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45章 迷雾重重

《官神》 第745章 迷雾重重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卜班,省委、市委纷纷来电,要找下乌区委书记夏想八意料的是,夏想好象尖踪了一样,谁也找不到他。区委办主任傅晓斌不知道夏想去了哪里,秘书晃伟纲打不通夏想的私人电话,问了夏书记的夫人曹殊慧,回答说一早就开车出门了,不在家。

    不在家,又不在区委,电话又打不通,夏书记,到底去了哪里?和谁玩起了躲猫猫?

    原本以为只有夏想一人失踪小省委、市委的电话见找不到夏想,就又纷纷要找黄建军,结果众人才现,黄建军也不见了!

    怪事,一下不见了两位关键人物,下马区怎么了?

    下马区怎么了,有人纳闷,有人不清楚。市委,市长办公室内,付先锋急得团团转,如热锅上被粘住的蚂蚁,头上的汗水不停地流下来,尽管房间内空调开得十足,他还是汗流浃背。不是热的,是紧张和不安所致。

    今天凌晨时分,四丰集团的副总谆广洪被黄建军带人从被窝中带走,目前下落不明。同时,他也听说了肖老泉跳河之事,还有肖波、肖丽两人同时失踪,不知去向。四牛集团一下慌了神乱了套,再也不摆出一副鼻孔朝天的态度,杨国英更是天还未亮就打电话给付先锋,告诉了付先锋肖波和肖丽的重要性,并且强调肖老泉之死,可能引的潜在的风暴!

    付先锋一听肖老泉有可能是被谆广洪逼死,是因为肖老泉爱打听,好管闲事,知道了一些添加剂的内幕,有可能是受不了设广洪的压迫而含恨自尽,就让他怒火攻心,冲杨国英大骂浮广洪混蛋加冒烟!一个老实巴交的饲养员逼他做什么,用利益诱逼不就完事了,现在倒好,人死了,给了夏想一把名正言顺地打开局面的钥匙。

    更让付先锋心惊胆寒的是,杨国英随即告诉他,不但肖老泉的一儿一女已经被夏想控制了起来,不知道藏在了何处,就连谆广洪也被黄建军亲自带人请走,现在也是下落不明。

    付先锋真的急了,平生第一次感到无所适从,感到背后冷汗直冒,感到遍体生寒,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之后,就是找不到夏想和黄建军,他就知道坏事了,夏想聪明如狐狸,早早躲了起来,就是为了争取时间,不接任何人情电话和施加压力的电话,借遁走之际,暗中提审谆广洪,摸底四牛集团的内部真相小等夏想再露面的时候,就是谆广洪全部招供之时。

    面对于逼死人命的指控,对于谆广洪能否顶住压力,付先锋不抱一点乐观。黄建军是老公安了,有的是办法让谆广洪开口!

    四牛集团内部有什么猫腻,有什么见不得阳光的事情,付先锋心知肚明,正是因此,他第一次感到浑身无力,在打完所有能打的电话也找不到夏想之后,他整个。人几乎虚脱了一样,一下瘫坐在椅子上,仿佛全身精力被抽空,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完了,难道真的全完了?夏想最会借题挥了,最会小题大作了,不提他是不是最终现四牛集团的添加剂的内情,光凭一个逼迫他人自杀的理由就足够让谆广洪服软了,至少也能将他的布局破掉,因为谭广洪清楚四牛集团死牛的真相。

    关键还有一点,到底谆广洪和肖老泉之死有什么联系?到底谭广洪做出了什么蠢事才让肖老泉含恨而死?还有肖老泉的一儿一女又知道一些什么内幕,等等,都是事情可大可小的关键。夏想突然玩起了失踪,很明显就是要顶住一切压力小也要把案子做死做大,不让谆广洪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也就是说,夏想摆明了就是要和四牛集团硬拼到底,摆明了就是要和他撕破脸面,以牙还牙。

    他以四牛集团挑起事端,逼迫夏想,夏想现在抓住了机会,肯松手才怪?肯定会一拼到底,谁的情面都不看,谁的面子都不给!

    付先锋索性关了手机,拨了电话线,一个人在办公室静了半晌,才又重新开机,拨通了赵小峰的电话,将目前的局势向赵小峰做了通报。

    赵小峰听了,久久无语,最后只是轻叹一声:“玩政治也好。玩经济也好,都要讲究一个。规则,也要看谁占理,现在夏想在规则之内占了理,能拿他有什么办法?我是鞭长莫及了,要是在京城,我还有办法对付他,现在他在燕市,在他的保护伞的范围之内,我只能对你表示爱莫能助了”替我转告明亮一声,近期我要用钱,看他方便的时候周转一下,先还一部分本金给我。”

    付先锋盛怒之下,反而又冷静下来,好一个及时抽身的赵小峰,真是聪明人,见势不妙,就想全身而退,不但不肯帮一点忙,反而有要撤退的意思,还真是一个目光短浅之人,不可深交,当初他怎么就看上了冉?还以为凭借他多年在国企的业务能力,多少能帮他在关键时刻出一些主意,没想到,除了会抽身而退之外,没有一点挺身而出的勇气。

