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57章 无可替代

《官神》 第657章 无可替代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是吴家痛恨的人,但他又是吴家最有可能信任并且大受重用的人,母为吴家再生气再气愤,也无法改变事实,而且吴家也会认识到,他们想要在燕省展开布局,夏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可以说,是撬动各方利益并且能让吴家在短时间内就完成初步计剁的唯一人选!

    邱仁礼心里清楚,他的判断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经过综合比较,审时度势之后得出的秦理智的结论。

    因为此次邱绪峰之所以意外地捡了一今天大的便宜,基本上等于是一顶市委组织部长的帽子从天而降,一下砸在了邱绪峰的头上,直到现在邱仁礼还没有完全从喜悦中恢复过来,一切的一切,都源于夏想的从中周旋和布局,都因为夏想在燕省是一个无可替代的最佳支点。

    和叶石生能说上话,和范睿恒有私交,和梅升平关系不错,又和陈风来往密切,如此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别说在燕省找不到第二个,就是在京城,在邱仁礼的视线之内,也极为少见。

    八面玲珑的人物说实话邱仁礼也见过不少,但如夏想一样,不让人觉得他是墙头草,不让各方势力都对他心生不满,反而让各方势力都对他高看一眼并且十分器重,这份机心,这份游刃有余的本领,几乎是绝无仅有。

    甚至邱仁礼也私下里认为,他也希望夏想继续成为几大家族的中间力量,而不希望夏想彻底倒向任何一家,就算是完全倒向邱家也不他乐见的结果,因为夏想居中周旋,才能成为几大家族之间最好的缓冲地带,不至于让几家因为一些竞争而闹得不欢而散,甚至大打出手。

    有夏想成为几家的桥梁,几家都有好处可得,有了重大矛盾,都可以通过夏想协调解决,而不再是直接冲突。几家明争暗斗了不少年,还没有出现一个能和任何一家关系都不错,又被各家都认可的人物,夏想能够成为除了付家之外,得到梅家和邱家的两重认可,并且极有可能很快被吴家接受的一个关键因素,他的重要性与日俱增。一旦他被吴家认可,成为吴家在燕省利益的代言人的话,将是吴家一次最英明的决定,也让夏想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三家共同看重的年轻人。

    夏想可以被吴家接受,可以被吴家纳入核心-体系,但不能彻底倒向吴家。夏想一旦彻底成为吴家人,就会失去他作为三家中间力量的支点作用,对梅家不利,对邻家也是大大的不孙。

    从邱绪峰顺利担任市委组织部长事件上面,邱仁礼得出的结论是,邱家虽然不至于将夏想抬得过高,把夏想当成贵宾一样待遇,但至少也要将他当成一个可交并且可靠的朋友,一个平等交往的朋友。因为如果不是夏想出面,梅升平的一关绝对不会通过。在梅升平面前,夏想的面子甚至比他的面子还要好使。

    因为他拉不脸面去求梅升平,西夏想说说笑笑就可以将事情办成。梅升平不会多想夏想帮邱绪今是为了对付梅家,但如果他向梅升平开口,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成,不但要引起梅升平的撸测,而且还有可能大费周章。

    这就是夏想居中协调,不偏向任何一家的莫大好处。因此,今天的会面,邱仁礼其实是想向夏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诫夏想千万不要因为吴家接受他而彻底倒向吴家。虽然他会因此得到吴家许诺的好处,但也会让邱家和梅家对他心生提防,从而让他的价值大打折扣,说不定会落一个得不偿失的下场。

    但夏想一开口问出的第一句话就让邱仁札心中一惊,随后一喜,他知道夏想果然是聪明人,很清楚大京城经济圈的事情会引几家争相向燕省投放势力,再联想到夏想突然十分用心地将邱绪峰运作成为燕市的市奎组织部长,夏想的想法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夏想还是要是平衡路线……邱仁礼暗中长出一口气,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年轻人,他在替绪峰着想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表明了立场,因为邱家在燕省的势力最薄弱,夏想的做法其实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了邱家,是该向燕省安插力量的时候了。

    邱仁礼暗笑他是当局者迷,太担心夏想会靠向吴家,反而忽视了摆在明面上的事情,好歹他也是老官场了,还犯一些初级错误,真是可笑。不过又一想,他的担忧也从侧面印证了夏想的重要性不可替代。但又深入地一想,又觉得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夏想再聪明也毕竟年轻,在吴家还没有接受他之前,他或者会在几家之间周旋,而当吴家向他展现了巨大的力量并且要将他纳入核心体系时,夏想能拒绝吴家的诱惑吗?邱仁礼想到此处,心中还是稍有一丝不安。

