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61章 老谋深算

《官神》 第661章 老谋深算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因此以遐想推测,梅家想要得到秘书长的宝座,吴家会反对,高层会不会点头他不敢揣摩,但如果吴家想要出手,高层之中肯定会有人出手阻挠,不让吴家得逞。否则吴家就在照省继续坐大,总有一天会尾大不掉。中央建立大京城经济囹是为孓整体利益,不会让好处都让吴家得手。

    种种可能的后果,各方面或大或小的反应,都在夏想的脑中梳理了几遍,最终他才选择了让邱家得手,也是从他个人的角度出,从燕省的角度考虑,以及从中央之中反对家族势力的一派可能采取的行动为参照,等等,三个方面综合比较得出的结论,只有邱家是最合适的人选。

    中央也知道四大家族的势力只可顺势引导,压制不了,据夏想大胆地设想是,中央高层之中反对家族势力的一派一一尽管他现在并不清楚除了总理之外,还有谁对家族势力是反对的态度一一对四家的态度也是寻求居中协调,玩平衡之术,不会让一方完全坐大,以免失去控制。因此,夏想几乎可以断定,四家之中,只有邱家最有可能得到省委秘书长宝座而不被高层的关键人物反对。

    梅老爷子突然提出梅家也有想法,是他当局者迷,还是他故意考验自己的政治智慧?

    夏想沉吟片刻,见梅老爷子目光温和而坚定,心中就有了计较,不管老爷子走出于哪一种考虑向他问,他必须实话实说。

    “梅家不太适合再出面拿下省委秘书长的位子……”在一生都沉浮在官场之中的梅老爷子面前,没必要讲究含蓄,有话直说是最好的做法,夏想就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心中所想“梅家出手,吴家会大力反对,付家也肯定暗中做手脚,邱家也会拖后腿。”

    梅老爷子脸色一瀹:“哦?照你这么说,邱家反而比梅家更合适了?你又凭什么断定梅家没有能力顶住吴家的压力,同时还能对付得了邱家和付家的背后小动作?”

    夏想面对梅老爷子突然流露出了威严和压力,也是心中一惊,不过随即又镇定下来,摇头一笑:“我不敢断定,政治上的事情在没有结果出来之前,谁也不敢先下结论。”

    梅老爷子目光如电地盯了夏想半晌,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是打定了主意要帮邱家了”

    夏想很老实地点点头:“我先向邱家透露消息,就已经表明了立场。刚才告诉了梅部长真相,是因为我和梅部长之间有交情。是两回事儿,互不相干……”

    夏想的话明白无误地告诉梅老爷子,他不会因为梅家也想拿下省委秘书长的宝座而改变主意,会坚持他的立场不变。

    梅老爷子站了起来,一脸平静地看了夏想两眼:“失陪了。”说完,扔下夏想一人工楼而去。

    夏想一个人站在客厅,也是一脸淡定,既不尴尬又不无奈,恭敬地望着梅老爷子上楼的背景,默然元语。

    夏想就一直站在客厅之中,背着手,轻松悠闲地观察起客厅博布置,浑然不觉受到了冷落。

    楼上,在一处/$,!;]:。十:“>,梅老爷子负手而立,和梅升平地一起通过监视器看着客厅中卜十。,的表现,两人看了几分钟之后,梅老爷子点头一笑:“不骄不躁,≮上;,、十二错,还真能沉得住气,是个稳重的年轻人。

    梅升平点头一笑:“我最欣赏他的就是这一点,好象永远不会生气的样子。但他在火树大厦事件上的表现,又象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夏想,有时还真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矛盾体。”

    “越琢磨不透,越有可取之处。”梅老爷子眼中的赞赏之意越来越浓“如果他再过五分钟,既不表现出不耐烦的神情,又不会焦急地看看时间,我就认为他可堪大用。”“这个也太武断了一点。”梅升平不解地笑了“万一他是因急着上厕所才流露出焦急不安的神色,不就是甓-枉好人了?”

    梅老爷子哈哈一笑:“就你会往歪里想,整天胡思乱想一些古怪的事情。不过你还真说对了,他如果突然之间想上厕所而焦急不安的话,只能证明他的运气不好,不能怪别人。”

    说起来其实还真不乏在考验人的时候,突然因为尿急或内急等小事而影响一个人一生前途的事情。人之一生,信或不信,还真有运气的存在。除了自身的素质过硬之外,在关键时刻,运气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当然平时不馈定,关键时候再假装也假装不来。夏想虽然不清楚梅老爷子的生气是真是假,但他是梅升平请来的客人,就算主人下了逐客令,也要和梅升平告别一下才能离开,所以他不慌不忙地在客厅亭人出现,不管是梅升平还是梅晓琳,或是梅晓木,总不会没人理他。

    又等了几分钟,夏想忽然摇头笑了,一个省委秘书长的宝座就牵动了邱家和梅家的神经,也不知道付家知道之后,会不会也大为动心?一瞬间脑中灵光一闪,夏想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趁在京城之际,抽个时间和钱锦松见个面,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正想得入神时,一个婴儿含混不清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妈妈,妈妈一r,十一一”

