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52章 等待最后的时机

《官神》 第752章 等待最后的时机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江想听到示明亮低沉且失落的声普,不免也是微微感慨熙犹讥!,“元先生请讲,我洗耳恭听。”

    “国内的官员,象您一样真正能为老百姓做点实事的,太少了。您在燕市可以翻云覆雨,但离开燕市,离开了身边力量的辅助,我敢说,今天的失败者将会是您!不过人生没有回头路可走,我输了也愿赌服输。我想说的是,您总有一天会离开燕市的,到了别的地方上任,希望您还有一颗大公无私之心,希望您在面对比我险恶无数倍的势力之时。还能行得正,站得稳!”

    电话断了”“嘟嘟”的忙音仿佛是元明亮最后的告别。

    夏想愣了一会儿神,心思忽远忽近。元明亮的肺腑之言其实是告诫,或者说是警告,是告诉自己,他会一直在背后观察自己以后所走的路,看看自己是不是在离开燕市之后,还有勇气面对更多的挑战。

    也许有,也许会奋不顾身。也许也有退缩的时候,夏想现在不敢肯定地回答自己”国内的政治,妾杂多变,又有太多埋藏在底下的隐性关系,不知道走到哪里就会无意中触到地雷阵。”下马区的经济隐患解除了,但和付先锋之间的问题,其实还没有解决,因为还有一个四牛门引而未。

    上次将谆广洪移交到市局之后,夏想全副身心地投入到解决元明亮的问题上面,对谭广洪的命运不再操心。不操心不表明不关心,他还是在暗中关注着付先锋的一举一动,就看付先锋如何施展手段,将谭广洪捞出来。

    事实和夏想预计的相去不远小经过市局的审理,埠广洪交待了该交待的事情之后,就由陈玉龙亲自出面,再有付市长直接打电话给孙定国,要求照顾四牛集团的情绪,既然事实确凿,谆广洪没有罪名,就尽快放人。

    孙定国只拖了两天,就很给面子地放了人。

    放人之后,谆广洪回到四牛集团。不料两天后就传出消息,谆广洪被集团停职反省,何时重回工作岗位,董事会暂时没有定论。

    谆广洪清楚哪里是什么董事会的意见,根本就是杨国英见他没有了利用价值,将他一脚踢开了。他心中郁闷难安,愤愤不平,就想找付先锋评评理,因为他自认和付先锋的关系还算不错。

    不料付先锋直接就拒绝了他的求见,还转告他,安心服从集团的命令,就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否则以后的事情就不好说了。浮广洪明白不好说的意思就是他在四牛集团没有什么希望了,就更是烦躁得不行

    尽管浮广洪也清楚,现在他正在风头浪尖之上,回家休养一段时间,也是低调处理的正常策略,是现阶段最稳妥的办法。但他要的是付先锋或杨国英的一句承诺,因为他并没有向区局和市局透露任何四牛集团的商业机密,把肖老泉之死也掩盖得非常好,为集团可谓鞠躬尽瘁,一人就承担了全部罪名,他需要的是集团给他一句安慰,一个承诺。一个希望。

    付先锋还好一些,多少安慰了他几句。杨国英在和他见面之时,只是对他在里面说些什么十分关心,对他本人的前途和所受的委屈,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就让他始终觉得非常不满,认为集团亏待了他。

    谆广洪表面上在家休养,心里哪里闲得住?时集团的事情十分关注。唯恐一个会议之后,他被人取而代之。还好,他的副总的位置还暂时保留,不过他的工作已经由另一个副总暂时代管,也让他放心不少,就安心地等待东山再起的一天。

    同时,谆广洪也十分痛恨肖老泉,好死不如赖活着,一把年纪了,还和小年轻一样玩什么跳河自杀,真是吃饱了撑的。现在好了,你一个穷鬼死就死了,却惹得四方不安,妈的,咒你不得好死!

    就在浮广洪放出后不久,肖老泉的案子结案,警方既没有对外公布,也没有通报新闻媒体,只是一般的刑事案件了结。两天后,肖老泉火化。一个贫苦的老人走完了平淡的一生,临死,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为何而死,是不是死得其所。

    肖波和波丽哭得死去活来,夏想虽然知道肖老泉不会白死,就等时机成熟时,会将四牛门提前引爆,可以挽救无数家庭的幸福。虽然不是生得光荣,至少在他的心目之中,也算是死得伟大了。只是有些事情永远不能对外透露,他也就只能安慰肖波和肖丽,尽可能为他们安排了一份好工作了事。

    肖波和肖丽都辞去了四牛集团的工作,钱赚得再多,在逼死他们父亲的养殖场上班,良心难安!