    邱仁礼也不是没有动过将夏想拉到邱家一边的想法,但后来经过慎重分析,现不太现实。一是夏想和吴家之间有复杂的关系,是吴家不敢承认的女婿。二是夏想和梅家来往过多,尤其是他和梅升平之间,让人猜不透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三是夏想和付家为敌,现在已经到了水火不能相容的地步。邱家此时拉拢夏想,合惹怒吴家,得罪橙家并且让林家极度不满。

    当然以上原因不是让邱仁礼最担心的地方,那么夏想是不是答应才是让他最拿不定主意的考虑。纵观夏想的官场之路,似乎除了和李丁山一直保持着不错的私交之外,就和陈风关系最好了,尽管他和叶石生也能说上话,和范睿恒也似乎有不少接触,但好象交情也不是很好。其实邱仁礼也能猜到,以夏想的为人和聪明,想和叶石生以及范睿,停进一步处好关系,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夏想之所以没有去刻意为之,正是他的聪明之处。

    在他还没有完全壮大之前,和书记、省长保持一定的距离,才是最稳妥的自保之道,何况他还和许多省市领导都有交情,一旦和叶石生或范睿恒其中一人关系过于密切了,必然会引起另一方的反弹,也合产生许多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

    邱仁礼经过深思熟虑,也考虑到夏想过年时肯定也会来京城,说不定还会和吴家见面,他就让邱绪峰力邀夏想来京和他见面,他要亲自和夏想面谈。

    邱仁礼注视着夏想真诚的笑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回答夏想的问题。

    大京城经济囹提上日程之后,邱仁礼才蓦然觉,和吴家、付家和梅家相比,在燕省的谋局之上,邱家已经落后太多了。到目前为止,邱家在燕省最大的势力就是邱绪峰,除此之外,几乎一无所有!

    如果现在不着手准备向燕省投放力量,两三年之后,当大京城经济圉真正开始落到实处之时,邱家将很难分一杯羹,也会在实力上大大落后于三家,邱仁礼就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威。

    很明显,夏想也看出了邱家的窘迫,所以此次出手帮邱绪峰拿下市委组织部长的宝座,才最让邱仁礼感怀在心。

    邱仁礼看了邱绪峰一眼,沉吟一下,才说:“小夏,邱家在燕省的状况,你也心里清楚,刚才伯伯也说,你来家里就不是外人了,你来说说,该怎么打开局面?”

    邱仁礼以十分诚恳的态度向他问计,一点也不出乎夏想的意外。邱家对照省的关注最少,在燕省的布局也最晚,现在情急之下,如果没有一点想法也不可能,但要说邻家早已胸有成竹,也肯定不是。

    夏想冲邱仁礼点头一笑:“邱伯伯,绪峰虽然担任了市委组织部长,但刚刚上任,根基不稳,我觉得有必要抽个时间,让绪峰和方书记接缺一下……”他的第一个提议是想让方进江指点一下邱绪峰如何更好地控制组织部,也好让邱绪峰了解一下组织部内部哪些人可用“还有,绪峰也不必非要和陈书记走得过近,更要和胡市长适当地保持友好。”

    邱仁礼一愣,第一个建议还不出乎他的意料,也在情理之中,第二点就有点让人琢磨不透了,不说组织部长不和书记走近非要和市长走近也是不妥的举动,就是夏想和陈风之间的关系,夏想也不应该不让郅绪峰和陈风走近,是何道理?还未开口相问,他一转念又想明白了一点,忙问:“陈风要动位置了?”

    “估计快了。”夏想点头,陈风隐隐向他透露了一点风声,有可能要动上一动,具体时间未定,而且有可能会到京城,不再留在燕省。陈风一走,胡增周接任书记,所以他让邱绪峰和胡增周多走动,是未雨绸缪“再有,我再介绍秘书长、高副市长和于副市长和绪峰认识一下。

    陈风一走,虽然少了一大支柱,但在市委里面,夏想的关系网依然牢固,除了和胡增周不远不近但同时又可远可近的关系之外,还有李丁山、高海和于繁然、孙定国和他关系密切,现在又来了一个邱绪峰,基本上就算胡增周完全和体先锋联手的话,也不会在市委里面为所欲为。

    夏想的关系网中都是实权派人物,常务副市长,常委副市长,公安局长,秘书长,还有一个组织部长,如果几人因为夏想的原因出同一个声音,足以让胡增周头疼,让付先锋无可奈何。邱仁礼连连点头:“我替绪峰先谢谢你。”

    夏想忙摆手:“邱伯伯客气了,以我和绪峰现在的交情,我帮助他,就是帮助自己。”

    “现在的情况是,市里还好说一点,绪峰在组织部长的位置上,也好开展工作,省里的情况就复杂了……”邱仁礼漫不经心地问道。

    表面上的漫不经心,其实还是以十分强烈的意味征求夏想的意见,邱家如何打开省里的局面。

    夏想还没有开口,邱绪蝶就端上茶水送了出来,她很不满地瞪了邱绪峰一眼,又对邱仁礼说道:“爸,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你懂不懂?哪里有红口备牙让人帮忙的道理?要给夏想许下好处他才会说真话。