    夏想回头一看,梅晓琳弯着腰牵着一个粉雕玉琢一般的小女孩站在身后,她一脸笑意,正用手指着夏想,小声地向小女孩说些什么。梅亭?县想愣住卜

    屈指一算,梅亭快一岁了。小女孩走路早,说话也早,有时在一岁之前就已经能说能走了。眼前的梅亭,虽然她还站不太稳,但被梅晓琳拉着,也能站得住,小脸白里透红,红扑扑,粉嘟嘟,十分可爱,让人看了忍不佼想要捏上一把。

    梅亭的眼睛和嘴巴象极了夏想,别人或许还猜不出来内情,夏想却一眼看出梅亭绝对是他如假包换的亲生女儿。刚出生的时候还看不太真切,现在长大了一些,和他相象的地方越来越多。果然是女儿象爸爸。

    夏想心中涌动着父爱,冲梅晓琳微一点头,然后蹲下身去,伸开双手:“来,梅亭,让……叔叔抱抱。”

    差一点说成让爸爸抱抱,才想起现在是在梅宅,梅家有不少人在,不是在梅晓琳自己的家中。

    梅亭却躲到了梅晓琳的身后,小脸上写满了认生,她摇摇头,又从梅晓琳的腿后偷偷地伸出了头,看了夏想一眼,小唱一张:“叔叔?”

    她一脸疑惑,显然不能理解夏想也是她叔叔是什么含义,在她的小小头脑中,已经有了梅晓木一个叔叔,怎么会又来一个叔叔?

    夏想见梅亭认生,也不勉强,呵呵一笑,问梅晓琳:“长得真快,什么时候会说话了?”

    “有一两个月了,记不太清楚是哪一天了。”梅晓琳目光复杂地看了夏想一眼,又抬头看了看楼上“怎么不坐?叔叔呢?他怎么扔下你不管了。”梅晓琳并不清楚刚才生了什么,她对政治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太关心。

    “梅部长可能上去放松去了。”夏想开了个玩笑,他不太清楚客厅中有没有监视器,但能猜到梅升平肯定在楼上在看着他“他想给我一个单独的思索的空间。”

    梅晓琳不太明白夏想说的是什么意思,眨了眨眼睛,想问什么又闭了嘴,就拉梅亭过来,也示意夏想坐在沙上,和夏想说起了话常。

    在梅宅的梅晓琳,和夏想平常见到的她稍有不同,她表现出了落落大方的一面,文静而优雅,和夏想谈话时,也是轻声细语,淡而轻柔,显示出了一个大家闺秀应有的礼仪和举止,就让夏想对她刮目相看。

    夏想一直以为连若菡有千变女郎的潜质,现在才知道,差不多所有的女人都有两面性和复杂性,男人有时太看浅了女人,总觉得女人要么浅薄,要么无知,要么没有理性,实际上女人在人前人后,也有极其复杂的多变性。

    梅晓琳和夏想之间的话题,由一开始试探着说了几句工作J1的事情,慢慢就转移到了梅亭身上。作备两人意乱情迷的结晶,梅亭对夏想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对梅晓琳来说,却是一生的至爱。

    不一会儿,梅亭也由对夏想的好奇和害怕,渐渐也熟悉起来。夏想也不时逗她几句,和她拉近关系。没用多久,梅亭终于成功地被夏想抱在了怀里。

    夏想抱着梅亭,心中翻腾着幸福和感慨。这个小小的人儿是他的女儿,是他现在唯一的女儿。她鼻子和耳朵象梅晓琳,眼睛和嘴巴象他,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长大之后的梅亭象他的地方会越来越多。

    和连夏的调皮不同的是,梅亭被夏想抱在怀中,到底是小女孩,老老实实地任由夏想抱着,一动不动,就是将头埋在夏想的肩膀上,温顺得象一只小猫。

    夏想就心中柔情无限,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果然不假,才小小的人儿就让人感到贴心和温馨了。

    梅晚琳在一旁着看着夏想抱着梅亭的爱怜之态,心中既欣慰又辛酸。血浓于水,梅亭并不知道夏想是她的亲生父亲,却和他有天然的亲近之意,再想到她小小的人儿就要承受一个没有父爱的童年,也是让人颇感无奈。

    好在梅亭的意外出生已经给了她足够的惊喜,她就不再强求什么了,只希望梅亭能够快快乐乐地长大,而夏想一年之中能抽出几次时间来陪陪她,就足以让她知足了。

    “呵呵,夏想,别说梅亭和你还真有几分象,而且她一向认生,能让你抱,也说明她非常喜欢你。”梅升平的声音及时出现了,他安步当车地从楼上下来,还搀扶着梅老爷子。

    算是考验通过了?夏想是见梅老爷子再次现身,心中就有了计较,忙将梅亭送还梅晓琳,呵呵一笑迎上前去:“梅部长,将客人扔到一边,自己上楼去喝好茶,可不是待客之道。”

