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77章 局势,由表及里

《官神》 第777章 局势,由表及里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吓了一跳,这话说得太大了,正要摆手谦虚两句,却听刘一琳又说:“别急,我还没有说完,第一,终结了郎市市委党政干部之中,没有帅哥的历史。第二,是郎市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29岁的常务副市长,可真不简单!古市长一向自诩年轻有为,你一来,他的年龄优势就不明显了……”

    夏想一听原来是这个历史,正要笑,却又笑不出来。刘一琳身为市委组织部长,可不会随口一说年龄的问题,恐怕还真是有所暗示。

    难道是古市长比较在意他在郎市之中最年轻有为的说法?夏想细心一想,还真是除了他和刘一琳之外,古向国是郎市市委之中,最年轻的一人。

    刘一琳也就算了,毕竟是女性,33岁是副厅级,说高不高,说低不低。而他今年29岁就是副厅级了,又是男性,难道就凭这两点,也能让古向国感到不舒服?

    那他也太无辜了。

    说话间,救护车来了,将桑塔纳司机救走。此时,才有警察赶到现场,还装成气喘吁吁急忙赶来的样子。

    为者是郎市东安区公局副局长岳关,他接到报案之后,一听就知道又是哦呢陈的手下在大yin威,知道他惹不起,有心不出警,却又接到了刘一琳的电话,让他务必亲自赶来。

    刘一琳是市委组织部长,她的话不能不听,但刘一琳不敢惹,哦呢陈他更惹不起,最后没办法,只好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拖,一直拖到哦呢陈的人全部撤离了现场之后,他才假装及时赶到。

    刘一琳对岳关的心思清楚得很,见他还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心中不快,也没理会岳关一脸陪笑,直接扔下一句:“岳局长,你今天表现太差了,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你知道眼前的两个人是谁吗?”

    岳关先是看了梅升平和夏想一眼,都没认出来,随后看了一眼奥迪车的牌照,心里一紧,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还没开口,刘一琳就瞪了他一眼:“省委组织部长和即将上任的常务副市长在此,你出警不力,自己回去好好想想该怎么做吧!”

    刘一琳扔下目瞪口呆的岳关,和梅升平、夏想扬长而去。

    岳关一个人呆立当场,脑子一直短路。大好的结识常务副市长和省委组织部长的机会,就眼睁睁在他眼前溜走了,怎能不让他追悔莫及,直想以头撞地!

    常务副市长,在市委可是排到前几号的人物,而省委组织部长,掌管全省的官帽子,谁不敬上三分,见面就急忙巴结?结果倒好,一个大好的机会让他白白错过,岳关差点顿足捶胸。他在郎市本来就没有多深的根基,幸好有刘一琳赏识他,还有时照顾他一二,今天多好的结识上级的机会……

    岳关欲哭无泪。

    岳关的事情,早就被夏想抛到了脑后,上车后他才得知,今天梅升平领他要见的人,正是刘一琳。梅升平提前来到郎市,并且介绍组织部长和他认识,用意不言而喻,是为了帮他打开在郎市的第一局。

    对于梅升平的照顾,夏想还是心存感激,尽管他也知道,梅升平如此热心,不仅仅是因为梅亭的原因。在即将展开的大京城经济圈,当其冲的郎市,将会蕴含无数商机,他身为常务副市长,也算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职务,大有用处。

    只是郎市的局势,却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还要难以应付。不说别的,单是今天生的事情就让他清楚,在远离省委并且刻意和省委保持距离的郎市,距离京津过近的郎市,人流复杂,鱼龙混杂,各色人等汇聚一起,居然还有自称和市委书记分庭抗礼的黑势力,真是一个三教九流汇聚之地!

    即使郎市算不上是三不管地带,但也是不听省委的话,而京城又不能对其完全控制,就让郎市拥有了极大的独立性,和其他十分听话的地市相比,郎市还真是一个异数。

    哦呢陈一类的人物,在燕市绝对没有成长的土壤。燕市是距离京城最近的省会,又是副省级城市,一举一动都在京城的眼皮底下,就算有一些小股黑势力,也成不了气候。能在大街上纠集十几人殴打一个人的事件,燕市也有,但绝对不敢如此肆无忌惮,如此横行无忌。

    夏想心想,有人让他来郎市,还真是一道天大的难题。这道题,还真是不好解开。

    尤其是当他听到刘一琳的对郎市局势的解说之后,夏想的一颗心,越沉越深。

    刘一琳请夏想和梅升平到了侍郎茶楼——郎市人的酒楼和茶楼喜欢用古代的官职命名,诸如侍郎、尚书等等,反正官不分大小,不管文武,想用就用,满街望去,犹如文武百官并列。

    侍郎茶楼位于郎市的槐安大街上,在郎市南部,而市委则在郎市北部,刘一琳刻意选择在侍郎茶楼见面,也有有意避开市委的意思。

    茶楼的装修风格倒还不错,和燕市相比差了一点档次,也算是有独特意味。以夏想的眼光来看,设计上有可圈可点之上,但装修材料上,就稍微差了一些。

    几人坐定后,刘一琳让服务员退下,她亲自素手烹茶,茶沸之后,为梅升平和夏想每人倒下一杯,才缓缓说道:“今天的事情,梅部长和夏市长也看到了,戴粗金链子的人外号叫老贼,是哦呢陈的手下……郎市有一句话一直在流传——白天艾成文,晚上哦呢陈,意思是说,白天的郎市,是艾成文说了算,但到了晚上,就归哦呢陈管了。”

