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79章 上任,一出大戏

《官神》 第779章 上任,一出大戏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对于省委组织部长亲临郎市,艾成文和古向国各有不同看法。

    艾成文因为和邱家关系密切的缘故,对夏想和梅升平之间的关系,早有耳闻,也知道梅升平虽然贵为组织部长,但做事一向喜欢出其不意,他此次亲自陪同夏想前来,未必就另有深意,或者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

    而古向国却持不同看法,认为夏想就是想借省委组织部长的权威,狐假虎威,故意请梅升平助阵,来向郎市耀武扬威来了,摆明是想给郎市市委一个下马威,想在郎市市委所有党政干部面前,威风一次。

    艾成文和古向国交流了一下看法,古向国对艾成文轻描淡写的态度不以为然,艾成文对古向国上纲上线的做法也不赞同。两人没有达成共识,也就没有再深入探讨。

    今天等了半天,不见人来,古向国就越来越有气,一见艾成文的脸色就知道又出了意外,忙问:“出什么事情了,艾书记?”

    艾成文将刚刚得到的消息一说,古向国立刻一脸不快地说道:“过份,一点规矩都不懂,乱来!”

    ……

    夏想和梅升平其实早早就起来了,他和梅升平住在了都天大酒店——据说也是哦呢陈的产业——用过早餐之后,他和梅升平悠闲地在酒店的花园之中散步,顺便健身。

    酒店离市委不远,也就是五分钟的车程,不急。主要是要等燕市的相关人员到位之后,再一起前往郎市市委走程序。

    夏想也清楚,他和梅升平提前一天来到郎市的消息,绝对瞒不过艾成文和古向国,不过知道归知道,谁也不会开口相问,有些事情即使是大家都心里有数,但都不会说出来,官场上假装不知道也是一项基本的本领。

    至于艾成文和古向国如何想,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单是梅升平亲自送他上任就是一件令人震憾的事情了,提前一天来到郎市,暗中住下,虽然也有颇多让人议论之处,夏想也知道无法堵住悠悠众人之口,索性也懒得再多想。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不如坦然面对。反正郎市上至市委,下至地下组织部长,再有所处的三地交界之处,本身就是一个不可以常理度之的地方。

    夏想和梅升平所等的人,是省委组织部的随行人员,还有市委组织部的陪同人员,大约还有两辆专车。8点的时候,梅升平的秘书打来电话说是准备出,结果8点3o时又说出了点意外,需要等市委组织部的人。

    结果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9点多的时候才说上了高。梅升平却不急,还叮嘱他们开慢点,放下电话他就告诉夏想:“让艾成文多等一会儿好了,就当锻练身体了。”

    夏想无语,梅升平可以摆谱,他却不能,但又不好多说什么,梅升平毕竟是省委组织部长!

    11点2o多分的时候,夏想的电话响了,接听之后他只听了片刻,就无奈地说道:“既然已经快到了,就只能表示热烈欢迎了。”

    夏想接到的是邱绪峰的电话,从邱绪峰的来电中他才知道为什么上路时耽误了不少时间,是因为邱绪峰临时决定,也要前来郎市!

    邱绪峰前来打的是公干的名义,明是和他上任的事情无关,但时机之巧,还故意和省委组织部的人一同随行,就非常耐人寻味了,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梅升平听到邱绪峰也要来,愣了一愣,忽然笑骂了一句:“怎么能这样?简直是胡闹嘛!”

    胡闹不胡闹也没有办法了,12点正,省委组织部长和燕市市委组织部长一行三辆专车,正式抵达了郎市市委。前面开道的是省委组织部的车,在专车的后面,是梅升平和夏想的专车。

    本来夏想想坐在省委组织部的随同人员的车上,梅升平不让,结果就让夏想低调上任的梦想破灭了。

    当夏想和梅升平从车上下来时,艾成文和古向国对视一眼,两人心中百般滋味,再看到燕市市委组织部长邱绪峰也从前车上下来,艾成文脸上甚至泛起了一丝苦笑——怎么能这样?简直是胡闹嘛!

    今天已经是他第二次无奈地出这样的感叹了。

    古向国在见到夏想前有邱绪峰后有梅升平的一瞬间,脸色就有点差。等他看到夏想的一脸笑意地走过来之时,更是脸色一沉,目光中闪过一丝强烈的不快和失落。不过也是一闪而逝,随即脸上浮现出热情的笑容。

    古向国的一阴一晴,被他身边的刘一琳尽收眼底。

    夏想下车后,先和邱绪峰打了一个招呼,邱绪峰知道人多眼杂,不能多说,只一点头,就抢先一步来到艾成文面前,客气地说道:“艾书记,不好意思给您添乱了,早知道今天夏想过来,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艾成文的笑容很热情很热烈:“欢迎,欢迎邱部长来郎市视察工作。”话一出口才意识到不对,应该先欢迎梅部长才行,梅部长才是正主,得,让邱绪峰一搅乱,居然乱了次序,真是大大的失误。