    当初还一厢情愿认为赵小峰在关键时刻;二二够出点办与。现在看来,怀真是瞎了他的狗眼!其实付先锋多少有点冤枉赵小峰了,赵小峰不是不想出力气,也早就准备好了在关键时刻助付先锋一臂之力,不过前一段时间他的花小小朵告诉他,她认识了一个知心好友名叫梅晓琳。梅晓琳为人和善,又善解人意,和她很谈得来,”

    梅晓琳是谁赵小峰当然清楚得很,一惊之下立刻问花小朵是不是告诉梅晓琳他和她之间的事情了小花小朵说:“当然告诉了,我和她是闺蜜,无话不谈。”

    赵小峰知道夏想和梅升平之间的关系,至于夏想和梅晓琳之间有什么密切的关系,他倒不太清楚,但有一点却是清楚,梅晓琳肯定不是无意中认识了花小朵,肯定是有意接近,带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到底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梅晓琳没让赵小峰猜测太久,很快就通过花小朵之口告诉了赵小峰:“晓琳说了,有时间大家一起坐坐。认识一下。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圈子里的人,大家都认识,坐在一起又有话可说”

    话里有话,隐含的意思却耐人寻味,赵小峰再联想到上次夏想和花小朵所起的冲突,心里算是明白了什么,知道有可能是夏想委托梅晓,琳向他传话,大家相安无事最好小否则,就要疼头土脸了。

    一个,花小朵未必能让赵小峰灰头土脸,但正如梅晓琳所说,京城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以梅晓琳在京城圈子的影响力,有心无心地把他和花小朵的事情传了出去,好说不好听,传到他老婆耳中,也是一件糗事。

    关键是,谁知道口无遮拦的花小朵到底给梅晓琳透露了多少他和她之间的秘密,搞不好,连一些床上秘密也说了出去,真要在京城圈子内流传的话,也是贻笑大方,好歹他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抬头做人?

    赵小峰就明白了什么,一边告诫花小朵少和梅晓琳来往,一边决定从元明亮身上钱照赚,但忙却是不帮了。

    赵小峰的弯弯道道付先锋不清楚,现在他也没心思去琢磨,挂断赵小峰的电话,又打给了家里。在和家里通话半个小时后,他总算觉得有了一点着落,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

    夏想未必知道添加剂的危害,或者他也不会当一回事,他怎么可能了解奶粉行业的内幕和潜规则?他想破的只是四牛集团逼迫小时建材厂的局,只想借机为小时建材厂正名,同时,也好从四牛事件之后脱身出来,好腾出手对付元明亮。

    和老爷子商议的结果是。舍车保帅,诸广洪不能保了,将所有罪责都推到他一个人身上,由他一人挑下整个担子,然后将四牛事件尽快揭过去,不再吸引各方的目光了。同时,长基商贸加紧收宫,宁肯少赚一些,降价促销,也要及时脱身,不能再打持久战了,否则很容易被拖死在下马区。

    只要抛售及时,现在适当压低价格收盘,也可灿卜赚一笔,不至于赔钱。因为以眼下的局势来看,拖得越久。越可能不利。

    被夏想逼到这个份儿上,虽然心有不甘,但付先锋也是无可奈何,形势比人强,他再一次体会到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尴尬和无奈,还有难堪和伤心。是的,一个,堂堂的市长被一个区委书记逼得无路可走了。真是有点伤心有点痛苦还有点丢人。

    只可惜,伤心和痛苦不能挽回目前的劣势,付先锋差一点再次动了要在夏想背后捅上一刀的邪恶想法,不过随即又否决了自己,别说现在找都找不到夏想,就是夏想站在他的面前,他有没有勇气对夏想说出狠话还是未知,更不用说再和以前一样暗下黑手了。如果他再故计重施,说不定不但奈何不了夏想,还会一头栽进一个巨大的深坑之中,爬也爬不上来了。

    此一时彼一时,夏想现在虽然不是一棵参天大树,也算是有了根深蒂固的关系网,而且他比以前更聪明更狡猾也更难对付了,不但机智多端,还软硬兼施,经常一明一暗双管齐下。

    不止付先锋焦急地寻找夏想小省委书记叶石生、省长范睿恒也在四下寻找夏想,并且因为联系不上夏想而大雷霆,因为杨国英向省委告状,说是夏想胆大包天,抓走了四牛集团主抓养殖场工作的副总谆广洪,还私自扣压了养殖场的职工肖洪和肖丽,导致养殖场的工作陷入停顿之中,给养殖场的职工带来了极大的恐慌,四牛集团向下马区委区政府提出严重抗议,并且保留将养殖场搬出下马区的权利。

    在四牛集团水染污事件没有结果之前,夏想突然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惹得叶石生和范睿恒都大为不满,再加上两人打电话寻找夏想未果,更是怒火中烧,郑重转告下马区委,一旦有夏想的消息,让他即刻到省委来一趟,不得有误!

