个人能够和他设想的一样各有安置,他就不再关心额外的事情了。然后夏想就又将和付先锋会面的事情告诉了宋朝庋。

    宋朝度沉就了小半会儿,忽然哈哈一笑:“回头茶叶我给你包好,什么时候有空就过来取。”夏想就呵呵一笑:“还是先放您那儿好,我去了再喝。宋朝度说了一声“好”就挂断了电话。随后,夏想又向陈风汇报了一下情况。陈风倒了吃了一惊:“付先锋真妥协了?”

    夏想答道:“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让步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过现在的退步也是为了以后的进步……不管如何,他提出的建议倒是可行。您的意思是?”

    陈风做一沉吟:“李涵能力不强,担任下马区的区长,实在勉强。如果叶书记施压的话,常委会通过的问题不大,就是和你搭班子的话,你得多操心一些了……”

    不管区长是谁,夏想肯定都要操心,而且还会很操心,因为接下来的大战,就是和无明亮之间的对决了。夏想虽然担任了书记,但对政府事务的关注,依然不能有丝毫放松。好在政府一块儿还有陈天宇和谢源清,谢源清不顶事的话,陈天宇绝对可堪大用。

    陈风此次还想提名陈子凡为区长人逸,听到叶石生也想插手下马区的事务,联想到夏想也是他的提名,也就将话咽了回去。提名陈子凡的话容易落人诟病,书记和区长都是他一个人提名,会让人认为他大权独揽,凡事爱大包大揽。算了,既然省委书记了话,一个区长的位置,都要给燕省的一把

    陈风随后立刻召开了碰头会,敲定了区长的人选。付先锋自然没异议,方进江也附和了陈风的提名,胡增周本来想提名他的人为区长人选,但听到叶石生提名了李涵,话到嘴边又没有说出口。碰头会最后达成了一致,通过了李涵的提名。

    晚上下班前,一份李涵的详细资料就已经摆在了夏想的办公桌上。夏想花费了半个多小时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揉揉了涨的额头,会心地笑了。付先锋格以退为进的策略,从另一个角度印印证了他的猜想,就是对于付先锋来说,在蒗省的中短期利益就是长基商贸,长远利益或许是图谋在整个燕省的言权,但政治利益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经济利益服务,因此「牺牲一个市委组织部长的位置,换取一个容易控制的下马区长,在外人看来或许是不划算的生意,但在夏想眼中,却一心认为是付先锋目前所能做出的最明智的决定。

    也是他认识付先锋以来,付先锋施出的最高明的一手。

    李涵的为人,老成有余,进取不足,嬗岁的正处,基本上前途堪忧了。现在突然有了一个从天而降的机遇砸到头上,他必然有一种喜从天降的感觉。由正处升副厅,别看小小的一步,却将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处级干部卡死!

    如果夏想所想没错的话,付先锋或者元明亮,已经和李涵有了私下里的接触,否则以付先锋的为人,他断然不合将大计寄托在不可靠的人身上。也就是说,至少他已经认可了李涵,甚至已经从李涵口中得到了保证。

    另外付先锋是不是会对李涵实言相告,以夏想的推测当然是不会。付先锋不会授人以柄,而且他未必对李涵百分之百的信任,他所需要的是,先确定李涵的为人可以利用,其次,逐步利用某种手段将李涵牢牢掌握在手中,为他所用,或是任由他摆布。

    夏想之所以没有出手阻挠付先锋的计划,非常痛快地和付先锋达成了妥协,就是因为他认为付先锋的计划目前看来天衣无缝,他找不到太好的反对理由,而且想要阻挠的话,成功的可能性极小,有可能费心费力最后却一无所获。

    关键是,付先锋的计划之中隐含着一个只是他和付先锋两人知道的巨大内幕,付先锋不会说出来,他也不会,因此没有人知道付先锋表面的退让其实还是为了更大的收获,但在外人看来,付先锋已经是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夏想再要阻挠的话,就会被人当成没事找事了。