    邱绪峰似乎没有意识到次序不对一样,还在说:“不过既然正好遇到了夏想履新,我和夏想也认识,就陪他走走程序。”说完,也不管别人答应不答应,就闪到一边,等梅升平和夏想走近。

    梅升平对邱绪峰刚才喧宾夺主的举动大为不满,他清楚邱绪峰可不是失误,更不是没有意识到次序问题,而是故意横插一手,是何用意他不想费心去想,反正知道邱绪峰和艾成文之间是何关系的他心里有数,邱绪峰是来者不善。

    只是眼下可不是和邱绪峰计较的时候,梅升平向前,主动伸出手和艾成文握手:“艾书记久等了,路上堵车了……”

    “梅部长辛苦了。”艾成文脸上笑意十足,心中十分痛苦,堵车是小事,堵心才是大事,一下来了省委组织部长和燕市的组织部长,怎么接待还是一个问题,而且看样子,两级组织部长似乎也没有达成默契——本来挺正常一个接待程序,现在弄得不伦不类,还弄不清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可真是一场好戏。

    随后,梅升平亲自将夏想引荐给郎市市委一班人。

    省委组织部长亲自介绍,就有一种省委将夏想托付给郎市市委的意味。艾成文心思电闪,难道梅升平此次前来,不仅仅是为了高调为夏想壮行,还有暗中代表省委向郎市市委警告的意思?是想提醒郎市市委,郎市眼光再高,郎市干部的评定和升级,也是省委组织部长一手掌握,或者说,还是出不了燕省的范畴?

    邱绪峰突然杀到,也让艾成文心中不解。他和邱绪峰之间联系还算不少,但今天邱绪峰临时决定前来郎市,事先并没有通知他!

    不过是一个常务副市长上任,不但省委组织部长亲自陪同,还有市委组织部长随行,夏想,好大的威风。再想到昨天晚上接到可靠的消息,夏想和刘一琳密会一番,艾成文心里很不是滋味,再看夏想英俊而年轻的脸庞,直觉感觉在夏想谦逊而微带恭敬的笑容下面,有深不可测的机心在内。

    所以等夏想来到他的面前,他亲切地和夏想握手时,热情而不失客气地说了一句:“欢迎夏想同志来郎市工作,相信郎市的广阔天地,有你施展才能的舞台。郎市人民很热情,郎市市委的班子很团结。”

    夏想知道重点落在后一句话上面——很团结的说法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可以理解为郎市团结一致很听省委的话,也可以理解郎市市委很团结地一致对外。

    夏想就笑:“能在艾书记的领导下工作,是我的荣幸。今后在工作中有什么不足,艾书记多指正批评。”

    今年43岁的艾成文很富态,身材不高,但体重少说也有9o公斤,虽然不算是脑满肠肥的形象,但也算是夏想见过的官员之中,差不多是最胖的一位。

    站在艾成文身后的是古向国,41岁的古向国和艾成文相比,甚至可以用玉树临风来形容。

    古向国显年轻,脸庞棱角分明,很有某位著名男演员的风格,说他是**杀手一点也不为过。不过也许是多年为官的缘故,他的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经常会有意无意地眯上一下,似乎是想聚光看清对方,实际上是激烈的心理活动的表露。

    夏想没有上过心理学的课,但正好他在跟随邹老上课时,听邹老讲过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

    和艾成文给夏想油滑、官僚的第一印象相比,古向国给夏想的第一印象是,心机深沉并且心思多变。

    古向国和夏想握手,微微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说道:“欢迎夏想同志,郎市正需要你这样的年轻有为的干部,由你来充实政府班子,可以为我分担不少压力……也可以为郎市带来全新的活力。你带领下马区走出了一道康庄大道,来到郎市,可不要不为郎市尽心尽力哟。”

    古向国的话并没有太大的新意,不过他刻意强调的“年轻有为”听在夏想耳中,就有了另外的含义。是呀,如果他不来,郎市市委之后,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还是古向国。他来之后,他就取代古向国成了郎市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了,尽管只是副厅级,但至少也是距离古向国不过是一步之遥。

    他比古向国低一级,却小了12岁,按照正常的升迁度,他两年后也能迈入正厅的门槛了。两年后他才31岁,如此一对比的话,古向国心中有失落,也可以理解了。

    依次见完郎市的主要党政负责人之后,梅升平、邱绪峰和夏想一行,被迎入市委会议室。随后,梅升平宣布了省委的任命:“任命夏想同志为郎市市委委员、常委,提名副市长人选……夏想同志工作能力突出,政治素质高,年富力强、精力充沛、群众公认度高。省委认为,对夏想同志前来郎市工作的决定符合郎市的政治需要。”

