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22章 无心插柳

《官神》 第722章 无心插柳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你的口气迈真不因为哑糊刊就能灭一个人,行,你敢再放狗过来,我就敢一脚踢开它。”

    抱狗女怒极:“宝贝,咬他。咬死他!”

    屁大点的一条狗还想咬死人,开什么玩笑!不过抱狗女的口气可不想开玩笑,而是气势汹汹,咬牙切齿!

    哈巴狗再一次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狗不大,声音不猛一听,还真有吓人的效果,夏想也怒了,他已经够容忍了,还真没有动小屁狗一根汗毛就被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近,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就没有再客气,而是愤起一脚,正正踢在小狗的屁股上。

    本来夏想的一脚是想踹在狗的腰上,脚一抬起时,又心软了一点,毕竟它只是一个畜生,虽是畜生,也是一条命,不想让它受伤太重,就脚下又收了几分力气,偏了几分落在了它的屁股之上,只是想将它踢开为止,不想让它受伤。

    夏想的力气拿捏得恰到好处,一脚正好将哈巴狗踢飞几米远,却又不至于受伤。

    哈巴狗悲苦地叫了几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又一翻身站了起来,委屈地跑到抱狗女的脚下,用力蹭抱狗女的脚,显然是在寻求安慰。

    抱狗女怒了,怒气冲天。她不顾形象,一挽袖子,三步两步来到夏想面前,扬:“反了你了小敢打我的宝贝?今天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夏想一闪躲过了她的巴掌,女人撒泼起来也是凶悍得吓人,她表情扭曲,双目圆睁,本来非常漂亮的相貌竟然有了狰狞之态,在路灯的照射之下,如同鬼魅。

    好男不和女斗,夏想的一贯立场就是不和女人动女人,再有理,在外人看来也不占理,他躲到一边之后,冷哼一声:“我让你一次,如果你再闹个小没完没了,我也不会客气!”“我今天还跟你没完没了,你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你打我?有本事你再踢我的宝贝?我告诉你,今天你别想离开这里,你死定了!”

    抱狗女又伸出双手,朝夏想的脸上抓来。哈巴狗也乘机吼叫着,从下面又朝夏想袭击。张口就咬。夏想现在上下两路受敌,心想今天还真是倒霎,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不讲理的一女一狗?狗仗人势也就罢了,这个女人背后的主人又是谁,让她这么牛气冲天,就因为他吓了小狗一下,就惹来这个疯女人没完没了地纠缠,真是服了这个女人的素质和不可一世。

    疯女人摆出的姿态完全是要将他的脸抓花的凶猛,夏想心中怒气渐盛,欺人太甚,让她三分她还真上了天,真以为他怕了她。他在京城之中虽然没有在燕市的关系网深厚,但还不至于如疯女人所说的一样随便一个人就能灭了他!

    别的不说,谁想灭他,也得问问吴老爷子答应不答应!也得问问,邱家是不是同意!也要问问,梅家是不是高兴!不提几家的势力,就凭肖佳在京城多年的积累,凭肖佳坐拥亿万身家的影响力,方方面面也要给几分薄面!

    夏想就还真想看看,一个无所事事抱狗的女人,是怎么让他死定的!

    他一伸手就抓住了疯女人的双手,不让她近身半分,然后脚下一抬,一脚又将哈巴狗踢了出去!可以说重生以来,夏想从来没有如此动怒过,给脸不要脸的人,就得打脸。因为一条狗就要打人就要灭人世界上还真没有这么样的道理。

    又想起后世一条狗跑上公路。被一辆车无意中撞死,狗主人非要司机给狗下跪。夏想就替下跪者悲哀,公路是人的公路,按照交通法规,狗没有通行权。没有通行权,不是故意撞死就是白撞。因为如果因为为狗让路而酿成惨痛车祸,狗主人是不是也要负相应的刑事责任?

    曾经还有一则新闻报道,有一个老太太跑到高速公路上捡东西,结果一个汽车躲避不及,发生了车祸,后面的车辆相继撞上,引发了重大的连锁相撞,最后死亡高达十余人,而老太太若无其事地继续走路,看也不看一眼,最后也没有人追究她的责任。

    再有更有一则新闻报道,国内一名女博士到了德国,因为过人行横道时不看信号灯在国内养成的劣习一结果被疾驶而来的汽车撞死,最后判决司机不负责任,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给予适当的赔偿。世界因为有严格的制度才和谐运行,国内百分之八十的人车相撞事件,责任在行人的一方。

    夏想气归气,还是十分冷静地一甩,将疯女人甩到一边:“你有后台,有背景,好,都叫来好了,我不和你打闹,让你的后台来,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疯女人见她的狗又被夏想踢跑,发疯一样又扑了上来:“你踢了我的宝贝两脚,我要打断你的双腿!”