    省委书记和省长以无比严厉的口气,要求夏想前往省委,下马区委区政府顿时乱成一团,都知道大事不好了,区委书记惹一唁子书记和省长,众官算是当到头了,夏想是没有什川谁跟着他谁到霉,该站队的,赶紧重新站队好了。

    夏想到底去了哪里,下马区委还真没几人知道,不过夏想的坚定支持者卞秀玲却是岿然不动,因为她相信夏想不是没有头脑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肯定是在布置什么大动作去了,不用惊慌,等夏书记现身之时,就是有爆炸的消息出现之际。

    其他人,诸如庄青云,还是一脸平静。没有一丝慌乱。不过庄青云私下里还是打了好几个小电话去求证,也和胡增周通了半天电话,最后才长出一口气。

    傅晓斌虽然心里也有点嘀咕,不过还是深信夏想从来不做没有后手的事情,他消失之前,肯定已经想到了会惹得四方震怒,那么他应该早就想到了灭火的方法。再有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黄建军,联想到昨夜的跳河事件,傅晓斌隐隐猜到。下马河估计要掀起风浪了。

    陈天宇到是有点心焦,不过他焦急的不是夏想的不辞而别,而是夏想惹怒了燕省的一二把手。万一无法收场就不好办了,说不定真的丢了前途就得不偿失了。

    李涵等人却没有什么表示,但脸上微微流露了窃喜之意和欣喜之态,还是落在了陈天宇眼中,也让他在心底叹息,好好的,夏书记怎么玩了一着险棋?政治上来不得半点弄险,步步为营还来不及,怎么能玩弄起了小聪明?真要因小失大可怎么是好!

    可以说,毒个省委、市委以及下马区委,因为夏想的失踪,流言四起,传闻纷飞,短短半天时间,各种消息就已经漫天飞了,甚至有人传言夏想之所以消失不见,是被省纪委双规了。

    还有人说,夏想掉下马河淹死了,更有离奇的消息说,有人亲眼见到夏想开车上了高,直奔京城而去,听说是到京城跑官去了”

    更有甚者,胡编烂造,说是夏想被外星人劫持了,现在已经飞出了银河系,正在太空之中的一艘飞船上光飞行,永远也回不了地球了”当然传播这个消息的人当即就被人骂成了猪头。

    也有好事者打电话到省纪委和市纪委求证夏想是不是被双规了,让李言弘和苏功臣都哭笑不得,后来干脆下了命令,凡是打来电话的人,只要提到夏想的名字,一律以挂断电话来回应。

    闹腾起了滔天巨浪的夏想,还真的跟无声无息消失了一下,任凭流言飞满天,任凭省委书记和省长震怒,就是铁了心不露面,也不知道夏想哪里来的底气,更不知道夏想躲在背后究竟在运作什么?

    有什么大事能大过省委书记和省长的震怒?有什么大事能大过个人的前途和命运?

    许多人都不理解。

    邱绪峰不理解,梅升平不理解,但元明亮却理解,付先锋也能理解,他们都能猜到夏想在背后到底在酝酿的是什么。

    秋爱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夏想了,她现在是省电视台的副主任兼当红主持人了,算是在省台站稳了脚跟,同时将一直霸占她的副台长一脚踢开,恢复了单身“虽然一直以来对外公布她始终就是单身的身份,但毕竟还是真正做回自己才能给人最轻松的感觉。

    偶而她也会想起夏想,想起夏想的俊朗的外表,和气的为人,还有他冷淡、漠然的一面,心中还隐隐作痛。其实她也知道,对于夏想她并没有什么感情在内,谈不上喜欢,顶多就是欣赏和好感而已。但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夏想越对她冷淡,反而更刺激了她的征服欲,曾经有多少有钱有权的男人拜倒在她的裙下,只有夏想,对她不屑一顾,就让她对夏想总有一种淡淡的遗憾和感叹,总是渴望夏想能够正眼瞧一瞧她,或者更进一步,高看她一眼,她就会获得极大的心理满足。只是她和夏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可以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心中的遗憾就成为永远的遗憾,无法弥补。

    上午做完一期节目后,秋吴有点犯困。就打算到办公室中午睡片刻。刚躺下,电话就响了。

    是达才集团宣传部打来的电话,秋爱本不想接听,达才集团虽然气势过人,但她现在也不是随叫随到的小记者了,她在省台也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可以决定一个节目的生死,所以一般的采访,她轻易就不会出面了。

    但电话固执地响个不停,秋爱有些不耐烦,就想按了拒听,却忽然没来由地心里一惊,想起达才集团有很久没有主动给她挥过电话了,现在又是午休时间打来,说不定有要紧的事情,她就又伸手接听了电话。

    防:这是今天的章节,老何不耍小聪明。不打时差,今天说是一万,必是一万,请兄弟们监督。零点过后,还有一更,求明天的票,票,请兄弟们一定支持一把!</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