    “哦呢陈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他的名字可真是怪。”夏想忍不住问了一句。

    “哦呢陈原名陈阿,因为他说话有点结巴,别人问他姓什么,他就会先哦哦呢呢两声,才说清楚他姓陈,久而久之就被人起了一个外号名叫哦呢陈。不过他并不生气,似乎还很喜欢这个外号。”刘一琳纤纤素手,一双手长得非常优美,当她轻挑兰花指为人倒茶之时,更是姿态娴雅,她再次帮梅升平和夏想倒满茶,自嘲地一笑,“我是市委组织部长,但郎市人知道我的却不多,不知道哦呢陈的却很少,因为哦呢陈被人称为郎市地下组织部长。”

    夏想当时还将哦呢陈当成了地下市委书记,原来还是高抬了他,只是地下组织部长。不过地下组织部长听上去却比地下市委书记更耐人寻味。

    “市委之中,至少有三四个常委和哦呢陈来往过密,不敢说都听哦呢陈的话,至少也对哦呢陈恭敬三分。哦呢陈曾经有一次请人吃饭,喝了几分醉意时说了大话,说他一个电话就能叫来两三个郎市的市委常委。在座的人当然不信,哦呢陈就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半个小时,还真有三个常委及时赶到,算是给足了哦呢陈的面子。所以,哦呢陈的地下组织部长的名声,一炮打响。”刘一琳说话时细声细气,一脸娴静,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从她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情绪的波动。

    就让夏想也暗暗点头,不愧为组织部长,养气的功夫不错,虽然对哦呢陈十分痛恨,却一点也没有流露出来,联想到她才是33岁的女性,他也不得不佩服刘一琳的涵养和城府。

    梅升平端坐一边,只管品茶,还眯着眼睛聆听茶楼之中传来的淙淙的琴声,琴声时而激昂,时而铿锵,有金戈铁马之意。

    夏想听了出来,是古筝曲《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呵呵,用来形容他初到郎市的处境再贴切不过。

    梅升平和刘一琳是什么关系,梅升平没说,夏想就没问。不过从两人之间客气却又有一定疏远的疏离感判断,应该不是很近的关系,或者只是梅升平在刘一琳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手帮过她一次。因为刘一琳对梅升平的态度,恭敬多于亲切,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亲切的表示。

    远不如他和梅升平之间的关系熟稔。

    梅升平在一旁闭目养神,似乎对郎市的局势一点也不关心。夏想却清楚地现梅升平其实在细心聆听刘一琳的话,他也心里有数,梅升平不关心郎市才怪。不关心的话,他也不会主动提出送自己前来上任。

    夏想早就猜到梅升平另有所图,今天一见,果不其然。政治人物,一举一动都有深意,不是政治利益就是经济利益,事不关己的话,肯定都会高高挂起。

    夏想就大有深意地看了梅升平一眼,不过梅升平却假装没有看到,依然是喝茶听曲。

    刘一琳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不多问一句夏想和梅升平之间的关系,对梅升平亲自送夏想上任一事,虽然不合规矩却合人情,尽管她暗暗心惊,却不会开口问上一句为什么。

    少说话,是为官之道的第一要旨。

    不过有时候话也要多说,才能显示出合作的真诚的一面。

    夏想就问:“哦呢陈在郎市有什么产业?”他可不会说出什么哦呢陈胆大包天,为什么没人管治他的官面堂皇的话出来,哦呢陈能在郎市坐大,自然有诸多方面的原因,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

    夏想想知道的是,哦呢陈是靠什么起家的。

    “石油、烟草、地产、电力是他主要的经济来源,也有一些歌厅、酒吧、舞厅等产业。”刘一琳对哦呢陈了解得倒是比较详细,显然,也是做足了功课的缘故。

    夏想暗暗心惊,哦呢陈涉足的行业几乎全是垄断行业,没有强有力的后台,没有庞大的关系网,他不可能建造一个经济帝国,而且还黑白通吃。恐怕以他的手腕和实力,郎市水浅养不活大鱼,哦呢陈的根源说不定还在京城。

    夏想也清楚刘一琳表面上透露了不少消息,实际上,她还是聪明地有所保留。因为她所说的关于哦呢陈的一些信息,不出三天,他就能打听得一清二楚。而在市委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网,她却没有提及半分。