    邱绪蝶的话说得过于直白,邱绪峰和夏想熟悉还好一些,邱仁礼直接就觉得面上无光,咳嗽两声,老脸一红。

    也确实是一上来只顾问夏想问题,一点也没有想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夏想什么都不提,无条件帮助邱家,人家不提,是人家扬风格。邱家什么都不误r也不做,是邱家不会做人。

    平心而论,夏想帮助邱家谋取燕省的利益,当然不是没有一点私心。一个人不可能没有任何目的地去做事情,他帮助邱绪峰,一是觉得邱绪峰可交,是个朋友,能够走得长远,二是也有借助邱家的力量阻挠付先锋得逞的用意在内,同时,从长远计,也是不想让任何一家势力在燕省坐大。包括吴家。

    在夏想眼中,尽管他和吴家之间的恩怨最多,和付家之间的仇恨最多,但其实静心一想,四家其实都一样,都在谋取各自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只不过他和付家因为种种原因,走向了对立面。和吴家则是因为连若菡,恩怨各半。实际上仔细分析,四家之中,他不能和任何一家走得过近,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可以离得再远一些,但绝对不能太近。

    远,还可以明哲保身。近,则有可能被家族势力吞噬,或是在几家的争斗之中,被当成马前卒,当成关键时候可以抛弃的弃子。

    就算是吴家也不可完全相信,他虽然和连若菡有私情,有私生子,但他从邱绪峰和付先锋之间的关系得出结论,对于大家族来说,势力和实力才是根本,利益才是永恒,联姻只是一个借口,并不能成为决定问题时的关键因素,或者说,只能有一点点的影响,完全不能左右大局。

    邱绪峰为了一个市委组织部长可以置付朵朵的感受于不顾,可以不在乎付先锋是他妻子的堂兄,同螋,在利益攸关之时,吴家才不会因为他是连若菡的男人和连夏的爸爸而手软而放手,如果他被吴家纳入所谓的核心体系,或者说,成为吴家的附庸,他就得接受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

    现实就是,他将会和梅家、邱家疏远,并且失去梅升平和邱绪峰的信任,同时,短时间内或许会得到吴家的不少好处,但从长远来看,他必将被吴家摆布,成为吴家在燕市的排头兵,事事打先锋,处处为吴家谋取利益。

    夏想才不会做出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中的傻事,短期的利益不会让他动心,他一向目光长远,岂能在吴家的事情上,犯下目光短浅的错桊?

    他尽心尽力帮助邱绪峰,表面是抗衡付先锋,搅动燕省的局势,不让付先锋得手,不让付家和叶石生走得过近,暗地里又何尝不是告诉吴家,他始终会坚定他的居中的立场不变,会按照他的原则行事。或许吴老爷子提出见他一见的本意,就是因为他此次出手帮了邱家拿下了市委组织部长的位置的缘故。

    再想到吴才洋也有和他见面的想法,夏想就更坚定了他的信念,要坚持走自己的路,不能被人左右。同时他又下定了决心,和吴才洋的见面能推就推,实在推不掉,就放到最后见,先见完他想见的人再说

    邱绪蝶的话半真半假,复想却必须当真,忙笑着圆场:“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重感情重朋友,我和绪峰现在是好朋友,帮他,就是帮我,哪里有帮自己还想着有没有回报的?邱姐别开玩笑了,你这么说,是想赶我走。”“我可不舍得赶你走,我的意思是,你需要什么尽管问我,我这里什么都有。你帮了绪峰,也就是帮了我,栽-就替他好好谢谢你。”邱绪蝶还真爱开玩笑,句句话都给人联想的空间。

    夏想就只好报以一笑:“行,如果我有需要邱姐帮忙的地方「一定会开口。”然后他微一停顿,不好意思地又说“现在就有一件事情想请邱姐帮忙,不知道……”

    邱绪蝶乐开了花:“什么事,快说,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然后又半是埋怨地说道“不许叫邱姐,太难听,要叫蝶姐。”

    “蝶姐……”夏想叫了一声,心里却想蝶姐更难听,不过脸上却挂着笑“听说六必居腌制的洋姜很好吃,我从小就爱吃洋姜,不过总买不到,不知道蝶姐能不能帮我弄一点?”

    “小事一件,我认识六必居的老总,马上就找他去要。”邱绪蝶办事风风火火,说去就去,伸手拿过汽车钥匙“等着,一会儿就给你送到。”

    邱绪蝶转身就走,度之快令人惊讶。等她开车出门,邱绪峰才哈哈大笑:“还是夏想聪明,一个洋姜就赶跑了她,现在真是清静了请登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