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78章 隐患

《官神》 第678章 隐患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古玉一走近,夏想就闻到了她身边的清香,见她敞开的羽绒服之中露出紧身的红色毛衣,胸前还挂着熟悉的玉佩,不由心中为之一动,目光就露出了热切之意。(.)

    古玉注意到了夏想的目光变化,悄悄地一笑,俯在夏想耳边说道:“是不是有吞想我了?嗯,告诉你,我也想你了。”

    这小丫头,也有大胆有趣的一面,夏想就忙咳嗽一声,虽说和外间的晁伟纲之间还隔着一道门,门的隔音效果还不错,但毕竟是在办公宣,古玉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些。

    夏想还没说话,电话却响了。他就用目光示意古玉坐回沙上,他要打电话,不料古玉却掂着脚尖,轻快地走了,还冲他挥手告别:“有时间记得去找我,我先走了,不烦你了,省得你烦我。”夏想点头,也没空送古玉,因为他看到了来电号码,是梅升平的电话。“梅部长好。”夏想就先问了好。

    “夏想,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给个意见。”梅升平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至少声音中也听不出有什么不同,上一次的会场事件,就算在梅升平心中激起了什么波澜,估计现在也冲淡了。“请梅部长吩咐。”

    “晓琳想出来工作了,我想调她来蕻省,她说你建议她留在团中央,我不明白,团中央会有好的前途?”梅升平有意安排梅晓琳来燕市下辖县担任县委书记,他算好了时间,梅晓琳担任书记两年后,正好桥西区区长到点了,到时再调梅晓琳升到区长,直接就升到了副厅。

    但梅晓琳却说想在团中央再呆两年,说是夏想给她打了电话,理由是磨刀不误砍柴功。

    梅升平也知道夏想一般不轻易干涉别人的事情,尤其是重大事情上面,他轻易不言,但既然他主动告诉梅晓琳留在团中央有好处,肯定是有什么内幕了,梅升平就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就打来电话问个明白。

    夏想也不太好明说团中央以后会越来越成为国内政坛新星的摇篮,历史还走出现了一定的偏差,也说不定以后会有更大的不同,但至少现阶段还好,还有许多事件都是按照原有的轨迹在前进,但也有一些重大事件没有出现,比如**。

    **没有出现,夏想少了一个救人于水火的大好时机。反过来,没有出现才是天大的好事。就算他有先见之明,也救不了所有人,还会有人因此而丧生。没有非共,也是国家之幸,人民之幸,他宁肯不做所谓的英雄,也不愿意整个国家都陷入恐慌之中。

    团中央走出了吴才江是原先历史之中没有的意外事件,但现任团中央的第一书记,却依然是后世某个声名赫赫的人物,有望登临绝顶的极少数人之一。如果梅晓琳和他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以后紧随着他前进的步伐,想不成为国内第一个女省委书记也难。

    但有些事情只有隐晦地提起,夏想对梅升平的问题微一沉吟,答道:“团中央历来出人才,晓琳刚调去不久,多熟悉一些团组织的工作也很有必要,再有吴省长也是刚从团中央出去不久,相信以后第一书记外放到地方上担任一二手也会成为惯例……晓琳不一定非来燕省才有前途,如果她得到现任的第一书记的赏议,以后等第一书记外放的时候,直接跟到地方上,也可以直接从副市长做起了。”

    梅升平对夏想的话中的暗示也微微震惊,因为团系势力的崛起,梅老爷子也有预言,但他却不尽相信,认为现今还是太子党的势大「团系就算偶而出去一两个人物,也成不了太大的气候。不料夏想却已经敏锐地现了其中的端倪,而且他的观点和老爷子一样,认为团系会大有前景,就让他不得不佩服夏想过人的长远日光。

    老爷子说了,梅升平不大相信。夏想说了,他也未必会信。但老爷拳和夏想不约而同地提出了相同的看法,就不由他不信了几分:“你的意思是,以后有可能会有团系的出现?”

    能提出“团系”的说诀,梅升平也非常人,团系一说,要几年后才逐渐成为共识,现今只不过才初见一丝曙光而已。

    梅升平问得直接,夏想却回答得含蓄:“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但我坚持认为,晓琳多在团中央呆两年,没有坏处,只有收获。”

    挂断梅升平的电话,夏想想起昨天他才给梅晓琳通过电话,向她再次重申了他的看法,认为她留在团中央是一步好棋,不必急于来燕省。梅晓琳认真听了他的建议,表示会慎重考虑。

    梅升平虽然没有给他明确地回答,但夏想相信梅升平已经被他打动了,会重新考虑梅晓琳的去留问题。

    三天后,小时新型建材厂的贷款申请,初见眉目。听陈天宇所说,建行行长孟学路一见严小时就十分热情,非常痛快地答应了贷款申请,并且还提出要请严小时吃饭,以便进一步洽谈合作事宜,严小时就答应了下来。