    放李涵进来又何妨?夏想将李沼的资料收起来锁好,心中有了计较。相比白战墨时代,他才是区长。现在他是书记,李涵是区长,而且在下马区他先入为主,李涵作为后来者,难道还能后来居上?夏想收拾东西正要下班时,意外地接到了李沁的来电。“领导,肖总说了,公司的!$金链突然出现问题,资金流不充足,有可能会影响到广厦房产在下马区的开计划。”

    夏想顿时愣住,怎么出现了资金问题?肖佳的公司向来不太需要动用大量的资金投放,是最稳定地获得现金储备的经营模式,资金链怎么就断裂了?

    夏想还没有详细问上一问,李沁又说:“肖总请您最好到京城去一趟,好好商量一下如何解决眼下的问题。”

    也确实是和元明亮的大战在即,迫切需要肖佳的1o几亿的资金,现在在紧要关头出了问题,夏想难免有点紧张。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之时,如果真的缺了东风,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怪事,肖佳出了问题,为什么不主动找电话给他,非要让李沁转告?夏想挂断李沁电话,当即打给了肖佳。

    肖佳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惊慌:“我不敢打电话给你,怕影响了你的工作,才让李沁转告一下……我很信任的一个客户急需一笔资金周转,我相信了她,就给她转了帐,结果她就消失了,现在怎么都联系不上一一r一一一

    商业诈骗?夏想惊呆了片刻,肖佳一向谨慎,怎么这么轻易相信别人?虽然他心中也有点气愤肖佳轻信于人,但现在不是责备她的时候,就说:“先别急,再想想别的办法联系——下……我马上去京城和你见面,你不要担心,更不要慌乱,钱应该可以追回来。”

    安慰了肖佳几句,夏想坂下电话,想了一想,个天才是周四,明天还要上班……管不了那么多了,肖佳损失的不是小数目,先帮她善后要紧。

    夏想交待了晁伟纲几句,又叫来傅晓斌安排了一下工作,然后打电话回家,告诉黧丫头他有事情需要紧急前往京城一趟,黧丫头只是叮嘱他晚上开车小心,别的什么也没有问。

    夏想最喜欢黧丫头的就是这一点,不该问的事情绝对不问,从来不多说不该说的话,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给人关怀。

    夏想连饭都顾不上吃,匆匆开车上路。一路疾驶,只用了两个来小时就赶到了肖佳的住处。

    敲开门,肖佳正系着围裙做饭,饭桌上,已经摆满了可口的饭菜,香气扑鼻。夏想虽然肚子饿了,却没有一点食欲,急忙一把将肖佳揽到怀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一向小心,怎么会被人骗?”

    肖佳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沮丧和失落,相反,却有一丝愧疚和不安。她娇艳如花的脸庞红润诱人,休香袭人,脖须也是白如美玉,一头乌顺滑迷人,只随意扎了个头绳,显得既休闲又随心。肖佳埋头-在夏想的胸前,她双手环在夏想腰间,用力抱紧,放佛要就她的身子挤到夏想的身子里一样。从她的后背向下望去,细腰一收,再伸展开来,是丰满而翘挺的臀部,臀部的弧度优美而惊人,完美地高高耸立,再往下走,是紧绷而笔直的双腿。

    在夏想的所有女人之中,肖佳是他最放松最舒适的港湾。

    夏想感受到肖佳的体温和热切,心中却诧异今天肖佳是异乎寻常的迷人。虽然说来在几个女人之中,他和肖佳之间在一起的时间最短,按理说应该他对肖佳最迫不及待才是。但恰恰相反,实际上连若菡最能挑动他的**,其实是黧丫头,最后才是肖佳,或许是因为他在肖佳面前,始终有一种安心舒适的感觉,只想放松和休息,**反而淡了。

    但今天他一抱住肖佳,就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吞体内迸,就让他十分纳闷,怎么会突然之间对肖佳这么渴望了?

