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54章形势危急

《官神》 第754章形势危急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从想的保证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顿时引来周围市民的丁沁烈的掌声和欢呼。

    不少市民向夏想挥手,有离得近的还上前要跟夏想握手。

    “夏书记好”。

    “县书记,我们相信你”。

    “我们和夏书记一起,保护下马河”。

    夏想微微有些感动,老百姓是最善良的人,他们最容易满足,最容易动,也最容易受到伤害。

    怪不得古人将县令当成父母官,有时手握大权,看到谦卑、善良和满面笑容的百姓,确实有一种为人父母的感觉。

    如果每一个在其位谋其政的官员,都将百姓当成自己的儿女一样疼爱,都有身为父母的觉悟和情怀,天下大同早就实现了。

    只可惜人人都有私心杂念,为官者更甚小因为有大权在手,有好处唾手可得,更因为百姓软弱可欺,对个人前途没有一丝影响,因此几乎所有官员都视百姓为公仆,将百姓当成屁民。

    可怜加可叹。

    夏想两世为人,对此感慨最深。

    上亡世他虽然做生意,也曾拥有了百万财富,但在为官者眼中,一样是小小的屁民,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处长就能让他倾家荡产,还真应了古代一句话:灭门县令。

    今生他完成了从民到官的转变,其实骨子里,他还真没有将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官员,还是将自己当成普通百姓中的一员。

    建国以后大肆宣扬的封建社会的官员如何不堪,其实真要对比的话,现代的官员人心不正,比古人强上百倍。

    古人都是书人,都是精英才可以为官。

    但自从满清有了捐官的制度之后,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当官了。

    现在也是如此,从最早的不识字的人可以当上国家领导人,到现在伪造学历,造假升官,或者只有学历没有品行,完全颠覆了传统的美德。

    所以才有不少专家学者疾呼,现在国内重学历不重品德的教育,是彻底失败的教育。

    因为一个人没有品德,没有道德,学历越高,对社会的危害越大,做起坏事来更是得心应手,因为他有能力但无所顾忌!就如曾经有一位老开国元勋所讲一样,新中国是用3奶万人的生命换来的,谁来抢江山,谁就拿刃刀万人头来换!”,这样的豪言壮语不是气魄,不是魅力,是识百姓生命如草芥的真实体现。

    夏想有一个出身贫寒的父亲。

    有一个文化不高的母亲,还有一帮现在仍在农村务农的亲威,也有许多在城市之中生活在底层的普通朋友,尤其是他经历过后世的信息大爆炸,经历过网络的洗礼,知道屁民、升斗小民的无奈和呐喊,自己也深刻地体会过底层百姓的悲哀和无助,他才不会当自己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人物,他就是普通百姓中的一员。

    从另一个角度讲,随着网络的普及,有多少没有眼光、不可一世的官员,被网民纷纷掀落马下,落了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许多人不明白的一点是,官员和百姓之间没有本质的差别,都是一样有贪心有私欲的普通人,真要将自己放到高处。

    就要时刻提防摔落下来的危险。

    而且夏想更清楚的是,他能做到洁身自好,也是因为自身有足够的实力,有大把的金钱,否则他也不敢保证不收取贿略,只要当官。

    方方面面的诱惑太大了。

    送礼的人会千方百计的送礼,手中大权在握,难免会有所偏向,一偏向,就能收取大量的好处。

    但一旦收礼,就落人把柄,就总有被人抖落出来的一天。

    做贼心虚,试问哪一个贪污的官员,不是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会有纪委人员突然出现在面前,将他带走?夏想的心思有点飘远了,一阵急风吹来,将他惊醒,他用手一指离河边不到旧米的地方,大声说道:“防洪指挥部就建在这里,人在堤在!”周围的掌声雷鸣一般响起,和风雨声交织在一起,让人热血沸腾。

