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50章 过河拆桥

《官神》 第750章 过河拆桥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兄锋的电话。既出乎夏想意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们月到付先锋可能会打电话给他,只是没想到,付先锋情急之下,连明天都等不及就打来了电话。

    夏想正坐在沙上抱着儿子,就一只手拉紧了夏东,一只手接听了电话:“您好,我是夏想。”

    “夏想,我是付先锋。”付先锋的声音很低沉,低沉之中透露出来的是低落和无奈,他沉默了一会儿,仿佛是在酝酿情绪,又似乎是很难开口。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在逗弄夏东。

    夏东也不老实,还要跟夏想抢电话,被夏想轻轻推到一边。

    夏东不干了,唯哑着冲了上去。扑到夏想怀丰耍赖。

    夏东咯咯的笑声通过电话传到付先锋耳中,本来是极其平常的一件事情,却让他感觉格外难受。夏想太嚣张了,太轻视他了,好歹他也是堂堂的市长,再说两人之间还没有最后分出胜负,夏想就在接他电话时和孩子说笑,完全是视他如无物的表现。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只可惜,不可忍也要忍一忍小付先锋强压心中恶气,还是开口说道:“夏想,我想和你谈一谈。现在有没有时间?”

    夏想可没有想这么多,他逗孩子玩是因为在家里,家里有孩子说笑的声音再正常不过,却不知道一个无意的举动却成了轻视市长的表现,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大呼冤枉。

    但现在他听到付先锋开口相约,还是迟疑片刻,婉拒了付先锋的要求:“明天我正要到市委汇报工作,到时我再到您办公室找您

    付先锋心中一凉,知道夏想不答应和他面谈的含义就是,在长基商贸的问题上,不死不休了,他索性一咬牙:“夏想,得放手时且放手,事情别做得太过份了。”

    夏想呵呵一笑:“放手,会放手的,明天我和黄建军一起将谆广洪移交给市局审理

    付先锋愣住了,没想到夏想会巧妙地转移了话题,直接抛出了谆广洪。他想了一想,还是适当对夏想释放的善意表示了感谢,随后又不甘地说:“元明亮来下马区投资。本来也是诚心而来,可能你和他

    事到如今,付先锋还不死心?夏想暗暗一笑,不到黄河不死心,实际上,现在已经到了黄河边上了,听到了黄河水咆哮的声音,只差一步就看到奔腾的黄河水了,付先锋却认为事情还有可以挽回的余地?别看他是市长,但在涉及到自身利益之时,在事关巨资的成败之际,也是乱了方寸不说,还失了应有的判断力!

    现在的局面是,在远景集团和达才集团的夹击之下,在赵康和郑毅的搅局之下,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秩序已经大乱,想要重新步入正轨,不但需要时间,更需要合理的价位。空口白牙地承诺和天花乱坠的广告,已经没有办法再重新拾起消费者的信心了。

    就是他也没有办法再将下马区的房价人为地抬高了,消费者的心理不是过山车,一通电就可以忽上忽下,毁掉信心容易,建立信心就难了。需要时间,更需要拿出足够的诚意。

    反正从现阶段来看,下马区的房价维持在飞口元左右是合理的价位。而长基商贸名下的楼盘,大部分收购价格在万四元左右,以目前消费者的信心指数,以及远景和达才两家的入市价位,再有赵康和郑毅两个搅局者不遗余力的表演,差不多消费者心目中的下马区的房价就在互。元左右。

    不仅合理,还稍微偏低。

    也达到了夏想的心理价位。至少在他主政之时,让稍微有能力的市民都能住得起自己的房子,是他在下马区的最大理想!能维持多久的低价就维持多久,房价早晚会上涨,大势他无法阻拦,至少能在他的能力之内。在他的目光所及之处。能尽最大可能照顾到百姓的利益。

    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且可以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下马区委书记的缘故,如果他没有一帮忠心跟随的朋友,没有成达才对他的信赖,就是他是市委书记也不可能做到。主要也是夏想了解成达才的理想,知道成达才的为人和人文主义精神。清楚成达才一直不以企业家自居,一直以慈善家、哲学家和教育家的面孔来展现给世人。在成达才的成功之路上。寄托了他太多的人文主义的理想和世界大同的梦想。也正是夏想对成达才的了解深入而深刻,才请动了成达才出面,将下马区西部一处荒地交付于他,让成达才尽情挥洒心目中的蓝图,让他的梦想照进现实。

    或许真正有良心有梦想的企业家越来越少,许多商人,除了赚钱,就没有了生存的意义。成达才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富裕而周围人全部贫穷,不是幸福,而是一种悲哀。想要世界美好,必须让所有人都富裕起来,都文明起来。如果一个人居住在豪华的别墅之中,家中金玉满堂金壁辉煌,一出门,刀八以也。尘士漫天,垃圾成山。这样的感觉不是鹤立鸡阶。汇麻深的悲哀和无奈。

    一个人再拥有亿万财富,再指点万里江山,面对满眼的凄凉幸福感从何而来?

