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24章 救人

《官神》 第724章 救人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具拨打了丛械儿的电话,提示的不是关机,而是暂的止。他就心中一惊,一般无法接通不是关机,而是直接拿下了电池。看来,丛板儿肯定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

    想了一想,夏想暂时不敢肯定丛枫儿到底是不是出了事悚,也有可能是她的手机突然没电了,或是手机坏了,不能因此就断定她出了什么事情,就又打回了电话,告诉肖佳再等等。让她不用担心了,交给他就可以了。

    肖佳没办法只好答应,幸好有夏想在京城,让她安心了不少,刚想挂电话,突然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正是丛枫儿发来的,上面只有三个字:“白、害、我!”

    肖佳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有一个“害”字,还是让她大吃一惊,急忙告诉了夏想。

    夏想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只觉血往上涌,白战墨要害丛枫儿,丛枫儿羊入虎口,还能落了好去?怎么丛枫儿又让白战墨盯上了?白战墨究竟要怎么对付丛械儿?难道他要,,

    夏想不敢再想下去,让肖佳不要慌张,一切由他来对付,他本想叫醒付先先,让她回家,一扭头,却发现付先先已经醒来,正睁着一双又大又圆的好奇的眼睛看着他。

    付先先一脸邪邪的笑:“谁出事了?是不是有人被绑架了?太好了,好事不能没有我,走,我帮你。”

    夏想见她一听有事情发生,脸也不红了,头也不烧了,还一脸兴奋,心想到底是小魔女,简直就是邪恶的化身。本想拒绝她的好意,转念一想,既然是白战墨要害人,以白战墨和付先锋的关系,付先先应该也知道白战墨的情况,就忙说:“可能是白战墨绑了我的一个燕市的朋友”

    “白战墨?他平常挺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会绑人?”付先先眼珠转了几转,“绑的是美女?”

    丛板儿当然是美女,夏想点头。付先先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白战墨老婆长相一般,估计是看上了人家,人家不喜欢他,他就想霸王硬上弓”京城里这样的事情我听多了,包括付先锋在内的一帮人,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最后都是私了就完了,反正我没听说过谁被抓了。”

    夏想心中一惊,知道他刚才没有让肖佳报警是正确的选择,白战墨在京城就算势力不大,但肯定也有方方面面的关系,报警的话,根据他对警方办事效率的推断,等他们破案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怎么办?当然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了。

    “白战墨有没有什么隐蔽的住址?”夏想直截了当地问付先先。

    “我知道一个地方,但不敢保证还有没有人。”

    夏想二话不说,发动汽车就朝付先先所指的地方疾驶,同时路上又拨通了邱绪峰的电话:“绪峰,我给你的一个电话号码,你看能不能定位一下在哪里?”

    从一开始电话打不通,到后来丛械儿能发出一个短信可以推测,丛机儿应该被看管得不是很严,她可能趁人不注意打开了手机,但只简短地发了三个字,应该是唯恐被人发觉。再打过的时候,提示就是关机了。

    证明是正常关机了,一般情况下,最后关机的地点,利用技术手段还是可以准确定位。

    邱绪峰听出了夏想话里的焦急,也没多问出了什么事情,当即就说:“没问题,我马上托人去办。”

    夏想放下邱绪峰的电话,又一愣神,扭头对付先先说道:“一会儿到了地点,你别下车,万一被人误伤了你就不好了。”

    “甭担心,我的身手很好,一般人近不了我的身。再说我还想再活动活动手脚,好好收拾几个坏人,大展一下神威。”付先先浑不在意地说道,还将头发束了起来,打扮得十分干脆利索,然后又开始脱裤子”

    夏想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拜托你思想健康一点,都什么时候还胡思乱想?”付先先倒好,不说她的动作很诱人联想,反而指责别人思想不健康,“我穿的衣服太厚,去掉一层才好打架。对了,你不许偷看,好好开车,别因为看我的身体而出了车祸就不划算了。”

    这话说得真让人无语,夏想就目不斜视,直视前方,再也不肯多看付先先一眼。付先先嘻嘻一笑,脱下牛仔裤,又脱掉里面的一层毛裤,才又重新穿上裤子,拍了拍手:“好了,等下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身手是多么地敏捷。”

    汽车疾驶在京城的夜晚之中,夏想的头脑反而格外的冷静,以他对白战墨的了解,他绑了丛枫儿应该是为了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因为正是丛枫儿的陷害才让他最后落了个狼狈不堪的下场,他对丛枫儿记恨在心,一直伺机报复也可以理解。不过白战墨还算是理智之人,他应该不会做出污辱丛枫儿的不齿的事情。

    丛板儿虽然无权无势,但白战墨心里也清楚,如果他对丛枫儿做出了什么无法弥补的坏事,自己绝对不会放过他,肯定会让他不但身败名裂,还会想方设法让他坐牢。白战墨虽然在燕市干二人刘。但也并非说明他的前涂尽毁,沉寂几年!后。他“热丁从在京城东山再起。

    但如何他强*奸了丛枫儿的话。可以想象的是,只要自己死抓住不放,一定能治了他的罪,让他永无翻身的可能。

    但也不能排除万一白战墨被丛枫儿再次气得怒火攻心,失去理智之下,非要性侵犯她,也不是没有可能。应该说,到底会以什么样的结果收场,还要看丛枫儿的随机应变的能力。

    夏想也不免替丛板儿担心,尽管他也知道丛板儿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但女人再聪明也毕竟是女人小在面临有可能的性侵害之时,也许会歇斯底里,也许会失去理智的大喊大叫,有时越是惊恐,反而越能激起男人深藏的兽欲!

