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62章 问责

《官神》 第762章 问责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赶到四牛集团的养殖场的时候,付先锋只看了一眼,就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到处是一片狼籍,到处是泥泞,也到处是牛的尸体和奶粉的痕迹,他痛心的是一场洪水带给四牛集团的影响绝对是足够巨大,虽然不至于动摇到根本,但也至少会影响到今后一段时间的销售。

    换言之,一地狼籍之上,损失的都是他的利益。

    不过在他见到总理之后,经济上的损失就立刻被他抛到脑后了,因为在四牛集团养殖场的临时会议中心,总理端坐在正中,一见他的面就直接质问了一句:“付先锋同志,向燕市泄洪,你是怎么一拍脑袋就做出的决定?”

    付先锋一抬头,见以总理为,下坐在叶石生、范睿恒、宋朝度,以及市委、区委的几个党政领导,还有杨国英也坐在最末一位,会议的气氛十分凝重,所有人都是一脸严肃,俨然是一堂问责会议。

    他再自恃有家族势力撑腰,也知道今天的一关不太好过,毕竟,南山水库让他炸毁了,短时间内修复不了了。下马河是什么情况,他现在不太清楚,说实话,也没有精力关注。他只知道的是,事情不向在座的领导交待清楚,他别想落了好。

    交待清楚了,也未必有什么好果子吃。但他又必须有一个交待,政治上的事情,有时可以蒙混过关,有时又一是一,二是二,不能有任何含糊。

    付先锋老老实实地来到了胡增周的下——官场之上,规矩大过天,胡增周的旁边留着一个空位,显然是给他预留的。但他的旁边还有一个空位,是为谁虚位以待,他就不清楚了。

    付先锋见总理微一点头,才敢坐了下来。他下意识地向门口看了看,于繁然没有进来参加会议,就让他有点心生疑虑。南山水库现在只留下高海坐镇,处理善后工作,于繁然和他一起返回了市里,也应该参加会议接受总理和叶书记的询问才对,他去了哪里?

    付先锋很担心于繁然对他落井下石,说出不利的话来。如果于繁然在会议现场,当着他的面也许还不会说过头的话,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就让他心中忐忑,怀疑是不是暗中被人叫走调查情况去了。

    付先锋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总理,叶书记,范省长,各位领导,下面我就南山水库山洪暴的事情,做一个详细的汇报……南山水库年久失修,又因为暴雨成灾,引起了山洪暴,闸门提不起来,最后经过技术人员的研究分析,经过专家论证,向东泄洪是安全的方案,最后我就在和繁然、高海同志商量之后,采取了专家的意见,在请求了省委之后,决定向东泄洪……”

    付先锋避重就轻,而且连带捎上了莫须有的专家,并且将他的独断专行说成是和于繁然、高海商议的结果,显然,有逃避责任的嫌疑。不过,他的话一出口,总理也好,叶石生和范睿恒也好,都没有什么表示,就让他暗暗出了一口。

    好歹他是燕市市长,是副省级干部,不可能因一场天灾而追究多大的领导责任,而且主要是虽然经济损失不小,不过没有死多少人。国内官场上的潜规则是,钱损失再多也没关系,不会扣上大帽子,但死人一多就麻烦了,责任就大了。

    因为钱是国家的钱,浪费了,不会具体到个人来负责。但人死了,有家属会闹事,有亲朋好友会有意见,所有民怨沸腾。因此也就造成了国内官场之怪现象,财产损失不管有多巨大,几亿几十亿,甚至还可以一拍屁股了事。有多少领导一拍脑袋做出了愚蠢的决定,导致国家损失巨大,但再巨大,也不会官员承担太大的政治责任。所以才在慢慢积累之下,造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生特大灾难时,只要不死人,经济上的损失都没人当成一回事。

    反正最后财政拨款了事,反正有银行买单,正是有这种心理作崇,才造成了老百姓的血汗钱被随意挥霍的事情的不断生。

    国富民强是政治家的自豪,国富民穷是制度的悲哀。

    “本来经专家的精确计算,洪水会绕过养殖场,经西山花园别墅的后山,然后注入下马河……河畔的荒山地带。下马河西部有一片几十平方公里的荒山野地,正好可以用来分洪。不过都没有想到的是,洪水冲到下马区之后,被达才集团开的万亩生态住宅群一挡,水流一分为二,一路冲向荒山地带,另一路冲向农田。冲向荒山地带的一路洪水,并没有造成重大损失。而冲向农田的洪水,又被小时建材厂的堆积如山的建材一挡,就转向扑向了养殖场,结果就是……”

