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74章 有心算有心

《官神》 第674章 有心算有心

下载: 官神TXT下载


    “那倒不是,我的脸并不能真实地反映出的我心情,在我思索的时候,我的表情就会凝重一点,和你是不是在我身边,没有关系。”夏想呵呵一笑,又露出了一副轻松的笑容“你也该升升取了,是不是?”

    古玉现在级别是科级,岭年纪不大,又对政治兴趣不大,也没有操心过怎么着再上进一步。

    “算了,先这样好了,级别越高,担子越重,你看我象是个大领导的样子吗?我还是省省心,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正经。”古玉不以为然地嘻嘻一笑,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听说梅晓琳可能还要来燕J1i1i……r……”

    梅晓琳在团中央呆得好好的,还没有打好基础,怎么又想出来?夏想并不想让梅晓琳早早跳出团中央,不必现在非要跳到燕省来趟浑水了,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团中央的经历对梅晓琳以后的成长绝对有利。

    古玉既然知道了一点风声,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夏想就决定回头好好劝劝梅晓琳,不要急着下到地方上,团中央是个好地方。

    他想了一会儿事情,才现古玉没有了声音,扭头一看,古玉蜷着身子歪着头,小嘴紧紧抿着,还不时动上一动,原来是甜甜地睡着了。

    古玉入睡的姿势很动人,她一脸恬静,眉毛长长,脸庞光洁如玉,细腻可人,阳光打在她的脸上,绒毛清晰可见。古玉的耳朵很美,阳光一照近乎透明,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

    美人如玉,此情如景,夏想经历在京城一系列的事件之后,突然就有了难得的片刻放松,心中就有一种柔情涌动。

    不过到了燕市,他还是将古玉放下,没有和古玉再有什么下一步的进展,而是先回到了家里。

    过年期间,在京城几天,夏想身心俱累,一回家,就想放下一切,好好睡上一大觉,只是今天他还要到区委去值班。

    曹殊黧抱着夏东迎接夏想,见夏想一脸风尘仆仆,有点瘦有点恨悴,不免有点心疼。夏想将老婆孩子抱在怀中,安慰说道:“总算回家了,还是家里温馨、舒服,京城米贵,居之不易,还是燕市物价低廉,而且人情温暖。

    曹殊黧感受到夏想的浓浓鹄爱意,心中的不安慢慢消去,问了一句:“连姐姐……她们还好?”

    夏想点头:“还好,这些天总在外西丰波,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也有限,过段时间让她和连夏来燕市住一段时间,你也好和她常见见与o”

    嗯。”曹殊黧听话地点点头,她心里虽然也觉得夏想应该陪陪连若菡母子,但夏想在她身边时还好,一走,她就想他不行,而且心里也多少有些吃味。尽管也觉得一年之中其实夏想还是在她身边最多,不过女人毕竟还是女人,想到夏想一连几天陪在连若菡身边,还是不太舒服。

    好在夏想还真是细心,告诉她他一直在外面忙碌,不管是不是真心话,总之他还是很在意她的感受,愿意让她宽心安心,她的心中就又充满了温暖,同时也有一点小小的自责。实际上夏想给予她和儿子的已经不少了,该抱怨该不满的应该是连若菡才对。

    曹殊黧也有点盼望和连若菡多见见面,有时和连若菡在一起「会让她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幸福,不但不觉得连若菡是抢她男人的女人,还会有一种回到以前美好时光的感觉。

    男人是用来心疼的,曹殊j!深知,一个女人想要一直幸福,就必须有宽容的精神。爱一个人,就是接受一个人的缺点的过程。同样婚姻也是如此,婚姻的难处在于谁都是和对方的优点谈恋爱,但却要和对方的缺点生活在一起。

    夏想只在家中呆了半个多小时,就听到了楼下的汽车喇叭声「是司机准时来接他到区委值班。

    傅晓斌还真是一个细心周到的区委办主任,连让司机准时来接都想到了,夏想暗笑,身为区委大管家,傅晓斌不但称职而且事事做得周密,以后也会是一个大有前途的人。

    到了区委,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不但傅晓斌在,金红心也在,今天本不该他们两人值班,两人过来,看来不止是来凑热闹来了。

    果然,傅晓斌一见夏想就立刻迎了过来:“领导,过年好,过年好!今天我没有什么事,就忽然想起年前还有一件工作没有完成,今天就提前过来看看,提前进入状态。”

    金红心也是一脸恭敬的笑:“领导过年好。我走过来看看哪里还有工作没有落实,明天就要上班了,得提前检查检查,不能明天领导们一来还要手忙脚乱地打扫卫生什么的,就是我的失职了。”

    看着区委区政府两个管家都能尽心尽职,夏想大感欣慰,就夺了两人几句,然后上楼。

    说是值班,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夏想就在傅晓斌和金红心的陪同下,在区委区政府大楼里面转了一转,安排人手打扫卫生,清理场地,为明天正式上班做好全面准备。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快11点的时候,李涵也到了。李涵一见傅晓斌和金红心都陪着夏想,过来就和夏想打了招呼,有寒暄几句,笑道:“夏书记,中午一起吃顿便饭怎么样?我想顺便向您汇报一下工作安排。”

