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80章 会议,各有用意

《官神》 第780章 会议,各有用意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艾成文紧握着梅升平的手,郑重保证:“请梅部长和省委放心,郎市人大的工作,我一定做好。”梅升平和艾成文的例行谈话,就是代表组织告诉艾成文,做好人大的工作,不要出现选举上面的问题,否则省委会很难堪。

    如果出现了夏想落选的事情,省委一被动,郎市的一些人就要倒霉了。艾成文当其冲就要付一定的政治负责,因为他兼任了人大主任!

    艾成文的表态还算诚恳,原以为会得到梅升平的赞赏,不料梅升平只是微一点头,似乎是并不满意的样子,就让他心中一动,怎么,对郎市市委或者说对他,还不满意?

    梅升平拍了拍艾成文的肩膀,目光却看向了所有为他送行的郎市市委一班人,朗朗地说道:“郎市离京津很近,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可是借助京津的优势,展郎市的经济。坏事是,容易让人人心浮云,不踏实做好工作。在企业,有一种人最可恶,就是吃里爬外。在体制内,也有一种人很不受上级领导喜欢,就是见异思迁。我建议大家都埋头苦干,做好本职工作,相信我,虽然省委离你们比京城远,但省委还是很了解你们的一举一动,组织部更是了解你们每个人的能力和工作态度。”

    梅升平走了,他的话却如一记重锤,硬生生敲在了每一个人的心房。都在官场中混了时间不短了,谁不清楚梅升平话中的威胁意味?很直白地告诉众人,不要以为离京城近在京城有后台就能怎么着,你们的升迁和评定,还捏在省委的手中,跑不了。

    果然是很有个性的省委组织部长,不过人家有资本有底气说粗话,也确实是众人的帽子都在组织部手中,就算组织部不能随便拿掉,但想染成黑色还是红色,还不是一件难事。

    梅升平是走了,邱绪峰却没走,而且邱绪峰随后也做出了一件让郎市市委一干人也大吃一惊的事情。

    夏想从下马区前来郎市上任的时候,没有带秘书前来,将晁伟纲留在了下马区,经他,晁伟纲担任了江天的秘书。

    按照规定,副厅级党政干部是不应该配备秘书的,但形势却是,许多副县级领导甚至都有了秘书,夏想身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身边没有一个秘书也说不过去。

    但既然没有带来秘书,就得由郎市市委指定了。

    在夏想秘书的安排上,艾成文和古向国还没有达成共识,两人都有合适的人选,具体报谁让夏想挑选,还没有最后决定。没想到,梅升平刚走,邱绪峰就很不合时宜地提了一句:“夏想同志的秘书安排,艾书记有没有落实?”

    艾成文在由正处升到副厅时,确实是因为邱家推了一把,才顺利跨过了最关键的一次升迁,因此,他对邱家一直心存感激。正处到副厅,是百分之六十的处级干部都会卡死的关卡,但他还是有惊无险的顺利晋升,完全是邱家的抬举。

    但并不表明他一定要事事听从邱家的指示。

    邱绪峰虽然也是正厅级,和他平级,可以用商量的口气和他说话,但不能用指示的语气。还有一点,邱绪峰是燕市的市委组织部长,还管不到郎市,他凭什么插手郎市的内部事务?

    夏想的秘书他也过问,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艾成文心中大不痛快,却又不好表露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多少要给邱绪峰一点面子,只好勉强一笑:“哦,已经提供了几个人选,等下来让夏市长挑选一下。”

    古向国一脸疑惑地看了邱绪峰一眼,心想梅升平和邱绪峰都不遗余力地抬举夏想,还真是邪了门了,夏想有什么本事,或者说有什么后台值得梅、邱两家都对他这么热衷?

    不过古向国也多想了一想,梅升平和邱绪峰表面上是抬举夏想,实际上也许别有用心也有可能,抬举过头了,就是捧杀了。

    和古向国持同样想法的郎市的一班人中,也有不少人对夏想大张旗鼓地上任,深表不满,同时并不看好夏想在郎市的前景。低调务实的人在郎市复杂的环境之中,还不一定能独善其身,一个喜欢张扬的人在郎市多半没有好下场。

    郎市不比燕市保守而规矩,郎市有郎市的规矩,有表面上的规矩,还是背地里的规矩。不但要和省委维持表面上的服从关系,还要和京城保持一种眉来眼去的关系,又要适当地向津城抛抛媚眼,看能否换来一些投资,关键还有,郎市不但有一个哦呢陈,还有一个王蔷薇。

    哦呢陈黑白通吃自不用说,在郎市也有呼风唤雨的能力。而王蔷薇则是郎市有名的交际花,其实何止在郎市有名,据说在京津两地,王蔷薇名气之大,几乎到了圈内人士无人不知的地步。而且关于王蔷薇的传闻很多,也有人说她是某高官的情妇,势利眼通天。

    郎市,已经不能简单地用政治影响力来影响了,也不能以经济上的利益来划分派系,复杂到了让人如履薄冰的程度。郎市市委许多人,大事交给书记和市长裁决,中事征询一下哦呢陈的意见,小事自己才能说了算。

    所以许多人都是一样的心思,捧得多高,摔得多重,就看夏想什么时候灰头土脸,在郎市摔上几跤之后,才会清醒。到底还是年轻,听说还没出过燕市?也难怪,等于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哪里经得起风吹雨打?