    尽管陈天宇说得含蓄,夏想也听了出来孟学路显然更对严小时的美貌感兴趣,他就心中暗觉好笑,孟学路也不打听打听严小时是谁,还想打严小时的主意?不被严小时玩弄于手掌之间就不错了。

    男人,怎么一见美女就降低了智商?夏想无奈叹气,桐媚冉操心这些闲事。第二天,赵康终于出现在夏想面前。

    距离上次古玉提起已经过了三五天,夏想差点忘了这件事情之时,赵康就意外现身了。

    赵康身体魁梧,长得五大三粗、膀阔腰圆,一看就是一条壮汉,只是和他外表不太相称的是,他为人不太爽快,说话吞吞吐吐不说,还在交谈中透露了两个信息一一赵康居然想凭借老古的名号,让夏想批地皮给他,然后他再申请贷款,再找施工单位垫!$施工,想玩一手空手套白狼的伎俩。

    本来夏想对他还有几分热情,毕竟是老古亲自吩咐古玉郑重交待要照顾一下的人,但夏想从赵康微微有些自大的态度和不切实际的想法上面得出结论,古玉所说的赵康做过几年外贸生意,估计就是最常见的皮包公司。

    曾经有几年,外贸公司多如牛毛,实际上大部分是玩空手套白狼的手段,来骗取国家的出口退税。有不少所谓的外贸公司甚至就是皮包公司,随便租一个场地办公,然后就开始和一些三无企业勾结,假借一般出口贸易方式和假借委托加工方式假报出口,或是以虚假合资,骗取合资企业资格以获得税收优惠政策,借以敛财。

    夏想就没有正面回答赵康的问题,而是旁敲侧击地问了问他以前做了一些什么外贸生意。赵康的回答不是很清晰,含糊其词地应付了几句,夏想却不是想听他应付了事,又继续追问了几句,就把赵康问得不耐烦了。“夏书记,长说您很可靠,值得信赖,我才来找您。您fs乎对我不太信任。”赵康的语气就有点不太友善。

    夏想才不会计较赵康的态度,因为他已经将赵康打入了冷宫,列入了不可信任的名单,如果不是看在老古的面子上,他已经下了逐客令。

    “信任是相互的。”夏想漫不经壮地一笑“下马区前来投!$的开商贷款的不是没有,但很少。不但很少,而且基本上贷款比例不过自有!$金的百分之五十。因此在相等的条件下,肯定会优先照顾!$金充足的开商,而且下马区出台的政策就是,谁的实力雄厚,谁就能够拿到好地盘。达才集团、远景集团还有长基商贸,都走出手1o1乙以上的!$金,因此,他们的楼盘在下马区都是最好的位置。”

    赵康明白了夏想的意思,知道夏想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了,就微微涨红了脸:“我还以为长的面子有多大……”

    夏想脸色一沉:“交情是交情,原则是原则,下马区不是我一个人的下马区,现在有许多开商拿着钱都拿不到地皮,不可能有人不交一分钱,也能拿下一片好地,传出去的话,下马区委区政府就没有公信可言了。”赵康有点尴尬地站了起来:“打扰夏书记了。”夏想见他要是,也不挽留,站起身来:“我送送你。”

    赵康脸色变了一变,迟疑着说了一句:“如果我有充足的资金,您是不是舱给予适当的倾斜?”

    “同样的条件下,必然有远近亲疏,哪怕你的条件稍差一点,也能照顾一二。”夏想不是不近人情,是不会做出没有条则的人情之事,就是老古亲临,他也不会允许在他的下马区弄出空手套白狠的事情,原则问题不能动摇。同时,夏想也不理解老古为什么要介绍赵康来找他,难道老古会不了解赵康的为人?

    “我和翔保公司有业务往来,有一笔!$金还在翔保的帐上,我会和他们进行谈判,争取尽快将资金转现,到时我再来找您。”赵康的态度多少端正了一点,有可能他也想起了老古的叮嘱,知道夏想的为人和手段。赵康一是,夏想就端正在椅子上,陷入了深思之中。

    如果不是赵康意外提到了翔保公司,夏想几乎遗忘翔保公司这个燕省最大的巨骗公司。

    印象中,前世在簋刀8年时,翔保公司就因为骗税问题被查。翔保公司全称是翔保燕省进出口集团公司,本来曾经是燕省的明星企业,在被查处之后,轰动一时,因为翔保公司的骗税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涉案金额最大的骗取出口退税案,涉案金额高达2亿元!

