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40章 第三阶段

《官神》 第740章 第三阶段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小明亮怀是不太放心!“我总货得夏想肯定怀会留有心的竹对他的了解,他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而且他应该早就提防我们了,在最后关头放手不理,也不是他的风格。”

    “不要管他还有没有后手了,反正我的坑已经给他挖好了,就等他向下跳了。就算他再有惊天的手段,几天后,他自己就身陷泥潭了,顾头不顾尾,是保官帽还是针对你小他只能选择一样”付先锋十分笃定地说道,心情也是大好,还笑了几声。

    元明亮心中疑虑未去,但付先锋坚持他的看法,元明亮也不好再反驳什么,虽然他并不认同付先锋的暗中布局,认为和夏想过招,要赢,就要赢得光明正大。但付先锋是主导者,他就只好暂时认可了付先锋的计划。

    关键是不认可也没有办法,以前是他在暗处,夏想在明处,现在形势比人强,他在明处,夏想在暗处。还有一点,元明亮虽然不赞同付先锋背后黑人的做法,但如果真能阻止夏想再出手阻拦他的计划的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管他背后还是明面,反正下黑手的人是付先锋,不是他。

    两天后,夏想正在主持区委中层以上干部会议之时,正在参加会议的公安局长黄建军突然脸色一变,接过一个电话之后,起身来到夏想身边耳语几句。夏想也是脸色微微一变,扭头对庄青云说道:“下面的会议就由青云同志主持话一说完,他也没有过多解释,和黄建军一前一后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留下正在开会的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生了什么,但隐隐都能猜到肯定是出了大事,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夏书记虽然年轻,但一向镇静,遇到天大的事情也是泰然自若,从来没有象今天一样脸色都变了。

    确实是出了大事,虽然不是天大的大事,但却是容易引连锁反应的大事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出了事故!

    从上个月开始,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就开始出现奶牛暴病事件,接连病死数头奶牛,而且全是进口的奶牛。养殖场以为是奶牛水土不服的原因,经兽医检查,也没有现有什么传染病一类的病源,就没有当一回事。结果却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头奶牛病死,直到昨天,一下病死了跌奶牛,养殖场的负责人才慌了神,向总部做了汇报。

    四牛集团高层大为震惊,奶牛事关四牛集团的根本,不能有病,万一生大规模集体病牛事件,就会动摇四牛集团的奶源!同时,更不能走漏消息,否则引起了市场恐慌,导致四牛集团的形象受损,销量下降,谁也承担不起责任。

    四牛集团不仅是燕市的明星企业,在燕省,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型集团,在全国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是国内奶粉业十强之一!

    可以说四牛集团一旦有事,不但市委市政府会十分关注,连省委省政府也会紧盯着不放,而且还有可能影响整个奶制品行业的前景,非同小可!

    听完黄建军的汇报,夏想第一感觉就是,难道是下马区的水质有问题?再转念一想,不应该,下马区临近常山县,上一世四牛集团的养殖基地就建在常山县,和现在的养殖场的位置,顶多就是。多公里的错位,不过旧公里之差,水质就能让牛生病?

    然而随后黄建军的一番话,立刻让夏想心生警慢之意。

    “领导,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出问题之后,一开始是瞒报,后来瞒不住才报到总部。总部得知情况之后,立刻向市政府反映了情况,现在市政府正在开会研究对策,刚才我接到的电话,还是一个哥们偷偷打来的,因为付市长已经下了死命令,要严防消息外漏”

    黄建军一脸神秘的表情,也为他能第一时间得知消息而向夏想请。

    夏想心中一凛,联想到现在下马区即将引爆的局势,立刻就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四牛集团配合演的一出好戏,绕过下马区委区政府而不报,直接就将事情捅到了市政府,显然是有意要让下马区难堪,或者说,是故意给他设了一个圈套。

    说不定在向市政府汇报的时候,四牛集团已经得出了不利于下马区的结论,已经准备好了让下马区委区政府承担一切责任的证据!

    夏想眯着眼睛想了片刻,指示黄建军:“立刻动员起来,调动全部警力。随时准备出动。”

    黄建军不解:“领导,几头牛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区政府出面派一个副区长过去视察一下,安慰一下,再稍微表示一下补偿”,怎么还需要出动警力了?”

