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56章天未成灾

《官神》 第756章天未成灾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什么问题。

    ,夏想现在也是赤比紧张,唯热哪个地方4二闪失。

    “不少住在地势低的地方的市民都不敢睡觉,都纷纷打来电话,要求区政府提供一个暂时的庇护场所,可是下马区才成立不久李涵的声音透露着为难。

    夏想知道李涵不想承担责任。

    新建的区委礼堂,还有全燕市最豪华最宽敞的会议中心,都在区委附近,都可以提供给市民暂时做避难之用。

    他不主动提出来,是想让自己开口,万一出现什么无法收拾的局面,自己就当其冲要承担主要的领导责任。

    都什么时候了,在人民群众的生命受到威胁时,还要计算个人的得失,还不忘官场上互相推谭责任的最不入流的做法,夏想对李涵微微有些失望。

    “让市民先到区委礼堂和会议中心避险,出了任何问题,我来承担责任”。

    险情就是命令,让百姓安心是为官者的责任。

    耽误一分,就有可能酿成*人为的灾难。

    如果下马河没有汹涌成天灾,却因为百姓的慌乱而酿成**,夏想无法原谅自己。

    李涵多少也有点羞愧,听到夏想斩钉截铁的话,也不免有些汗颜,忙说:“好,好,就这么办。

    有什么后果,我也不逃避责任听了李涵的话,夏想长出一口气,总算没有白忙一场,水位下降,至少可以暂时保住下马区的平安。

    而且又可以让百姓睡一个好觉了。

    想到睡觉,他抬手一看手表。

    都凌晨2点多了。

    夏想和几人又返回车上,在晃伟纲的再三劝说下,夏想还是决定在车上小睡片刻,不回家,就在抽水点坐等水位继续下降,完全控制住为岳。

    同时他又让熊海洋和萧伍,继续从各处工地搜集水汞,越多越好,以备万一。

    因为人算不如天算,老天如果再来一场急雨,现有的几十台水汞可能不够用。

    不料等萧伍和熊海洋打出电话之后,得到了反馈消息却是,下马区工地上的水汞,除了现在的几十台之外。

    全部被市政府征用了!什么?夏想一下睡意全无,打了一个激灵。

    简直就是雪上加霜,燕市这么大,别的区不征用,偏偏征用下马区的。

    是什么意思?夏想顿时心中怒火中烧,直接拨通了付先锋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夏想就听到话筒中传来风雨的呼啸的声音,付先锋的声音被风雨一吹,飘忽之间有点失真,他大声喊道:“哪位?我是付先锋”。

    “付市长,我是夏想!,小夏想也听了出来,付先锋也在现场指挥抢险,不过大家都是在抢险,没有必要非要断下马区的后路,“听说您征用了下马区工地上的全部水汞,我想问一下,我们下马区有一条下马河,现在也是险情告急,怎么办?”付先锋似乎愣了一愣,然后一阵急的风声传到夏想耳中,让夏想也能体会到在南山水库的风浪,然后付先锋的声音又夹杂着雨声传来,冰凉而不留情面:“南山水库是全市人民的水库,比起下马河重要一百倍!夏想同志,要本着顾全大局的角度看待问题,是一条下马河重要,还是一个南山水库重要?南山水库还供应京城用水,许多中央领导时南山水库的险情也非常关注,赵副总理刚刚打来电话,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南山水库。

    我们是**员,是党的干部,要有舍小家顾大家的奉献精神,下马河的问题,我相信在你和李涵同志的正确领导下,能够顺利地解决。”

    电话断了,付先锋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响,是在告诉夏想。

    他是市长,一市之长,站得高望得远。

    比夏想更有高瞻远瞩的目光,比夏想考虑的问题更长远更全面,他只管统筹全局,至于下马区的问题,他没有提出任何建设性意见。

    典型的只管制造问题,不管解决麻烦的官僚作派。

    夏想无语,他又不能指责市长的职责所在,不能反驳市长的所作所为不正确,不能说市长的做法不是官面堂皇,至于为什么市长非要征用下马区的水汞而不是别的区,对不起,市长的决定没有必须向你一个区委书记解释什么。

    夏想强忍胸中恶气,不愿意非要恶意地去猜测付先锋为什么非要故意从下马区调用水汞,既然事情已经生了,多说无益,只能再自己想办法了。

    夏想也不管现在是凌晨时分小直接拨通了成达才的电话。

    成达才的电话一打就通,显然,成达才也没有入睡。

    他的声音格外清醒,一听就知道一直在关注水灾的问题:“夏书记,是想用人力还是用物资?”“成总”夏想一张口就被一阵急风呛了一口,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太累了,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而且还在雨中泡了几乎一天,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强提一口气,才一字一句地说道,“没办法了,请成总借我凶台水汞成达才微微沉默了片刻,“我给你准备,坠台,以防万一。

