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71章 水穷,云起

《官神》 第771章 水穷,云起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电话是付老爷子打来的,只对付先锋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话:“准备回京,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说!”

    声音不大,却如晴天霹雳,将付先锋轰得体无完肤!

    休息?怎么可能是休息?以付家的实力,低调处理一点,到京城任一个闲职也不行了?事情真的不可挽回了?他想问什么,却又问不出口,老爷子的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的问题,让老爷子四处奔波,四处求人,人情消耗了不少,却没有什么收效,不是付家的面子不够大了,而是他的运气太不好了。小小的奶粉事件就上升成了国际纠纷,美方一直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施加压力——总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痛击家族势力,现在终于找到了这样一个大好时机,肯放过才怪。

    主要也是中央领导之中,并非只有总理一人是家族势力的反对者,再加上他确实手脚有问题,据说,当时还有人竭力反对对他严肃处理,但当他的亲笔批示被拿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因为根据燕省省委的说辞,以及胡增周的说法,相当于是市政府和四牛集团密谋达成了赔偿协议,市委和省委都蒙在鼓里,完全将他一人摘了出来,明显就是替罪羊的角色。虽然实际上他本来就是罪魁祸首,但他还是对省委和市委在关键时刻对他的遗弃表示愤怒!

    付先锋现在是内忧外患。

    内,市委省委对他已经不再有任何包庇。外,虽然美商答应得好好的,但究竟谁是奶粉网的幕后主使,谁惊动了美国的官方,就不得而知了。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现在的问题是,他确实在内忧外患的逼迫之下,山穷水尽了。

    让付先锋没有想到的是,他意外接到了元明亮的电话。

    “付市长,回京城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也好,殚精竭虑太久了,伤神伤身。您也该歇歇了,心神耗费得太厉害了,小心未老先衰。”元明亮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惋惜,反正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是不是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付先锋想说什么,也无从开口,只笑了一声,没想到,元明亮的电话就挂断了。

    “到了这一步,夏想,你告诉我事件的背后,有没有你的手脚?”付先锋也不再讲究什么领导艺术,直截了当地问道。

    夏想的声音不咸不淡:“付市长,我一直在忙什么,您也清楚。有些事情是自己造成的,不要总从别人身上找原因。”

    夏想是什么意思?是在教训他?付先锋怒了:“你在给我上课?”

    “我在陈述事实。”

    “你不配教训我,夏想,以后山高水长,我们总还会有再相见的一天!”付先锋在胡增周面前没有失态,在叶石生面前不敢发作,终于在夏想面前,爆发了心中的不满和不甘。

    “我和您本来不认识,是您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的麻烦!付市长,以后欢迎您再来燕市作客,看在以前的交情之上,我或许会请您吃饭。但燕市人民是不是欢迎您,就不好说了。”

    “你……”付先锋怒不可遏地摔了电话。

    夏想对付先锋的失态抱以一笑,一个人爬得再高,再是万众瞩目的中心,一旦跌落尘埃,都有心理失衡的时候,都会恢复到常人的一面,都会骂娘,也都会说脏话。

    甚至还有人会嚎啕大哭,会丑态毕露。

    付先锋的表现,在夏想看来已经算是不错了,至少可以打到60分的及格线了。

    也不知付先锋在得知了夏想对他的评价之后,会做何感情?

    一周后,燕省省委召开“四牛奶粉”事件的处理结果,杨国英等数名四牛集团的责任人被依法逮捕,等待进一步处分,经中央批准,免去在四牛奶粉事件之中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市委副书记付先锋的职务,对负有一定领导责任的市委书记胡增周给予警告处分,同时,建议燕市人大依法罢免付先锋的市长职务!

    三天后,燕市人大召开紧急扩大会议,依法罢免了付先锋的市长职务。同一天,经省委提名,中央批准,任命于繁然为市委副书记,提名市长人选。随后,燕市人大依法通过了对于繁然的任命。

    轰轰烈烈的四牛奶粉事件,转眼间尘埃落定,付先锋身败名裂,市委书记胡增周平安度过,一批四牛集团的高层倒下,带给燕市人民的是震惊和无奈。

    尽管有许多真相依然埋藏在背后不为人所知的地方,但总算在一只强有力的巨手的推动之下,提前结束了在后世害人不浅的四牛门,也算是挽救了无数家庭的幸福。

    四牛门,为国内众多奶粉生产厂家敲响了警钟。

    还好,随着付先锋被罢免了市长职务,美商也在美国公开宣布,已经就地销毁了四牛集团的10吨奶粉,与此同时,奶粉网也销声匿迹,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好,最让夏想大感庆幸的是,虽然四牛集团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声誉一落千丈,而胡增周也背了一个警告处分,但和后世四牛集团破产倒闭、市委书记和市长双双被免相比,实际上,还是得到了巨大的好处。至少,四牛集团可以重整旗鼓,影响范围还在可以接受的程度之内。胡增周在半年之后,警告处分就会自动消除,对仕途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远比后世造成的灾难性的后果,强上了百倍。

