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91章 纠缠,九号公馆

《官神》 第791章 纠缠,九号公馆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哦呢陈早年是郎市市委组织部的干事,八十年代初下海经商,成立了卓越公司。凭借其曾经在市委组织部的关系,找朋友拆借了5o万投资农产品,不料赔得血本无归。后来不知怎么就看中了木材生意,投资木料,赚到了第一桶金。

    其后,哦呢陈开始涉足房地产。

    其实哦呢陈涉足房产地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

    当时郎市一家集体所有制的建筑公司郎市三建依靠职工集资、银行贷款和投资者的数千万购地款,征用了市郊约8oo亩土地,并将其中大部分转卖了出去。多数土地都没有办理土地证,投资者手中的凭证就是一张收据和一纸与郎市三建的购地协议。

    一年后,郎市三建正在开工建设的小区因为没有土地证被政府勒令停工,投资者由此开始上访。而在“烂尾”的这段时间里,地价逐渐涨了起来,原来几万元一亩就能批出去的地,几年之内价值已经翻了几番。

    与此同时,郎市三建因为内部原因也资产重组,改制成了私营企业。随着经济的展,郎市的规划也做出了调整,涉及这片土地的行政区划也有了改变,由市郊划归了市区,价格再次翻番。由此,纠缠数年的土地纠纷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因为价值的增加,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2ooo年2月,哦呢陈开始插手郎市三建的改制。他先是用了某种手段赶走了郎市三建的法人代表崔建,让他的大哥陈大头担任了法人代表,然后又伪造了一个3ooo万的欠条。凭借此欠条,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oo2年的时候将郎市三建名下价值至少数亿元的8oo亩土地裁定给了哦呢陈的卓越公司。

    而实际上裁定给哦呢陈的8oo亩地皮,其实4oo亩已经卖给了4oo多名投资者,法院的判决造成了一女二嫁的后果,从而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此时,地皮价格再次升值,投资者上访不断,纷纷要求拿回土地所有权,而且以原来郎市三建的法人代表崔建为的投资者,强烈要求法院撤销判决,还投资者一个公道。

    但随后不久,崔建和所有投资者都集体失声了,因为他们都相继受到了人身威胁,有人家中被丢了砖头,有人收到了恐吓信,有人的汽车刹车失灵,等等,在要财还是要命的选择面前,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选择了后者。

    再后,哦呢陈空手套白狼得来的8oo亩地皮,升值了数十倍,他也一跃成为郎市实力最雄厚的民营企业家!

    8oo亩地皮,哦呢陈开了4oo亩,还余下4oo亩,2oo3年底,正当哦呢陈准备出手套现之时,意外又出现了,古向文和艾成文分别来郎市上任,郎市变天了。

    市长和市委书记一换人,原郎市三建的法人代表崔建又重新组织了投资者,并且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艾成文,要求艾书记主持公道。据说当时艾成文拍案而起,大为震怒,当着崔建的面亲自打电话给法院院长,要求撤销当时的判决。

    法院表面是独立的司法机构,实际上,还是要听从书记的指挥。院长一听就立刻行动起来,第一时间查封了剩余的4oo亩地。

    哦呢陈自然不干了,也迅行动起来。不久之后,常务副市长瑞根向中院做出批示,要求中院暂停撤销判决。

    按理说一个是书记话了,一个是常务副市长的批示,书记的话当然份量更重,但让崔建等人目瞪口呆的是,中院在接到瑞根的批示后,立刻又解封了4oo亩地皮,声称经调查,当时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地皮就该归卓越公司所有。

    ,是明显被瑞根和哦呢陈压了一头。书记的指示抵不过常务副市长的批示?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然而让不少人更加不解的是,法院不听从艾成文的指挥,艾成文居然没有了下文,不再插手此事,也不知是知难而退,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在外人看来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会至此为止,不会再有什么波折了,不想事隔不久又节外生枝,正准备出手大赚一笔的哦呢陈,4oo亩地再次被查封!

    这一次,出手的是古向国。

    古向国责成市政府成立了以涂筠为组长的“化解郎市三建系列矛盾协调领导小组”,由涂筠担任组长,负责协调和调解郎市三建的全部遗留问题。

    古向国出手和艾成文不同,直接就让国土局以市国土局的名义向中院函,说明4oo亩地皮的归属问题不明,经查,产权在市政府手中。而原先4oo亩地皮已经建成了卓越小区,取得了合法的土地证,不在追究的范围之内。

    国土局的函果然管用,中院立刻就又查封了哦呢陈的4oo亩地皮。一天后,在哦呢陈还没有来得及有所行动之前,国土局又重新函给中院,声称经查明土地权归市政府所有,要求法院解封。

    法院非常配合工作,立刻解封。而国土局也以前所未有的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办理好了土地证,而且还将土地以政府招商引资的名义批给了另外一名商人,办完一切手续之后,才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创下了国土局办事效率之最。