    夏想既然来值班,晁伟纲也必定要耒。不过晁伟纲在办公室忙奢整理文件,为明天的会议起草言稿,没有跟在夏想身边。夏想见李涵真心相邀,反正中午也没有什么事,就想随口答应下来,不料逆没有开口,就见晁伟纲一路小跑跑了过来。“领导,接到长基商贸元明亮的电话,他邀请您中午一起吃饭,奥■的意思是一一一一一一”

    元明亮露面了?夏想微做一怔,心想年快过完了,元明亮露面的时机选择得还真不错,真是一个有心人。联想到元明亮在京城的会场之上和佳先锋一起,与赵泉新谈笑风生的情景,夏想心中有了主意,转身冲李涵笑道:“李区长,你看要不中午一起坐坐?”

    李涵乍一听无明亮要请夏想吃饭,也是愣了一下,又听夏想邀请他一起去,自然知道是客套话,他才不会不识趣地非要凑上去,就忙摆手说道:“算了,我就不去凑热闹了……”他又转头看了傅晓斌和金红心一眼“晓斌和红心中午有没有时间?”

    区长开口邀请,面子必须给,傅晓斌和金红心就都一口答应下来。虽然两人也知道夏想才不会在意他们和李涵坐在一起吃饭,但还是悄悄地用目光征询了夏想的意见。

    夏想也不想李涵太难堪,好象他多独断专行一样,就假装没看见傅晓斌和金红心的眼神,呵呵一笑,也没有过多的客气,就和晁伟纲转身离去。到了办公宣,夏想接过了元明亮的电话:“你好,我是夏想。”

    “夏书记,我是长基商贸元明亮!”无明亮的声音中气十足,颀有几分喜气“过年好!听说夏书记今天值班,特意打来电话请您吃饭,不知夏书记可肯赏光?”

    于公来讲,元明亮作为下马区的大投交商,他的面子夏想必须给,否则就显得他对投资商不够热诚,传出去也是他的工作不到位。同时,夏想深层次的想法是,他也应该和元明亮再次接触了,年后的主要工作一是下马区的经济建设,二就是和元明亮之间的过招,就更紧锣密鼓了。提前见见面也好,试探不了对方虚实,至少也能做到心里有数。

    嗯……”夏想微一沉吟,没有太拿捏,就势说道“大过年的,难得元先生留在北方过年,好,我就陪你过一今年尾巴。你说地I;i)i……r……”

    夏想不说无明亮在燕市过年,却说在北方过年,自然是暗有所指。

    北方范围虽广,但大家都心里清楚,其实不外是燕省和京戏『o

    此处更是特指京城。

    元明亮也不知有没有听出夏想的言外之意,反正呵呵一笑:“好,夏书记爽快人,我喜欢。早就听说夏书记有品味,格调高,下马区新开张一家水上餐厅,我就请夏书记到水上餐厅一聚,怎么样?”

    下班后,夏想几乎是踩着和元明亮约定的时间,来到了下马河畔。此时下马河天寒地冻,河面结了一层薄冰,但在河边之上,有一座新落成的饭店却是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饭店名叫下马居,显然是指临近下马河之意。其实按照夏想所想,现在大冬天的,饭店又在河边,冷气逼人,生意应该冷清才多,不想不但客满,而且还有排名等候的客人,就让夏想微微感慨。

    依稀记得才几年前,一到过年的时候,饭店和商场就全部放假关门,过年就是真过年,大街土行人也少得可怜。最近几年,过年和不过年时没有太大的不同,依然是大街上车水马龙,饭店人满为患,夏想就想现在过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太商业化了。一切都过于商业化了,甚至年夜饭也要在饭店吃,就失去了原有妁过年味道。元明亮已经在饭店门口等候夏想了。

    他一见夏想出现,而且还是一个人,不带秘书不带司机,就微眯着眼睛笑了,心想夏想确实是一个有趣的人,很少见他讲究派头,出门也从不前呼后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实际上夏想却是一个果断、聪明,并且手腕高的才2q岁的区委书记。元明亮想起在京城之中会场上的一幕,心中就有一丝复杂难言的情绪。

    当时夏想和付家的冲突,以及邱、梅两家对夏想的维护,甚至后来吴才洋的冷溢和借势打力,还有夏想最后和委员长、总理的低声交谈,元明亮当时和付先锋躲在暗处,都看得清清楚楚。

    夏想在场中的从容应付,不慌不忙的镇静,给元明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夏想虽然是官场中人,不象他是一介商人,按理说越是当官之人才越怕大官,当一个副厅级干部面对两位副总理时,一百人之中能够一点也不诚惶诚恐的,恐怕一个人都没有。偏偏让他见到了一个人,就是夏想。

