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72章 一触即发

《官神》 第672章 一触即发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作为顶天人物之一的总理,如果对家族势力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会让邱、梅家两都心有忌惮。

    虽然在对外公开的新闻和材料上自然什么都看不出来,就算是许多政策的出台,也不会对家族势力的垄断行业造成本质上的伤害,因为政策向来难产,而政治,从来就是妥协的产物。

    但夏想却从梅升平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却在付伯举抬了奎员长和总理的两个顶天人物之后,终于退缩了,而邱仁礼也是恰当地保持了沉就,由此证明,总理,或者委员长,或者是委员长和总理两人,都让梅升平和邱仁礼感到了压力。

    今天随老古前来凑个热闹,没想到还真是热闹非凡,不但见到付老爷子和邱老爷子,还见到了付伯举,更主要的是,夏想还从中现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东西。收获不小,可以说大有收获,不枉前来一场。

    是时候该他出面了,见场面一时有点冷场,夏想就又再次站了出来:“因为我的一点小事惹了大家不快,真是我大大的不是。橙老爷子、梅部长,邱老爷子、邱部长,付老爷子,付总理,我向你们表示我最诚挚的歉意,是我误入会场,才引起了不少麻烦,我现在就离开会场,不会再给大家带来任何不便!”

    夏想朝众人鞠络,转身就走……

    “小夏,先不要走……”邱老爷子终于话了,声音有点沙哑,不太好听,和他的人一样,让人有点不太舒服的感觉,但夏想还是听了出来,邱老爷子的语气之中,透露着一股亲切。相信是邱绪峰对邱老爷子带来的影响,影响到了他对自己的观感。

    邱老爷子有话要说,夏想必须端正态度,他急忙站住,回过身来,毕恭毕敬地说道:“老爷子,您有什么吩咐?”

    “一直听绪峰说起过你,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也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见面。今天难得遇上了,哦,还走过年,说什么也要留下未,陪我老头子说说话。”邱老爷子一直缏眯的双眼慢慢睁开,看了付伯举一眼,渡慢地说道“你就告诉委员长和总理,就是夏想是我的客人。如果夏想惹了事,过错就都算到我的身上!”

    邱老爷子的话说得很慢,声音也不大,而且他沙哑的嗓音如果不刻意听,还真听不清楚,但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就如一阵阵巨响直接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房!

    这么说,邱老爷子完全扛了下来?也就是说,他是要挺夏想到底了,不怕得罪委员长和总理?

    付老爷子和付伯举对视一眼,心中一阵骇然。邱老头真是疯了,为了一个夏想,连付伯举抬出了委员长和总理的名头都压不住他,夏想到底有什么好,究竟有多大的用处,就真值得邱老头这么做?

    不解归不解,邱老爷子的话已经放了出来,他这种身份的人轻易不说大话,但说了出口,就有承担一切后果的决心。当然,以郅家的能力,也有承担后果的能量。

    梅升平心中一慌,梅家晚了一步,会不会让夏想觉得梅家不如邱家有担待?他的念头刚起,梅老爷子的话也就说出了。:“老邱还是老脾气,喜欢抢话。我和你在一起的寸候,好话总会让你先说了,每次都抢不上……还好,还好,小夏前两天刚和我见过面,你有时间也该和他谈谈。年轻人,有朝气,有见识,而且难得的是谦虚认真,是棵好苗子。

    梅老爷子的话有两重含义,一是表明了梅家还是力挺夏想的立场,只不过让邱家抢先了。二是夏想已经和他私下里见过面了,证明了夏想和梅家的交情匪浅。

    相当于在付伯举抛出了委员长和总理的名头之后,只不过冷场片刻,邱老爷子和付老爷子都相继表态,表明了继续力挺夏想的立场。付伯举挠头了,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他不敢冒着惹两位老爷子怒的危险,非要再赶夏想走,因为他知道,两位老爷子真要大怒,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大骂他一顿,而他,连还口的机会都没有。

    不要说两位老爷子敢骂他,就是在座的不少退下的老干部,老军人,也敢当面顶撞他,甚至有些倔强的老头,连委员长和总理也敢上几句难听的话,何况他只是一个副总理?更何况两位老爷子又不是一般的退下来的老干部?

    他们余威冉在!

    怎么办?

