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85章 虚实,不破不立

《官神》 第785章 虚实,不破不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态度端正地聆听了令狐百的工作汇报,比如郎市一年的财政收入有多少,支出有多少,最大的支出是什么,哪里又有资金缺口了,等等,汇报得很详细,也很用心,但有一点,都是官面的东西,一些重大项目的审批还有资金流向,有的也提了一提,但一笔带过,有的则根本就是没提。

    “我也多少了解了一些财政局的现状,在令狐局长的带领下,财政局连续八年获得省级文明单位,今年还被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授予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先进单位称号,成绩斐然,值得表彰。”夏想先是对财政局的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肯定,然后话题一转,“不过也有一些小问题需要注意,比如在最近的一些招标项目中,卓越公司的中标几率就太高了一些,不管是办公用品,还是电脑,甚至是热水器的采购,都是卓越公司一家中标,我就不明白了,郎市之大,难道只有一家卓越公司?”

    如果说前面的表扬还让令狐百脸上有光的话,后面的转折就相当于当面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让令狐百差点恼羞成怒,拍案而起!不过他忍了忍,脸色变了几变,还是没敢当场作。

    夏想再年轻,再初来乍到,他也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令狐百还没有资格当面冲夏想火。

    没有资格火,却有胆量反驳,令狐百不以为然地说道:“夏市长刚来郎市,不太了解情况……卓越公司为郎市做出过巨大贡献,而且有时许多项目的中标,有客观原因。”

    夏想轻描淡写地“哦”了一声:“不了解情况,现在不是正在了解么?令狐局长,你的态度不太友好,是不是想说,卓越公司之所以每次都能中标,是因为艾书记的特殊照顾?”

    令狐百大吃一惊,他在官场混迹多年,也见过不少莽撞的愣头青一样的人物,也有一些小气到当场翻脸的领导,还是第一次见到夏想一样看似稳重又冲动的领导,敢当面提出市委一把手的不是,也不怕传到艾书记耳中,让艾书记记恨?

    夏想的声音不大,但一句话说出,会议室内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都不一言。

    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当众指责市委书记,谁敢多说一句?不管说什么都是两边不落好,还是装没听见好了!

    李财源听了夏想的话之后,眼中隐有泪花闪动,紧咬牙关。

    汤化来却是一脸惊讶,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地看着夏想,仿佛一点也不认识夏想一样。尽管平心而论,他和夏想还真算不上是认识,因为他到现在为止还并不了解夏想的为人,但夏想能坐到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怎么着也不是官场菜鸟了,怎么会当众说出质疑艾书记的话?

    而且还是在艾书记最在意的财政局!而且还是在以令狐百为的财政局的党组班子面前!

    夏市长难道失控了?

    夏想当然没有失控,他敢当众说出在别人看来大逆不道的话,就有解决问题的底气和承担后果的勇气。

    令狐百微一失神,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不由一脸怒气:“夏市长,您可以指责我,批评我工作上的失误,但随便就指责艾书记,我坚决反对!”

    令狐百当然要坚决反对了,他必须在众人面前维护艾成文的形象,一是表忠心,二是也向夏想表明,他是站在艾书记的立场之上。

    众人都以为夏想会怒,会继续作,不料夏想却转眼间阴转晴,一脸笑容:“呵呵,令狐局长不要紧张,我可不是指责艾书记,而是随口一说,不当真,不当真!”

    什么话,堂堂的常务副市长在严肃的场合开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玩笑,说不当真,谁信?但夏想笑得很轻松,一脸灿烂的笑容,就让令狐百想再较真也不好意思,领导都说开玩笑了,他再抓住不放,就成了他故意和夏想过不去了,就只好陪着一笑:“呵,夏市长的幽默还真吓人,我一下还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没关系,可以慢慢适应。”夏想紧接着就又来了一句,还是一脸微笑,“今天的工作汇报就到这里好了,还有一件事情是,财政局的常务副局长的人选一直没有落实,我觉得罗庆同志很适合担任常务副局长……”

    又是一招无影脚——财政局的常务副局长的职务,一直悬而未决,不是没有合适的人选,而是几个副局长都不太让令狐百满意。令狐百就向市委打报告,声称等财政局党组拿出意见后上报市委,再请市委提名,而艾成文竟然大开绿灯,非常给面子地同意了。

    一拖,就是半年之久,财政局就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上报。按理说有时有些厅局没有常务副局长也正常,或者是故意不设,全看局长的权威是不是足够大了。令狐百和艾成文关系足够好,他的提议也就正合艾成文之意,没有常务副局长的牵制,令狐百可以在财政局说一不二。

    夏想重提常务副局长之事,还点名让罗庆担任,绝对是一箭双雕之计。既是驳艾书记的面子,又是给他制造麻烦——因为不管是他还是艾书记,都不希望罗庆担任常务副局长。

    罗庆和古向国关系密切!