    管新望站在后面,看着夏想慷慨激昂的讲话,心中复杂难言。

    夏想只比他大上一岁,却已经是堂堂的下马区委书记了,副厅级高官,手握大权,主政一方。

    原本他在认识卫辛时,向卫辛求爱,还认为自己是远景集团的技术工程师,月薪弛力元以上,又一表人才,比起大多数人来说,要相貌有相貌。

    要才华有才华,要高薪有高薪,而且他还因为特殊贡献,被集团特别奖励住房一套,属于有房有车一族,卫辛眼界再高,也应该被他打动才是。

    谁知,在卫辛面前碰了软钉子。

    管新望确实很有才华,毕业于国内的名牌大学,又出国深造两年,回来后,加入远景集团,很快就受到重用和赏识。

    远景集团来燕市展,他被高老指名带来燕市,只因他在土建和排水工程方面的造诣,无人可比。

    管新望见到卫辛之后,一见钟情,被卫辛的婉约和似水柔情深深地吸引了。

    一直以来,他以为只有南方的女子才有温婉如水的气质,没想到生长在北方的卫辛,却比他见过的所有南方女子更有温婉可人的一面,就让他忤然心动。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在面对他的猛烈追求之下,卫辛一开始是冷冷地拒绝,后来是委婉地回绝,再后来,实在被他的热情打动,才勉强和他在一起坐了两次。

    但每次都是心不在管新望实在无法忍受卫辛不冷不热的态度,就当面追问卫辛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她心目中的男人到底是什么类型。

    卫辛也许是为了让管新望死心,也许是自说自话,给自己一个梦想,她就对管新望说出了她心目中完美的男人形象。

    管新望当时并不知道卫辛说的是谁,也觉得卫辛的条件要求过高,她心目中的男人不可能有,只是今天,当他站在夏想身后,看到夏想指挥若定,以不到3。

    岁的年龄,矗立人群之中,以坚定的信念和大无畏的精神气概,领导百姓抗击洪水,而且他不但年轻,又一脸英气,站立在风雨之中,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

    气概,就让他终于生出一种非常悲恰的呐喊,”既生瑜,何生亮!夏想就是卫辛中心自中最完美的男人形象!管新望也清楚,他和夏想无法相比,不但成就上没有可比性,就是在面对艰难之时的勇往直前的勇气,他也知道和夏想一比,还是差了不少。

    论起技术问题他头头是道,但真要面对洪水来临之时,他相信,他没有勇气站在河堤之上,面无惧色。

    不过他心中还存有一丝疑虑,也许在洪水真正来临之时,夏想也不会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勇往直前,或许也会退缩。

    政治家向来说话漂亮,真正落到实处,有几人能冲到最前面?到了晚上,雨没有一点要停息的样子,还是下个不停。

    下马河河水的下降之势减缓,隐隐还有回升的迹象。

    管新望在和陈天宇沿下马河转了一圈之后,回到防讯指挥部向夏想汇报工作。

    “下马河的河水总量持续上升,因为下马河地势较低,全市许多积水都排到了下马河内,形势比预计得严峻。”

    夏想一脸严肃,他也意识到了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虽然不是大暴雨,但主要是燕市要命的排水系统,老化而陈其,就是现在这样的雨量也无法及时排空,结果燕市的积水汇聚成流,全部汇入了下马河。

    下马河不是燕市的生命之洱,却是下马区的生死之河,夏想也是经验不足,没有充分考虑到全市水流汇聚的问题,现在他坐在临时搭建的指挥部之中,思索对策。

    下马河不能决口,一旦决口,对下马区的经济的打击也是致命的,比元明亮的计划还要彻底。

    下马区现在刚刚走向正轨,正是需要稳定民心,大力展经济的时候,一场洪水,就可能将他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

    包括他前期用心打败元明亮的计划。

    怎么办?夏想沉思片刻,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新望,万一下马河水位危险,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管新望是技术工程师,处理技术细节还行,大局观上就有所欠缺,想了一想,摇了摇头:“暂时没有办法,谁也没有想到百年一遇的洪水,会让我们遇到。

