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696章 各有用意

《官神》 第696章 各有用意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老胡,都几点了,还不睡?”卧室里传来了老婆埋怨的声音。

    胡增周一看客厅的石英钟,哑然失笑,夏想一个电话就让他兴奋了半天,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晚上11点了。

    第二天中午,下班后,夏想刚走到楼下,准备自己开车去胡增周家中,正好遇到了庄青云。庄青云呵呵一笑,搓了搓手说道:“夏书记,我蹭个车,行不?”

    蹭的不是车,是关系,夏想点头一笑:“蹭车没问题,下次你得请吃饭,还我油钱。”

    庄青云哈哈一笑:“行,没问题,请夏书记吃饭,有多少人想请都请不来,领导主动让我请,是我的荣幸。”

    玩笑一开,就感觉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夏想也清楚,庄青云可不是无意中路过,他没车,从来不来停车场,今天他是专门在等候自己。

    果然,一上路庄青云就一脸严肃地说道:“夏书记,我现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必须向您汇报一下。”

    夏想见庄青云见缝插针地还要汇报工作,心里不清楚他打的是什么注意,是想打别人的小报告,还是想借机拉近关系?就问:“什么事情这么严肃?”“慕部长在干部提拔和任命上面,多少存在着违纪问题。”庄青云表情十分认真,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夏想就小吃了一惊,他很清楚庄青云和胡增周之间的关系,也明白慕允山和腾非也是胡增周嫡系的事实,因此,庄青云和慕允山、滕非之间,有着天然的亲近之意,不过据他暗中观察,庄青云上任之后,一直和慕允山、腾非来往很少,他也一直以为庄务云是故意摆出疏远两人的姿态给外人看,现在庄青云却突然打慕允山的小报告,就让夏想暗自琢磨庄青云的真正用意。

    庄青云也看出了夏想的猜测,也不解释,继续说慕允山的问题:“年前有一批副科级干部的提拔,慕部长依照惯例报到了我手中,我看了之后现其中有两个人不太苻合提拔条件,就说让他请您过目一下。当时为了照顾他的情绪,我在材料上批示的是同意,但强调了一句请报经夏书记审批……我以为他会报给您过日,没想到昨天现组织部已经下了文件,批准了任命。”

    区委组织部审批副科级干部的提拔,是权限之内的事情,夏想身为书记,没有精力一一过目,慕允山的做法本来也是正常之举,无可非议。但在庄青云特意提出让他交给自己过目之时,慕允山却没有送报上来交由舍己审批,这么做,从程序上讲也没有什么纰漏,但站在庄青云的立场之上,慕允山此举明显有两个可以挑剔的地方。

    一是慕允山对庄青云权威的轻视。庄青云是副书记,主抓人事,分管组织部,庄青云的意见,慕允山必须慎重对待,不管慕允山是不是和庄青云有私交,但公事就是公事,权限之内的事情,谁也不允许别人挑战权威。

    二是慕允山对夏想的无视。明明副书记提醒了慕允山要提交夏想过目,慕允山却置若罔闻,不但没有提请夏想过目,还自作主张通过了任命,显然是不将书记主抓全面工作的权力放在眼里。

    当然,这件事情也是可大可小,夏想如果问起,慕允山也会有一堆理由,甚至还可以用权限之内的话来顶他。也是,书记是主抓全面工作不假,但也不能事事都要插上一手。连副科级干部的提拔书记都要说了算,还要组织部有什么用?是不是省委书记对全省的处级干部的提拔,都要一个一个审查一遍,那就休么事情都不要干了,天天看材料就能累死人!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从程序上讲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慕允山的态度。他到底是故意为之,还是无意的疏忽?肯定不会是疏忽,官场中人,可以疏忽老婆孩子,可以疏忽情人小三,可以疏忽人民群众,但绝对不能疏忽上级领导。谁疏忽上级领导,谁就会没有前途,就会被上级领导冷落。那么可以肯定地说,慕允山这么做,显然是有明显的针对性。

    到底是针对庄青云,故意不将庄青云的批示当一回事儿,还是针对他这个一把手,忽视他书记的权威,就值得耐人寻味了。

    夏想扭头看了庄青云一眼,见庄青云又恢复了一脸平静,心想庄青云此举是挑拨离间,还是为了向他表示忠心?或者两者兼而有之?联想到刚才庄青云的一脸认真,现在又是一脸镇静,夏想明白,庄青云是想用此事来赢得他的好感,并且要让他借机适当敲打一下慕允山。

    慕允山做得确实有点过头了,先不说有问题的两个副科级干部值不值他这个区委书记过目,但至少要拿出一个态度出来,做做样子也是必须的。官场上有多少事情不是故意做做样子?不做样子,怎么显示出你对上级领导的尊敬?有时候必要的多此一举还必须要有,有了,也许领导会怪你多事。没有,领导就会怪你不懂事。

    在“多事”和“不懂事”两个结论之间,许多人宁肯选择“多事”也不会选择“不懂事”o不懂事的言外之意就是不可重用。

    恐怕还是和庄青云-$慕允山之间似近还远的关系有关,说到底,其实慕允山还是在向庄青云示威,是针对庄青云的一次小小的挑衅。

    应该还是和庄青云不和慕允山走得过近有关,夏想并不想介入到庄青云和慕允山之间的过招之中,但慕允山此举也确实有失分的地方,他就给了庄青云一个还算肯定的答复:“回头我找允山同志谈谈话,要在工作中杜绝自由散漫的思想。”