    付先锋继续侃侃而谈,经过他精心组织的语言,以及一路上已经想好的对策,毫无保留地当众说了出来。但由于紧张,在说到原定洪水冲向下马河时,差点说出真实意图,就临时改口说成了是“荒山地带”,而且还将大部分责任,都推卸给了其他人为的原因。

    不管是万亩住宅生态群,还是小时建材厂,都是夏想的手笔,付先锋此举,一举两得,既想将自己摘个干净,又想让总理迁怒于夏想。

    总理还是不动声色,只是看了叶石生一眼,淡淡地说道:“石生,此次事件,总体来说,燕省处理得还算说得过去,虽然也有许多不足之处,但也是因为燕省历史上从来没有生过特大洪水的缘故。但我有几个疑问,第一,为什么省委没有派人坐镇指挥南山水库的抗洪工作,只有付先锋同志在第一线指挥?第二,在抗洪第一线,为什么没有见到新闻记者的身影?在抗洪时,涌现出多少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为什么没有一个新闻记者随行?”

    总理前来燕省的时候,因为是临时决定,没有带新闻记者,而且总理的行踪,经常会无故地不见诸报端,个中缘由,耐人寻味。就连第一人刚刚登顶时,也有重要讲话经常不见刊登的事情生。

    政治气候千变万化,许多事情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新闻内容的多少和播放时间的长度,都有某种特定的含义。

    叶石生微微一愣,省委没有派人坐镇南山水库先不提,新闻记者的问题,他其实早就意识到了,按理说大雨下了一天一夜了,新闻记者早就反应过来了,而在抗洪第一线,却没有出现记者的身影,燕省的新闻媒体的从业人员,也太不敬业了。

    当然,他也清楚是马霄的原因,因为不是新闻记者没有出动,而不少记者都被马霄指使到南山水库去了,结果是严防死守的南山水库崩溃,养殖场被淹,全是负面事件,哪个新闻媒体敢再报道?肯定全被马霄压了下来。

    不过此事也从侧面说明他对宣传部的控制力度不够,看来,以后有必要加强一下对宣传部的关注了,叶石生心中隐隐有一丝怒气。他不是一个喜欢事事都大肆宣扬的人,因此一向对宣传部的工作过问得不多。而且燕省近邻京城,政治上保守,很少有什么重大新闻事件披露。都是事情过了很久,认为没有什么不良的影响时,才会报道出来。

    甚至就连一个小小的杀人案件,也会压下来,等抓住了犯罪嫌疑人,判了刑才有可能让市民知道。因此谁都知道燕省的报纸没看头,新闻记者只会走到街头上采访鸡毛蒜皮的打架斗殴事件,任何有政治影响的新闻,都不敢采访。

    采访也没用,不出来,做的是无用功。

    对于总理的问题,叶石生无法回答,只好含糊其词地说了一句:“省委没有派人的问题,一会儿再向总理做出详细解释。新闻记者的事情嘛……出于稳定民心的考虑,有些新闻,还是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才符合整体利益。”

    总理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过多了过问新闻媒体的事情,而是向门外望了一眼:“夏想怎么还没有来?”

    付先锋心中咯噔一下,总理高高抬起,轻轻放下,到底是什么意思?刚才总理的话似乎是在说事情差不多过去了,不再深入追究责任了?那总理又提到夏想是什么意思?

    总理话音刚落,夏想就从门外进来,先是恭敬地冲几位主要领导点头问好,然后就在专人的引领之下,坐在了付先锋的下。

    付先锋心中的疑惑更重了,显然,夏想的座位是总理故意安排的,总理此举,肯定大有深意。

    夏想坐在付先锋下,冲付先锋微一点头,付先锋第一次见到夏想时竟然心中紧张,不由小声说道:“总理问话,又有叶书记和范省长都在,不要乱说。”

    是以上级命令下级的口气。

    夏想点头一笑,一脸笃定的神情,更让付先锋心中没底。

    “先锋同志,你认为在养殖场被淹的事件上面,是市委承担的责任大一些,还是区委的责任大?”总理的问题很突兀,也很尖锐,直接再一次将付先锋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付先锋不敢张口就答,因为他猜不透总理的意图,不敢乱说话。四牛集团是国内知名企业,总理投来关注的目光也在情理之中,亲自过问养殖场的事情,也正是证明了中央对四牛集团的关心和爱护。

    但在责任分担的问题,付先锋还是犯了难。说是市委承担得多,等于是变相将胡增周拉下了水,因为当初是他立下了保证,出于抢功的心切,只是向省委打了个招呼,连请求省委派人坐镇都没有开口,直接就自己赶赴了南山水库。燕市作为副省级城市,有很大的自主权,在可能的重大政绩面前,付先锋向来不会拱手让人。