    有时在施工时,其实许多问题不是想不到,而是认为没有必要而忽略了。

    我觉得只有一个笨办法可以缓解下马河的河水成灾,就是在组织几十上百台大型抽水机,直接从河中抽水。

    因为现在水势上涨不快。

    这个办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河水上涨到危险水位。”

    管新望的办法不是夏想刚才灵光一闪想到的办法,但夏想也清楚他的办法不到最关键时刻,不能采用,因为不但危险,而且还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管新望的办法虽然保守了一些,但却切实有效。

    虽然是深夜,指挥部依然是灯火通明。

    夏想、李涵、陈天宇、傅晓,斌,以及区政府的几名副区长,全部到齐,几人围绕着夏想,正在听夏想部署抗洪方案。

    下马区西部是荒山和荒地,可以随意放水,由陈天宇紧急向市政府求援,支持田台大型水汞,立刻抽水泄洪。

    现在是晚上旧点多,水位再次上涨到了警戒线以上,形势十分危急。

    陈天宇答应一声,立刻行动起来。

    夏想又让傅晓斌负责指挥部现场的安全工作,负责后勤和各项杂事,人手不够的话,让金红心协助工作。

    傅晓斌也是一脸严肃地答应,立下了军令状:“保证完成任务,请夏书记放心。”

    现在正是需要团结一心的时候,夏想在下马区的绝对威望现在派上了用场,一道道命令布下去,没任何人置疑,也没有任何人推三阻四。

    都打起精神,全力以赴投入到抗洪之中。

    因为不仅仅是因为夏想的权威无人置疑,而且所有人也心里有数,下马河是下马区的生死之河,一旦泛滥成灾,谁也跑不了,都要负相应的领导责任。

    晚上。

    点多,让人担心的事情生,雨势加大,下马河的河水离决堤只有一步之遥了。

    夏想左等右等,不见陈天宇回来,怒了:“打电话给陈天宇。

    让他立刻回来。

    向市里借水汞也借一个多小时,太窝囊了夏想第一次开口骂人,而且还是骂他的亲信陈天宇,就让不少人噤若寒蝉。

    不料夏想的话音刚落,晃伟纲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出去,陈天宇就一脸雨水匆匆走了进来,一脸愤愤不平:“夏书记,付市长不肯借水汞给我们,说是要将水汞全部拉到南山水库。

    南山水库告急!”南山水库的蓄水量是下马河的四倍都不止,不但供应了全燕市人民的饮…”每年坏要接济京城不少生活用水。

    是的,是接济,因刀小帆地少人多,水都不够吃,还需要从燕市借用。

    其实以京城的资源,养活不了京城的上千万人口,如果不是燕省在源源不断地供应京城各种资源,京城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

    南山水库告急,确实是更大的险情,但夏想的印象之中,南山水库容水量巨大,以现在的雨势,就是下上一个月也未必会有险情。

    付先锋不给水汞,显然是故意拿下马区一把。

    就连李涵也终于气愤不过了,怒气冲冲地说道:“南山水库平常的水量只有十分之一,现在才多大的雨,怎么可能有险情?付市长太不公道了,我找他理论去!”难得李涵当着众人的面指责付先锋,他转身走出指挥部,到外面打电话。

    过了不久就又回来,一脸气愤难平:“付市长说,水汞已经运向南山水库了,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真他娘的,关键时候,连水汞也成了紧缺物资了!怎么办,夏书记?”夏想领众人来到外面,下马河的河水以前是平缓而优美地流动,现在是轰隆巨响,奔腾不息。