    只可惜。许多为富不仁者就喜欢自己坐拥亿万财富,他人一贫如洗的高高在上的感觉。

    因此,夏想才不会让元明亮之流得逞,席卷走无数百姓的血汗钱。老百姓辛辛苦苦积攒一生的积蓄,花约万买下的只是成本旧万元的房子。其中利润高达。万,旧万归了政府,旧万归了炒房客,是何其的不幸!

    付先锋想和他面谈,无非是想让他放手,让他松手,但从一开始夏想就没有打算放过元明亮,而且从远景集团和达才集团最后的布局来看,他也根本没有留下可以随时撒手的后手,因为以他的性格,原则问题不能商量,没有妥协的可能。

    别说长基商贸的问题不可能退让,就是谆广洪的问题,表面上先让一步,也是为了以退为进,为了以后更好地再讨回公道。到了紧要关头。到了最后时刻,付先锋还想再坐下来好好商量?还是不要见面为好,不见面,以后还好相见。见面的话,说不定一言不合还有可能当场翻脸。

    还是给大家都保留一丝情面为好,毕竟都是场面人,以后真想还要经常去市委,也不想和市长私下里闹一出大乌龙。

    夏想站起身来,来到书房,关上门,周围顿时安静下来。他稳了稳心神。又沉吟片刻,才一字一句地说道:“元明亮和他的刃亿游资。前来下马区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席卷下马区的建设成就,摧毁下马区的经济。留给下马区一片狼籍,然后带走暴利而扬长而去,付市长,您是燕市的市长,下马区是燕市的新区小您也应该清楚,如果元明亮碍手的话。下马区的前景如何,您也应该心里有数!站在为下马区着想的立场之上,您还会认为我和元明亮之间,仅仅是误会这么简单吗?”

    付先锋哑口无言!

    打开窗户,夏想长出了胸中一口浊气。付先锋在燕市担任市长,绝非燕市人民之福,他自私自利。和四牛集团有利益纠葛,对元明亮有意摧毁下马区经济的举动视而不见,还试图劝说他放过元明亮,在他的心中,有没有真正当自己是燕市人民的一市之长?有没有想过一个市长应尽的责任?有没有一个父母官应有的觉悟和良心?

    平常很少抽烟的夏想连抽了两只烟,才关上了窗户。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本来想和慧丫头性福一下,不料夏东非要耍赖不睡小床要睡大床,而且还要睡在两人中间。夏想无奈只好由他,就想等他睡着之后再下手。不料夏东睡着是睡着了。却一只抱着曹殊冀的胳膊,一只手抓住曹殊慧的胸部不放,不能动,一动他就醒。

    夏想又气又笑,轻轻在夏东的屁股上拍了两下,最后只好含恨睡去。

    第二天。夏想在下马区委露了一面,交待了一些必要的工作之后。就和黄建军一起前往市委,要将谭广洪交给市局。

    夏想重新出现在区委,若无其事又指挥若定,就让许多人心中犯了嘀咕,惹得省委书记和省长震怒的人,怎么会一点事情也没有?别人的心思如何,陈天宇不太清楚,他却清楚李涵的心思,夏想一现身李涵就明显心不在焉,而且还有点神不守舍,眼中有一抹浓浓的失望。

    政治上的事情向来如此,陈天宇暗暗叹息一声。李涵再无能,再庸碌,对于夏想他也想取而代之,也盼望着夏想能犯下错误,他好顺利接任一把手。不遭人妒非英才,只是李涵一没头脑,二没见识,只凭老资历就坐在下马区长的位置上,如果他真担任了区委书记,下马区以后还有什么展前景?

    陈天宇没想到的是,他无意中的担心,在不久的将来,差一点成真!

    夏想到了市委之后,先是向胡增周汇报了情况,本来还想依照惯例也向付先锋汇报一下工作,胡增周却提议召开一个小型会议,让夏想当众做一下汇报,省得一个一个地汇报,也是麻瑰

    夏想自然求之不得,感谢胡书记的爱护。

    胡增周对夏想确实是真心爱护,因为他也清楚,他在市委里面的支持者,都是夏想的关系网。当然以上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一点是,夏想不管是做人处世还是言谈举止,都深得他心,而且夏想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过一丝的自傲,向来都是态度端正,姿态放低,没有因为他在市委的关系网深厚而流露出任何傲然之态。

    随后召开了小型会议。胡增周、付先锋、陈玉龙和孙定国参加会议。夏想向在座的市委领导详细汇报了案情的进展,并含蓄地提出叶书记和范省长的处理意见,随即,他和黄建军将诸广洪移交给了孙定国。