    重新拿到土地的商人,将4oo亩地皮重新规划,建造了一处非常庞大的疗养院——明为疗养院,实际上是一处秘密聚会的俱乐部,类似于美国的波希米亚俱乐部,来往其中的人,非官即商,非一定级别和财富的人,不可进入。

    疗养院起名九号公馆,据说,经常举办秘密酒会,能够得到一张邀请函的人,都是显赫的身份或身世,常有京城和津城两地神秘的客人光顾,名声大噪。

    听说事后崔建极不服气,亲自找到了古向国就地皮的事情理论:“古市长,这块地皮牵涉到太多的纠纷,协调小组的任务本来是要解决遗留问题,结果遗留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又制造出来了!现在都成了一女三嫁了!”

    古向国却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可不是你的地皮,是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再说什么一女三嫁的问题,你自己也有责任。你不看好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去了,人家拿了你的东西给政府了,我还抓他做什么?你不要说了,政府都已经招商引资了,还能再退出来?”

    崔建气得没法,又去找到艾成文,指望艾书记能主持公道,不料艾成文却说:“我已经批示过一次了,不能再管了。古市长是政府,我是市委,我不能对政府的事情指手画脚……”

    一女三嫁,崔建和几百名投资者现在想找说理的地方,都不知道该找谁……

    ……

    一顿饭吃了足足有两个小时,主要是刘一琳讲故事的水平太高了,听得夏想入了神。有些事情他也听过一二,但更多的事情却是闻所未闻,今天听了刘一琳的叙说,才让他对哦呢陈的起家和人脉,有了更深的了解。

    当然,还是有许多东西刘一琳没有讲出来,比如哦呢陈的后台究竟是谁——仅仅说是瑞根,夏想肯定不信——还有哦呢陈在最后古向国横插一手强行抢走4oo亩地皮之时,事后却没有任何反应,太不正常了,肯定还有更深的内幕。

    夏想就以茶代酒,敬了刘一琳一杯:“敬刘部长一杯。刘部长讲话确实有水平,听得我是意犹未尽……”

    刘一琳悄然一笑:“我知道您肯定有话要问,尽管问好了,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夏想要的就是这句话:“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呢陈名下产业庞大,一处几百亩的地皮,不过是他资产的一小部分……”言外之意是,刘一琳讲了半天,其实只透露了哦呢陈起家之时,曾经借助过几百亩地皮,并且采取了不法手段获取了暴利了事实。当然,从中也可以看出了郎市局势的一些内幕。

    艾成文掌控不了大局,在地皮事件上,他被瑞根压了一头。但瑞根手段没有古向国高,因为古向国移花接木,最后平空就将4oo亩地皮收归了政府——当然表面上是归了政府所有,实际上还是为个人带来了利益——而在古向国利用国土局出面摆平此事的过程中,艾成文和瑞根似乎都视而不见,或者是无力反抗,其中肯定还有什么内幕交易,否则以哦呢陈的为人,怎么会甘愿吃这么大一个哑巴亏?

    如果说艾成文视而不见还说得过去,哦呢陈和瑞根都一点表示也没有,就太不正常了。

    夏想同时感慨的是,郎市还真是一个让人看不清形势的地方,书记和市长不和不算什么,各地都一样,但常务副市长居然能压书记一头——好吧,就算瑞根有黑恶势力可以借助,但他和古向国关系也一般,那他在政治上借助谁的势?

    果然是错综复杂,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密密麻麻,让人找不到解开问题的关键环节。

    刘一琳也是一点就透,她就是故意隐瞒了哦呢陈最神秘的背景,就是要等夏想问,夏想一问,她就会心地笑了:“哦呢陈产业庞大,但有一半以上的产业是在京城和津城,在郎市,只占三分之一左右,主要以房地产、烟草和酒店业为,还有一些舞厅、kTV等不好见光的行当,也多有他的影子,他是有钱就赚,没有什么原则的人。既然他的产业的大头在京城,他的最大的靠山,自然也在京城。我也是听来的说法,不一定准确,仅供你参考……”

    她眨眨眼睛,一脸神秘地小声说道:“据说,哦呢陈的后台是秦进海。”

    国务院一共四位副总理,除了付家的付伯举和赵小峰的父亲赵泉新之外,还有两人分别是秦进海和万良民,而秦进海在四位副总理中排名第一!

    竟然是秦副总理?夏想吃惊不小。

    夏想原以为哦呢陈的后台即使在京城,充其量是一个部委的高官就顶天了,没想到,一个哦呢陈背后就能有一个副总理,也太吓人了一些。再联想到梅升平曾经点出,古向国还是一号长点名的干部,真与假暂且不论,郎市,还真是火药桶加地雷阵的生死之地。

    尽管刘一琳说只是听来的说法,但以她的级别和她的谨慎,一点也没有谱的事情她不会说出口。

    沉默了小片刻,夏想才又问道:“这么说,瑞市长也有强硬的后台了?”