    难道说,夏想是古向国的马前卒?今天的事情,是得自于古向国的授意?

    不管是谁,令狐百在关键问题上绝对不会退让,书记主抓人事大权,还轮不到市长说了算,更轮不到一个常务副市长指手画脚,他就不悦地说道:“常务副局长的问题,上次局里也研究过,上报给了市委,艾书记的指示精神是,宁缺勿滥。现在财政局几个副局长工作成绩都不错,但局里还没有研究出谁更适合担任常务副局长,等局里综合比较之后,会上报市委组织部……”

    言外之意是,人事方面的权限在组织部和艾书记手中,常务副市长?对不起,请靠边。

    夏想当然知道令狐百话里话外的不满和轻视,摆了摆手:“我就是随口一问,昨天我和刘部长一起吃饭的时候,刘部长说到这件事情,她说组织部已经考核了罗庆同志,认为他比较适合担任常务副局长,让我就此事和古市长商量一下。正好今天来局里看望同志们,我就想了起来,一不留神就说出了口,呵呵,罗庆同志我刚才也初步接触了一下,是个很不错的同志,有活力,又年轻,可以挑起大梁。”

    夏想的表态,就相当于在常委会上为罗庆的提名投了一张赞成票。虽然说常务副市长没有人事权,但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的人事提名,还是有一定的建议权。

    况且,夏想还向众人透露了一个消息就是,刘一琳也同意了!等于是两票支持了。

    艾成文之所以在人事问题上能大权独揽,古向国也奈何不了半分,不是因为刘一琳事事听从艾成文的话,而是刘一琳在市委相当独立,自有见解。她执掌组织部,和艾成文关系一般,和古向国也比较疏远,但总体上在人事任命上,她和艾成文的意见一致的时候多一些。不过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刘一琳和艾成文意见一致不是因为她跟随艾成文,而是她的政治观点和艾成文相近。

    当然,刘一琳也有和艾成文意见相左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几名科级干部提拔到副处时,艾成文提议的一人也被刘一琳生生卡下,就是不放,最后艾成文也没有办法,只好妥协。组织部长如果有坚定立场的话,权力相当大。

    郎市的局面很复杂,就是因为一是各自为政,二是各个常委的立场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经常变化,三是还有暗中的势力的影响,因此即使是艾成文别说在郎市一家独大了,有时候他拍板的事情都执行不了。除了人事问题上面言权比较大之外,艾成文还真无法完全掌控郎市。

    白天艾成文,晚上哦呢陈的说法,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活活的事实。而且哦呢陈是郎市地下组织部长的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在一些关键厅局的任命上,哦呢陈不露面,但他的影响力无处不在。

    但今天夏想看似无意一提常务副局长的任命,却一下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摆到了令狐百面前——夏想和刘一琳关系之好,已经过了刘一琳和郎市市委所有人的关系,现在郎市稍微有些政治头脑的人谁不知道,夏想提前来郎市一天,就是为了和刘一琳会面。

    再联想到夏想由省委组织部长亲自陪同前来上任,夏想和刘一琳之间同盟的关系就呼之欲出了。

    而且令狐百也不是没有听到在市委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哦呢陈的宝贝女儿亲自出面向夏想示好的传闻,他心中一惊,就意识到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如果夏想和刘一琳联手提议罗庆担任常务副局长,古向国肯定双手赞成。

    别的常委是不是同意还不好说,如果哦呢陈也暗中同意的话,艾书记再强硬,恐怕也顶不住几方共同的压力……

    没看出来,夏想很厉害,只抛出了一个罗庆,就起到了点石成金的妙处,好高明的手段!