    眼见疯女人离夏想不到一米远时,夏想准备给她一个教,将她推到一边,然后就报警之时,突然,从他身边闪过一人,速度之快,连他也没有看清。来人一下横在他和疯女人之间,扬起手,毫

    “啪”的一声,清脆悦耳。

    刚刚被夏想踢飞的哈巴狗见主人被打。倒也临危不惧,吼叫着又冲了过来,要咬来人。来人可不比夏想温柔,一脚踢出,正中哈巴狗的狗腿,只听“咔嚓”一声,哈巴狗发出一声悲枪的狗鸣,连打两个滚,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显然,狗腿子断了。

    疯女人被打蒙了,又见她的宝贝被踢断腿,顿时气焰大减,一头乱发,目光呆滞,片刻之后“哇。的一下大哭出声:“你们这对狗男女,不许走,我今天要你们好看,要打断你们的腿,要你们都死!要你们向我的宝贝磕头,”

    她一边哭,一边打出了电话。

    夏想定睛一看,才看清来人居然是付先先!

    付先先瞪了夏想一眼,犹不解气地用手指着疯女人,气呼呼地说道:“我说你也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被一个疯女人追着打,真丢人。她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打你?顶多就是一个二奶,养不起男人就养狗,不老实在家里呆着养肉,还敢出来丢人,真是不知道丢人多少钱一斤!一条小屁狗也想咬人,气死我了,我去踢死它。”

    说话间,付先先就要上前再踢到在地上呻吟的哈巴狗几脚。

    夏想忙一把拉住她:“好了,别跟一条狗一般见识,狗是狗,人是人。狗咬你一口,你总不能也咬回去,是不是?。

    付先先又被夏想气笑了:“人咬狗?亏你想得出来!你也真是的,我等了一下午也没等到你的电话,正好跑过这里办事,没想到却碰到你和一个女人一条狗在打架,真是笑死人了。你说,要不是我美人救英雄,你今天说不定还真得栽在这里,是不是?”“那个感谢先先出手相助夏想嘴上说得漂亮,心里却想没看出来付先先不但是个新潮女孩小而且还是一个暴力女孩,刚才几下的拳打脚踢,干脆利落,显然练过几下子,“你身手不错,练过?”

    “练过女子防身术,专打色狼,你要不要试试?”付先先冲夏想一拉架势,还真有点象模象样,反正基本功挺扎实,至少能唬人。

    夏想没说话,笑了一笑,看了正在打电话的疯女人一眼小声对付先先说道:,“我们快走,省得一会儿她叫来了帮手,我们就麻烦大了。”

    “我才不怕,谁敢来我就打谁。”付先先不满地打了夏想一拳,,“你怎么这么胆还真被她吓着了?她就是一个二奶,不老实做人,还敢出来抛头露面,自己找不自在,我就让她不自在到底

    疯女人一边哭诉一边打电话:,小峰,快来救救我,我被人打了,我的宝贝要被打死了,我也要被打断腿了,你不是最喜欢我的长腿吗?我的腿要是断了,会留下伤痕,会很丑

    小峰?难道是赵小峰?夏想一愣,不会无意中冲撞了赵小峰的情人吧?

    不过听疯女人所说的理由,夏想差点笑出声来,还真是应了古人一句话“娶妻娶贤,纳妾纳色,疯女人还挺有自知之明,知道男人喜欢的只是她的身体,所以就拿身体来说事,肯定可以打动她的身后人。

    夏想一愣神的功夫,付先先就挣脱他的手,几步来到疯女人面前,伸手抢过她的电话,一把摔到地上,又一扬了她一个耳光:“臭女人,知不知道你今天惹错了人?你惹了他,就等于惹了我,因为我今天找他有事,你耽误了他的时间,就等于耽误了我的时间,我还没找你麻烦,你还敢找人来?行,我就等着看谁来救你!”

    果然是横的怕愣的,付先先咄咄逼人,打了疯女人耳光之后,疯女人吓得脸色发青,浑身哆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更不敢还手。

    夏想看了无奈摇头,对付女人,还是女人出手管用。

    换了他,他可对着疯女人的脸下不去女人,不管怎么占理,真要下手,怎么说都让人觉得在道德上失分。

    夏想还以为疯女人的救兵会过一会儿再来,没想到,付先先刚打完人,就有数辆奥迪和军车共十余车车,鱼贯驶入小区,威风十足地将夏想和付先先围在中间。

    疯女人见来了救兵,立刻和才才狗仗人势的哈巴狗一样,狠狠地瞪了付先先一眼:,“臭女人,你等着,一会儿我要打断你的狗腿”。然后又用手一指夏想,“还有你,你们一对狗男女,一个都别想跑,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

    看她咬牙切齿的样子,以及一副得意洋洋的丑态,夏想看了付先先一眼,反而一脸淡笑:“好。我等着,快去向你的主子摇头摆尾去,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替你出头

    付先先“啪啪”几声,为夏想鼓掌:“这话才象男人,我喜欢你强势的一面

    疯女人跑到中间一辆奥迫车旁,拉开门坐了进去。所有的车都贴了深颜色的车膜,看不清里面坐了谁,有多少人,但所有车都一动不动将夏想和付先先围在中间,形势十分

    夏想心想,万一从车上下了一群彪形大汉,将他和付先先绑了走,也是一件糗事。他看了付先先一眼,付先先一副浑不在意的轻松模样,还拿出一片口香糖放在嘴里咀嚼,见夏想看她,她以为夏想也想吃,就又拿出一片,录好,笑间盈盈地送到夏想嘴里。

    刚才付先先挺身而出的举动给夏想留下了好印象,他也就没有多想,张嘴吃下,小声问了一句:“一会儿我们被人绑走了,怎么办?”

