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71章 对峙

《官神》 第671章 对峙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果然,付伯举冷冷一笑:“夏想?燕市下马区委书记?你怎么混进了会场?你根本没有资格进来!作为会场负责人,我现在请你即刻出去!”

    梅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眼中闪过了怒意:“老付,过了,过了!”

    付老爷子反而轻松地摆摆手:“夏想挡了我的道,事情算走过去了。但伯举请他出去,走出于安全的考虑。他毕竟是今天会议的负责人,要对长的安全负责。”

    付伯举又换了一副脸色,微带笑意地对梅老爷子说道:“还请梅老担待,我受何总理所托,负责整个会场的秩序,夏想不经邀请私自闯入会场,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付伯举尽管一脸微笑,表示出了十足的尊敬,但却是公事公办的口气,显然是不打算给梅老爷子面子了。

    梅升平急了,一把推开夏想身边的人,站在夏想面前:“想请夏想出去,休想。有本事连我也一块儿请出去!别拿总理来压人,夏想是我带来的,总理怪罪下来,我担着。”

    “升平,不要意气用事。”付伯举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是什么场合,你得分得清楚,这地方,不是你耍横充愣的地方,小心别连累了前途。”付伯举的讥讽和轻视之意,表露无遁。

    也是,梅升平只是副省,付伯举却是副总理,级别上差了太多。付伯举如果不是念及梅家的面子,甚至可以毫不留情地训斥梅升平一顿。

    夏想见事情闹僵,也不想弄得到最后无法收场,就主动站了出来:“谢谢老爷子和梅部长的好意,刚才我本是送人前来,正好遇到了吴省长,说了几句诠,就忘了出去。既然有规定,就得按照规定来,我先到外面等候一下,也没多大关系。”付伯举听夏想抬起了吴才江,不由目光闪动几下,皱起了眉头。

    尽管夏想和付家不对,也在和付先锋的过招之中,将付先锋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但也不是付老爷子和付伯举对夏想动怒的根本原因。以他们两人的身份,还真的没有必要在这种场合非要给夏想难堪。

    让付老爷子和付伯举都对夏想恨之入骨的是,还是燕省的省委秘书长人选问题。

    夏想助邱家联合梅家的举动传到付家耳中之后,付家才知道燕省的省委秘书长持会换人,大惊之下急忙着手运作,却还是晚了一步不但邻家已经先行一步,连吴家也有意介入,付家已经落后了太多,没有了一点希望。

    因此,付家将问题的根源全部归结到夏想身上,认为夏想之所ka这么做,说到底还是因为夏想故意和付家作对,就是不想让付家在燕省壮大。是可忍孰不可忍,包括付先锋在内,付家所有人都愤怒了!都恨不得一见夏想就将夏想踩在脚下!

    今天夏想揍到了枪口上,不好好收拾他一通,岂非太便宜了他?付伯举和付老爷子是一样的心思,也是一见夏想就有一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愤怒,正好今天由他主事,不让夏想丢人难解他心头之恨。

    夏想主动承担责任,也在梅升平的意料之中,虽然-付伯举带给他的压力很大,但他也不怕付伯举的副总理身份,也不会让夏想就这么被人灰溜溜地赶出来。夏想出去,他丢份,梅家也丢了人!

    梅老爷子话了,付伯举还一点面子也不给,看来今天是真的较真于,肯定也和梅家帮助邱家图谋燕省的省委秘书长一事有关。现在梅家让步,不仅是眼前的场面上的失分,还等于是梅老爷子被付伯举一个晚辈当面落了面子。事情传出去,梅家肯定被人笑话。

    梅升平将夏想推到身后,还是一脸轻笑地看着付伯举:“付总理,今天我还真不让开了,就是总理来了,我也是这个态度!”

    付伯举也怒了:“桧升平,你要是再不识时务,我连你也请出去!”“我一向不识时务惯了,你见我什么时候识过时务?请我出去?随便,你以为我是被人吓大了。”梅升平寸步不让。

    夏想算是见识了梅升平耍赖的一面,就是死活不服软,管你是副总理还是会场全权负责人,反正他就是耿着脖子硬挺,你能把他怎么着?

    付伯举轻易也不会和梅升平翻脸,别看梅升平只是副部,但他上来也快,而且背后有着梅家庞大的势力,得罪一个梅升平不要紧,主要是梅家他得罪不起。

    当然,正是因为有梅家的庞大势力,梅升平才肆无忌惮,听说连总理有时也被他的无赖搞得头疼,也只能哈哈一笑了事……付伯举看着梅升平一脸的嚣张,心想梅升平多大的人了,耍赖起来还是一脸的痞子样,真是让人头疼。

    付伯举硬话已经说了出去,梅升平毫不退让,他没有台阶下,还真是必报硬碰硬了!

