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10章 打开局面需要智慧

《官神》 第710章 打开局面需要智慧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秘书长是高配的常委,和副书记虽然同样是正厅,但在权利结构上差了太多。秘书长权限之内,主要负责市委内部的诸多杂事,从本质上讲还是市委大管家的角色。但副书记则不同,副书记完全是市委领导的序列,分管重要的人事和党群,在常委会中的排名也十分靠前,而且发言权也大增。只要涉及到人事权力,就是极其重要的权力。

    可以说,副书记的位置承上启下,届满之后,进一小步可以担任市长,一大步可以接任书记,是一个牛畲关键的职务。

    李丁山虽然是由正处级破格提拔到了正厅,但在秘书长的位置上也干了几年,再在副书记的位置上干上几年,也算资历足够了。时间允许并且机遇巧合的话,李丁山在退下来之前到了省部级,也问题不大。就看眼下能不能顺利接任副书记了。

    如果李丁山能接任了副书记,他留下来的秘书长的空缺,肯定还会有不少人惦记,不过就已经不是夏想所需要考虑的问题了。夏想清楚得很,能够拿下副书记的位置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如果贪心不足还想连秘书长的位置也有什么想法的话,就真是不识时务了。

    不过听宋朝庋所说的叶石生最近和李言弘来往密切,就多少有点出乎夏想的意外。叶石生现在的心思,夏想猜不准确,也能大概知道他现在应该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下一步是全退还是上升一步的上面,向京城跑是题中应有之意,人往高处走,叶石生还有更进一步的想法再正常不过。

    但叶石生又和李言弘有交集,就让夏想疑惑,到底是李言弘自己想和叶石生处好关系,还是受吴才洋所托,想拉拢叶石生,让叶石生选择一个偏向吴家的立场?

    叶石生在前一段时间因为市委组织部长的人选问题,左右为难了很久,在付家和邱家之间,一直犹豫不定,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因为付先锋主动退让,采取了一手瞒天过海之计,才顺利解决了难题。按理说,邱绪峰拿下组织部长之后,邱家应该和叶石生之间有更多的互动才对,但叶石生眼下还和崔向来往过密,同时又和李言弘有了交往,可见,叶石生可能没有采取偏向邱家的立场。

    现在有可能正在吴家和付家之间摇摆。让李言弘和叶石生建立起密切的关系,说不定还真是吴才洋的手笔!

    夏想始终认为,吴才洋强势有余,谋局有所不足,过于强调实力的作用了。实力在政治之中确实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但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因为一家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和所有人为敌。就如越级大国美国一样,也只是提出要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论调,而不是打赢所有国家。政治之上,合纵连横重要,各个击破重要,赢得多数人的好感私支持,更重要。

    当年中国就是被贫穷的大多数的刊;刊国家抬进了联合国,即使西方发达国家强烈反对也是无效。

    如果说是在吴才洋的授意之下,李言弘开始了有意识地和叶石生接触,倒也是一次不错的契机,也证明了吴才洋并非和此次秘书长事件之中表现的迫切和强势完全一样,他也有心思缜密、长远布局的一面。

    只不过如此一来,形势还会越来越复杂ft,叶石生性格之中有不确定的一面,他不如宋朝度沉穑有度,宋朝度一旦认定一件事情,极难更改。也不比范睿,停虽然有让人琢磨不透的一面,但总体来说,范睿恒还是立场一贯,不轻易改变。叶石生就算不至于朝令夕改,也是容易受人影响,进而改变原有的立场。

    夏想从叶石生两次没有接他电话之上就可以馘厂觉到,叶石生对他的态度,有了微妙的改变。

    同时夏想也清楚,宋朝度的眼光一向准确,他说叶石生和崔向来往密切,和李言弘有交往,肯定是经过细心观察得出的结论,并非随口一说。

    吃完饭,夏想没有再去宋家,而是直接提出了告辞。宋朝庋也没有挽留,宋一凡倒有点依依不舍,觉得夏想走得太早,才\\点就急着四家,还真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

    夏想就笑:“男人的责任就是顾家,就象宋省长一样,在外面再严肃,对你也是关爱有加。你要体谅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父亲的胸怀,不理解可以,但一定要接受。”

    宋一凡也不知是真听懂了,还是假装,一把抱住宋朝度的胳膊:“我最喜欢爸爸了,我觉得和妈妈比起耒,爸爸从来都是工作和家庭两不谈,对我又非常疼爱,我长大了一定要卓敬他。”一句话说得宋朝度顿时感慨万千,摸了摸宋一凡的头:“你好好地长大成*人就行了,别让爸爸有操不完的心就不错了。”