    没想到,想独占政绩,却又成了独自承担责任了,倒霉透顶。

    但如果说下马区承担得多,万一惹了总理不快岂不是自寻没趣?而且看总理的故意安排,显然是倾向于下马区的立场。再者他身为市长,将责任推给下属,也是没有担待的表现。

    他犹豫片刻,才取了中间立场:“应该说市委和区委各有一半的责任。市委没有及时请求省委指导工作,是市委失策,也是我个人主义膨胀的错误决定。区委方面,没有保护好养殖场,也是失职。夏想同志作为区委书记,年轻再加上经验不足,指挥不力也可以体谅。”

    付先锋话一出口,宋朝度就对他怒目而视。

    范睿恒也向付先锋投来不满的目光,因为付先锋刚刚再次提到小时建材厂,就让他心中大不痛快,觉得付先锋真的有点过头了。

    胡增周颇感无奈,在南山水库的事情的处理上,他也有领导责任,就是没有顶住付先锋的强硬,同意了付先锋先带队前往南山水库的提议。现在想想,应该当时强行压下付先锋的动机,向省委打报告,请求省委派出常务副省长坐镇才对。只可惜还是性子软弱了一些,没有坚定立场,被付先锋连哄带骗占了上风,他也只顾向省委做报告和开会了,等省委拿出意见时已经晚了,让付先锋给捅出了大娄子。

    付先锋是副省级市长,副省级城市向来和省里会在某些事情上争权,付先锋只向省委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带人前往南山水库,胡增周自然清楚付先锋是想争权抢功。当时省委崔副书记也点了头,说是稍后省委开会之后,会再派人去指导抗洪工作,结果后来就出了乱子,总之事情很复杂,责任不好明确,主要是不能当面说得太明白,否则就显得他有指摘省委领导过错的嫌疑了。

    按说总理在,省委书记在,他们不点名,谁也不能主动言,胡增周却终于勇敢了一回,主动说道:“我向总理和叶书记、范省长承认错误,我认为,市委应该承担大部分责任。市委在抗洪过程中,处置不当,先在请示省委之后,没有等省委派人指导工作就私自行动是不对的。其次,几乎将全部抗洪物资都运到了南山水库,导致下马区没有物资可用。还有,我个人也没有能全面统筹,没有站在全市的角度看待问题,我接受总理和省委的任何处置。”

    胡增周的话掷地有声,敢于主动承认错误并且承担责任,勇气可嘉,就让总理和叶石生都对他高看一眼。

    付先锋看了胡增周一眼,心中恨恨地想,好个胡增周,挺会来事,又没你什么事,你主动揽什么责任。你一搅和,好了,倒显得我没有气量了。真有你的!

    胡增周说完,总理却是不置可否地看了夏想一眼,问道:“夏想,你是区委书记,说说你对责任分担的看法?”

    总理当着省市两级领导的面,亲自点名要问夏想,不止是叶石生、范睿恒,还有胡增周、付先锋,都不约而同地齐刷刷地看向了夏想,担心他一时冲动当着总理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真要这样,事情可就玩大了。

    夏想恭敬地点了点头:“总理,叶书记,范省长,各位领导,我身为下马区委书记,在此次洪水事情之中,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在此,我向总理,向叶书记、范省长、胡书记、付市长做出深刻的检讨,区委区政府没有保护好下马河,没有保护好养殖场,责任全是因为我指挥不力、区委区政府处置不及时造成的,同时,也与我个人没能全面地站在全局的高度上看待问题有关……”

    完全是大包大揽百分之分承担了全部责任的口气,总理的表情却不是严肃,而是眼中微带笑意。叶石生和范睿恒也是暗暗点头,尤其是叶石生,眼中闪过赞赏之色。而胡增周却是微有忧虑,一时不解地紧盯着夏想,不明白夏想为什么要将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

    付先锋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对夏想扬风格的做法大感意外,在他看来,夏想能主动承担一半的责任就不错了,不成想,他没有顺着自己的话说,而是将责任完全揽到了下马区身上,还主动承认是自己领导不力……看到总理和叶石生等人的表情,付先锋才猛然惊醒,夏想够聪明,是以退为进的做法。

    李涵却想不明白夏想将责任完全揽到下马区身上的良苦用心,他坐在最末位,一下就涨红了脸。如果在会议上定下下马区负主要责任的基调,不止夏想的前途受到影响,连他也会有处分,少说也要记大过。

    李涵张了张口,尽管心中很不服气,还是没敢开口说话。当着总理和省委书记的面,将责任推向市委市政府,也不是一个有政治觉悟的官员能做出来的事情,忽然间,他又想通了一些,夏想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换了是他,也只能和夏想一样的腔调。

    李涵正心思杂乱时,忽然听到总理的声音又响起:“李涵同志,刚才夏想同志的说法,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没有?”</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