    庄青云见夏想只是不痛不痒地回应了一句,就点头一笑,不再多说,岔开了话题。

    到了胡增周家中”胡增周住在市委大院后面的常委楼,离市委大院很近一一夏想停好车,正在拉手刹时,庄青云已经提前一步下车,帮夏想打开了车门。庄青云是副书记,按说以副书站■之尊,无须为夏想殷勤开门,但当夏想看到站在门口的胡增周、慕允山河藤非时,他就对庄青云的举动有了更深层的认识。庄青云是做给人看,给胡增周看,也给慕允山和腾非看。

    夏想有点明白了庄青云和慕允山、腾非关系若即若离的原因了,虽然说三人都是胡增周的嫡系,有联手的基础和可能,但未必就有联手的必然性。人和人之间千差万别,庄青云性格复杂,为人沉稳。慕允山为人冷静,性格善变,有玩弄权术的一面,估计是庄青云不太喜欢慕允山的为人。

    有意思了,胡增周好不容易在下马区安插了三个嫡系,三人却又不和,想必胡增周也十分郁闷。

    不过看到胡增周降阶相迎,给足了他面子,夏想也就快步向前,握住胡增周远远伸过来的手,一脸笑意:“晨阳喻春暖,祝词表心间。文韬划蓝图,志当存高远一一胡市长,祝您年年平步青云,岁岁一马平川!”

    夏想精心准备的祝词既文雅,又意境高远,胡增周本是文人,暗中以书法家自诩,夏想以诗词祝寿,深得他心。再想到夏想是唯一一个知道他是书法家之人,而且替他保密了数年时间,从未泄露半分,就让他更对夏想的人品高看一眼。

    胡增周就紧紧握住夏想的手,满面春风:“原来小夏还有作诗的才华,让人钦佩,呵呵。等什么时候有闲了,我们一起喝喝茶,谈谈诗,偷得浮生半日闲,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胡增周的亲切和热络落在慕允山和滕非眼中,就别有了一番意味,慕允山和在腾非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担忧。

    庄青云却是一脸平静地站在夏想身后,大概错半个身子的地方,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他的态度周正,姿态也很恭敬,确实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但在慕允山眼中,却越看庄青云越不顺眼。

    所谓大奸似忠,庄青云是忠是奸并不重与■,重要的是,他对谁忠对谁奸。

    对胡增周忠心自然是好事,但如果对夏想忠心就是大麻烦了。现在慕允山越看庄青云越觉得他秦腔作势,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让人不舒服的虚伪。

    庄青云明明知道他和腾非也会过来,却偏偏和夏想同坐一车,他是何目的?难道说他故意要向胡市长表露出他和夏想的关系非同一般,他对夏想有足够的影响力,从而加重他在胡市长心目中的份量?

    是呀,胡市长下一步就是胡书记了,省委常委、燕市市委书记,更是大权在握,谁不想在一把手心目中比重加大,让一把手高看一眼?但问题是,一把手也是人,心日中的位置有限,有了庄青云,就可能没有了他慕允山。慕允山双眼隐含不满,暗中盯了庄青云半天。

    庄青云早就注意到了慕允山目光之中流露出的不满,他假装没有看见,依然微笑站立一边,等胡增周和他打招呼,却不主动向前和慕允山、腾非问好。

    气氛很微妙,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胡增周也不知是真没有觉,还是假装,反正他和夏想握手过后,又和庄青云简单一握手,随后就领大家进屋。

    胡增周的农历生日没有对外公布,今天前来的,都不是外人,都是他最认可最信任和关系最密切之人。屋里人不多,只坐了几名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苏功臣、宣传部长回永义、市北区委书记孙爱勇,还几个其他区县的一二把手,夏想大多不认识。

    一眼将在座的人尽收眼底,夏想心中明白,眼前的众人基本上就是胡增周在燕市全部的力量了,也确实是势力单薄,没有重量级人物。就有一个纪委书记苏功臣,还是一个典型的政治投机客,善于左右逢源并且乱中取利。

    夏想本来走到胡增周后面、庄青云等人的前面,到了屋里,他脚步一慢,就是在了最后。众人见胡增周和庄青云、慕允山、腾非进来「都是点头一笑,算是礼节到了,等几人一闪身,就露出了落在最后面的夏想。

    夏想一现身,本来有些吵闹的气氛,顿时鸦雀无声,气氛一下凝滞,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夏想身上,有疑问,有惊讶,有不解,还有慌乱和躲闪。夏想?怎么是他?他怎么来了?他来做什么?无数疑问的目光闪动,众人心思各异,一瞬间,整个房间内静得吓人。

    慕允山目光不停地闪动,夏想不过是一个区委书记,在在座的众人面前,级别不高,资历又浅,他的影响力也太惊人了,一露面,比陈风出现更让人震惊。

    片刻的冷场过后,苏功臣哈哈一笑,站了起来:“夏想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出去掊接你,呵呵。”说话间,他十分热切地离开座位,几步来到夏想面前,伸手和夏想握手“有一段时间没见你了,有空得一起坐坐,我还有话要和你好好聊聊。”

    众人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堂堂的纪委书记苏功臣起身迎接下马区委书记夏想,夏想也大有面子了,他凭的是什么?

    谁都知道苏功臣的为人,表面上是一团和气,其实他最势利了,经常是话说得好听,但如果你对他来说没有用处,或者是落魄了,他绝对会说人话不办人事。

    就拿平常的礼节来说,苏功臣是最重视官场上礼数的人,一是一二是二,绝不含糊。平常你稍微怠慢他一点,他就会流露出不满。纪委系统有相当大的独立性,又权力极大,基本上市委中的人都对苏功臣礼让三分,而且也客气十分。

    今天苏功臣一见夏想露面,就一脸笑容起身相迎,而且一看就不是假装”苏功臣向来只好说听话不会付诸行动,一旦他有了行动就证明他不是假装一一就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什么时候连苏功臣也对夏想这么客气了?

    ps:仍然是一心求亲……</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