    “不怕,请神容易送人难付先先白了夏想一眼,“你在京城又不是不认识人,随便一个电话就能叫来一班人,怕什么怕?你是男人。要有男人样。”

    夏想还没有说话,就听车门一响,疯女人右手捂脸从车上下来,一脸愤恨,只看了夏想和付先先一眼,就掩面而逃,哭得十分伤心。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从一辆车上下了一人。二话不说抱起地上的哈巴狗,上车之后,所有车辆同时发动,一阵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传来,几辆汽车怎么来的又都怎么回去了,片刻之间走得一干二净!

    怎么不下来人也不见有任何动静,来得快走得也快,到底车上的人是谁?又是什么来历?夏想一肚子不解,却又无从得知。付先先也不知道,她耸耸肩,无谓地摇了摇头:“没好戏看了,遗憾。走了,散了,不好玩了,肚子饿了,走,请我吃饭去。”

    一场风波转眼化解于无形,刚才的闹剧以风卷残云的效果收场,让夏想也多少有点遗憾。他遗憾的不是和付先先一样没有热闹可看的胡闹,而是对车中人没有露面,微感失望。

    付先先帮了他,请她吃饭是应有之意,尽管夏想其实已经吃过了晚饭。

    半个小时后,夏想和付先先坐到全聚德的雅间之中上次夏想在京城住院,付先先提了一只烤鸭前来探望,却让她自己饱了口福,没有给夏想留下什么,因此,她今天特意请夏想来全聚德再次品尝烤鸭。

    不过付羌先事先声明,让夏想付款,夏想也欣然应允。

    付先先脸色红润,刚才的一幕给她带来的兴奋之意还没有完全消退,一路上她还一直说个不停,对疯女人的嚣张嗤之以鼻,对前来解围的人不敢下车还打了疯女人一巴掌大感好奇,却猜不出来车中人到底是谁。

    夏想却总是觉得车中人可能就是赵小峰,因为疯女人在打电话时,喊出了小峰。的名字,虽然夏想也是只凭猜测,但直觉却告诉他车中人肯定极有来头也很有权势,否则不可能调动十几车一起出动,而且还有军车。但来了之后却没有下车,是因为赵小峰认识付先先。

    赵小峰才不会在付先先面前丢脸,所以才盛气凌人地赶来,却又悄无声息地撤退。

    夏想猜对了一半,车内人确实是赵小峰,赵小峰也确实认出了付先先,但他之所以没有下车,并非完全是因为付先先,同时也是因为他。

    因为赵小峰也认出了他!

    赵小峰并没有见过夏想,但恰好在山水相连城的开工仪式上,夏想和成达才在电视屏幕上的一幕,他因为关心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缘故,看了个清清楚楚,因此,也对夏想的模样。记在了心里。

    本来赵小峰怒气冲冲地带人前来救急花小朵是京城名流界有名的四大美人之一,他费了不少心思才弄到手,金屋藏娇养了起来本来还有一个部长的儿子和一个政治局委员的侄子跟他争了很久,花小朵最终跟了他,就让他有了极大的满足感,就为花小朵买了房子,每个月给她几万元的零用钱,说什么也不再让花小朵抛头露面,不让她出现在公众视线之中,就是为了防止花小朵再跟了别人。

    花小朵太爱招蜂引蝶了,她生性浮夸。又爱人前人后的风光。肯安心守住一人确实不易,主要也是有太多人喜欢花小朵。花小朵身材一流,长腿细腰,绝对是天生尤物。

    赵小峰碍手花小朵之后,确实也是爱不释手,尤其爱花小朵的一双美腿,简直如艺术器一样令人着迷。精致如玉、光洁如瓷,当然,他更迷恋长腿绕在他的腰间的感觉。

    今天一听到花小朵被人欺负,他火冒三丈,正好他在附近吃饭,立刻带人并来,正准备兴师问罪之时,却意外地发现站在场中的人是付先先。

    赵小峰不怕付先先,却怕付先先一张没有把门的嘴,他一露面,绝对就被付先先拿住了把柄。尽管他和花小朵之间的事情,围内人士差不多都知道,但知道归知道,却没有人敢对外乱说。付先先则不同。她不是体制内的人,却有体制内的关系,而且认识大部分体制内的人,关键是,她又视体制内的潜规则如无物,随心所欲,他偏偏又不能拿她怎么样,因为付先先是付家人。谁都要给付家几分面子!,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忙,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26dd.Cn]</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