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39章 言尽于此

《官神》 第739章 言尽于此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二过因为最浙示明亮在下马区加紧了收盘的动作,夏想姆攻一问曹永国具体情况和细节,今天曹殊慧又提到了西省,他不免心中一动,难道说,在西省炒蝶的投资客和元明亮是同路人?

    带着这个疑问,夏想甜蜜地抱着曹殊慧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中午,夏想踩着稳健的步伐,准时出现在的元明亮的视线之中。

    等候在下马河畔的元明亮,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一脸淡笑向他走来的夏想,心中一时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如果说一开始夏想的年轻出乎他的意外,并且让他在最初甚至有些轻视他的政治智慧的话,后来一系列的交手,一系列的事件表明,眼前这个俊朗并且始终淡定的年轻人,远比他表面上给人的平和的感觉可怕,实际上,他是一个冷酷无情并且步步为营的对手。始终按照他的步伐前进,坚定而缓慢,并且没有一丝的失误。

    直到今天,当夏想的底牌层出不穷的时候,当夏想的后手每一招就致人于死地之际,元明亮确实有了一种绝望的情绪,怎么一个小小的夏想,一个副厅级干部,就算他是下马区的一把手,也不应该没有人可以制止他的所作所为,就连付先锋担任了市长,似乎也对他不起任何作用!

    而且还听李涵说,以前叶石生还对李涵有了好感,但忽然之间,对他又冷淡起来,在他向叶石生汇报工作的时候,叶石生也是一副疏离的漠然态度,也不再对下马区的事务表任何看法。各种迹象表明,夏想似乎又重新获得了叶石生的青睐。

    夏想几乎就是算无遗漏,处处堵死了长基商贸的后路,难道说。夏想真的是要将长基商贸封死在下马区,不肯放长基商贸一条活路?元明亮向前几步,和夏想握手,笑容满面:“夏书记,神采依旧,风采更胜以前,可喜可贺。”

    夏想很清楚元明亮言不由衷的客套话,呵呵一笑:“元先生也是神采飞扬,是不是因为长基市的前景喜人?”

    长基市确实前景大好。赢利预期远开始时的估计,甚至过冯旭光的佳家市,还真是应了无心插柳这句老话。元明亮只是当成虚晃一枪的唯一的一处不动产投资,竟然大获成功,对他来说是应该庆幸还是讽刺?

    冯旭光的佳家市落后了一步,又和长基市距离过近,人流远不如长基市兴旺,也让冯旭光痛定思痛,用心学习长基市的管理和理货经验,以长基市为榜样,决心全面整改佳家市的管理模式。

    反过来说,长基市的成功等于是为冯旭光敲响了警钟。任何一家企业展到一定程度,都会有一个瓶颈,现在,佳家市的瓶颈能不能突破,就看冯旭光的商业头脑了。

    夏想在元明亮的引领下,登上了一条游船。餐厅依然是过年时元明亮约他吃饭的那家餐厅,不过相比寒冷的冬天,现在的水上餐厅确实大火,人满为患,而且还需要提前三天预定。否则别说有游船可坐了,连临近水边的普通座位都没有。

    元明亮请夏想上船比起上一次的游船,餐厅老板显然加大了投入,游船内部不但空间大了许多。而且多了不少设施,一艘中型游船可以至少容纳旧余人,既可以打开窗户,又可以关闭门窗,甚至还可以提供伴舞伴唱等项目,可谓应有尽有,只要有钱,尽可以玩得舒心。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元明亮还是要了一艘中型游船,以示尊重。里面布置得十分精美,并且宽敞明亮,上船坐定之后,凉风习习。看窗外河水浩荡,确实让人神清气爽。

    夏想在享受了片弈的放松之后,又收回心神,他知道,今天的会面可能不会轻松。

    元明亮更是无心留意窗外的风景,他尽量在夏想面前做到一脸平静,虽然有了成功收购了江山房产的底气。但不知为何,在见到夏想的一刻起,他心中就莫名的一沉。

    难道说,夏想在他做出巨大的让步,并且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之后,依然不肯放过长基商贸。非要赶尽杀绝不成?

    元明亮向夏想敬酒:“夏书记,我敬您一杯!我来到燕市也有一段时间了,和您在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也没有太深厚的交情,但人与人之间,不一定非要经常坐在一起才算朋友,有些朋友是酒肉之交,有些朋友是神交我一直以为,我和您之间。算是有一定默契的神交的朋友”

    夏想点头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其实我一直很佩服元先生的手段,如果不是时运不济,元先生其实已经成功了,只可惜的是有一句古话说得好,人算不如天算,你和我之间虽然是神交,却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神交之时并非畅谈友情小却是在刀光剑影。”

    元明亮脸色一沉,愣了愣。还是勉强一笑:“道不同不们为谋,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夏书记,开个价。大家有话好商量,仇一要非要分出胜负。其实我们也可以双

    此时游船摇晃之间,已经到了河中心。下马河的河水还不算浑浊,可以看到水中有鱼在游来游去。

    夏想一时玩心大起,伸手拿了一些鱼食船上放有鱼食,就是专门供客人喂鱼所用喂了喂水中的鱼,然后拍了拍手,笑了:“元先生认为我的底线价值多少钱?”

