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84章 迷局

《官神》 第684章 迷局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一场原以为唇枪舌剑的会议,无疾而终,最终以李涵的尴尬和无奈收场,也走出乎夏想的意料。夏想本来还想站在政治高度上说服李涵,也好显示出身为书记对区长的尊重,不想庄青云和陈天宇各有手段,一人一言就将李涵置于败地。

    散会后,夏想刚回到办公室,接到了无明亮的电话,约好下午下班到广场举行元宵灯会的开幕仪式。放下电话夏想心想,元明亮好快的动作,一天多时间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看来是早有打算,暗中早就已经做了花灯,否则几天时间哪里来得及?

    夏想又通知黄建军,让他组织警力,负责灯会的安全,务必保证不能出现重大事故。黄建军立下了保证,说他会亲自出动,负责维持秩序。刚安排好一切,庄青云出人意料地来到了办公室。

    夏想起身相迎,以示礼貌,庄青云点头致意,没有任何虚套,直按就说:“我提前向您请个假,正月二十是胡市长的生日,要耽误半天时间。”夏想洛着眼睛笑了。

    庄青云不是请假来了,还有一周的时间,哪里有提前这么长时间请假的?他是暗示来了。

    不管庄青云是自作主张,还走出自胡增周的示意,胡增丹-的生日宴会,夏想是非去不可了。

    否则,就显得他太拿大孓。而且陈风离任在即,基本上胡增周接任书记已成定局,他有必要和胡增周修补一下若即若离的关系。

    政治上的事情,总是山不转水转,胡增周担任了一把手,眼界一高,权力一大,相应的,心胸就合开阔一些,在政治斗争上占据了有利位置,就由以前的中立立场改为大力推行自己的执政风格,他需要团结一批人。显然,付先锋还不是他需要团结的最佳对象。

    夏想就适时地表现出了会心地一笑:“-^『,好,胡市长生日,肯定高朋满座了,如果胡市长不嫌弃,到时我也去亲自向他祝寿。”

    庄青云见夏想闻弦歌而知雅意,也是会心一笑:“我想胡市长一定会非常高兴。”

    庄青云的话可不是随便说说,他的态度,大概也就是胡增周私下里的态度。夏想多少明白了一些什么,陈风的离任,胡增周肯定也有所耳闻。不过陈风的离任不是问题的焦点,焦点在于,是由谁接任市长!

    是呀,到底谁会接任市长,也是夏想一直拿捏不准的问题所在。

    于繁然是常务副市长,按理说他是第一顺序的接任人选,但他!$历大没,担任常务副市长的时间太短,再一步迈进坐上市长的宝座,几乎没有可能。而且就算上面有人大合力挺,勉强坐上也难以服众。

    基本上,于繁然接任市长的可能性可以排除了,除非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因素出现。如果还从燕市的现任常委中就地提投的话,反倒是付先锋最合适!

    作为市委副书记,燕市排名第三的重量级人物,付先锋在市委工作也有两年了,基本上各项工作还算说得过去,最主要的是上头有人,背景深厚,努力运作一把的话,大有希望。

    付先锋接任了市长,对夏想的处境最为不利。作为付先锋最痛恨的人之一,一旦付先锋坐实了市长宝座,该拿夏想一把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手软。而且身为市长,权力比副书记大了不少,主管的工作范围也面面俱到,夏想还真得小心三分。

    年后一直没有听到付先锋有什么动静,夏想就心中有了计较「不出所料的话,付先锋肯定正在暗中运作市长的宝座。

    而且,胡增周说不定也听到了什么风声,也在加紧了加固他的势力。因为在陈风的强势之下,他身为市长可以和付先锋暂时联手。但陈风离任,付先锋接任市长之后,他一旦就任了书记,和付先锋之间就成了对立之势。而且付先锋的为人他也清楚,后台硬,手腕硬,肯定会是一个强势市长,胡增周被陈风压制了很长时间,他肯定不想当上市委书记之后,还要被一个强势市长给逼得束手束脚。

    人,都想自己当家作主,谁也不想听命于别人,或被迫去做什么事情,尤其是身居高位者。胡增周是未雨绸缪,借生日之际,暗中拢络他认为可以团结的力量。他在燕市好几年了,还没有完全站稳脚根,如果接任了书记之后,挂了省委常委的头衔,在级别上压了付先锋一头,还被付先锋逼迫的话,别说他自己会觉得恐屈难受,就是上级领导也会对他的能力表示怀疑,上,不能获得领导的信任。下,不能羸得下级的尊敬,胡增周肯定不会坐等悲剧的生。但付先锋真的担任了市长的话,还其会对夏想形成极大的制约!

