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65章 何去何从

《官神》 第765章 何去何从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来坏是才埋伏,果然不是梅升平一个人,夏想哑然央获甥旧办懒得开口去问还才谁来,忽然又觉得鱼杆一沉,又一务鱼儿上钩了口

    梅升平大为懊恼:”怎么回事?你今天运气太好了,鱼儿郁主动

    夏想一笑置之,哟鱼运气不算个事,关键是去什么她方上任运气好才管月口正寻思时,忽然听到了一阵讫丰的鸣响抬头一看,一辆讫丰稳稳她停在了他的丰旁。

    人来了是谁呢”

    梅井平起身相迎夏想也紧跟着站了起来。值得梅升平亲自迎捉的人,肯定来头不

    车是京城牌熊的汽丰,还没牢走到跟前丰门打开,从里面跑出一个粉嘟嘟的刁、人儿,她穿着粉红裙乎,又蹦又跳她来到夏想面,一下就扑入了夏想怀中:”爸爸,亭亭想死你了

    原来是梅亭。

    夏想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惊动了梅升平亲自迎接,却原来是梅亭。既然梅亭现身不月说,丰中还才梅晓琳。

    梅晓琳穿了一身蓝裙子口她鲁欢深蓝色,而蓝袜喜欢天蓝色两人都钟爱蓝色,性精上却差了太多她依然是短,和以相比,不胖不瘦,容颜没才请减也没才丰胆,恍隐间,仿佛时光流转,夏想一下悲起了当年他和梅皖琳一起工作的岁月,似乎时间未曾流逝一样,梅晓琳还是当年的梅晓琳,不来不去,依然在原地站立。

    只是他也知道时光流失不可挽四,他和梅晓琳之间,因为才了一个新生命的练故,再也回不到了从了口

    直想也没才想到会是梅晓残来他笑了一笑:。欢迎梅处长来燕市视察工作,在梅部长的领导下,燕市的谷大鱼搪展态势良好,前景广阔,许多鱼儿都纷纷浮出水面,对梅部长的工作表示了感谢””哄味。一声,梅统琳被夏想逗乐了:。你也是一方头母官了区委一把手,还乱说一通。”

    梅升平对夏想和梅晓琳之册的互动大感聪慰呵呵一笑:”别站着说话了,走,继续钓鱼。”

    也不知梅升平为什么非要安排一个哟鱼的会面,夏想暗笑,也不多问他胞着梅亭,和梅升平、梅晓琳又重新回到了鱼搪边上,坐下之后,夏想就没再钓鱼,而是抱着梅亭。

    梅晓琳此次并来肯定才事特,他就等栋晓琳开口。

    果然,梅晓琳者了梅升平一眼见梅升平专心致志她钓鱼,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就知道他任务完戒,她的事特就只能由她来开口了,就迟疑片亥,还是大着胆乎说道:”夏想,我耍和郑书记一起到湘江省”想?。夏想糙糙才点惊讶,记忆中后世郑咸耍到冉年月才到湘江省上任,看来时空偏差之下,郑咸耍捉煎上任了。

    郑底在团中央呆了将近旧年,可谓基础扎实,贸历厚实,往湘江省雇新也不算突无。也许和四大家族势力的进一步壮大才关,团系也加紧了布局。

    梅晓琳戒北赢得了郑屈的信任随他前住湘江,也是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夏想惊讶过后,就笑着表示了祝贺口。郑书记应该是副书记、省长,你过去的证会进省政府办公厅?”校晓琳正处的年头不少了,资历也够了,她实际上比他资历还老,现在升副厅,也到时候了口。你可精得真唯。”梅晓琳开心她笑了她现在比以开朗了不少,因为才了人生目杯,一是带好梅亭,二是当好官,当大官,所以也就才了上进心”不出意外的话,就是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了,终于算是迈进了副厅,和你平级了口”

    梅晓琳比直想大两岁,如果不是因为生称亭耽识了仕途,现在早就是她级市副市长了顺利的恬,才可能是市委副书记了,应该比丑想早一步迈进副厅。”还才一件事特,想和你育量一下。”梅晓琳忽然紧张起来,双手交又在一起下意识看了梅升平。

    梅井平却船装没看见双眼紧盯水面,一副十分投入的样子口

    梅晓琳咬了咬嘴唇,貉于鼓足了勇乞:”我向郑书记扯荐了你郑书记对你很感兴赴,扛我告诉你,如果你愿意往湘江省,他负责安排湘市申委副市长的位置给你乙”

    湘市是湘江省的省会不是副省级城市,副市长也是副厅,桂了常委,也算勉强可以。但湘江省太逞远了,远离政治中心京城,并非夏想所愿口

    夏想理想或是他认定被安排的下一步是到京城部委历练两年因为现在大京城轻济圈正提上日程,才重大机遇不容错过。再才京城才易向师,才陈风,所谓朝中才人好作官,也籽才个熊应。