    可惜了,要是去京城熬两年资历,哪怕是去牛市或其他听话的地市,只当一个一般副市长,也比来郎市当常务副市长强。郎市,不是出政绩的地方,更不是混日子的地方,夏想,想镀金是不错,但却来错地方了。

    夏想并不清楚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在郎市的前景,他的注意力被邱绪峰的问题牵住了,邱绪峰突如其来地问他的秘书问题,就让他心中有了计较,几大家族谁也不肯放弃对郎市的影响力,毕竟郎市离京城太近了。

    如果说梅升平非要送他前来郎市,并且介绍刘一琳和他认识——以梅升平省委组织部长的身份还算说得过去的话,邱绪峰以市委组织部长的身份,以公干的名义来郎市,却又未经他同意就直接提及他的秘书问题,平心而论,夏想心中确实有点不太舒服。

    邱绪峰有点操之过急了,就算是郎市的情况特殊,他也应该事先和他打个招呼才对。

    邱绪峰却没有注意到夏想的神情,他也不会听不出来艾成文话中的敷衍之意,还是笑道:“我有一个人选,要向艾书记一下,以我对夏想的了解,我的人选应该最合适当他的秘书。”

    艾成文心中不快,不过还是假装好奇地问道:“是谁?说来听听。”

    “李财源!”邱绪峰抛出了他的人选,还饶有兴趣地看了古向国一眼。

    古向国心中一激灵,怎么会是李财源?邱绪峰又怎么知道李财源?

    李财源是市委秘书处的一名秘书,级别是副科。去年在准备提正科时被人举报有作风问题,随后就有一个女人带来孩子来市委闹事,虽然李财源不承认,但还是闹得满城风雨,提正科的事情自然就不了了之。而且他本来是一名副市长的秘书,经此一事,副市长也怕影响不好,就换人替了他。

    现在李财源虽然也每天来市委上班,但基本上成了透明人一样,没有理他,更没有哪个领导用他起草文件,他每天都是无事可做,就是混日子。

    对于这样一个根本无人理会的角色,邱绪峰怎么会提议让他来担任夏想的秘书?他脑子没问题吧?

    邱绪峰的脑子当然没问题,依然笑眯眯的,看着艾成文,等他回答。

    艾成文想了一想,也想不出来邱绪峰的提议到底有什么用意?是故意埋汰夏想,还是真是闲得没事故意添乱?当然以前两条应该都不是邱绪峰的本意,但他实在想不出来李财源有什么大用,就说:“等一下我让人把李财源的资料拿来,请夏想同志过目,让他决定好了。”

    夏想肯用李财源才怪!

    在座的众人听到李财源的名字之后,有人窃笑,有人惊愕,还有人幸灾乐祸,夏市长上任第一天,就有人给他上眼药,真有意思。不是说邱绪峰和夏想关系不错吗?那他提议李财源担任夏想的秘书,打的是什么主意?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邱绪峰提议完之后,也不管是什么结果,就由刘一琳陪同,交流工作心得去了,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夏想是不是答应。

    夏想也在市政府秘书长常书欣的安排下,搬进了他在郎市的新办公室。

    郎市市委和市政府在一处大院办公,还在同一栋大楼,夏想的办公室在5楼,他的常务副市长的办公室布置得还算不错,比起他在下马区的区委书记办公室,还要豪华许多。

    夏想就现,郎市市委的办公条件真是一流,不但装修奢华,家具全新,而且全是名牌,处处体现出尊贵的一面,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奢侈和浪费了。

    他的办公室面积不小,有5o多平方米,也分隔成了里外两间,外间显然是留给秘书所用。内间有宽大的沙和一张床,还有盆栽和一株长势旺盛的秋海棠。

    夏想奇道:“秋海棠是瑞市长留下的?”

    常书欣4o岁左右,微胖,个子不高,走路弯着腰,脸上的笑容好象生根一样,从来不见消失过。到底是市政府的大管家,接人待物的水平不低,夏想对他虽然不至于一见面就有好感,但绝对不会让你感觉到厌烦。

    “是瑞市长留下的。瑞市长说,秋海棠陪他多年,有了感情,本想搬走,但一想树挪死,人挪活,还是留下好了,万一因为喜爱它而害死了它,就是罪过了。”

    瑞根此人倒也有意思,夏想多看了常书欣几眼,心中有了主意:“老常,瑞市长留给我一株秋海棠,寓意高洁,我得感谢一下他……或者,你替我感谢一下?”