    夏想的话不是埋怨,是开玩笑,是点明主题。

    梅升平哈哈一笑:“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小气,男人就应该大方一点,有担待有气量才能成就大事,是不是?”他有意无意看了梅亭一眼,意思

    很明显,是想让遐想承认他和梅婷之间有没有父女关系。夏想假装会错了意:“明白了,原来您是上楼安排吃饭去了,看来是我多想了,还请梅部长不要怪罪,确实是今天起得大早,没吃早饭,现在饿了。”

    “小夏爱吃什么?我让他们特意做给你。”梅老爷子插话说了——句,脸上又恢复了和蔼可亲的笑容,仿佛刚才他的一脸寒意从未有过一样“听说你爱吃全聚德的烤鸭?我刚才已经安排人去全聚德取去了。

    夏想见老爷子一脸云淡风轻,对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他自然也不会不合时宜地再提,就笑着点头:“谢谢老爷子的厚爱,没想到您老人家还知道我爱吃烤鸭,让我-受宠若惊。”

    梅老爷子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饶有兴趣问道:“邱仁礼想安插谁到燕省?”夏想就十分诚恳地答道:“还真不清楚,邱部长没说,我也没问。

    “难度不小,只凭邱家的力量,秘书长的位置不好拿下,主要是吴家一关不好过,吴家估计会卡邻家的脖子。”梅老爷子挥手示意众人坐下,他自顾自地坐下之后,又说“吴家不仅掌管了中宣部,在中组部也有极大的言权。”

    夏想尽管对四大家族各自在中央的势力分布不是十分清楚,但多少也知道一二,对于吴家,更走了$得稍微详细一些。吴才洋执掌了中宣部,吴才江外放,吴老爷子退下,其他还有许多隐性实力埋在冰山之下,但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贺言成和吴才洋是莫逆之交,夏想却是知道这个内幕。

    蕻省的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任命,必定要经过中组部,至少也要过常务副部长一关,吴家想要卡邱家的脖子,还真能卡得住。

    梅老爷子有此一提,夏想就多少明白了他的意思,梅老爷子是想借机和邱家联手,在邱家被吴家卡住之时出手相助。

    当然,此时出手是为了换取邱家的感激,是为了让邱家在燕省给予梅家更大的回报,显然,老爷子将他当成中间人的角色,想让他传话给邱仁礼。梅老爷子的态度在夏想的意料之中。

    梅老爷子一生沉浮于官场,世事洞明,他刚才一番肺腑之言,梅老爷子尽管变脸而去,但实际上还是表演的成份多一些,因为夏想相信,梅老爷子绝对看得清局势,知道利害关系。夏想也相信他站在局外人的立场之上,经过再三考虑得出的决定,肯定符合四家之中至少两家的利益。第一个当然是既得利益者邱家,第二个就是梅家了。

    至于付家,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而吴家,夏想心中没底,总感觉吴家可能会另有想法。

    不过对于梅老爷子的话,夏想没有自作聪明地接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梅升平见时机到了,就开口说道:“小夏,替我转告邱仁礼一声,梅家支持邱-家的人拿下省委秘书长的位置……”夏想点头一笑:“一定把话带到。”

    梅老爷子也笑了起来:“光顾说话了,到了饭点了,晓琳问一下饭菜准备好没有?晓木去取烤鸭回来没有?晓木这孩子,办事毛手毛脚的……”说到梅晓木,他又冲夏想做一点头“我还得感谢小夏替我在蒗市照顾晓木,这孩子,实在是让人操心。”

    夏想明白老爷子其实还是在交待事情,让他多照顾一下梅晓木,也算是梅家和夏想之间的一座桥梁,夏想就点头应下:“老爷子客气了,晓木人不错,他在下马区的小时新型建材厂还做得有声有色,有希望做出了不起的成绩。”

    “听说晓木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叫……严小时?”梅老爷子好象是无意中想起一样,一脸关切地对夏想又说,“晓木认死理,喜欢上谁,就很难改变。我听说你和严小时认识,能不能替杈撮合一下他们?”

    这个要求有点突兀,但细心一想,又合情理。梅老爷子也打起了联姻的主意,能够借机拉拢了范睿恒这个燕省未来的一把手,比起费心费力地向燕省安插人可要意义深远多了。

    都是老谋深算的高手,夏想暗暗感慨,和老爷子们打交道,可得小心一点,步步为营又步步陷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他们绕了进去。

    幸好夏想有一个最大的依仗就是在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没有短期内的利益在内,也没有太明显的个人企图,无欲则刚,他就没有太多的陷阱可跳。

    “我试试看。”夏想只好勉强答应下来“不过我是事先声明一下,老爷子,您也知道感情上的事情勉强不来,我让晓木进了小时建材厂,也算是替他铺好了路。以后也顶多在严小时面前替他多说几句好话,至于严小时是不是能对晓木动心,就得看晓木的个人魃力了。ps:三更十万五千字完成,大声求票,,票,统统都需请登陆,章节更多,支</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