    副总理可以说位重全权,下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是前呼后捅,威风八面,但副总理也是人,也有对等的重量级人物,在面对邱、梅两个老爷子坚定而毫不退让的联手之时,付伯举终于动摇了,感到他这个副总理的也是一样的束手束脚,无计可施。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打破了场中的凝重,赵泉新大步流星来到近前,一脸严肃,先是冲几位老爷子依次打过招呼,又看了夏想一眼,愣了一下,才认出夏想一样:“你是……夏想?你怎么也在这里?这里可不是你呆的地穷,赶紧出去,委员长和总理马上就要到了,万一出了乱子;小心你没法收拾。”

    赵泉新看似是无意中路过,也不问一下到底生了什么,而直截了当地赶夏想出去,就让夏想心中明白,赵泵新是假装催促,其实他心里清楚生了什么,就是摆明了要以局外人的身份赶他走,就是要给付家一个面子。联想到赵泉新刚才和付先锋的谈笑风生,看来,他肯定是受人之托了。

    付先锋够聪明,肯定躲在暗处将刚才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他不方便出面,就抬出了赵泉新前来压场。也是,一个付伯举,一个赵泉新,两位副总理在此,还真是天大的面子!

    夏想不想让邱家和梅家非要为一点小事和付家硬撑,人情不能一次用尽,他要知进退,才能更好地让别人以后记住他的好,而不是为了一点面子,非要把邱、梅两家欠的人情用完,就是不会做事的表现了。

    夏想就又依次打了一遍招呼,给足了赵泉新面子:“我就是来送一下人,马上就是,谢谢赵总理的提醒!”

    面对两位副总理出面,邱老爷子和梅老爷子也知道付家下足了血本,两人对视一眼,见夏想知进退、识大体,不约而同地心想,反正也算驳了付家的面子,夏想也很聪明表示是给了赵总理的面子,变相地也为邱、梅家两家的力挺做了注脚,反正不是因为付家的原因他才出去,他是听从了赵泉新的话。算了,赵泉新算是一个台阶,就借机下了也行。邱老爷子和梅老爷子就都没有说话,不说话,就表示了就认。

    夏想转身要是,一回身,没留神差点撞着一个人,心想今天是怎么了,总是冒失,定睛一看,原来从过道之中急切路过之人正是吴才洋!夏想不由一愣,吴才洋一见是夏想,也顿时怔了一怔。“夏想,怎么是你?”吴才洋也想不到夏想会出现在会场,他正急忙出去迎接委员长和总理“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一问出,吴才洋才注意到眼前针锋相对的气氛,他久经各种场合,徼一思忖就能猜到大概,心里就有了计较。

    不等夏想说话,他就脸色一沉:“夏想,今天的场合非常重要,不是你能随便来的地方,还不赶紧出去!”

    吴才洋话一出口,赵泉斡和付伯举都长舒一口气,心想吴才洋对夏想还是心存芥蒂,也要存心找夏想的麻烦,夏想今天必定要倒霉了。

    说实话,赵泉新和付伯举两人虽然都身为副总理,但却对身为中宣部部长的吴才洋,都有莫名其妙的敬畏心理。因为赵泉新和付伯举心里清楚,吴家第二代中,吴才江柔韧有余,硬气不足,吴才河不堪大用,性子太软也没有手腕,只有吴才洋果断坚决,又有雷厉风行的手腕,而且性格坚韧,为人又有狠绝的一面,他一人在偏远省份拼杀多年,硬是在吴老爷子没有话的情况下,扳倒一个又一个政敌,最终站在了京城的最高序列之中,成为政治局的一员。凡是对吴才洋的升迁之路知道详情的人,无不对他的政治智慧和果敢的作为而敬佩,敬佩之余,就是敬畏了。

    吴才洋是一个厉害并且心机颇深的角色,只要和吴才洋共过事或交过手的人,全部对他高看一眼,或是另眼看待。

    如果吴才洋非要让夏想留下,不要说付伯举会退让,就是赵泵新也会立刻转了风向。

    谁都知道吴才洋极有可能是政治局常务的人选,先不说以后他会走到哪一步,就是以吴才洋现在的地位和影响力,还有他让人心惊胆战的手腕,就让两人不得不退让三分。不想吴才洋开口也赶夏想走,就让两人大为放心。

    夏想本来正要走,吴才洋一开口,他就顺势立刻说道:“是,吴部长,我马上出去。”

    几人一见夏想在吴才洋面前必恭必敬的态度,心里也清楚两人之间的纠葛,大家族之中,谁家都有一些不见光的事情,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夏想能在吴才洋面前也镇静自若,也让在场众人都在猜测,夏想和吴才洋之间到底是和解了,还是还有麻烦没有解决?

    吴才洋见夏想的态度不错,心里本来也想当众维护他一下。但一眼扫过,知道是邱、梅家两家联手对峙付家,J酆根结底,还是因为夏想在省委秘书长的事情上,帮了两家的大忙,但省委秘书长也是吴家的心病,一想到这一点,吴才洋心里还是有气。

    从私人感情上讲,他也不希望夏想太难堪。从公事上讲,实际上他现在的立场应该和付家一样,应该和付家联手对付邱家和梅家,尽管说以吴家的势力,不需要借助付家的力量。但政治上本来就是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

    此一时彼一时而已,吴才洋就又一瞬间改变了主意,因为现在落了夏想的面子,相当于落了邱家和梅家的面子。夏想,你就受点委屈好了,谁让你非要

    鼓动邹家和梅家站在一起,非要抢省委秘书长的位置?吴才洋脸色十寒:“夏想,等下再走,先解释清楚你为什么非要来会场?”吴才洋的口气:1分严厉,显然是质问加追究责任的态度。

    夏想一愣,心想吴才洋找茬还真是时候,明走向他兴师问罪,暗走向邱、梅两家施压,要邱老爷子和梅老爷子难堪!