    常书欣还是一脸笑意不减:“好说,好说,瑞市长就住在郎市城东,我回头就打电话转达一下您的意思。”

    来而不往非礼也,不管瑞根是有意还是无意留下一株秋海棠,夏想正想从瑞根身上入手,看能不能从侧面了解一下哦呢陈的为人和底细,秋海棠,就当成一个引子好了。

    常书欣办事还算细心,安排好办公室之后,他就送来了李财源的资料。夏想在看了几眼之后,当即拍板:“请转告艾书记和古市长,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让李财源担任我的秘书!”

    “啊?”饶是常书欣混迹官场多年,也被夏想敢于重用有生活作风的秘书的做法大吃一惊!

    本来他已经努力说服自己,对夏想如此年轻就担任了常务副市长,他已经不再震惊了,没想到,夏想还是敢为人先,连李财源都敢重用?

    常书欣原本以为他拿来李财源的资料之后,夏市长看上几眼就会扔到一边,万万没料到,夏市长当场拍板要用李财源……他的耳朵一向好用,肯定没有听错!

    常书欣才不会傻到再问一遍,当手下的,让领导重复命令是最大的忌讳,他忙应了一声,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又一拍脑门转身回来:“瞧我这记性,夏市长,刚才有人送来一张请帖,忘了给您……”

    常书欣走后,夏想手中拿着哦呢陈亲自署名的请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好快的请帖,哦呢陈不是心急了,是第二波试探来了。

    去,还是不去?夏想将请帖轻轻合上,放到一边,他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他的决定。

    现在还不是和哦呢陈接触的时候,哦呢陈也未必想真心和他接触,只不过是想看看他处事手法罢了。一动不如一静,且等等再说。

    夏想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先熟悉了一下办公环境和各项事务的流程。尽管政府办事自有一套规定的程序,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具体如何实施,是不是严格按照流程走,全看一把手的喜好。

    说到底,政府班子的工作风格,带来很大的个人主观性,就是说受古向国的性格影响很大。

    当然,就整个市委的办事风格来说,还是受到艾成文的影响多一些。夏想对艾成文和古向国的性格还不太了解,只简单了解了一点,反正也不急,来日方长。

    不过听说邱绪峰还没有离开郎市,好象他的工作交流还要进行一两天,就让夏想不免心中揣测,邱绪峰还要在郎市活动一番,到底他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下午4点多,郎市市委又召开了一次常委会议,不是很正式,差不多算是一次内部的欢迎会,也算是见面会。会上,夏想算是正式认识了郎市市委的全体常委,也就是郎市的真正的核心权力层。

    市委书记艾成文,市长古向国,市委组织部长刘一琳,以上三人夏想算是有了初步印象,其他人都还是走马观花地握了握手,现在坐在会议室中,再对比每个人的简历,夏想差不多做到了心中有数。

    郎市三号人物,市委副书记张樱籍45岁,瘦脸,细长眼,开会的时候总是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似乎对夏想有意见一样,在和夏想认识时,只是微一点头,只说了一句:“欢迎!”就不一言了。

    纪委书记吕一可是个学者型的官员,乍一看很象大学教授,眼镜片很厚,长相非常儒雅。如果不是他48岁的年龄有些偏大,他的形象不比国内任何一名男演员差,甚至还更有诗书气质。夏想就想,他也算经历过不少领导班子了,郎市市委常委一干人,是他见过的集体形象最好的一次。

    吕一可冲夏想微一点头,语缓慢但十分清晰地说道:“夏想同志可真是年轻,来到年轻的郎市,正好可以好好施展一下手脚。不过郎市地理位置特殊,要注意一点,有时不小心扔一个砖头就有可能扔到了京城或是津城……”

    吕一可话里有话,夏想自然听得出来,意思是说不定惹了谁,对方就有深厚的背景。不过吕一可当众点明,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夏想就呵呵一笑:“吕书记是我见过的最和蔼可亲的纪委书记,让人一见之下如春风拂面。”

    “春风也不一定就温暖。”吕一可又接了一句,“有一句话说得好——春寒料峭。”

    吕一可的话一说完,路洪占就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路洪占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也是常委中极有实权的人物。

    难道说路洪占和吕一可之间有什么过节?夏想注意到了路洪占一脸不耐的细节,就心中一动。

    夏想以为接下来会是路洪占言了,没想到,刘一琳抢先了一步,她一脸浅笑,开口就说出了一句让夏想大吃一惊的话:“其实昨天晚上,我和夏想同志,已经私下里见过面了……”

    刘一琳和他私下里会面的事情,虽然夏想清楚不可能瞒得过艾成文和古向国,但即使瞒不过也不必当众说出,刘一琳此举,是何用意?!

    [m]</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