    夏想一脸严峻地说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四牛集团想要区政府补偿,应该第一时间通知的是区里,而不直接向市里打报告”。

    黄建军还是第一次见到夏想如临大敌的样子,立刻也紧张起来:,“是,马上去办。”

    黄建军转身一走,夏想立刻拨通了胡增周的电话:“胡书”牛集团养硝场的事情。您听说了没有。”“口※

    胡增周正在办公室和市委秘书长岳明说话,夏想的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办公桌各区县书记之中,除了市北区委书记孙爱勇因为是市委常委的原因,可以直接和他通话之外,其他人都要经过秘书之手,夏想是唯一一个经他特许可以直接打他的重要电话的普通区委书记见是夏想来电,他冲岳明微一点头,就直接接听了。

    “刚刚听说,市政府方面正在开会,可能过一会儿才有结果出来,怎么了?”胡增周听出了夏想的口气有点焦急,还有点不解夏想怎么对几头牛的病死也大惊小怪了。

    夏想微一沉吟,还是说了出来:“四牛集冉没有和区里打招呼,直接就将事情捅到了市里,其中可能会有点误解

    误解?胡增周明白了什么,想了一想。说了一句:“我心里有数了,市里的事情,我会多留意一点,区里,你慎重对待就是了。”

    夏想的本意就是让胡增周警惧付先锋借题挥,见胡书记明白了什么,也就放了心。

    刚放下电话,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高海来的,上面只是短短几个字:“四牛集团将事情推到下马区的不作为上面,付市长大为震怒,要拿下马区是问!”

    估计是高海偷偷在开会之际来的,因为高海有两部手机,付先锋就算严防消息外传,也防不胜防。

    一唱一和,果然要拿下马区开刀了。夏想没有回复高海短信,他也知道高海是有意给他打出提前量,让他想好应对之策。

    怎么办?

    夏想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一直在提防付先锋最后的一招反扑。也清楚付先锋要配合元明亮,肯定不会坐等,会有手段使出,千算万算,没想到付先锋竟然拿四牛集团的养殖场说事。

    难道说就是要让他提前引爆奶粉添加剂事件?对于四牛门事件何时引,夏想最近忙着最后一战,一直没有认真想好。不成想,无巧不巧,付先锋竟然主动拿四牛集团来挑起事端,所依仗的无非是四牛集团明星企业的光环十分耀眼,市里和省里都要顾忌三分,高看一眼,因此,四牛集团出事的话,必然会引起省市两级的关注,而他作为区委书记,一把手,必须端正态度”必须认真对待,不能有丝毫放松。

    付先锋所要的也许不仅仅是让他转移注意力,让他自顾不暇,无法分神最后出手对付元明亮的脱身之术,或许还有借此让他焦头烂额、疲于应付之意。说不定,还想让他在四牛集团的事情之后,摔一个跟头才更好看。

    到底要不是趁机提前引爆四牛门?夏想知道,四牛门引爆的话。后果严重。如果他在事件之中留下了什么手脚,被付家察觉的话,就等于和付家结下了死仇。再万一被付家四处宣扬的话,会引起其他三家都对他心生提防。毕竟每个家族都有自己插手的行业,他的出手,破坏的是行业潜规则。

    后世四牛集团的**,其实集团内部早就意识到了问题但还是被燕市和燕省强行压了下来,后来致病的婴儿过多,全国媒体一片声讨再也捂不住之后,才全部曝光出来。

    眼下到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事情是付先锋主动挑起的,借力打力应该可以让事件的曝光显得更顺其自然一些,但却有一个难题。就是夏想还不清楚到底现在的四牛集团的奶粉之中,是不是已经有了添加剂?

    必须确定下来有没有添加剂,才是关键点”夏想左思右想一番,下定了决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既然付先锋主动撞到了枪口上。就别怪他不客气了。一个四牛门引爆之后,看到底会产生多大的连锁反应?至于他如何在事件之中隐身,不被人察觉地完成点燃导火索的壮举,相信能够找到一个最佳的切入点。

    电话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夏想急忙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付先锋怒气冲冲的声音:“夏想同志,请你和李涵同志一起,前来市委开会!”

    市长亲自打来电话传达开会事宜,而且语气不善,官场中人,谁都清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绝对不是好事从天而降。夏想也没多问,立刻答应下来:“是,付市长,马上到。”

    放下付先锋的电话,夏想愣了一会儿神儿,又打出了一个电话:“可以宣布了。”

    夏想和李涵赶到市委的时候,直接就走进了市长办公室。办公室内,付先锋和于四两人相对而坐,烟雾缭绕,桌上全是烟头。

    戏份挺足,烟抽得挺多,也不怕呛着?夏想看了于四一眼,心想于市长还是和付先锋走到一起了,也难怪先前于市长到了江山房产,以视察工作的名义,挑了不少毛病,原来是当了付先锋的排头兵。

    在前来市委的路上,李涵只问了夏想一句“付市长找我们有什么事”在夏想回答了“不清楚”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

    讥汉他就很有分寸地站在直想身后小坏是默然扩知炭腿观色,多少能猜到一点,李涵对四牛集团的事件,也是蒙在鼓里,付先锋并没有向他提前透露风声。

    气氛有点凝重,夏想和李涵进来后,付先锋一脸阴沉地看了两人一眼,却没有让坐,只是冲于四一点头:“于市长先介绍一下情况。”

    于四掐了烟,清了清嗓子:“夏想同志,李海同志,四牛集团建在下马区的养殖场出了大问题,你们是不是有楚?”