    郎市市委大院新落成不久,是艾成文上任以后在旧址上重新扩建而成,不但面积增大了不少,也新添了许多现代化的设施,比起燕市市委,还是漂亮不少。

    会议室内的设备也很先进,比起下马区还要好一些。下马区是新成立的区,而且因为转让土地,也算比较富裕,但在购置办公设施时,夏想也没有郎市市委奢侈。

    夏想可是识货之人,不管是办公家具,还是配套的音响,甚至还有投影仪,液晶屏,全是知名品牌,价值不菲,而且装修风格也颇为高档,比燕市明显高出一个档次。

    他心里明白,郎市不但眼光紧盯京城,就是一个会议室的装修,也要跟紧京城的步伐,以显示出高出燕省水平的不同之处。

    恐怕在艾成文和古向国的心中,巴不得大京城经济圈提上日程之后,京城再重提划归郎市之事。到时郎市如果能如愿以偿成为京城的一个新区,不但郎市可以获得京城的大量投资和资源,而且作为京城和燕省交界的前沿,拥有许多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郎市就可以背靠京城的大树,周旋在燕省和津城之间,左右逢源。

    对于现在郎市的处境,夏想心中也多少有点想法,站在郎市立场上,划归了京城之后,确实利益要比现在大上许多。现在郎市在省委的心目之中,有点疏远,一直担心总有一天会顶不住压力被京城要走,因此许多重大的投资项目,都不会落到郎市的头上。

    而京城也是出于同样的顾忌,有许多不错的项目拿到郎市来正好,包括津城也有许多项目可以投到郎市,但京城是怕引起燕省的反弹,而轻易不敢投资。

    津城更是担心郎市的定位不明确,如果郎市是燕省的郎市还好说,有地皮价格和廉价劳力上面的优势,万一划归了京城,肯定会地皮飞涨,劳动力再按京城的政策执行最低标准的话,比燕省高了一大截,是否划归京城,就意味着成本是否还有优势。

    说白了,郎市虽然一心向京城,奈何京城除了在政治上回应之外,经济上的照顾还真的不多。再有津城不敢投资,燕省又选择性忽视,郎市虽然地理位置优越,却基本上成了三不管地带。

    郎市划归京城的好处,夏想不愿深入设想,他很清楚,在他重生之时,郎市还是燕省的郎市,而且根据当时的形势判断,郎市划归京城的可能越来越小。虽然从郎市到京城也通了公交车,全长8o多公里,票价11元,但郎市已经奠定了燕省的桥头堡的作用,划归京城的提议,再也无人提起。

    但现阶段如果并入京城,至少能让郎市的地皮和房价坐地升值一倍以上!如此一来,艾成文和古向国就可以唾手可得一笔政绩,地皮和房价的坐地升值至少可以让gdp提升数个百分点。

    当然还更有政治上的好处自不用说,只不过燕省不放手郎市,郎市就注定无法脱离省委的控制。所以就以夏想最现实的想法是,郎市的展,应该脚踏实地了。

    至于如何更好地脚踏实地,不再好高骛远,估计他和艾成文、古向国之间,还会有巨大的分岐。

    会议的过程乏善可陈,但又必须按照程序走完每一个环节。会后,郎市市委照例举行欢迎宴会,宴请梅升平和邱绪峰,也算是夏想的欢迎宴会。

    作为即将上任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夏想在市委之中的排名比较靠前,而且还算是手握实权的人物之一,不容小觑。

    当然,梅升平的面子才是最大,作为对各地市一二把手拥有直接考核和评定权的省委组织部长,就算艾成文和古向国再自恃京城有后台,也必须给够梅升平面子。否则梅升平一不高兴,非要将他们卡死在燕省的话,他们也只能低头。

    也听说过梅升平有时连省委书记面子都不卖的艾成文和古向国两人,很清楚以梅升平的实力,就算不能拿他们怎样,但在任期内将他们死死卡在燕省之内,还不在话下。

    欢迎宴会热闹而热烈,达到了所有人预期的效果。官场上本来就是花花桥子众人抬,场面上的事情,谁也不会去落别人的面子。你给别人面子,别人才会给你面子。

    不过宴会上夏想的面子最大,不少人都轮流向夏想敬酒,毕竟是市委常委、政府班子的二号人物,大权在握,先认识一下也是好事。再有能惊动省委组织部长和市委组织部长双双陪同的人,如果说他没有来历,没有后台,打死都没人信。

    不过还是不少人对夏想的年轻感到吃惊,分明还是一个连胡子都不怎么长的小伙子,怎么就是常务副市长了?许多混了一辈子才混到副厅的常委,对比夏想不到3o岁的年纪,才知道原来自己以前还真是白活了。

    下午,梅升平和艾成文进行了例行谈话之后,就离开了郎市。临走时,艾成文、古向国及郎市一干常委,全部出来送行。原本以为总算事情得以顺利完成,不想送行时,又出现了一点小意外!</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