    元明亮犹豫一下,说多了,悄自己吃亏,说少了,怕夏想不高兴,就取了一个中间的数值:“亿千万,交个朋友,应该是很有诚意了。巧千万?!

    夏想也小小地吃了一惊,如果他收下,恐怕会创下国内单笔受贿之最了,有哪个贪官敢一次受贿亿歼万?不是不敢,是一般的贪官的价格,不值。巧千万这么大笔巨款。不得不说,元明亮还真看得起他,开出的筹码足够高!

    换了一般人,绝对会被打倒。试想有多少人在面对。巧千万的巨款之时能够做到面不改色?就是夏想也是一下屏住了呼吸。

    夏想却不是因为贪图巨款而屏住了呼吸。而是为元明亮所下的血本。

    他沉默了片刻,脸色不变。微微摇了摇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也爱财,也想坐拥亿万财富。但我不想我的钱一是来路不正。二是背后有百姓的血泪,”元先生,钱多了也会咬手,还会害死人的。”

    元明亮脸色变了一变,又努力恢复了平静,还挤出了一丝笑容:“我已经收购了江山房产,夏书记,现在整个下马区的房源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您还能有什名手段来阻止我?我所出的。巧千万,只是为了交个朋友。为了表达对您的敬意,为了让远景集团如期完工!”

    “你的敬意太昂贵了,我可消受不起。”夏想轻笑一下,摆了摆手,“下马河通水的早晚,对你的影响不是很大,顶多拖延一些时间,并不能对你的计划小造成致命的影响,难道说,你连两个月也等不及了?是不是想及时从下马区脱身。想到其他地方再炒作别的项目。比如说蝶炭?”

    夏想举杯向元明亮示意。试探着抛出了他心中的疑问。

    不管如何,元明亮作为一个他现阶段最大的对手之一,除了因为立场不同而无法避免地和他站在对立面之外,其他方面,他也高看元明亮一眼。元明亮冷静、机智,为人比付先锋还有更多的可取之处,所采用的手法也都摆在明面上,甚至可以说,比付先锋还值得尊敬。

    正好今天借和元明亮最后一次会面的机会夏想想,应该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此后,就是不死不休的局势了,他和元明亮再有肚量,也不可能再坐在一起把酒言欢了想起了曹永国在西省的处境不妨随口一问,反正现在大家虽然没有明说,实际上,言语机锋之间,许多事情都已经摆到了台面上。

    元明亮没想到夏想转移了话题,想了一想,既没有承认又没有否认:“是不是炒作煤炭还不好说。但现在确实是离开下马区的最佳时机了,不能再拖下去了”,不过夏书记不太想让我离开”到乙资金,您也不可能一口吞下,贪心不足蛇吞象,也会撑死的。不如大家你好我好,各取所需。”

    “没有什么各取所需,元先生,你也清楚你要的利润是百姓的血汗钱,是以摧毁整个下马区的经济为代价的吸血式的录夺,而我身为下马区委书记,所要做的就是保卫老百姓一生的积蓄不被人席卷一空,不成为游资的利润。我们根本就是两个阵营的人,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地方。”

    “老百姓?”元明亮轻蔑地一笑,“老百姓本来是为我们贡献利润的廉价劳动力,是当官的人踩着升官的人梯!夏书记真会开玩笑,现在当官的人,有几个将老百姓放在心上?再说,老百姓对当官的人有什么用?升官,不需要老百姓的选票!财。不需要老百姓的口碑!您说,您将老百姓放在心上,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回报?”

    元明亮不相信夏想的话,认为夏想不过是自我标榜,自命清高罢了,不是故弄玄虚,就是想坐地抬价,嫌他出的价格太低了。

    元明亮心中隐隐有怒意”巧千万还嫌少的话,夏想也太黑了。夏想估计已经从各家开商手中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回报,现在再轻松到手旧个亿。一辈子都衣无忧了。居然还当着他的面官面堂皇地说是什么为了老百姓的利益,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夏想听出了元明亮语气之中的不屑,也是心中大为不快。他敬佩脚踏实地赚钱的企业家,更敬重有良心的企业家,敬仰为国为民以慈善为事业的慈善家,唯独不佩服不一定靠什么手段家致富的一小撮人,有钱之后,不安分守己,不脚踏实地,只想靠炒作靠投机取巧来榨取利润。这样的人,就算册有亿万财富,拥有人人羡慕的富豪生活,在夏想眼中,也是人格…汝类。是蛤虫样的人,是寄生虫的存存

    虽然元明亮是钻了法律空子的炒作,但他还是和金融诈骗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说到底,还是和索罗斯、麦道夫之流是一样的伪善。

    “元先生,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夏想直视元明亮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人活着,并非只有升官财两件事情,人和人的追求不一样,有些人的高度,你仰视也看不到!”