    以前的河水是清澈而动人,现在是浑浊不堪再且泥沙俱下,在强光的照射之下,呈现出狰狞的汹涌之态!夏想站在河边,感受到脚下河水的震动和威力,心,沉到了谷底。

    付先锋在关键时刻,将市政府紧急调用的水汞全部拉到了南山水库,从理论上讲,付先锋是顾全大局。

    从私心讲,付先锋不无故意针对下马区的意图。

    但他的决定又合情合理,南山水库是燕市人民的生命水库,确实比下马河更重要。

    谁也挑不了付先锋的理,胡增周不能,叶石生也不能。

    夏想不但不能指责付先锋,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一句付先锋的不是,否则,就是他过错了。

    站在河边沉思了片刻,夏想猛然下定了决心,当即拿出电话打给了李沁:“李沁,立刻召集沈立春、孙现伟、萧伍和齐亚南,让他们全部动员起来,从工地上把所有的水汞拉上,运到下马河西部的荒山之处,开足马力,抽水泄洪!”施工单位都有自用的水乘用来抽水,但不是市里的大型水汞,抽水量就小了许多。

    但有总比没有强。

    李沁不是政府官员,只是一名前来下马区投资的商人,但她因为夏想的原因,一直关注下马区的局势,对于下马河有可能生洪灾,也是时刻放在心上,晚上就一直没睡。

    一接到夏想的电话,立刻就知道事态严重了,急忙应下:,“是,我马下去办。”

    十分钟后,李沁打来电话:“夏书记,所有人员都已经就位就等您的吩咐“好,马上行动。”

    夏想穿了雨衣,晃伟纲同时又在身后帮他打着雨伞,还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滴水。

    十几个小时没有吃饭没有喝水的夏想,饿是饿得不行了,却一点也不渴,因为他几乎一直就和泡在水中没有两样。

    当然也不仅仅是他没有吃饭,在场的下马区的主要党政领导都没有怎么吃东西,夏想身为一把手以身作则,别人即使不情愿也要做出必要的姿态,况且大部分人其实也和夏想一样,忧心仲仲,担忧下马河的一场洪水将下马区的成绩席卷一空。

    趁等候各大开商支援水泵的间隙,傅晓斌和金红心找人送来饭菜,夏想才感觉到饥肠辘辘,就和众人一起围在下马河的施工图前,吃了一顿下马区党政领导有史以来最和谐最寒酸的会餐。

    虽然饭菜简陋,但众人却体会到了团结一心的暖意,值此大难来临时刻,下马区还是空前地团结一致,当然,也和夏想不说空话大话假话有关,他处处身先士卒,也为所有人起到了表率作用。

    口点多,忽然雨势再次加大,下马河的河水已经漫过了河堤,向两岸呈蔓延之势,同时,下马区因为低势和燕市相比较低的原因,大街之上已经平地有了两尺多深的积水。

    ps:牢骚两句,兄弟们勿怪,不喜老何话多者就不必看了一老何兢兢业业,自官神上传以来,从未休息过一天,从未断更过一次!除了过年期间,有5天每天张,3天每天胀之外。

    一回来,就开足了马力,恢复了万更!其实本月完全可以偷懒一次,没有全勤奖了,但所有的坚持都是为了兄弟们看得舒畅和开心小为了自己给自己压力,不让自己懈怠。

    诸位都是老起点了,知道许多当红的作者一旦懈怠之后,就是如何的艰难。

    老何做事情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善始善终,但也希望兄弟们多陪我一程。

    ,票的鼓励,是前进的最大动力。

    老何不是大神,振臂一呼就纷纷而来,老何靠的就是稳定,拼的就是人品。

    官神的成绩在起点的所有官文中,不上不下,想前进一步,或者会长久一些。

    但一旦泄气,就有可能急退步,然后完本。

    官神前面的官文,都在收尾阶段了,官神后面的官文,后续无力,如果兄弟们真心喜欢官神,愿意让官神多走一程,就多一些鼓励好了,别让官神的名次再下降了,谢谢兄弟们了。

    现在官神的,也确实形势危急了”(访问h】</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