    肖波和肖丽都去了小时新型建材厂上班。严小时给他们安排了不错的岗位,并且开出了红口元的高薪,因为肖老泉之死,间接化解了四牛集团对小时建材厂的压力和诽谤四牛集团针对小时建材厂水污染的指责,在谆广洪被扣押之后,就立刻悄无声息了。

    严小时也从肖老泉的案件之中看出了端倪,也隐隐听说了四牛集团的病牛是因为他们自己喂了有添加剂的饲料的原因,没想到口…干出了事情反而怀要将脏水泼到别人身争。她与急了”话给范睿恒,要求还小时建材厂一个公道。

    范睿恒却没有替小时建材厂出头的想法。反而劝说严小时不要再提及此事,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要揪住不放:“四牛集团,省里都要给几分面子,你的小时建材厂只是一家民营企业,事情能圆满解决就很不错了,就不要再多事了小

    严小时气不过:,“哼,从省长的立场来说,是四牛集团故意欺负人。从姨夫的角度看待问题,外甥女受了屈,您一点也不管不问,我找姨诉屈去

    范睿恒无奈地一笑,挂断了电话。

    他对严小时确实照顾不多,一方面是他比较爱惜羽毛,洁身自好,凡事喜欢做得巧妙一些,不让人挑出理来。另一方面他的夫人也就是声小时的亲姨,不爱过问政治上的事情,也很少因为家里人的杂事开口求他,所以他才能做到对严小时照顾不多而后院稳定。严小时也只是说说而已,才不会去求亲姨,而是向夏想救助。不料夏想也是和范睿恒一样的态度。劝严小时不必斤斤计较,事情过去即可,安心做好做大小时建材厂才是正理。

    严小时和范睿恒是撒娇,和夏想就是争论了,气得笑了:“你怎么和我姨夫一样,说话哼哼哈哈地打官腔?也对,连我姨夫贵为省长也奈何不了四牛集团,你一个区委书记,更是要退让三分了?算了,不勉强你了。你们官分大但官僚主义不分大都一样

    夏想摇头一笑,没有反驳严小时的指责。现在不是和四牛集团计较这些小事的时候,夏想想要做到成功地引爆四牛门并且置身事外,就要做出一个样子出来,就是在明知四牛集团故意陷害小时建材厂的情况下,不闻不问,就是要让外界以为他也畏惧四牛集团的威风,不敢向四牛集团讨还公道。

    讨还公道有许多方式,不一定非要理直气壮地找上门去,气势汹汹要和对方理论。将对方说得哑口无言才是正理,许多时候,躲在背后指挥若定,看着对方身陷狂潮之中,也是一种胜利。

    两军相遇,勇者胜,是胜利。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也是胜利。夏想想要的效果就是深藏身与名,只管点火引爆,不让别人知道他是谁。

    绷底,下马区恢复了良性的秩序,一切井然有序,房价涨势平稳,各归其位,各大开商重新掌握各自的楼盘,没有一家敢再主动挑起事端,前车之鉴,历历在目,消费者不清楚,他们却都清楚在事件背后,惨败的元明亮损失有多惨重小谁也不敢再去放手一试,去将眼前的大好前景毁于一旦。

    主要也是达才集团和远景集冉的两大项目已经破土动工,以强大的实力和号召力将下马区的房价稳定在一个合理的价位之下,而一向喜欢捣乱的赵康和郑毅也突然之间老实了许多,乖乖地将价位定到了平均水平,再也不再表什么煽动性的言论来搅乱市场。

    夏想也每天上班下班,仿佛随着元明亮的离去,下马区真的完全进入了和平时期,而四牛集团的问题以及肖老泉之死,已经随风远去,飘荡到了不知名的天边,被人遗忘得一干二净。

    其实对于肖老泉之死,夏想一直记在心上,不敢稍忘。肖老泉和无数贫穷的社会底层的百姓一样,善良、软弱,却又良心未泯,想反抗,却又被一层层关系网笼罩,无力冲破庞大的利益团伙布置的大网。最后只能以死相拼。

    即使是死,也未必能和勇敢的鱼一样来一个鱼死网破,因为有可能人死了,如果遇不到合适的人的过问此事,或许还会白死。白死、屈死的人何其多,如果不是遇到夏想,肖老泉也只能含恨九泉了。

    不过即使遇到的是夏想,夏想也只有采用曲线和隐晦的方式,才能达到目的,面对四牛集团的强势,他也感到无能为力,所有人都会保四牛集团,不止是付先锋,他一个人挑不起一座大山。

    尽管前路漫长而险阻,夏想却相信凭借他的智慧和巧妙的设局,可以在秋天到来之前,就将四牛门悄然引爆,还肖老泉一个公道,给付先锋一个教,让谆广洪吃吃苦头,也将后世臭名昭著的“蛋白精。事件尽可能地抚杀在摇篮之中。

    其实在面临无数家庭的幸福和付先锋的前途的选择之间,夏想毫不犹豫选择的是前者。他清楚,如果他对四牛门引而不,等到自然事的一天,四牛门一旦作,会比现在引爆威力增加无数倍,因为已经死亡了无数婴儿,毁掉了无数家庭的幸福。付先锋必然要承担相应的领导责任,就地免职是逃不过的。

    但以无数家庭的幸福为代价来换取付先锋仕途上的折戟沉沙代价太昂贵了,也太沉重了,尽管他很想让付先锋下台。同为家族中人,付先锋比起邱绪峰、梅升平相差太远,为人有许多让人不耻的地方,但和千万家庭的幸福相比,夏想还是宁愿先提前引爆四牛门,尽管他也清楚。以目前的形势判断,一。爆!后,付井锋可能不会受到牵连,顶多会被省委卿珊又四。甚至还有可能毫无伤。

    不过让夏想也没有料到的是,不久之后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导致事情出现了不可预料的巨大偏差!