    李丁山没有和夏想一起离开,估计他和宋朝度还有话要说。看得出来,李丁山有点兴奋,毕竟在夏想的提议下,本来没有什么想法的他,突然就有可能接任副书记了,任谁都会欣喜若狂。

    举措提前数年实施,也能挽救无数家庭的幸福。一个中等煤矿一天的利润据说就有近百万,一旦出现矿难,煤窑主就会买通家属私了,多花个十几万绝对可以摆平。

    不过夏想也清楚,西省的煤炭经济已经形成了一个自下而上的产业链,官*商*勾*结,警匪勾结,甚至还有县委书记、刑警队长参股小煤矿的事情,公安局长也是许多小煤窑主的保护伞,归根结底,还是地方保护主义和利益团体作崇,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关系网,即使省里有政策,下面也有对策,就连一位国家领导人也曾经发出感慨,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民情飞不进京城……

    曹永国此去,如果只是熬交历还好说,如果想要为百姓做一些实事,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晚上1○点多的时候,夏想的手机终于响了。夏想今天其实一直在等一个电话,因为他有预感,吴才洋应该会打电话给他,所以他一直等到现在还没有睡下。

    一看来电话号码,是一个手机号,有点陌生,但中间的数字是京城的区号,显然是京城的手机号码,但却不是吴才洋的电话。夏想还有点纳闷,吴才洋难道换了手机号码?他按下了接听键:“你好,我是夏想。”电话的一端却是沉就,没有人说话,只有轻微的呼吸声传来。夏想以为吴才洋在斟酌\6言,也就没有说话,等他开口。

    不料等了足足有一分钟之久,还是没有一点声音,夏想有点忍不住了,正要开口说话,里面终于传来了一个强忍笑意的声音:“你赢了,杈认输。你太厉害了,居然能忍一分钟不说话,简直就是非人类!”

    夏想着实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机扔掉。因为他一直以为是吴才洋打来的电话,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却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意外的反差让一向馈静的他确实吃惊不小。不过随即馈静下来之后,他还是听出了来人的声音,是付先先!

    夏想不由好气:“付先先,大半夜的你打什么骚扰电话?不要随便给别人添乱好不好?”

    付先先却没有给别人添麻烦的觉悟:“拜托,我找电话找你是有空要的事情,你不要一上来就给我扣一顶大帽子好不好?我怎么骚扰你了?我又看不到你摸不着你,怎么能叫骚扰?切!”夏想没心思和她计较:“有事快说,我还在等一个电话。”

    “哟,怎么态度这么不好,我好象最近没有惹你,是不是?”付先先一点也不怕夏想的凶,反而继续调笑“如果你记恨因为误会和我上床的事情而让付先锋惹了你,好,算是我的错,我承认,大不了真陪你上一次床好了,既不要你负任何责任,又不需要你采取任何措施,一切后果由我承担,怎么样,够朋友吧?”

    “……”夏想哭笑不得,付先先的大胆作风,是他见过的女子之中,最开放最敢作敢为的一个,她说得出来有可能就做得出来,就忙岔开话题“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事情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切,你的态度不太好,我还不说了。”说是不说,付先先还是忍不住又透露了一点“元明亮好象是下马区的一个投资商,对不对?我记得以前听梅晓木说过,前两天我在京城看到他了,他和赵小峰在一起……你肯定想知道他和赵小峰在商量什么事情,是不是?”

    付先先还真说对了,夏想还真是非常关心元明亮和赵小峰之间的互动有什么内幕,不过付先先毕竟是付先锋的妹妹il他可不能听付先先一说就表现得非常迫切,就故意漫不经心地说道:“想知道又怎么样,不想知道又怎么样?”“想知道的话,明天给我打电话,然后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不想知道的话,就算了。”付先先干脆利索地挂断了电话。夏想摇头一笑,付先先还真是有个性。

    夏想也不是没有怀疑付先先的用心,但他也清楚,从初识付先先时付先先的直来直去,到他出事之后,付先先到病房之中探望的所作所为,可以得出结论就是,付先先确实是一个简单的女孩,没有太多的心机,没有太多的顾虑,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只图一个开心。

    她主动提出元明亮和赵小峰之间的交易,到底又有什么用意?夏想不愿意去恶意地猜测付先先的动机,但他也心里有数,付先先不会无缘无故地送他重要的信息,她肯定还是有事相求。不管了,等过几天再说好了,现在确实没时间与一个小魔女打交道。看看时间,快11点了,难道吴才洋不打来电话了?

    ps:兄弟们,请多支持一把好不好?,票,真的很需要,老何真的需要一点鼓励来坚持到月底,拜托了,谢谢了……

    [.26dd.Cn]</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