    元明亮顿时脸色大变,一下站了起来:“夏书记,您这么说,就是非要和我过不去了?”

    “我不和任何人过不去,我只维护下马区的利益!在其位,谋其政,这,就是我的做人的原则!”夏想也是掷地有声。

    元明亮怒气冲冲地冲外面的服务员喊道:“回船!”

    夏想端坐不动。见元明亮怒不可遏的样子,他还是一脸平静,似乎一点也没有生气一样。

    游船动,缓缓靠岸,元明亮背着双手站在窗前,背着对夏想。一言不。

    船一靠岸,夏想还是没有主动站起,也没有说话。元明亮的背影明显动了一动,又坚持了片刻,还是又主动回过身来,脸上已经换了一副歉意的笑容:“夏书记,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您大人大量,原谅我的冒失。”

    如果是一场不欢而散的聚会,元明亮就太让夏想失望了。因为在夏想看来,元明亮自认胜券在握小今天之所以主动提出要送他上亿元的好处,不过是为了更保险更稳妥地在下马区收宫而已,是怕他最后关头再突起变故。刚才元明亮变脸和生气,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试探而已,以元明亮的为人和城府,即使今天谈不妥,他也不会拂袖而去。

    商场如官场,表面上的客套,还是必须要维持的。就算大家心中怒火中烧,也不必当面撕破脸。

    真正的较量,永远都在背后。

    夏想就笑:“哪里,哪里,元先生客气了,大家说话,言语不和是常事,就是在区委开会,也有拍桌子骂娘的时候。”

    元明亮呵呵一笑:“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和夏书记合作一次,说实话,我心中对您的本丰可是非常向往,一直觉得如果和您联手,肯定会战无不胜。”

    对于元明亮的奉承话,夏想左耳进右耳出,摆手一笑:“这么说,今天这顿饭,还是你请了?”

    元明亮笑容不改:“我请,大钱花不出去,小钱也要花出去,才显得有诚意。”最后分别的时候,夏想和元明亮握手:“我多希望元先生能扎根在下马区。你看,下马河到明年,两岸青翠,住在河边别墅,也是将无边美景尽收眼底。”

    元明亮却说:“世界很大,天高任鸟飞,如果一直呆在一个地方,人很容易生出懒惰的心理,还是放眼天下才好。”

    夏想笑笑,没有再说,言尽于此,他和元明亮此次相见之后,一转身,便会拨刀相向了。

    元明亮告别夏想,回到办公室,心里还在不解,夏想凭什么就认定可以将他截留在下马区?夏想不管采用什么手段,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平抑房价,压榨他的利润空间,将房价拉回到合理的价位。他现在已经控制了下马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房源,而且现在下马区已经无地可批,夏想拒绝他的天大的红包,还摆出一副忧国忧民的姿态。到底是真心为了百姓着想,还是另有所图?

    他所图的,究竟是什么?

    元明亮理解不了夏想的出点”,

    两天后,远景集团突然宣布小经聘请的外国专家实地考察后得出结论,原地下河的河漏之处只是一处地下溶洞,并非地下河,可以采取密封的技术措施进行处理,并不影响太长的工期,下马河有望在8月底前全线通水。

    消息一经传出,付先锋长出一口气,心想远景集团此举还算符合常理,没有故意拿市政府一把,难道说,夏想已经无计可施,要妥协了?

    元明亮听到消息之后,却是紧锁眉头。如果夏想还死抓住下马河全线通水的事情不放,反而显得是他没有手段了,现在却突然把远景集团的事情收手,联想到上次见面时夏想寸步不让的态度,他隐隐感觉,可能要坏事了。

    元明亮紧急打电话给付先锋,说出了他的担忧,付先锋却语气轻松地说道:“惊慌什么?夏想应该是已经妥协了,虽然他没敢收你的大红包是因为他怕被我抓住把柄,一个多亿的受贿,足够让他枪毙了,你也应该少说点,让他敢收才行,不过现在下马区的地皮还有楼盘数量,我们通过李涵全部了解得清清楚楚,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招?放心吧,安心做好下一步的收盘工作,对付夏想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他马下就会焦头烂额了。”

    比:万更完毕,求、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