    如此,胡增周既然通过庄青云释放了善意,他必须-紧紧握住胡增周伸过来的友情之手。

    庄青云一是,夏想看看时间,离元宵节的剪彩仪式还有一段时间,他就拿起电话,打给了陈风。就知道你该打来电话了,肯定听到了什么风声。”陈风上来就笑骂了一句“就知道你平常没事也不会打电话问个好,非享有事的时候,才临阵磨枪。”

    夏想自然清楚陈风说的是玩笑话,他可从来不做临阵磨枪的事情,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一直一来夏想如果不是事事比别人提前一步,也走不到今天。

    但陈风离任的事情,直到现在还没有具体眉目,应该说是一直隐瞒得较深,可能也是上头不想提前惊动太多人,以免引不必要的麻烦。但总是有人会提前得知一些内幕,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世界上没有透风的墙,陈书记,我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是有人故意放风给我听。”夏想对陈风真真假假的玩笑话习以为常了,呵呵一笑“刚刚庄青云告诉我,要提前一周请假,因为胡市长要过生日了。

    “呵呵。”陈风笑了,立刻明白了什么“一今生日就能让你联想到许多问题,你还真行……说实话,我调走是不假,但具体去哪里还没有定好。

    说不定会拖上半年,说不定上头拍了板,给我安排好导位置,三五天就离开燕市了。”

    “陈书记不管去哪-里,都是高就,我肯定是要恭喜的……”夏想绕了一句,停顿一下,才又说“关键是……”

    “关键是市长的人选,是不是?我就知道你关心的不是我的去留,是后陈风时代的燕市局势。”陈风假装生气地说了一句,随即又笑了“这事现在不好说,现在燕市和燕省的人事调整,只要是关键位置,都有非常重要的人物盯着,听说,不但省委秘书长的人选已经惊动了总书记,连燕市市长的问题,委员长和总理都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关注。

    陈风透露的消息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实情,因为以陈风的级别,他能够接触到一些重大的机密,而且他再进一步的话,不是省委副书记就是常务副省长,开始正式迈向了省部级干部的后备序列。届满之后,有望担任省长,成为一方大员。

    况且夏想也清楚,陈风在京城的后台,听说现在很是得势,也有上升的空间。陈风的话透露的两个消息,非常耐人寻味。

    省委秘书长的人选惊动了总书记,就等于坐实了夏想的推测。总书记是不是家族势力的支持者他不敢妄下结论,关键是,省委秘书长的人选,必定要经政治局讨论,但不一定总书记会用心关注一个省委秘书长的人选。但现在既然惊动了总书记,就说明斗争已经上升到了最高层次,也说明,吴家遭遇到了重重阻力,否则,按照吴才洋的自负和推测,人选问题早就应该尘埃落定了。现在仍然僵持不下,形势显然时吴家不利。

    第二个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燕市市长的人选,竟然引起了委员长和总理的关注,就更证明了燕市在中央高层心目中的位置,与日俱增。燕市市长虽然也是副省级干部,但决定权还是在燕省,省委提名最后人大通过之后,只需要向中组部备案即可。但现在却是委员长和总理都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关注,就有意味深长的意思了,因为不知道委员长和总理主动表示关注的用意何在?

    到了委员长和总理的级别,可不是随便就关注一件事情的,一旦关注,要么确实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要么就是极有影响的政治事件。否则,绝对不会上升到关注的层次。

    也就是说,陈风还未离任,市长人选问题,已经开始展开了博弈,而且层次还很高,显然,夏想所料不错的话,付家已经出手了。

    付家估计也是清楚省委秘书长的宝座因为晚了一步的原因,已经希望不大了,正好可以全力以赴来争取燕市市长的宝座,而且付先锋现在位置是接任市长的最佳人选。

    政治斗争一旦上升到了最高层次,夏想就只能袖手旁观了,但他也心里清楚,再高层次的斗争政治,也不外乎利益和平衙。先利益「后平衡,或是先平衡,后利益,全在各自的政治立场不同。

    夏想笑了一笑,就跳过了市长人选的问题:“您下一步的安排,有没有什么眉目?”陈风的去向,夏想不可能不关心-o

    “暂时还不好说,最大的可能是去京城部委,反正不会再留在燕省了。”陈风的声音中有一丝留恋,他在燕省呆了不少年,人生中最关键的位置都是在燕省度过,对燕省,还是大有感情的。

    挂断陈风的电话,夏想久久元语。尽管知道早晚有一天陈风会离任,但事情临头时,心情还是有些沉重,不是因为陈风一走,他在市委的大靠山没了,而是和陈风相交的几年间,他和陈风之间确实关系不错,他也深受陈风的照顾和关怀。