    将人交给孙定国,夏想自然放心。

    散会后,夏想正跟在胡增周身后,准备到胡增周办公室坐一坐,付先锋从旁边闪出,笑容满面地说道:“夏想,有时间的话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旧;十井锋的不依不饶。夏想迈真有些头疼,毕竟市长丽阴,饥汇当着胡增周的面,他没有理由推辞,只好答应下来。

    从胡增周办公室出来后,黄建军已经返回了下马区,夏想就走进了付先锋的办公室。

    付先锋的市长办公室,夏想也没少来过,毕竟他作为区委书记。向市长汇报工作的次数也不少。但今天来,却心情异常。因为他并不想和付先锋再谈论如何收手的事情,更不想和付先锋达成什么交易。

    夏想自认不是什么圣人,但人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他不缺钱。不想取不义之财,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已经完全看扁了付先锋的为人,事已至此,他和他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付先锋请夏想坐下,微一点头,也没有绕弯。直接说道:“夏想。为官之人,所求的不过是权势和名利,你开个价,合适的话,我们就成交。我很有诚意。你也别再藏着掖着了。再说看在先先的面子上。你也不想和我之间闹得太僵了,是不是?”

    夏想没来由地突然厌恶起来,恨不得朝付先锋皮笑肉不笑的脸上狠狠地打上一拳!

    看在先先的面子上?他还真以为自己和付先先之间生了什么?以前得知自己和付先先可能生了关系之后。恨不得要了自己的命。现在倒好,竟然拿来说事,当成谈判的筹码,怪不得付先先对付先锋一直厌恶,原先她早就看透了付先锋虚伪的本质和丑陋的嘴脸。

    “我和付先先之间,请白得象一张白纸一样,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当成谈话的前提条件。付市长,您有什么正事。请直接说。”

    夏想的口气不怎么尊重,而且还有一丝不满和不快。

    付先锋却没有变脸,依然是一脸淡然,他起身来到门口,小心地关紧了门,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夏想,不瞒你说”3。乙的游资,其中的四亿之中的大部分是元明亮募集来的民间资金。刃亿是赵小峰的投资。我个人在其中没有一分钱的投入,也就是说,长基商贸在下马区一败涂地,从表面上讲,我不会有一点个人损失。而且我现在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但元明亮的为亿还是实打实的资金,我可以鼓动元明亮做出错误的决定,由你在外围配合,尽可能地让元明亮的资金全部截留在下马区,也算为下马区的经济多做一些贡献。

    夏想心中一声冷笑,好一个卸磨杀驴的付先锋,好一个见风使舵的付大市长,见时机不对,元明亮无路可走之时,竟然想出釜底抽薪的绝计。不赚元明亮的利润,要赚元明亮的本金。真是应了一句古话:量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付先锋此人,有计谋,有城府,更有反戈一击的狠毒,还真有成就一位典型政客的潜质。夏想对于付先锋落井下石的反水之计,一点也不为之所动,他贪图的不是元明亮的本金,只是保卫下马区的经济建设的果实,只是警告所有的后来者。让他们望而却步。别再来下马区为所欲为即可,元明亮的本金,能逃走多少是他的本事。他不强行截留。

    因为这么做不符合他的原则,强行截留元明亮的本金,就有了私心,在达才集团以及其他几家公司的眼中,他就失去了公允,如果让成达才误解他的精心计是利用达才集团的资金,来赚取元明亮的游资,成达才肯定会把他看扁。

    而且说实话。自始至终,夏想就没有想过要从长基商贸的游资之中赚取多少钱,当然,正常的商业活动之中,几家开商出售给长基商贸的楼盘,有正常的利润也符合市场规律。无可厚非。

    夏想呵呵一笑:“下马区的长远规划,是做了一些相应的变更,等区委区政府整理好相关材料之后,我再统一向市委市政府汇报一下”付市长,您还有别的事情吗?刚才胡书记说,让我下班后到他家里去一趟,说是让我替他做点家务谄”

    付先锋脸色顿时一变,变幻几次,终于强忍住怒气,平静地挥了挥手:“没事了,那你先去吧。”夏想的拒绝虽然委婉,但却是一点余地也没有,就让付先锋大感面上无光。

    但无光也没有办法,谁让他有求于夏想,而且主动权又完全掌握在夏想手中?政治上的事情,还真是形势比人强,堂堂的市长压不住一个区委书记,说出去也许会没人相信,但事情只要遇到夏想,什么不可能就都能变成可能!

    付先锋坐着生了半天闷气,心里还没有下定决心如何处理他和元明亮之间最后的遗留的问题,还有诸广洪的问题,也是一样的挠头”,

    防:马上就最后摊牌了,兄弟们,多来点推茬票的鼓励好不好?要订阅和打赏才有,是消费。打赏就是直接的人情,很昂贵。票每天自动生成,并且免费。举手之劳,给老何力所能及的支持,我想诸位最是好心的兄弟们肯定有成*人之美!</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