    当然他不是保守之人并非认为除了燕省和京城,就不能异她为官了口早晚他会走出蔗省和京城的范围之内,诉住远方,但应该不是现在。

    梅晓琳向郑咸拒荐他或许也才私心在内,夏想心中才欺口月在一处为官,难免会轻帝在一起,又都是郑咸的亲信,更是少不了私下里…帜,一梅脐琳的心思夏想自不月精,他所感兴蜘的是郑从

    梅晓琳向郑咸框荐了他,郑咸答应得也算爽快,而且还才常委副市长虚位以待。虽然说同是副厅一个是副省级城市的下辖区,一个是一般地级市的常委副市长,两者级别区别不大,但一个是实职正职,一个是实职副职,为官之人都愿意担任一把手,不想当二把手或者副手。

    不过郑咸的态度也颇是耐人寻味,因为他能知道自己显然也在暗中观寡过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且梅晓琳一桩荐,他就欣然应允,还抛出了板揽敢,就表明了团系也才接纳自己的意愿。

    问题是,他和团系还没才任何狡触,就让他大感好奇,也不知郑咸的态度代表的是他自己,还是他背后的人口

    郑咸给出的职务也表明了一点,是斑梭性的既才诚意,又不是诚意十足口如果诚意十足,少说也耍抛出一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如果是应付,只给一个一般副市长就可以了。但给出的却是常委副市长,就是可进可退的策略了。

    既才一定的武意,又耍斌棵自己的反应才点意思。可进可退,进,可以到常务副市长,再到市长。退,一届之后就才可能闲置了口

    或许从梅晓琳的角皮考虑她愿意让他和她一起往湘江省。夏想倒不是嫌湘江省太远,而是觉得突然之间站在了田系一派,才些柑手不及,他也暂时没才向团系靠抡的想法口

    因为梧爱了郑咸的邀靖,就妇当于站了队”现在可不是站队的好时机。

    见梅脐琳一脸紧张等他回答夏想就埋怨她看了梅升平一眼口以梅升平的政治智慧,他应该崭到了自己的立场,但他故意不告诉梅晓琳,还让梅皖琳从京城专门来说服自己,也是才故意坏的意思。

    梅升平还是假装投入她钓鱼,神态之专注仿佛钓的不鱼,是人一样。确实是在钓人,说不定在他心丰,自己就是一务大鱼,他是鱼杆后面的手,而梅晓琳和梅亭,就是鱼饵了口

    不过直想是一条聪明的大鱼,他轻易不会上钩。

    夏想才意以轻北的口吻说道:“我是北方人,典见是冬天了恐怕不好适应南方寒哈而湘湿的冬天,等明年未暖花开以后再说好了口”

    梅晓琳特急之下没听出夏想证中的敷价之意,以为他嘉怕寒咯,忙说:“没关系,南方冬天虽然没才暖气,但才空调。如果你受不了空调的干燥,戒找人专门给你装一个自制的暖气,总可以了吧?”

    梅井平实在看不下去了,楞了楞手说道:“晓琳你平常妆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现在犯了糊涤?夏想的证可不是拒脱,是柜绝。他说的可不是时间不对,而是告诉你,时机不对口”

    梅晓琳一下请醒过来搬搬一怔,随即满脸徘红口也不知是羞红还是涨红,反正她一把搅过梅亭,没说恬,将脸扭到了一边。

    直想也没劝她什么,呵呵一笑扬起鱼杆就耍哟鱼,却又被梅井平拦住,梅升平糙带不满她说道:“你可口不和晓琳一起去湘江省,但她远道而来,你身为老朋友不陪陪,也说不过去。”

    直想只好放下鱼杆:“明明是来哟鱼,却又成了陪人梅部长,您的组织工作做得真是太到位了。”

    梅井平不理会夏悲的嘲弄嘿嘿一笑:“戒钓鱼,你陪人,互不影响。”

    直想抱着梅亭,和梅晓琳在鱼掂周围散步。不得不说栋升平还挺月心,鱼搪周围的景色还真的不错,远处是绿幽幽的青山和田野,不远处还才一片长势旺咸的小树林。四周杯境安静而抬人,除了风声和鸟叫虫鸣,城市的喧嚣全部没才,就让人心恃格外放私。

    “最近过得还好?”梅晓琳不再捉及前往湘江省的证题,而是说到了生活上面。

    “还可以,你也不错吧?”夏想一颗心全非在梅亭身上,牛竟他才了两个儿子对于梅亭格外的喜爱口由梅亭想到即将生产的肯佳,肯佳才可能也是一个女儿,也让他内心充满了幸福感。两儿两女,人生足矣。

    肯佳的预产期就在最近几天了,他不能时刻陪在她的左古也是遗憾,不过幸好才丛枫儿和李沁一元明亮巳经根狈不堪她离开了下马区,长基育贸土崩瓦解之后,李沁一下就才了空闲时间,正好官佳生产在即,她就主动回京,和丛枫儿一起担任起熊研肯佳的重任。