    下午6点多,长基商贸派车来市委大院,拄夏想和幸涵一行,为元宵灯会的开幕仪式剪彩。元宵灯会从正月十四开始,持续三天,到正月十七凌晨结束,主要场地布置在远景大道、长征大街。因为下马区是新区,街道宽阔,布局合理,长基商贸只用了一天一夜就布置好了灯展。

    夏想和李涵一起,坐上了长基商贸的车,两人秘书都在后面的车上,夏想和李涵坐在一起,是有话要说。

    “李区长,正月十五一过,大部分返乡的工人就都回来上班了下马区的各项建设,就会迎来新的**。区委区政府有必要走访工地,安抚工人,鼓舞士气,同时要让各个工地加强安全意识,避免出现重大安全事故。”

    李涵点头:“夏书记说得对,我已经安排源清同志具体负责这件事情,他也做好了详细的部署。”

    谢源清真和李涵走近了?夏想目光闪动。他倒不是很在意谢源清(8向谁的立场,而是认为谢源清的性格和行事方式,不太适合去做安抚、慰问工人的活动,还是吴港得最适合。但政府的内部事务,夏想又不好指手画脚,只是含蓄地说了一句:“港得以前在基层呆的时间比较J1)!;1……r……”言外之意当辏是吴港得最适合和工人们打成一片。李涵徽做一怔,笑了芙,没有说话。

    剪彩仪式乏善可陈,没有什么新意。夏想和李涵共同上台,剪断红彩球,然后就是掌声雷动,然后就是长基商贸宴请下马区委区政府的一干工作人员。饭后,元宵灯会正式开幕。

    不得不说,元明亮精心安排的灯会确实有可取之处,一眼望去,各色灯展争彩斗艳,各有千秋。当真有“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的气魄,又有“火树银花合,灯树干光照”的流光溢彩,再有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中,确实有盛世景象。身为下马区的父母官,夏想见此情景也是心中大慰。

    最后以夏想为的下马区一干党政领导,都对长基商贸举办的元宵灯会大加赞赏。初步估计,第一天晚上的游客就有5万人次,随着今天晚上新闻的热播,明后天的人数待会翻番。

    夏想在淳淳叮嘱了一番之后,再三交待要注意安全事项,然后就离开了现场,今晚连若菡还在莲居等他。

    夏想让司机和晁伟纲各自回家,他自己开车前往莲居。半路上接到了曲雅欣的电话。

    “领导,有关四牛集团的事情我要向您汇报一下,杨总原则上同意了将养殖场建在下马区,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夏想没想到事情进展得挺快,比他想象中要顺利许多,也让他对曲雅欣的工作能力高看一眼。

    “杨总看中了下马区和窜山县交界处的一片荒地,说是更适合建造养殖场,原有的城西村的地皮,她想指定转让给众大集团!”曲雅欣不太明白杨国英是什么目的,怎么四牛集团和众大集团又有交集了?为什么要将地皮转让给众大集团,她也百思不得其解。

    夏想正待车开得飞快,一听此话,顿时吃了一惊,急忙靠边停车,消化一下曲雅欣带来的惊人的消息。

    夏想的第一反应和曲雅欣当时听到杨国英的话时的反应一样,震惊而不解,也是十分纳闷四牛集团和众大集团之间并无业务往来,为什么杨国英要替郑毅出头?难道说杨国英暗中收取了郑毅什么好处,或走出于政治原因?

    杨国英可不仅是四牛集团的董事长,她也是政治人物,她是国有企业的干部,有政治立场和政治取向再正常不过,但她和郑毅之间有来往,提出将地皮转让给众大集团,就让夏想心中疑惑之余,又多了一丝警惕之心,没想到他的无心之举,只想扼杀结石奶粉,却又牵连到了杨国英和郑毅,或者说和付先锋之间有联系,真走出人意科格意外收获。

    杨国英如果不是和郑毅或者说众大集团有联系,就是和付先锋有交情,否则她不会提出一个看似不合理实则有隐性利益在内的要求……夏想做一思索,对曲雅欣说道:“容我考虑一下,以后再答复你。”

    夏想在没有摸透杨国英的本意之前,不会冒然答应她的任何要求。虽然说杨国英主动提出的地点很偏僻,近乎荒地,远离市区,名义是下马区的辖区,实际上是下马区和常山县都不想要的三不管地带。不过虽然偏僻荒凉,但也在山脚之下,多花费一些时间和金钱来整理,也是建造养殖场的不错的地点。而且远离城区,不会给下马区带来任何不良好的影响。

    但问题是,杨国英肯定另有所图,否则不会放着好地方不用,拱手让人。政治人物也好,商界人物也好,从来没有好人好事,更没有扬风格一说。

    夏想一边想,一边驱车来到了森林居,又直接开到了莲居。

    [.]</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