    “你们几个,把他请出去!”付伯举用手一指几个便衣一一便衣都是厉害人物,都是中央警备团的精英,就是以防不时之需,他们出手,夏想没有还手之力,然后又用一指夏想,手指就又收了回去,终究没敢指向梅升平“客气一点,礼送他出去就行。”

    最后一刻,付伯举还是没有拿出足够的气概,既没有请梅升平出去,又特意叮嘱对夏想客气一些,算是适当地做了一些退让。

    梅升平想拦,却没有拦住,中央警备团的人,不看梅升平的面子,也不认识梅升平是何许人也,他们受命只听仃伯举的话,别人的面子一点不看。要的就是绝对的服从!

    “今天来的都是老干部老军人,怎么动起手了?嗯?”一个声音在付伯举的身后响起,声音有点散淡,有点暗哑,但一点也不失威严,而且听到付伯举耳中,多少还有点阴森的感觉。

    付伯举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邱仁礼未了。

    他回头一看,更是大叫糟糍,不但邱仁礼在,站在邱仁礼旁边一脸凝重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邱老爷子!

    邱老爷子一生从事国安工作,最高做到中央政法委书记,在国安系统和公安、政法系统都有广泛的人脉,而且他也因此养成了不港自咸的作派,向来不苟言笑,冷面森然。如果说在三个老头子之中,吴老爷子深不可测只隐蕺在暗中,梅老爷子一脸温和却善长打太极流露于表面,付伯举和他们见面,向来只觉得他们令人敬重,顶多再有一些敬畏之意,但对于邱老爷子,他每次见面前有一种从心底冒出寒意的恐惧心理!

    如果说以前他级别不高时,对邱老爷子胆战心惊还情有可原的话,现在他高居副总理之位,见到邱老爷子,还是不由自主心中怵,就让他一是暗骂自己没有出息,二是痛恨邱老爷子太过阴森吓人,这个老头子,要是在明朝指定是锦衣卫的头头,手下不一定有多少人命,要不为什么他的目光阴冷如冰,只看人一眼,就让人直想打颢?

    说话的人是邱仁礼,邱老爷子只是一脸阴沉,眼皮抬也未抬,仿佛在他眼中,付伯举这个国务院总理和路边的路人甲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邱老爷子还是很给梅老爷子面子,他嘴皮一动,微一点头:“老梅。”又扭了一下头,看了付老爷子一眼“老付!”

    然后就又一言不了。

    四大家族之中,除了吴老爷子不愿露面之外,三个老爷子齐聚于此,可谓盛况空前,夏想也是第一次见到三老齐会。他也就乘机暗中观察了三人,从外表到动作,就对三人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付老爷子是三人之中个子不高不矮者,或者说,是最没有特色的一个。他就是一副普通的北方人的面相,各方面不突出,长得既不英俊又不丑,站在人群之中,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但他身上散出一种从容和霸道的气势,尽管人老了,霸道之气淡了许多,也内敛了许多,但夏想日光向来犀利,还是看出了付老爷子在普通的外表之下掩藏着一种永不服输的气势。

    梅老爷子是三人之中个子最矮的一个,也是面相最温和看上去莽和蔼可亲的一个,尤其是他一脸淡笑,给人的感觉很可亲可敬,象个邻家老爷爷。但在他温和的目光之中,却有一种坚定的眼神。坚定且从容,也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所拥有的自信和底气。

    邱老爷子是三人之中个子最高的一个,当然,根据夏想的目测,他还是没有吴老爷子个子高。不过站在付老爷子和梅家老爷子面前,邱老爷子又瘦又高,双手苍劲有力,眼睛徽眯,面无表情,整个人散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更让人感到难以接近的是他双眼之中的阴冷,确实是又阴又冷,只看人一眼,就会让人感觉遍体生寒,仿佛有什么秘密被他看穿一样。

    三人各有特色,也各有风格,夏想在一旁察颜观色,也清楚三人斗了几十年,表面上和气,见面点头说话,甚至还会坐到一起喝茶聊天,或者说笑,但真正涉及到自身的利益之时,都是翻脸不认人的铁腕人物。

    不铁腕,也不会在卧虎薪-龙的京城,将各自家族治理得井井有条,并且打下了一片江山。

    正要准备动手架走夏想的两名便衣,见仃伯举没有话说停止,就还是将双手放在了夏想的腋下,正要动手之时,邱老爷子低垂的日光扫来,两人顿时只觉得心中恐慌,竟然下意识地就松了手。

    随后一想才大惊失色,两人都是经过多年锻练的精英,自认不但身手了得,心理素质也走过硬,怎么会被一个老头只看了一眼,就在心中产生了动摇。这个老爷子到底是谁?