    夏想摇了摇头,还没说话,李涵就急急抢了一句:“四牛集团事事不向我们汇报,有事情直接向市委请示,明显不把下马区放在眼里,他们出了天大的事情,我们也不会知道!”

    付先锋怒了,瞪了李涵一眼,喝道:“你还有理了,是不是?是你们下马区非要强行把四牛集团的养殖场项目拉了过去,等真建在了你们下马区,你们就没有当一回事了,嗯?李涵同志,你这个区长怎么当的,四牛集团的养殖场进口奶牛病死了十几头,经专家提取地下水化验水质,是因为水质受到严重染污才导致奶牛生病,最后经过排查,确定了染污源是小时新型建材厂”。

    养殖场是夏想出面拉来的项目,小时新型建材厂也是夏想的关系,还是他圈定的下马区第一家高新产业,一家受到损害,一家是罪魁祸,夏想还真成了里外不是人!

    不得不承认。付先锋的手段,也十分高。一下就将夏想置于了两难的境界。不管怎么处理,他都很容易双头落不了好。

    付先锋表面上是壬斥李涵,实际上指桑骂税,影射的当然是夏想。

    夏想却没有付先锋想象中的慌乱,而是只是微微惊讶了片刻。就一脸震怒地说道:“真有这样的事情?付市长先不要着急,我现在就回区委,责令小时建材厂立刻自查染污水源的问题,一定要给四牛集团一个满意的答案。要查,一定要一查到底,如果问题真的出在了小时建材厂上面,我会让小时建材厂赔偿全部损失,并且向四牛集团赔礼道歉。”

    “态度当然要拿出来”。付先锋看了夏想一眼,心想你反应倒是挺快,立刻将责任推到了小时建材厂身上。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那么容易,“但你要知道,四牛集团是燕省的明星企业,是燕市的纳税大户,是全国奶制品行业十强之一,奶源地建在了下马区,你们应该象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你们又是怎么做的?置之不理不说,还放任一些重染污企业染污水源。这还不算,养殖场还有奶牛被盗事件,夏想,你这个区委书记是怎么负责的?你当初是怎么对四牛集团承诺的?现在四牛集团向市委提出了对下马区的强烈不满,你作为区委书记,是不是要承担相应的领导责任?是不是要向市委市政府做出书面检讨?”

    区委书记如果向市委做出书面检讨,事情就闹大了,会给夏想的政治生命造成无法弥补的污点。于四下意识地看了付先锋一眼,心想四牛集团的事情,可大可付市长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作了?

    不过付市长和夏想之间不和的传闻,于四也早就耳闻,以前他以为只是因为夏想站在了胡增周的队伍的原因,现在看来,恐怕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付市长明显是想借题挥,想要借四牛集团之势,压夏想服软。

    夏想还没有说话,付先锋的电话先响了。

    付先锋狠狠瞪了夏想一眼:“这件事情别想轻松过关,四牛集团不满意,市委就对下马区委不满意”。

    夏想心中冷笑一声,好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如果不是他知道付先锋和四牛集团之间的内在联系,还真以为付先锋一心为公,真是真心为了四牛集团着想。只是一是他和四牛集团之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同盟,二是四牛集团的养殖场的死牛事件,到底是真是假,是真病还是人为,还是未知之数”,

    但夏想也知道,现在被付先锋抓住了过错,付先锋又是名正言顺的顶头上司,自己就必须拿出足够的态度,就一脸恭敬的表情,低头挨。

    付先锋去接电话,刚说了几声,就突然提高了声调:“是谁透露了风声?查,一查到底。不管是谁,查出来之后,一免到底。还有请马部长一定要严防死守,不允许有任何消息被新闻媒体布出去,下马区经不起折腾了,燕市也经不起折腾了!”

    放下电话,付先锋气势汹汹地怒道:“刚才省委宣传部马部长来电,有新闻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说是要采访四牛集团养殖场奶牛暴病事件这不是要给鼻市和燕省的脸上抹黑吗?夏想,下马区必须保证不能有任何风声传出来,否则。市委拿你是问!”防:紧急召唤,请兄弟们出手助我。</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