    付老爷子此时已经收起了刚才一脸的冷峻,换了一副轻松浅笑的表情,摆出了坐山观虎斗的姿态。

    付伯举和赵泉新对视一眼,交流了一下眼神,也明白吴才洋的剑锋所指之处是何人。

    邱老爷子和梅老爷子对视一眼,眼中都有怒气一闪而过,他们自然清楚,务才洋要借质问夏想之机,来当面找他们的不走了。形势一触即。

    如今,只能看夏想的周旋能力了,否则不管他是自己惹祸上身,还是祸水东引,将邱家和梅家拉下水,都会将他置于极其不利的境界。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将导致他里外不是人。

    吴才洋也正是看中了眼下是一个让夏想犯错的好机会,最好夏想说猎了话得罪了邱梅两家才好。否则他也不合在委员长和总理即将到来之时,非要通夏想一下。

    夏想仿佛真的作难了,他低下$”大约有十秒钟没有说话,日光盯向了地面,似乎在思索什么,气氛一时凝滞。

    邱仁礼也知道在省委秘书长的事情上,必定会和吴家、付家有一场硬仗要打。眼下表面上都是在拿夏想说事,实际上根源还在省委秘书长宝座的归属上面。夏想帮了邱家很多,按理说他和吴家关系密切,理应帮助吴家才对,他却偏偏先帮了邱绪峰拿下了市委秘书长的宝座,现在又为邱家精心策划省委秘书长的位置,不管夏想走出于何种目的,是长远打算还是短期利益,他都应该感谢夏想的帮忙。

    政治上的事情,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一样的,本来是你帮我我帮你的互动,有了你来我往,才好有更长远的合作。邱仁礼就下定了决心,必须要替夏想挽回面子,就算惊动了委员长和总理也在所不惜。因为邻家如果不出奋,不但会让夏想心寒,也会让梅家看不起,毕竟夏想在近期内的所作所为,是邱家受益最大。

    梅升平的心思和邱仁礼大不相同,他虽然也是抱定要为夏想出头的想法,但却不是因为对夏想的感谢,而是对付伯举的不满,对吴才洋的轻视,好嘛,三个政治局委员一起出面,压迫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还真够给夏想面子,也不自己想想有多丢人。

    当然他心里也清楚其实三人针对的可不仅仅是夏想,而是力挺夏想的邱家和梅家。因此,梅升平一咬牙,上,顶上,绝不退让,今天让一步,让付伯举和吴才洋认为梅家好欺负,以后说不定还会步步紧逼!对,不能让,硬顶。

    邱老爷子和梅老爷子也是抱了一样的心思,吴才洋欺负到了头上,不给他们两个老家伏的面子,他们也是有点火大。两人都是不约而同地想,吴才洋翅膀硬了,敢当面叫板了?得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他们两个老头子退是退了,但还没有死,还有说话的份量。

    其实夏想一直没有抬起老古,就是不想再节外生枝,再平白生出其他事端。他来就未了,本来是抱看见见世面的心态,却无意中因为挡了付老爷子的道而产生了误会一一当然也不是什么误会,从付老爷子刚才的所作所为和上次到医院看望他时的表现判若两人就可以得出结论,上次不过是走走过场,而这一次,却走动了真格。

    付老爷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不了解,也没有天真到认为上次见面时付老爷子的表现就是他的性格,政治人物都有两面性,性格之复杂别说一次见面,就是认识了几年也未必了解透彻。

    今天付老爷子借机作,一点情面也不留,就是看在今天他确实有硭在先一一不过这件事情,说有错也是错,说没错也没错,官字两张口,随便怎么说都可以。不过也算是被付老爷子抓住了辫子,他就想让自己丢人一次。

    做人能伸能屈,被人赶出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不是邱、梅两家出面,夏想就想息事宁人,出去就出去了,也没有什么,犯不务非要惊动老古出面,再闹上一场,落个不愉快什么的。

    但既然无巧不巧让邱梅两位老爷子遇上了,两位老爷子还替他出了头,夏想也不能关键时候掉链子,也得顶上一顶。谁知最后吴才洋非要横插一杠,将他的一点小事无限放大成了四大家族角力的支点。支点有时候虽然可以撬动各方的利益,但有时候还要承受各方的重量,承受不了,支点也有可能会被压个粉碎。

    ps:猛烈求免费的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