    夏想也不会主动问,他和刘一琳初次相识,还不算知根知底,还是谨慎为上。

    “哦呢陈虽然有亿万财富,在郎市呼风唤雨,但他最引以为豪的不是他的财富和地位,而是他的一对女儿。”刘一琳一脸俏笑地看了夏想一眼,眼中有一丝古怪的笑意,“今天夏市长应该也看到了,陈茉和陈莉,是郎市人人皆知的姐妹花,也是许多男人的梦中情人。姐姐喜欢穿金色衣服,人称金茉莉。妹妹喜欢穿银色衣服,就被称为银茉莉。姐妹二人长得一样,但性格却大不相同……”

    金茉莉,银茉莉,名字倒是不错,人也挺有个性,夏想想起两人在沧市为救落水的一家人奔波忙碌,还主动出钱出力,却原来是郎市有名的地下组织部长的女儿。

    再联想到金茉莉喜欢说话,而银茉莉冷峻无情的一面,夏想心道,人性果然都有复杂的一面,金茉莉先不用说,银茉莉救人之时,虽然没怎么说话,也是十分投入。不想在面对黄金人时,冷酷狠心,让人难以相信她们两人还有先前热心的救人之举。

    “说到姐妹花,又不得不提一提郎市的百花之王王蔷薇……”刘一琳虽然只字不提郎市市委各人之间的立场和关系,却对郎市民间的一些人物,极有兴趣地主动提起,“王蔷薇是混血儿,原来一直居住在津城,大概5年前才来到郎市。她来到郎市仅仅不到半年时间,就做出一件轰动郎市的大事,在圈子内一夜成名。她原名本叫王美如,现在没有人几个人知道,所有人却都知道她叫王蔷薇,因为她和蔷薇花一样,美丽却刺人,本来有人想称她为王玫瑰,她却说她最爱蔷薇,所有人就都叫她王蔷薇……”

    “百花之王是牡丹,却有人自称蔷薇还能落一个百花之王的称号,肯定有手段。”夏想呵呵一笑,“她到底做了什么轰动郎市的大事?”

    刘一琳卖了一个关子:“先不说好了,以后您就会知道了,我还是别多嘴了。”她掩嘴一笑,风情流露之间,脸微微一红。

    夏想见刘一琳的表情,隐隐猜到了什么,也就不再多问。

    不知何时背景的古筝曲已经由激昂的《十面埋伏》变成了舒缓的《渔舟唱晚》,梅升平似乎还沉浸在乐曲之中,不能自拔。

    夏想笑道:“梅部长,天色不早了,该去吃饭了……”

    梅升平才恍然如梦方醒:“到饭点了?好,好,走,去惊仙居。”

    刘一琳会心地笑了:“梅部长果然是高人,居然知道郎市的惊仙居。我来郎市半年之后,才第一次听人说起惊仙居。”

    “民以食为天,我虽然是梅家出身,却有升斗小民之心,所以对吃很有研究。”梅升平打了个哈哈,当前一步迈出房间,走到外面上车之时,忽然又对刘一琳说了一句,“一琳,我得提醒你一句,在夏想面前耍小聪明,小心自食其果。我认识夏想时间不短了,就现,他从来不让人觉得他是聪明人,但当你有一天忽然意识到他的聪明之时,很不幸,你可能已经吃了大亏。”

    刘一琳顿时脸一红,微带尴尬地看了夏想一眼。夏想呵呵一笑,没有接梅升平的话,而是打开车门:“女士先请!”

    惊仙居位于郎市西部,是一处风格迥异、造型独特的酒楼。乍一看,惊仙居颇有古代客栈的味道,远远望去,还以为是哪个电视剧在布景。走近一看,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作为郎市最高档的酒楼,能在惊仙居有一处雅间就餐,不仅仅是一种荣耀,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梅升平站在惊仙居的门口,看到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看了看落款,呵呵一笑:“京城名家的手笔,果然气度不凡。傅老的字,一般人求不到了,惊仙居……不简单!”

    夏想想到了什么,问刘一琳:“惊仙居也是哦呢陈的产业?”

    刘一琳点头一笑:“基本上郎市凡是高档一些的酒楼或酒店,都有他的影子。”

    夏想暗暗点头,哦呢陈此人,涉黑而又洗白,既有有精明的商业眼光的一面,又有一帮忠心耿耿的手下,再加上背景复杂,手眼通天,还真是一个极难对付之人。

    虽然夏想也并不认为他和哦呢陈一定会成为对手,但还是下意识地感觉,他和哦呢陈之间,恐怕还真会有利益冲突的一天。

    刘一琳好歹也是郎市的组织部长,惊仙居也有她的一席之地。到了二楼一处僻静的雅间,夏想注意到雅间的入门之处,有隐性水笔写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数字“8”,不由开口问道:“8号雅间,是什么意思?”

    刘一琳摇头一笑:“说出来不怕夏市长笑话,在哦呢陈的心目之中,郎市市委一班人,他都按照对他的轻重份量排了号,每个人都在惊仙居预留了雅间,‘8’的意思就是说,我这个市委组织部长在他眼中,只不过排到第8的位置。对了,前任常务副市长,他也有排名……”</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