    当然最让他感到舒心的结果是,付先锋罪有应得,被就地免职的处理结果,足以对付先锋的政治生涯造成严重的影响,至少可以保证的是,在三年之内,他没有重新复出的可能!

    继元明亮兵败下马区之后,付先锋再次折戟燕市,其实准确地讲,他也是被下马河的一场大水打败,相当于被下马河翻了船。

    小小的一条下马河,接连掀翻副厅、正厅甚至副省数名高官,难道真是应了下马区之名?

    付先锋的被罢免,在燕市和燕省,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民间和官方的传闻很多,尽管不一而足,各有版本,但无一例外的是,百姓拍手称好,大快人心。官方讳莫如深,三缄其口,不肯透露半分。也有所谓的知情人士对外透露出半官方的版本是,四牛事件是付市长拿了四牛集团的好处,想替四牛集团遮盖过去,没想到,好处会咬手,结果只贪污了100多万就丢了官,太不值了。一个市长因为100多万被免职,太笨了。

    还有人说,付市长是因为男女作风问题被罢职了,四牛事件只不过是一个掩护罢了。

    传得更离谱的是说法是,付先锋和杨国英一个被免,一个被抓,都是因为下马区不吉利的名字所致。如果不是四牛集团将养殖场建在下马区,如果付市长不是在临出事之前还到养殖场视察,恐怕也不会有今日的下场。

    所有的传闻不过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罢了,付先锋听在耳中气在心里,却又只能选择无视。一个秋雨飘飞的上午,他坐在车上——不是他的市长专车,是付家派来接他的付家专车——准备返京,路过下马河大桥的时候,看到桥下平缓而优美的河水,看到远处宏伟的区委大院,甚至还可以看到夏想的区委书记办公室,他心中的失落和愤恨无法形容!

    记得当年来燕市上任,是市委副书记,前呼后拥,何等风光。现今凄风苦雨,孤单一人离去,胡增周去省委开会,其他常委各有事情要忙,只有陈玉龙几人象征性地送了一送,他就一个人坐车离去,是何等的凄凉和悲惨。

    别了,燕市!不过不能告别的,还有他未完成的志愿。他一定要查清所谓美商的来历,看看到底谁是幕后主使。如果是夏想,以后不管夏想走到哪里,哪怕是到天涯海角,付家也要和他不死不休!

    夏想也知道今天付先锋离开燕市,他站在区委办公室窗前,望向波涛起伏的下马河,见一辆黑色汽车从下马河大桥驶过,驶向高速公路入站口——一般在下马区上高速的汽车,都是北上,难道说,是付先锋的汽车?

    随着付先锋的离去,燕市终于翻开了新的一页,告别了付先锋时代,夏想心中还是充满了胜利的喜悦。能够从容布局,完美地完成了对付先锋的最后一击,而且他也没有太明显的暴露身份,也算是一次天衣无缝的狙击。至于以后是不是最终还会被付先锋查到是他所为,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不过付先锋离去之后,他在下马区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但究竟前往何处,到现在还没有丁点消息,说不焦急那是假的,夏想还是隐隐有点焦虑。

    也只有在确定他的去向之后,确定要将他调离下马区,接任人选的事情才会提上日程。对于李涵是否最终顺利接任区委书记,夏想心中没底,不过也多少有了一点信心。因为付先锋一走,市委之中最大的反对声音不见了,而于繁然的态度,他也试探过了,于繁然对他的人选,表示了默许。

    因为于繁然心里清楚,他顺利接任燕市市长,成为付先锋事件之中的最大受益者,背后有没有夏想的影子他不敢肯定,但肯定的是,付先锋的惨败,夏想肯定是所有人之中,最大的知情者。

    当然,从吴家的角度出发,他也愿意帮夏想一帮,而且他对夏想一向十分欣赏,他在燕市迅速站稳了脚跟,全是因为借助了夏想的关系网之故。

    作为付先锋事件的第二大受益者高海,也顺利接任了常务副市长的职务,也算是终于在燕市成为了呼风唤雨的人物。多年前的市政府秘书长,能有今天的成就,回想过往,他也是感慨万千,不得不感叹人之一生,机遇确实非常重要。