    或许是历史出现了偏差,现在翔保公司还屹立不倒,其创始人章翔保仍然顶着许多光环一一国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学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全国劳模、省第八届政协常委,是省管正厅级企业干部,而且章翔保的全身铜像还矗立在翔保公司的大门口,每一个经过的员工都要向铜像行注目礼。

    夏想随即让晁伟纲调出了章翔保的资料,仔细研究了起来。因为赵康的意外出现,无意中提及翔保公司,让他有了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觉得有必要将一些事情提前引骡\,或是将一些事情扼杀在摇篮中。

    因为由翔保事件让夏想联想到了四牛奶粉的三聚氰氨给全国儿童带来的重大危害。

    j$科显示,翔保公司是国内知名企业,是全国唯一一家以企业领导个人名字命名的大型国有企业,是燕省大型支柱性外贸企业,所谓的创汇大户,每年为省里、为国家大量“创汇”忏qq年曾达到3亿多美元。谁能想到,婆「样的企业也会干下骗税的勾当!

    章翔保现在还没有倒下,夏想并不清楚具体是哪里出现了差别,因为他记不大清后世是因为什么牵涉到了章翔保,结果才让一个明星企业一夜之间轰然倒塌,就如章翔保矗立在公司大门的铜像一样,在他被立案侦查之后,立刻就被人推倒,据说被收破烂的人偷走之后,当成了废旧金属去卖,也小了一笔意外之财。

    翔保公司的骗税案如果说没有引起太多公众的关注的话,几年之后的四牛奶粉案,给国家和儿童带来的伤害和损失,却是无法弥补的巨痛。

    四牛集团位于桥西区,现在是桥西区的第一利税大户,据说光是四牛一家上交的利税就相当于桥西区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夏想也明白,作为桥西区的利税大户、中国食品工业百强、中国企业5co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也是燕省、燕市重点支持的企业集团,他根本无法插手四牛集团的事务,而且他的话四牛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国英未必会听。

    杨国英现在是燕市乃至燕省的明星企业家,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就是市长胡增周也要礼遇三分。

    杨国英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突出贡献的儿少工作者、全国质量管理先进工作者、届中国创业企业家、全国优秀女企业家等1co多项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是第九、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我国第一批获得高级职业经理资格证书的职业经理人……头上顶着一堆耀眼的桂冠,说不定在杨国英眼中,他这个下马区的区委书记,还是一个不入眼的小字辈。

    也是,杨国英也确实是一个能人,四牛集团正是在她的带领之下,才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展成为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为一休的大型企业集团,因此杨国英在省市领导的眼中,绝对是燕市一流的企业家的代表。

    应该说现阶段,四牛奶粉集团正处于蓬勃展的时期,还没有出现添加三聚氰胺的问题,但眼下已经埋下了隐患。其实平心而论,中国奶粉市场的繁荣,以及后来出现的添加三聚氰胺的恶**件,从表面上是春是奶粉企业赚取黑心谶所致,实质上还是因为消费者的狂热和不理智消费才导致了恶**件的最终生。

    市场决定一切,不能把所有企业的恶劣行径全部归咎于企业身上,企业要向市场妥协,要向市场要效益,但市场既不良性又不合理,最终就会将企业逼上绝路,归板结底,酿成苦果的最终还是消费者自己。

    但如果全部归罪于消费者,既不合理又有失偏颇,其实深思下来,是中国畸形的市场经济,是中国所谓的专家学者,是中国某些别有用心的高层引导,等等,在种种原因砘促使之下,才导致了国民对牛奶的狂热,才让许多妇女不母乳喂养,都疯一样让孩子去喝牛奶。

    牛奶毕竟是牛喝的奶,不利于人体的吸收和消化。曾经有人打着“一杯奶强壮一个民族”的旗号来振兴中国的奶制品业,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性利益自不用说,却因此从Zdo1年起,中国开始疯狂地提倡奶粉喂养,到处充斥一群专家教授宣扬牛奶的好处的言论,仿佛只要喝上一杯牛奶,一夜之间,中国国民体质就会有质的飞跃一样。

    谁能料到四牛奶粉事之后,又开始有无数专家跳出了鼓吹母乳喂养的好处,又从理论的高度论证牛奶并不利于人体吸引,大部分营养都被浪费了,实际上牛奶的营养价值被严重高估了,甚至还不如小米稀粥。

    是呀,谁都清楚不管是专家还是教授,绝大部分是喝母乳长大的,没喝牛奶,他们也足够聪明了。同样,没喝牛奶,他们也足够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可见在利益面前,智商和是喝人奶还是牛奶完全无关。只要有钱,喝人奶吹牛\\o只要有利益,喝牛奶骂亲娘。

    其实牛奶并没有多少可被人类吸收的营养,专家们鼓吹归鼓吹,却改变不了事实。喝牛奶的孩子胖是胖,却体质虚弱。这从后世经过长达1o年的研究现,中国青少年的体质连续1帱持续下降就可以得出结论,牛奶和一个民族的强壮没有一毛钱的关系。</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