    现在是危急时刻,不仅仅是下马河的危急。

    也5区和你的前涂的危急,定要慎重处要急。

    不小困难会有很多,但解决困难的办法也有很多,关键是要稳住,不能犯错,尤其是领导责任上面的错误小否则一场大雨,有可能浇灭你的前程”。

    成达才不是官场中人,但他和官场之上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很清楚官场上面的倾扎,有背后下黑手,也有正面上名正言顺的排挤,尤其是重大事件之时,可以借助手中的权力,以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来进行打击报复。

    他见多了官场之上整人的手段数不胜数,也知道付先锋和夏想之间的过节,夏想轻易不向他求援,一旦开口,肯定是情况紧急了。

    夏想听出了成达才辅享淳教导之意,心中感激:“谢谢成总的善意提醒,我记下了。

    以前在安县也经历过大风大浪,不过当时只是风大雨大,没有天大地大。

    现在是天也大地也大,再加上风大雨也大,风雨交加倒不怕。

    就是怕人心也借机杂乱有了成达才的保证,夏想放心了不少。

    一直守候到天亮的时候,成达才的田台水汞全部运到,夏想就交待萧伍和陈天宇,严防死守,不能离开现场半步,务必保证抽水工作的正常进行,只要雨不停,就抽水不停。

    陈天宇和萧伍都立下了保证。

    夏想和管新望原路返回了下马区的抗洪指挥部,此时天色已经微亮。

    天空中依然乌云密布,雨还是下个不停,没有减弱,不过好在也没有加强。

    下马区平地依然有两尺深的积水,不过下马河的水位下降了不少,已经不再汹涌翻腾,不再气势如虹了,没有见识过大水的市民,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不过夏想和李涵一碰面,两人根据各处的情况汇总。

    还是觉得情况不容乐观。

    因为据气象台的最新消息,雨势有可能向西北倾斜,就是说下马区和燕市的雨不会增大,但因为燕市西北有山,有对流层的原的,积雨云都向西北部开始汇聚,有可能会在西北一带形成急降雨。

    西北力公里处,正是南山水库。

    南山水库设计容量不但设计容量和实际容量会有偏差,而且早年建造的大坝未必有承载太大洪水的能力。

    夏想和李涵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安。

    南山水库不但关系着全燕市近3四万人口的饮用水,还关系着支援京城的生活用水,确实是重中之重。

    而且南山水库距离革命圣地只有几公里,可以说近在咫尺!下马河的险情刚刚得以缓解,就听到了南山水库即将告急的消息,就让夏想心中一沉。

    付先锋昨夜也是连夜赶赴了南山水库,胡增周没有去,而是参加了省委召开的紧急会议,研究对策。

    一开始,叶石生和范睿恒也是对下马河的情况十分关心,再三,丁嘱胡增周要密切关注下马河的险情。

    要全力以赴支持下马区的抗洪救灾,因为下马河是燕市乃至燕荐唯一的一条城内河。

    正当省委正要定下全力支持下马区的会议基调时,付先锋打来电话,说是南山水库告急,同时,汇报险情的同时,又向叶石生和范睿恒强调了南山水库的重要性,叶石生和范睿恒听完付先锋的汇报,也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南山水库一旦出现问题,影响到了燕市数百万市民的饮用水不说,万一影响到了支援京城的用水,中央领导怪罪下来,谁也承担不起这么大的政治责任!随后再次召开的会议,基调就变了,要动员全市之力,保证南山水库的安全,下马河的安危和险情,就被放到了次要的问题。

    礁多,天光透亮,夏想接到了胡增周的电话。

    “夏想,省委和市委的会议决定,第一任务是保卫南山水库。

    第二任务是保证下马河的安全。

    我就给你交个底,基本上下马河就全靠你们自己了,中央已经打来电话,要求务必保证南山水库的安全,”要有顾全大局的意识,省里和市里恐怕抽不出力量支援你们了,现在大部分精兵强将都赶往南山水库了,南山水库全线告急!”看来不是付先锋夸大其词了小而是南山水库确实危急了。

    刚挂断胡增周的电话,夏想又接到了高海的电话:“夏想,有一个。

    非常严峻的问题,现在南山水库随时都有山洪爆的危险”怎么可能?夏想大吃一惊。

    随后在高海的叙述中,夏想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本来南山水库的容水量不少,设计虽然老旧小但以现在的雨势大还不足以对水库形成威胁,但因为付先锋的错误指挥,结果导致了南山水库成了一颗巨大的炸弹!大雨一下,就有技术人员向付先锋建议放水泄洪,因为南山水库平常储水量只有设计容量的十分之一,从来没有到五分之一的时候。