    没有机遇,也不可能在何江华落马之后,顺利进入常委会。没有机遇,更不可能在付先锋败走之后,再小进一步,成为市政府的二号人物。

    高海踌躇满志,感到前途一片光明。

    相比之下,胡增周就有些小小的郁闷了,因为他受付先锋事件拖累,背了一个警告处分。

    不过因为有了付先锋被一免到底,他还是看开了许多。如果没有夏想的提醒,他也在四牛集团的报告上签字的话,就不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处分这么简单了,弄不好会有记大过处分,就是不小的政治污点了。究竟夏想从何得知付先锋和四牛集团之间的内在联系,以及他的提醒是巧合,还是早就知道四牛奶粉的问题会爆发,胡增周就不得而知了,但他还是对夏想心存感激。

    因为四牛集团只要出事,他身为市委书记绝对无法若无其事的置身事外,能在付先锋完全倒台之下,他只受到了轻微的影响,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但在下一步夏想的接任人选上,他还是犯了难。叶书记坚持要让李涵接任,从他的立场来说,也并不认为李涵能够胜任下马区一把手的重任。

    省委书记的压力,不是一般人能够从容应对的,胡增周也知道夏想不放心将下马区交到李涵手中。从平衡的角度考虑,夏想就算离开了下马区,下马区还有他强有力的班底,必定和李涵不和,不利于下马区今后持续的发展。

    一方面是从下马区的大计考虑,另一方面是面对省委书记的压力,胡增周左右为难。

    不过夏想的去向还未明朗,能拖一天是一天。

    正当胡增周在办公室正想着夏想究竟会前往何处时,电话响了,一看是省委来电,接听之后,是王鹏飞。王鹏飞也没客套,直接说道:“增周,夏想的调动,有消息了……”

    夏想也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因为他接到了组织部长的电话。和他设想的一样的是,是省委组织部长梅升平的来电。梅升平来电而不是邱绪峰来电,就证明了一点,他的调动超出了燕市的范围。

    接完梅升平的电话,夏想放下电话,半晌无语,脸上一脸淡然笑意。他的去向,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总体来说,符合他一直以来的担忧和推测。

    担忧的是,他并不怕离开燕市,也不怕去哪里灭火或点火,而是不想再介入家族势力的纠葛,只想在一个地市平稳呆上两年,在副厅的位置上熬足资历,也好下一步顺利迈入正厅。哪怕是到京城部委任一个闲职也好,因为他也确实有点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但一直没有风声传出,对他的去向一直保密,就让他不免猜测,他所去的地方,应该不是什么好去处了。

    若是好去处的话,应该早有风声传出了。以他的人脉,大事不好说,调动他去哪里,即使是京城高层的意思,他也能够提前得知一二。但保密得如此严格,恐怕就不是各方守口如瓶的原因,而是还没有最后敲定他去哪里。

    现在终于有了着落,夏想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因为他要去的地方是郎市。

    郎市在燕省名气不小,不是因为经济有多发达或多不发达。郎市经济中等,面积中等,人口中等,可以说基本上和牛城一样,在经济和政治上,在燕省属于不上不下的类型,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但郎市大有名气,是因为郎市的地位位置和其特殊性。

    郎市比牛城名气大多了,在省委的心目之中,也重要多了,因为郎市是燕省离京城最近的一个城市,同时,也是离津城最近的城市,正好位于京津之间,有京津走廊上的明珠之称!

    郎市距离京津都是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相反,离燕市却有3个小时的路程,因此在郎市市民心目之中,省会燕市离他们非常遥远,反倒京津好象是他们的省会一样,经常开口京城,闭口津城,郎市人,向来不把燕市放在眼里。

    而且,郎市的书记和市长,和省委的关系也不怎么密切,因为他们经常向京城走动,和京城的后台联系密切,对省委,甚至有时还有意疏远。省委对郎市有所不满,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仅仅是因为郎市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了,而是因为郎市的书记和市长的位置,向来是京城内定,省委表面上走程序并且由省委组织部任命,实际上,郎市的党政一把手历年来由中央提名人选。

    原因无他,只因中央一直想让郎市划归京城范围,燕省不同意,中央就采取在政治上干预的策略,在行政版图上无法将郎市据为己有,就在人事任命上插上一手。燕省省委向来保守且不够硬气,就采取了退让的政策,在人事上做出了让步。

    夏想很清楚的一点是,他此去郎市,将会面临他从政以来,最大的一次挑战!</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