    但愿丛枫儿机智应对才好,别留下永远的遗憾。

    夏想看了付先先一眼。故件轻松:“不一定非要打架才能解决问题,也许我们神兵天降,当即就将白战墨擒拿”对了,你对白战墨的为人是什么看法?。

    “我和他接触很少,不了解他的为人。不过总觉得他的目光很阴沉,有点吓人

    付先先的话反而加重了夏想心中的忧虑,如果丛枫儿真出了什么事情,就算白战墨被抓坐牢也是永远无法弥补的痛,尽管丛械儿当初的所作所为不是受他指使,但毕竟也是为了他,她才这么做的。因此,丛枫儿受到什么伤害的话,夏想将会引憾终身。

    从夏想打电话给邱绪峰,到邱绪峰回来电话,只不过才过了十几分钟,夏想却觉得如同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邱绪峰的电话打来时,他情急之中,甚至还将电话摔到了付先先的两腿之间。

    付先先从腿间拿过电话交给夏想,取笑他:“你也有紧张的时候?不过我喜欢你紧张的样子,因为这样才象一个男人。平常指挥若定,指点江山,当得知心爱的女人遇到危险之时,也是真情流露,无情未必真豪杰,你是一个真男人

    夏想没时间向付先先解释丛械儿和他之间的关系的清白和复杂性,立刻接通了电话:“怎么样小绪峰?。

    “查到了,最后一次位置是在京城西单附近,误差劲米左右,但已经是半个小时前的位置,手机现在无法定位,现在在哪里,就不好说了。”

    夏想也没有多说,直接谢过了邱绪峰,一激动,手机又掉到了一边,无巧不巧又落到了付先先的双腿之为付先先所说的白战墨的隐蔽之处,正离西单不远。

    付先先再次将手机拿起来还给夏想:“如果不是手机,是你的手的话。我已经将你的断了。”

    夏想歉意地一笑,然后又郑重其事地对付先先表示了感谢:“谢谢你,先先,今天你真的帮了我的大忙!”

    “别客气,我最喜欢凑热闹了,有热闹看,我天天跟着你也愿意。”付先先又露出招牌式的邪邪的笑容。

    如果不是付先先指点,夏想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现,在窄不过三米的胡同进去,开了将近劝米之后,里面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宅院。宅院虽然不大,但门不完全可以开进一辆汽车。此时大门紧闭,里面鸦雀无声。

    夏想熄了火,和付先先悄悄地下车,两人猫着腰摸到大门,轻轻一推,里面反锁了。黑暗之中,付先先双眼发亮,一副对偷偷摸摸的事情极度沉迷的邪恶表情,她一看低矮的围墙小声说道:“我踩你的肩膀上,先翻墙过去,然后再拉你翻墙,怎么样?。

    夏想想了一想,也觉得是一个办法,就点头同意了。两人来到墙角下,夏想先蹲下身子,付先先就一只脚踩上了夏想的左肩,一用力就上了身,另一只脚也踩上了去,她半蹲着身子,轻轻说了一句:“好了,顶我起来

    夏想就用力一顶,慢慢站了起来。付先先不重,估计连刃公斤也没有,很轻松地就站了起来,不料付先先的头刚刚探过墙头,她好象发现了什么情况,一下就坐了下来:“不好,有人。”

    她是站在夏想的肩膀上,一坐,双腿一软,就直接骑在了夏想的脖子上。

    她站在肩膀上时,夏想还没有什么感觉,他也抬头向上去看一第一次自下而上,以一个十分古怪地角度看女人,就觉得曲线玲珑之外,另有异乎寻常的体验,不过他的心思放在了围墙之内,没有任何旖旎的想法。

    但付先先却忽然骑在了他的脖子类似于热恋中的青年男女,男的驮着女的,两人欢笑声声地谈恋夏想和付先先远不是热恋的关系,连熟悉也只是说是刚刚熟悉一点,因此付先先骑在了他的脖子之上,一下就给他带来了异样的感觉。

    关键是,路上付先先还特意脱掉里面的毛裤,她相当于只穿了一件牛仔裤,个中滋味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夏想的几个女人之中,他就和曹殊慧玩过骑脖子的游戏,如今不一小心就被付先先骑个正着,感受到脖子后面的热气,他深呼吸一口微冷的夜风:小心点,你差点摔了我