    虽然按照当初的设计,就算水库水位到了警戒水位线以上,也应该安全无虞,但毕竟水库建成已经有比多年了,不敢保证能在容水量过五分但付先锋却不听技术人员的话,他认为燕市向来缺雨少水,南山水库也一直处在缺水的状态,每年向京城支援生活用水时,总是捉襟见肘,现在机会来了,正好可以利用百年不遇的大雨,多存一些水,也好向京城多支援一些水。

    试想,他一担任市长,在向京城提供支援生活用水就多了一倍有余,而且还不用和以前一样总要讨价还价一番才运水入京。

    如此一来,他会在中央领导眼中,增加不少印象分,也让他在家族之中,大长颜面,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付先锋甚至还有天助我也的庆幸想法。

    所以他坚持他的看法,命令从现在开始蓄水,在水位没有上升到警戒线之前,不许开闸泄洪。

    技术人员姓黄,叫黄晓明,和影视明星黄晓明同名同姓,但却长相普通,不过脾气却是倔强,不畏付先锋的权势,和付先锋据理力争,非说南山水库年久失修,不止是防卫坝有可能抵御不了五分之一的水量,就是周围许多山壁也可能被腐蚀了,压力一大,就有可能溃堤。

    也庶是说,目前的容水量是南山水库最安全的容水量,过一分危险一分,因为不知道哪里会突然冒出一个大口子,从而导致山洪爆。

    南山水库东距燕市力公里,西距革命圣地不到3公里,南面北面皆是大山,一旦崩溃,只有两处可以泄洪,一是向西,一是向东。

    向的,革命圣地不容侵犯,没有任何一人敢下令向革命圣地泄洪,政治责任谁也承担不起。

    向东,是燕市数百万百姓的生命,也是不能承受之重。

    因此,黄晓明的据理力争,完全合情合理,也是出于大局的考虑,是一个技术人员有担待有见解有作为的表现,但他的理由却没有打动付先锋!付先锋的骨子里,有着付家根深蒂固的投机心理。

    本来付家在京城的家族之中,并不入流,也不显眼,但因为有几次险之又险的投机运作得当,成功地让付家椒取了丰厚的利益,才让付家最终脱颖而出,名列四大家族之末。

    因此,在付先锋看来,此时百年一遇的大雨,正是他政治生命之中百年不遇的重大机遇,宁可杀错,不能放过。

    一个小小的技术员懂什么?信口雌黄罢了,大山和水泥浇铸的大坝,会被压垮?开玩笑,技术上的数据和政府的凹一样,都有夸大失实的地方,不可尽信更不能全信小全信的话就是傻瓜了。

    许多汽车标明载重互吨,谁不拉上旦炖?不是一样半安地跑来跑去。

    付先锋就不耐烦地打断了黄晓明继续的理论,直接让人请他出去了事,才不想听他在耳边吵个不停。

    其他趋炎附势的当地领导和水库管理人员,都不敢再说一句惹市长大人不快的话,都顺着付先锋的话向下说,说是南山水库固若金汤,绝对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付市长高屋建锐,有长远的目光,现在正是蓄水的大好时机。

    而且付市长调来的几十上百台水汞,在关键时刻可当大用,可以缓解大坝的压力,可以抽水降压,等等,就让付先锋有些飘飘然,认定自己的决定是唯一正确的决策。

    但沿大坝视察一周之后的于繁然和高海提出了不同意见,因为两人实地查看了大坝,确实年久失修小而且还询问了水库的不少工作人员,一致的口径是南山水库蓄水能力有限,原设计容水量根本没有考虑过百年一遇的大雨的情况,而且还有附近的村民向于繁然和高海反映了一个更加严峻的情况,水库南面和北面的大山,有爆山洪的危险因为山上山泉丰富,现在大雨下个不停,各处溪流汇聚成小河小河再形成大河,就有可能形成山洪!山洪一旦爆,后果不堪设想。

    于繁然和高海急忙向付先锋汇报,提出最好现在就开闸放水,否则等水势过大无法控制之时,再万一引山洪爆,就有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

    付先锋打定了主意要借此机会豪赌一把,他也咨询了省气象台的专家,说是有可能会在南山水库一带形成强降雨,降雨量达到大到暴雨的雨量。

    虽然有了气象专家的预警,但付先锋看到水量不足水库设计容量五分之一的水位线时,还是认为已经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就算再来一阵特大暴雨,也未必有多少雨量。

    现在水库之中的蓄水才仅仅是五分之一,暴雨过后,能达到三分之一就不错。

    三分之一,再陈旧的大坝也能顶住,怎么也不可能偏偏就决了堤。

    再说就算万一决堤,也可以将责任推卸到水库设计的上面,他也不用负多大的领导责任。

    而且说白了,怎么可能就偏偏会决堤?ps:夏想同志现在需要来提高战斗力,才好更好地解决付先锋制造的压力。

    一场大雨,是重新洗牌的开始。

    求支持!和票,都是妙药。

    (访问h】</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