    平定了下马区的市场秩序之后,元明亮黯然收场,狼狈离开下马区,四牛集团雷声大雨点气势汹汹要找小时建材厂的麻烦,却突然之间没有了下文,曾经盛传夏想惹得省委书记和省长震怒,还有人传言说是夏想将会被拿下,不料风声过后,夏想还是稳稳地坐在下马区第一人的宝座之上,于是在下马区,各种流言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管众人都知道夏书记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不象一些一把手小小心眼又小气,非要追查是谁散布的流言,但大家都是官场中人,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

    夏想还是下马区的一把手。人心稳定之后,总有好事者会向书记打小报告,谁现在再胡说八道,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下马区立刻恢复了紧张的气氛,人人卖力工作小不但秩序井然有条,而且夏想的权威进一步得到了加强。

    因为李涵十分识趣地收敛了许多,不但走路时气势黯淡了不少,还大事小事都向夏想请示,完全回归一个区长应有的姿态,甚至说,比一般的二把手的态度更谦恭,更低调。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涵认输了。

    不认输不行,经过一系列事件之后,李涵已经看清了形势,付先锋身为市长也败给了夏想,在长基商贸一败涂地的过程之中,一市之长也束手无策,被夏想打得落花流水,他不过是区长,在夏想面前既没有级别上的优势,又没有政治智慧方面的过人之处,如何和夏想斗?现在连付先锋都偃旗息鼓了,他何必再在夏想面前装腔作势?

    压不住又斗不过,李涵就只好再夹起尾巴做人了,更何况他在和付先锋打交道的过程中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付先锋的为人有太多不可取之处,关键之时靠不住,跟紧他,有用的时候还好说,没用的话,就会被一脚踢开。

    李涵就决定从此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争取借下马区经济腾飞的东风,配合好夏想的工作,拿到该有的政绩,然后顺利接任区委书记职务,再以后,迈入正厅的序列,也算有所成就了。

    李涵向夏想表示了低头,李涵一系自然也就全部低调行事,下马区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平和展期。

    夏想也是心中大慰。

    月初,在召开一次全体会议之时,夏想对下马区今后的经济展提出了三点意见,一是继续稳定房价,维持现有的良好的市场秩序,打击任何炒房的游资行为。二是加引进高新技术产业。三是开以下马河为龙头的旅游业,实施第二阶段的振兴下马区的计划。

    下马河已经在7月底就全线通水,一通水,两岸就开始兴建游船码头,呈现一片热尖朝天的建设景象。

    全线通水之时,叶石生亲临并且出席剪彩仪式,轰动一时。通水后,夏想也曾坐船绕行下马河一周,体会最深的是,浩荡下马河,确实有了一条小河的气象,虽然只是一条四多公里的小河,但波光浩渺,座落在缺雨少水的燕市,也是难得的清凉之境。

    不过沿河两岸,不少地方一片荒凉,不是荒山就是荒地,可采利用的价值巨大。相信随着下马河的全线通水,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形成一个四多公里长的两岸经济带,有效地带动就业和拉动需求。

    夏想站在办公室内,远望远处的下马河两侧,远景集团的水景公园正在如火如荼地施工,热闹和喧嚣扑面而来,让他心情舒畅。

    或许,在等最后的时机来临之前,还能有一段稍微放松的时光,夏想微微伸了伸懒腰,正想下班回家,电话却意外地响了。

    一般下班之前的电话没什么正事,不是请吃饭,就是送礼,夏想今天心情不错,不想接。扭头看了一眼来电话号码,觉得有点熟悉,想了一想,忽然愣住了。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巧合,来电正是卫辛的号码。

    卫辛以前用的不是移动的号。是联通的号。后世她认识他之后,才因为他的原因换成了称动,而且还和他一起办了一个情侣号。今世卫辛一直用的是移动的号,他也存在了手机之中,但今天打来的电话却不是她原先的号,而是她后世和他一起用的那个移动情侣号!

    时空变了,但有些事情还是有着巨大的惯性,一直未变。卫辛怎么今生又偏偏选中了这个号码?

    夏想错愕之余,还是接听了电话,里面传了卫辛柔柔的略带沙哑的嗓音:“喂,,晚上有时间吗?”

    叹:还差几票就能前进一名,兄弟们,,大力支持官神。先送上第一更毖,如果前进一名,晚上第二更,奉献四字大章!说到做到!</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