    刘一琳点头:“郎市几乎人人都有京城的背景,瑞市长也不例外。听说,瑞市长的后台是梅家!”

    “什么?”如果说哦呢陈的后台是秦副总理让他微感震惊的话,那么瑞市长的靠山是梅家确实就让他大为震惊,因为梅升平一点也没有透露过哪怕丁点儿的暗示。

    竟然又牵扯上了梅家?

    其实早在来郎市之前,夏想就心存忧虑,以四大家族的势力和眼光,郎市也是必争之地,一旦大京城经济圈提上日程,郎市作为前沿阵地,重要性不言而喻,四家只盯燕市不插手郎市的话,不符合他们一惯的做法。

    但他来到郎市之后,虽然现在时间还不长,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现四家有插手郎市的痕迹,十几名常委之中,他还没有摸清谁是哪一家的人,而且他最担心的付家的势力,好象在郎市不见一点影响,还有势力最大的吴家,在郎市也没有一点影响力的话也不可能,就都让他暗暗惊讶,又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他也清楚,可能是他还没有深入了解的原因,郎市的常委们,都掩藏得很深,也是习惯了在京津和省委之间的夹缝生存的缘故,都非常小心翼翼。毕竟和燕市不同,燕市有省委,各人的立场必须鲜明才能生存,而郎市处在京津燕三地之间,越是真人不露相,越能给人神秘感,让人摸不清谁会有更强大的后台。

    政治上,也讲究一个虚虚实实的策略,让别人看不透才有神秘感,一神秘,就有了更大的余地。

    夏想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郎市,四家肯定各有关系在,至于是谁,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瑞根如果真是梅家在郎市的关系,确实让夏想既震惊又不解,梅升平一点也不对他透露,是何用意?难道仅仅是因为瑞根已经退下?

    梅升平不够意思,隐瞒得挺深,夏想就决定有机会一定要找他理论几句。

    刘一琳对夏想的震惊很满意:“我和梅部长之间的关系,可没有您和梅部长之间密切,他不告诉我瑞市长的事情也就算了,不告诉您,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刘一琳有没有挑拨离间的想法,夏想不敢肯定,他只知道,他和梅升平之间关系再密切,也大不过家族利益,涉及到家族的根本利益之时,梅升平别说对他有所隐瞒了,就是亲自对他出手打压也正常。

    夏想也不愿去恶意猜测刘一琳是什么用心,反正今天刘一琳表现让他很满意,就笑:“只有实力对等的时候才是盟友,实力不对等的时候,是朋友。盟友是合作的对象,朋友是松散的关系。”

    刘一琳一脸恍然大悟状:“精辟,深刻,听夏市长一句话,让我受益匪浅。”

    夏想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九号公馆的主人是谁?”

    “哦呢陈有惊仙居的雅间排名,九号公馆也有九号公馆的钻石、金、银卡的三极会员制度,对了,我还有一张九号公馆的银卡。”刘一琳无奈一笑,“被哦呢陈排到第第三等贵宾,我这个组织部长,在郎市很没有地位。”

    夏想没有接刘一琳的话,她有没有地位,是她自己的原因,或者说她不想在郎市有所作为而已,与他真的关系不大,他所在意的是,九号公馆的主人究竟是谁?还有,哦呢陈为什么甘愿将4oo亩地皮拱手让人?

    尽管说来地皮也是哦呢陈抢来的,但抢到碗里的就是肉了,谁也不会免费再让出去,除非有三个原因,一是对方足够强大,让他望而却步,二是对方暗中给了他足够的好处,让他心满意足。三是九号公馆的主人其实也是哦呢陈的人,此人出面,不过是掩耳盗铃,是哦呢陈的瞒天过海之计罢了。只是通过一招暗渡陈仓的计策,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将不合法的地皮合法化,然后再以低价买入,以化解民怨。

    刘一琳显然是故意吊夏想的胃口,她抿了一口茶:“好茶,味道十足,一品就是知道是明前茶,回味无穷,不过就是稍微淡了一点。”

    夏想呵呵一笑:“其实九号公馆的主人是谁,也不难打听出来……”他不上刘一琳的当。

    刘一琳无奈:“说一句好听的话能难为死你?”可能觉得语气有点过于亲昵了,她的脸微微一红,又说,“说出来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因为九号公馆公开的主人是来自津城的一个商人,名叫邓肯,财大气粗,但却又名不见经传,一般人都纷纷猜测邓肯的来历,却查不到什么。郎市之大,知道九号公馆真正幕后主人的人没有几人,而我,恰恰是其中之是,幕后主人是……王蔷薇!”

    [m]</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