    邱老爷子退下几年了,两人都是年轻人,不认识邱老爷子是谁也再正常不过。

    邱仁礼依次打过招呼之后,才对夏想点头一笑:“小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夏想见现在气氛微妙,他也知道他曾经向老古阐述过的菜刀理论,现在正是用实践检验的大好时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看样子,基本上从现在的对玼上面就可以看出,他的菜刀理论是正确的。

    夏想就简单地将刚才的经过一说,也努力做到了不偏不向,没有任何主观感情色彩,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

    邱仁礼听完,也没有和梅升平有任何的q光交流,而是直接看向了付伯举:“付总理,我现在也邀请夏想参加慰问会,算不算太晚?”

    换了平常,不要说邱仁礼话,就是梅升平出面,付伯举也会给面子放行。四家之中,不能只凭级别说话,还要看背后的实力。有一句话说得好,大部分时候,尊重的不是人,是他的背景。邱仁礼是省部级,梅升平才是副部,但两人都比他年轻,关键是,两人都有雄厚的背景和家族实力,做到他的位置不是不可能,而是大有可能,甚至还有可能越。

    因此,付伯举平常在和邱仁礼、梅升平打交道时,也不以级别说事,从不拿自己副总理的职务压人一头,因为他知道,没必要这么日光短浅。但今天有所不同,因为今天要他出手对付的人是夏想。

    夏想在和付先锋的过括之中,几次将付先锋打败,而且还滑不溜手,从容逃过。尤其是这一次夏想出手助邻家一臂之力,就更让他气愤难消。

    关键还有,先是梅家替夏想出$”再有邱家又替夏想说好话,摆明已经是联手对付付家的局势。二比一,付伯举心中就十分恼火。

    邻家和梅家暗中联手还好说,刚才虽然邱仁礼和梅升平没有什么眼神交流,但邱仁礼的话一出口,就表明了要和梅家站在一起的立场。他保夏想是让付伯举生气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邱家和梅家因为夏想居然明面上就保持了一致,就让他难压胸中之火。

    因为一直一来,四大家族之间都是各自为政,互有联合又互有竞争,从来没有过两家真正联手的时候。也正是因此,才保持了一种有限的平衡。但现在却因为夏想而破坏了表面上约定俗成的规则,竟然当着他的面,当着老爷子的面,公然力挺夏想一人!付伯举就有一种怒火迸的冲动。

    他早就听付先锋说过,夏想最善于编织关系网,最有成为各方势力支点的高手腕。当时他还不信,认为夏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又不是京城大家族的子弟一一草根出身的官员,能有什么见识?能有什么大局观?能有什么敏锐的目光?

    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不由他不信。更让他心中难咽恶气的是,夏想不管是被他训斥,还是被梅、邱两家高抬,都是一副淡定的表情,不急不躁,面对难堪时不尴尬,面对抬举时不自傲,真正做到了从容不迫!其是,他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他凭什么?

    付伯举只顾生气,却没有意识到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是堂堂络副总撑-,却被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给激怒了……或者说,区委书记没有生气,没有急躁,甚至没有说出任何一句不恭的话,而他这个副总理,已经到了快要气急败坏的边缘了。

    当然,也不是说是被夏想所气,应该说是被夏想这个支点撬动的梅、邱两家所气!

    付伯举尽管是堂堂的副总理,但他也是人,也受不了梅、邱两家不动声色地联手逼宫,他强忍了心中怒火,努力保持住一脸平静,以一副公事公办的腔调说道:“我受委员长和总理之托负责协调会议的各项安排,闲杂人等如果都进来的话,我没有办法向委员长和总理交待,出了事情,我是要负政治责任的……”

    付伯举抬出了政治责任,又抬出号-宗长归和何东辰两位顶天人物,也是给邱、梅家一个大大的难题,再大,能大过委员长和总理。

    付伯举的意图很明显,你们不是维护夏想吗?好,真要一心维护他,就别怪他会在委员长和总理面前说道说道……也是让邱、梅两家掂量掂量份量,是夏想重要,还是惹得委员长和总理的不快重要!

    付伯举话一出口,果然大有威力,邱仁礼不再说话,只是看了邱老爷子一眼。梅升平也是脚下迟疑,下意识地向梅老爷子投去了征询的目光。

    夏想现在人在场中,但其实已经做到了置身事外。因为他从付伯举抬出委员长和总理之后,邱仁礼的犹豫不决和梅升平的迟疑难定,两人都要征求两个老爷子的意见的举动之上可以得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委员长是不是家族势力的反对者他不敢妄下结论,但总理绝对和家族势力走得不近,甚至可以说,有一定的距离!事情,越来越微妙了,也越来越有意思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