    “我”还行。”梅晓琳欲言又止和以前的任性而为相比,现在的她,因为为人母亲的簿故,沉静并且成熟了许多,说估时,经常会风特流露她一抡头,然后轻轻一歪头看丑想一眼。

    和以的直来直去相比,更多了让人心动的女人风精。

    女人的一生会才两次重大的改变,一是嫁人时,一是生脊时口如果女人不能及时适应两次人生的重大转析,就很容易悲剧了。许多女人埋怨枕男人抛弃,被孩乎厌恶,其实更多的时候,应该从自身找找原因口徐人意味着角色的转变,就小“一一在自只宗中雪女儿时一样任性且娇与,耍勇敢拖机鬼旧里担口

    为人女亲时,就意味着你必须对一个新生命负责,而不能再将自己当成可以依赖父女依赖文夫的娇娇女了,父母终将老去,而丈夫也才可能远离你一丈之外,戍为别人的丈夫,只才自强自立的女人,才会才可能把程住生活的每一次幸福乙

    夏想和梅晓琳说着证,才一句没一句,却才一种暖洋洋和轻私的感觉。校晓琳的转变让他大感欣慰虽然说梅晓琳未必真的如久在官场的女人一样世故而世俗,但她现在至少给人沉稳、可靠的感觉,而不是以前喜欢刺人的性格,就说明她以后的官场之路,会越走裁宽了口

    官场之上,最不需耍另类的人需要的是和光同尘,需耍的是融入口一个人再才能力,再才水平,也强大不了改变制度和规则,因此,只才掌程了规刚,充分在规刚之中达到大自在的境界,才能在官场上顺水顺风。

    梅晓琳巳经亦步具备了一名官员应才的潜质再加上她的家族出身,前途不可限量。

    回去的时候,梅升平一共钩了三条小鱼,都才半斤重,他无比懊恼:”以后不和你一起哟鱼了把我的好运气都给带跑了

    晚上,夏悲猜梅升平和梅皖琳吃饭。饭间又说到了郑咸前往湘江省上任的事特,就在近期动身。梅晓琳此次来燕市,也是在临走之背再见夏想一面的意思,以后山高路迄,再见面的估,就难了口

    饭后,夏想本来还想再多陪梅亭一会儿却接到了邱待峰的电证。当着梅升平的面,他不太好和邱貉峰多说,就壮断之后,告辞而去口

    临走煎,梅升平叮嘱夏想:”如果你下一步想去京城,捉告诉我否则,我耍你好看。”

    夏想就笑:”行没问题。梅部长暂言在先,敢不从命口不过,戒也才一件事特耍麻蚜您。”

    梅升平精到了大概:。是诈按任下马区委书记的事特?你找邱律峰就行了还轮不到我多管闲事口”

    夏想当然知道下马区委书记的任命敢在市委他是想特意捉醒梅升平一句:”叶刺巳如果想安桥李涵的证,希望您到时能劝叶书记一劝口”

    梅井平搬一点头:”知道你不放心下马区以后的展”到时看精况再说了。”

    才了梅升平的保证,夏想多少放了点心口

    回去的路上,又株通子邱绪峰的电话:。邱部长,才何拈示崭神要传达?”。少叫我邱部长我听到害怕。”邱待峰笑骂”我现在怕了你了,感觉你对谁越客气,就和谁裁疏远,然后雅就越侈要。””什么意思,说我是扫把星?。夏想也气笑了”刚才我和梅部长在一起吃饭,怕他听到是你的电恬就估多,所以就柜听了”不月解释了,我明白”邱绪峰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和将

    夏想无语,他认识的两位大权在程的组织部长,一个在他面煎没正形一个是不正轻,再想到他们在别的官员面板着脸高高在上的样乎,实在是忍不住笑”,说正事,说正事。””下一步去京城?”邱椿峰说说正事就立刻转到了正事上面你面子不老爷子亲自告诉我一夏想该枷位置了,让他来京城好了,只耍是邱家的势力范围之内副司长随他机,正司长的估,咳咳,估计

    得几个老爷乎个个人老戌井,者到了机会,都出手抢他了。

    邱绪峰学邱老爷乎说估倒是帷妙帷肯,夏想甚至可以想象到邱老爷乎的表恃。邱老爷乎的条件也供才意思而且还能说出他不敢开口耍司长的话,也算看得十分透彻口

    夏想现阶段还真不敢奢想一步迈入正厅。以他的资格升到正厅,还差了一些火候。但以他的政绩,也勉强符合破格捉拙的条件,但才一点,以他现在的年龄,还不到刃岁就井正厅的估,确实难以服众口

    直想不贪心,不管是正厅还是副厅他都没才太大的意见,只是没想到的是,和他不太熟的邱老爷子对他也才几分了解,就颇让他才些惊讶了。

    不过对于邱家的拉拢,夏想知道只能婉兆了,和梅升平相比,邱绪峰对他虽然也算了解却还是不如梅升平了解得深刻,否则,梅升平早就句他捉出务件了。

    他也倒不是担心接受了邱家的邀靖就会得罪吴家,而是和邱宗走得过近,不符合他的原则……替我谢谢老爷乎的好心不过我还是想多听听市委和省委的意见口”互想先得委婉她一说,糙后又半开玩笑她说道”,我是怕了你姐姐了,我得离她远一点。”

    比:鞠躬感谢每一位兄弟的支持,订阅、和打赏,都是前进的动力。明天起,再掀高湘!</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