    假如说夏想能够在两位副总理面前面不改色是因为他自认有邱、梅两家作为依仗的话,那么他在和委员长、总理谈话时所表现出来的恰如其分的谦恭,就让元明亮也暗中对夏想叫了一声好。

    因为元明亮在见到赵泉新时,也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手心出汗,差点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毕竟对方是堂堂的副总理,国内顶尖人物之中的几十人之一,在古代,就是副宰相。他再是自恃实力雄厚,也以和副总理见面并且面谈为荣。

    夏想是区委书记,官场中人是最怕上级的人,人人见到上级都是一副受宠若惊并且竭力拍马的模样,夏想能在两位副总理,不,还有一位中宣部部长面前保持馈静,哪怕他只是努力假装,也是难得的沉秸。

    元明亮就对夏想多了一层认识,认为夏想远比他的年龄成熟,也有让人更琢磨不透的一面。本来他打算上班之后再和夏想见面,回到燕市后他又改变主意,认为还是立刻见面为好,年后下马区的房价肯定上涨,此时就更需要探探夏想对房价上涨的看法以及容忍程度,当然,也有更深一层了解夏想的为人的意思。

    尽管元明亮已经从付先锋口中得知了夏想的所作所为,知道夏想是一个极难对付的厉害人物。但别人的转述多半带着个人偏见,无明亮也不是不相信付先锋,而是他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需要更准确地判断夏想的性格和行事方式,不想全部受到付先锋的影响。付先锋是政客,凡事都从政治斗争的立场出。他是商人,凡事要在商言商,只要能赚钌,原则问题可以再谈。

    他需要准确地判断出夏想的执政风格和偏向,因为白战墨已去,下马区现在大局完全掌握在夏想手中,而李涵虽然是付先锋深埋的棋子,但到底只是区长。夏想在还是区长的时候,就能让白战墨大感头疼,束手束脚,现在夏想成了书记,强势书记,李涵是二把手,还能斗得过夏想?

    元明亮也清楚,付先锋的用意倒不是非让李涵和夏想对着干「或是和夏想在下马区争权,而是让李涵转移夏想的视线,让李涵躲在暗处,帮助长基商贸运作,而不是再和白战墨一样,非要和夏想斗在明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夏想未必会想到李涵会是付先锋的人,未必能提防李涵在执政思路上完全向长基商贸倾斜,要的就走出其不意的效果,要的就是让夏想蒙在鼓里。

    不过夏想现在毕竟是区委书记,是一把手了,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元明亮都该亲自出面邀请下马区的父母官坐一坐,至少可以做到表面上联络感情,也表示出他对区委书记的应有的尊重。

    元明亮及时迎上前来,对夏想到来表示了欢迎和感谢,夏想见无明亮一脸热诚,笑容也是格外热切,心想其实元明亮如果从政的话,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政治人物,起码他有表演的天赋,而且还很会挑选时机。

    夏想就主动和无明亮驱手:“燕市天寒地冻,作为南方人,无先生在北方的冬天过得还好?”

    元明亮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多谢夏书记关怀,其实北方的冬天比南方好过,虽然外面干冷一些,但室里却是滥暖如春,我都有点喜欢北方的冬天了,哈哈。以后有可能的话,希望我能年年在北方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夏想呵呵一笑:“下马区的建设才刚刚开始,如果元先生在下马区的投资有长期打算的话,也少不了在燕市过冬。我也认识许多南方的朋友,他们也是非常喜欢在北方过冬天……

    夏想的话前一句是重点,无明亮听了微微一笑,心里却是一动,夏想的话是有所暗指,还是只是随口一说?以夏想区委书记的身份,希望每一个投资商在下马区都有长远前景也是题中应有之意,难道是他多心了?

    元明亮伸手一指下马河边的一艘小船:“饭店客满,他们刚推出了船席服务,一艘游般一桌酒席,很有特色。”夏想就客随主便:“倒有些意思,走,上船。”

    元明亮和夏想就在服务员的带领之下,登上了船席。所谓船席,就是一艘不大的小船,装修成雅间的样式,里面还有炭火和暖气,别有特色,大有情调。

    小船摇摇曳曳,尽管空间不大,但也大有意境。夏想和元明亮相对而坐,要了火锅和小菜,等服务员将菜式上齐之后,告诉两人可ka将船开到河中就餐,船上可以留服务员,也可以不留。两人没有留人,就开动小船驶离了河岸,来到河中央。

    下马河上结了一层薄冰,很薄,船开动时,冰层破裂,吱吱作响。夏想就笑:“现在我们是在一条般上,可要小心一点,不能翻了船。言者是不是无心不好说,听者却是有意了。

    ps:还有没有?预求一下明天零点过后的票,周一了,强烈渴望兄弟们的票的支持,当然,有月栗更好,老何需要动力和玫励,需要从下周起,有一个全新的开端,继续努力!</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