    “谢谢,谢谢夏市长。您过奖了,我的工作还有许多不足之处,以后我会向多夏市长汇报工作。”罗庆本来坐在后面,一直以为没他什么事,就抱着好奇的心态看夏想敲打令狐百,心中还隐隐得意,令狐局长你也有今天,仗着有艾书记撑腰,又自以为大权在握,在郎市一直高人一等,今天被一个年轻十几岁的领导指导工作,不想听也得听着。

    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夏想最后直接点名点到了他,还有意提他担任常务副局长,一直对常务副局长的位置垂涎三尺的罗庆差点欣喜若狂!尽管他也清楚夏市长的提名只是第一关,后面还困难重重,但有领导赏识总是好事,而且他和夏市长素不相识,夏市长就对他评价极高,就让他无比感激夏市长的知遇之恩。

    令狐百不满地瞪了罗庆一眼,意思是没让你说话,谁让你急着表现?罗庆假装没看见令狐百的眼色,关键时刻,在面临机遇之时,谁也不愿意错过,何况令狐百压制他们几个副局长不是一天两天了。

    罗庆满脸激动地站了起来,向夏想微微鞠躬。

    夏想摆手让他坐下:“做出成绩的同志,市委都会记在心上,只要有合适的机会,都会适当给同志们加加担子。比如刘副局长、李副局长还有牛副局长,都是财政局的老人了,我就和刘部长说,其实市财政局的几位副局长,工作成绩都很突出,不管是就地担任常务副局长,还是下到各县担任副县长、县长,都可以挑起大梁。刘部长也表示了同意,说要等机会。但财政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只有一个,先解决一个是一个,所以我就征求一下几位副局长的意见,对于罗庆同志担任常务副局长,是不是有不同的看法?”

    令狐百差点气炸了肺,夏想太气人了,打着视察工作的幌子,在听从工作汇报时,公然插手财政局内部的人事问题——准确地讲,常务副局长的任命表面上是在财政局党组,但实际上还是需要上级党委批准,决定权还在市委常委会——就是古市长亲临,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和艾书记唱反调,夏想是吃错药了,还是不懂官场规矩?

    夏想既没吃错药,也不是不懂官场规矩,他心明如镜,今天的第一刀斩出,必见成效,否则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快刀,就要斩乱麻。他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很清楚财政局的内部矛盾,之所以选择一种步步紧逼并且利诱的策略,就是要打艾成文和古向国一个措手不及。

    没错,此次出手,不是敲山震虎,不是乱中取利,而为了破局。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现在郎市的局势如同一团厚重而停滞的浓雾,不努力挥开一片清朗的天地,他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

    今天,就是要借财政局常务副局长之事,挑起事端,然后再静观其变,观察各方的动静和出手。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想要打开局面,想要开展工作,要的第一步就是处理好人事关系,掌握不了人与人之间的主动权,想要做成哪怕一件事情,也是休想!

    一个不是常委的副市长,如果工作得不到市长和书记的认可,他的权力还不如一个局长大!不是说笑,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因为副市长对局长既没有财政上的制约,又没有人事上的牵制,局长完全可以绕过副市长,直接向市长和书记请示!

    人事人事,从来都是先人后事。

    夏想清楚地知道,他在郎市无根无底,身边没有一个可用之人,在常委会也是孤掌难鸣,周围的人又不知谁是谁的眼线,而且到底艾成文和古向国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哦呢陈和艾成文、古向国之间,谁近谁远?等等,他一无所知,正好李财源的遭遇给他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切入点。

    老古说得对,从大处着眼,从小处落手。一件小事情,也许可以掀起滔天巨*。

    夏想的提议,顿时让几位副局长心思大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没有了主意。

    夏想的话,直接点中了他们的痛处,又挠到了他们的痒处。常务副局长的位置只有一个,拖下去,也未必一定轮到他们,现在定下来,也省得再天天惦记着,而且看令狐局长的态度,是想无限期拖下去,也好一直在财政局大权独揽。

    还是有人适当牵制一下令狐局长才好,没有平衡的制度,就必须有平衡的人事,而且罗庆担任了常务副局长,他们也说不定真如夏市长所说,机会合适的话可以外放。不管有没有合适的外放的机会,现在点头,既卖了夏市长一个人情,又给了古市长一个面子,而且还有刘部长的暗示在内,三个实权人物联手,说不定背后已经达成了共识,他们何不送一个顺水人情?

    刘副局长在几个副局长中,排名最靠前,而且夏想也最先点了他的名,他就一摸脑袋大咧咧地说道:“夏市长的眼光很准,罗庆同志确实业务水平比较高,如果他能担任常务副局长,我……的看法是支持。”

    李副局长和牛副局长对视一眼,既然他们也一直对令狐百的独断专行有意见,连一个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也死死压住不放,现在有机会当着敢不卖艾书记面子的夏市长的面,就顺水推舟好了,反正艾书记的火要,也会到夏市长的身上,他们就一头:“罗庆同志工作认真,我们也认为他能胜任常务副局长的工作。”

    夏想见令狐百气得脸色通红,几乎狂,呵呵一笑,还很大度地摆手说道……

    [m]</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