    肖佳感受到了夏想的变化,轻轻推了他一把:“你的衣服都准备好了,洗澡水也烧好了,我在床上等你。”

    明明急急赶来是办正事来了,怎么一见面,反而欲火高涨了?夏想见肖佳双腮飞红,双眼如雾,脖颈绯红,嘴唇微张,知道她的**在燃烧。女人也需要男人的安慰,夏想索性将烦恼抛到脑后,到了卫生间三下两下洗完澡,出门一看,肖佳已经一脸妩媚和诱惑风情地躺在了床上。

    夏想突然就有一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错觉,心中既有初识肖佳时的情动和欢喜,又有久别重逢的感动和欣喜,他轻轻俯身在肖佳身上,看着身下娇艳如花的女子的欢颜,一瞬间仿佛又重回到了那个大雨滂沱的夏日,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肖佳被文扬欺负的意乱情逑的夏日夜晚一一r一一一往事历历,恍如昨日,夏想和肖佳合为一体,抵达了欢迎的彼岸。

    最后喷的时候,肖佳死死地缠在夏想身上,让夏想动弹不了,一直抱着他足足有十分钟之久,才松开了手。她玉容慵懒,香肩斜露「玉体横陈,无限娇柔地看了夏想一眼:“这一刻,就是永恒了。”

    然后她又轻轻抚摸小腹:“你答应我的事情,不许反悔。希望有生命留在我的身体之内,为我带来好运。”

    夏想一只手支着头,侧躺在肖佳身边:“你今天骗我来,就是为了一次贪欢?就是因为今天是你的危险期?”

    肖佳惊讶地张开了嘴巴:“啊?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骗你的?”她将头埋在枕头下面,不敢看夏想“我就是想要一个孩子,就是想。你生气你骂人你打人,我都认了,反正我已经得手了。”

    夏想伸手在肖佳的臀部上打了一宇:“打你是轻的,我还要好好收拾你一顿。”

    夏想刚进门时,见到一桌子丰盛的饭菜,以及肖佳**燃烧的眼神,就初步断定,恐怕肖佳所说的资金链的断裂一事有假。再等他抱住肖佳之时,突然就有了不可抑制的情动,就让他清楚了一件事情,他的情动是因为肖佳**高涨,她身上散的气息,她的身体的变化,都对熟悉她的身体的他起到了催化作用。

    如果肖佳真被人骗走了几亿,她不会有闲心做饭,更不会有心思情动。她的反常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肖佳在骗他。

    等肖佳半天不让他离开她的身体,夏想就坚定了他的判断,肖佳想要怀孕了,想要生一个孩子了……

    夏想心中五味杂陈,一个女人的青春有限,但肖佳既然跟定了他,而他又不能常伴在她左右,给她一伞孩子就是对她最大的安慰了,何况他以前也答应过她。

    夏想没有责怪肖佳骗他来一趟,他只是有些愧疚,近来一直忙于许多琐事,和肖佳疏远了一些,也差点忘记了他对她的承诺。今天虽然是她骗他,也是一个女人自内心深处硌无奈,是一个女人对她深爱的男人所用的一个小小伎俩,完全可以原谅。

    不过心理上可以厚漆,身体上的惩罚不能饶,夏想就又翻身上马,施展禄山之手狞笑一声=“让我好好惩罚惩罚你一一一一一一”肖佳惊呼一声=“你还要\太厉害了怕了你了十室春光,满屋旖旎。一夜缠绵,说不尽的柔情蜜意。

    第二天一早,夏想早早起床,肖佳却赖床不起,非要再睡一会儿,慵慊之态惹人生怜。夏想可没有大多的时间用来赖床,果然,刚过\:点,电话就打了进来,请求工作的,汇报情况的,等等,各种事情都扑面而来。因为夏想现在身兼书记和区长,是下马区的真正的核心,确实诸事离不开他。

    ps:么】1o年只有最后两天了,如果兄弟们认可老何一年的努力,希望老何明年再接再厉,继续日更万字并且风雨无阻的话,请投下宝贵的!现在翻倍,极度渴望的支持!!</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