    川十井井倒是敏感。直接就说!,“你沾井了怀装得挺飞看到了一个人,他正好向外看,我怕看到我,所以才

    夏想隐隐看到有灯光透出,就说:“我们在暗处,他在明处,你能看到他,他看不到你。”

    “也是,还是我经验不足付先先从夏想脖子上下来,主动蹲了下来”“来,我让你踩我小我顶你。”

    围墙有两米高的样子,夏想不是翻墙高手,不借外力确实翻不过去,他想了一下,还是踩上了付先先的肩膀:“就委屈你一下好了,我进去后,给你开门

    别说,付先先还挺有力气,她一下就将夏想顶了起来,虽然有点摇晃,但也让夏想上半个身子都过了墙一院里有一处房间,房间大门紧闭,里面隐隐有灯光透出,却没有一点声音,周围一片死寂和黑暗,夜风一吹,还真有点聊斋里面的恐怖情景。

    夏想顾不上许多了,轻轻一跃上了墙头,然后就势溜了下来。一落地,就悄悄摸到大门,轻轻打开了门,放了付先先进来。

    付先先一点也不害怕,跃跃欲试地说:“你在前面,我断后她说话的时候还挽了挽袖子,伸手又从身上拿出一把短不过几公分的水果刀。摆出了一副凶恶的模样。

    要不是夏想担心丛枫儿,还真被付先先的搞怪模样给逗笑了。不过他现在无心玩笑,就点了点头小悄悄地和付先先一前一后,摸到了门口”

    夏想抢先一步到了门前,门是老式的木门,有点年久失修的样子,更增加了几分阴森之气。刚才还胆识过人的付先先终于害怕了,一把拉住夏想的胳膊,牙齿有点打战:“好阴冷,好恐怖,我”我尿急!”

    夏想哭笑不得,只好摇头说道:“你原路返回好了,到车上等我

    付先先又鼓足了勇气:”不用了,我又好了,不怕了。”

    房间内安静得吓人,一点声音也没有。夏想隔着门缝舟里看。看不到有人,只有一只灯泡发着光,里面房间挺多,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块儿,就算有人,也可能在别的地方看不到。

    轻轻一推房门,很意外,房门没锁,开了。夏想一闪身进去,眼前是一个客厅,家具很少,不过收拾得倒是挺干净,还是没有一个人影。

    左边有一个房间,夏想示意让付先先跟紧他。两人一前一后,穿了左边的房间,发现还是没人。又穿过一个房间,终于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原来房间的构造挺复杂,隔了几个房间,自然在外面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说话的人正是白战墨!“丛枫儿,你就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夏想指使你来陷害我?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也丢了官,也不恨你了。只要你告诉我真相,我就放了你,而且还送你一笔钱给你压惊。如果你不说,对不起,你就老实在这里住上几天,而且说不定我一时性急之下,还会做出男人对女人都爱做的事情,嘿嘿

    丛板儿说话了,她一开口,夏想就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丛枫儿的表现还算镇静,显然,没有被白战墨吓到。

    “白战墨,我没有陷害你,也没有受人指使,我们之间是正常的交往,是你对我有所图才上当的,别怪别人。你赶紧放了我,否则等警察来了,要你好看

    “警察?别做梦了,这一片的警察我都熟悉,不吹牛,整个西城区的警察都给我面子,就算有人报警,也查不到这里。就算有人知道这里,也故意不查这里。你就死了心好了,不会有人来救你,你要是不说实话,别怪我不客气了。告诉你,我的耐心已经用完了,再给你三分钟时间,再不说,就先脱上衣

    “你无耻”。丛枫儿气急。

    “无耻?你也配说我无耻?你用女色引诱我,让我上当受骗。你才是最无耻的女人。丛枫儿,我早就查清了你的底细,别以你化名周虹我就不知道你到底是谁。告诉你,今天你不说实话,我还真敢无耻一次,把你玩弄一把,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夏想在燕市有关系,在京城,他屁都不是。我不露面还好,敢露面,随便找几个警察就能打断他的腿

    白战墨半是恐吓半是发泄,他当然也知道别说是他,就是付先锋,就是付老爷子,现在想打断夏想的腿,也要先掂量半天后果。他之所以这么说,一是给自己壮胆,二是吓唬丛枫儿,让丛枫儿说出实话,他已经暗中准备好了录像设备,将一切录下之后,也好在关键时刻当成证据给夏想背后来上一刀。

    当然,他对丛枫儿的美色依然是垂涎三尺,一直在犹豫是不是乘机霸王硬上弓占有了她再说。虽然善后有点麻烦,但女人有时被强势占有之后,也有人就会认命。或许,丛枫儿正是被强迫之后就认命的人”

    比求明天的保底,大声地求,声嘶力竭地求,泣血求”,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有,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26dd.Cn]</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