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95章 埋伏,投石问路

《官神》 第795章 埋伏,投石问路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开始还谈不上讨厌,但自从金茉莉经常在她面前提起他,还拿他开玩笑,以及爸爸对他竭力拉拢,而他始终不动声色,就让她越来越不喜欢夏想,甚至还十分讨厌夏想的拒绝,认为他假装得过了头,十分做作。

    当官的能有几个好人?还要装成一副不贪财不好色的样子给谁看?最看不惯这种虚伪的人了,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一肚子坏水,不过是比别人更能放长线钓大鱼罢了。

    银茉莉见多了一见到她们姐妹就垂涎三尺的人,也见识过风度翩翩的所谓正人君子,一开始还彬彬有礼,不用多久就会暴露出无耻龌龊的一面,比起双眼色眯眯的男人更变态更可恶。

    估计夏想也是一个伪君子,看他的样子,什么时候都是不徐不疾,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还真以为她们姐妹会对他投怀送抱?做梦,打她们姐妹主意的人多了,直白的,阴险的,都没有一个沾了便宜的,夏想?哼,别以为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能如何如何,金银茉莉是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还真没有一个让她们臣服的。

    银茉莉不服归不服,但夏想从九号公馆出来,是大事,她急忙回身:“爸,夏想刚从九号公馆出来。”

    哦呢陈本来一副轻松的表情,一听此话顿时大吃一惊,急忙来到窗前,从望远镜中观望了片刻,又一言不回到沙上:“得加快行动了,我怀疑夏想下一步可能要从郎市三建的问题入手了,万一被他查到了什么,就算动不了我们的根本,也是一件麻烦事。”

    和哦呢陈交谈的人长得倒是和哦呢陈有几分相似,但远没有哦呢陈的沉稳和霸气,而且他头大如斗,乍一看样子有点滑稽。

    正是哦呢陈的大哥陈大头,现任郎市三建的总经理。

    “我已经和崔建谈好了条件,借召开股东大会之机,将法人代表让给他,我的股份也转让出去,从此和郎市三建完全撇清关系。”陈大头虽然和哦呢陈是一奶同胞,但他和哦呢陈坐在一起,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但没有哦呢陈的冷峻和气势,而且还如一个老农一样胆怯。如果不是一身名牌西装的衬托,陈大头走到外面,和一个看门老头没有任何区别。

    “一周之内能不能办好?”哦呢陈在听说最近夏想一系列的举动之后,心中的担忧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夏想让李财源担任了秘书,并且将沈乐雪送到了京城医院就医,他就明白,夏想此举是为了防范有人再暗下黑手,说白了,就是针对他而做出了第一步设防。

    夏想的手腕哦呢陈早有耳闻,尽管他有强硬的后台,但对夏想还是不得不提防几分。夏想和付先锋之间的过招他不是十分了解,但就是作为一个局外人也能清楚一点,付先锋在燕市败走,如果说背后没有一点夏想的影子,凡是有点政治智慧的人都不会相信。

    夏想,只是一个草根出身的副厅级官员,先是在下马区轰走了白战墨,又直接掀翻了副省级的付先锋,况且付先锋还有家族势力撑腰,就算是付先锋本身犯错在先,也从侧面证明了夏想的为人,深不可测。

    哦呢陈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认为总有一天,夏想想在郎市立威,会先拿他开刀。

    哦呢陈背景深厚,并不怕夏想拿他如何,但他的手下,以及一些不法的运作都不难查到,他不怕强硬的对手,就怕找不到缺点同时又手腕高明的对手。夏想如果只是一味的强硬,他有足够多的办法让夏想碰壁。但夏想偏偏一方面对他的示好该接受就接受,另一方面又按步就班按照自己的思路在郎市打开局面,真是一个固执的难以琢磨的人。

    让陈大头从郎市三建脱身,是第一步,因为郎市三建的事情是最容易引爆的隐患,其他不能放到台面的事情虽然也有不少,不过都是小事,而且也揪不出什么大鱼,只有郎市三建的事情,是火药桶,一碰就炸。

    “手脚干净一点,该处理的都处理了,别留下什么证据。要脱身就脱得干干净净,别贪图小利,知道不?”哦呢陈知道大哥见小,一点小钱都不舍得,唯恐他还留一点什么股份,或者在价钱上不肯让步,拖得越久,越不利,“想要钱,我给你,别指望从郎市三建赚钱了,甩干净就行。”

    陈大头连连点头,对于哦呢陈,他向来言听计从,别看他是大哥,但他知道比弟弟相比,他差了太多。

    陈大头走后,哦呢陈才又对银茉莉说道:“夏想和王蔷薇认识是早晚的问题,不过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接触上了?王蔷薇魅力不减,连堂堂的夏市长也成了她的入幕之宾。”

    银茉莉哼了一声:“男人哪里有好东西?个个都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见到了女人都走不动。夏想在我和姐姐面前装得挺正经,就是装装样子罢了,他哪里过得了狐狸精的关?我看他已经被王蔷薇收拾得服服帖帖了。”

    哦呢陈呵呵一笑:“你怎么对夏想这么大意见,他也没有招惹你没有气你,你何必对他有气?对了,是不是因为他没有讨好你,你才对他很不满意?”

    “爸……”银茉莉脸一红,不满地哦呢陈后背上打了一下,“哪里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我才不稀罕他的讨好,你的女儿是万人迷,又不缺他一个……没理由,反正就是看他不顺眼。”

    “不说他了,不说他了。”哦呢陈呵呵笑道,在女儿面前,他最放松也最开心,“快到你**祭日了,今年多给她烧几柱香。”

    “嗯!”一提起早逝的妈妈,银茉莉就立刻红了眼圈,“爸,妈妈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你还小,不要问那么多!”哦呢陈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随后又恢复了平和,“好了,不说不高兴的事情了,说说你最近学的舞蹈练得怎么样了?”

    一边和女儿说着开心的事情,一边却想着心事,哦呢陈心思沉重,郎市原本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平衡,因为夏想的到来,再次被打破了!

    而且看样子,还有可能会继续失衡下去,夏想,还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人,怎么样才让他安分一点?牺牲一个女儿?不,绝对不行。女儿以后不嫁给高官权贵,都是吃亏。牺牲部分经济利益?关键是,夏想好象在金钱方面真的很自律,很难用经济问题打倒他。

    继续拉拢?他手中还有什么能让夏想动心的底牌?哦呢陈的目光落在女儿饱满而玲珑的身体上,想起金茉莉对夏想好奇和好感要多一些,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未必就非得让女儿牺牲才能办成事情,或许可以既不让夏想得到便宜,又能让他臣服。

    自己女儿,一点也不比王蔷薇差,而且还比王蔷薇年轻漂亮多了。

    “小茉去了哪里?”哦呢陈问银茉莉。

    “去健身了,让我去,我今天有点累了,不想去。”银茉莉很了解爸爸的心思,见他目光闪动就大概猜到了什么,惊讶地说道,“爸,你不会想让姐姐去勾引夏想?”

    “勾引?话说得太难听了,怎么能叫勾引?应该叫建立好感才对。”哦呢陈哈哈一笑,“你姐姐古怪精灵,谁能在她面前讨了好去?”

    银茉莉不以为然地哼道:“小心,偷鸡不成反丢了米。”

    ……

    夏想才不知道他从九号公馆一出来,就被哦呢陈看个正着,他回到市委之后,刚到办公室坐定,就听到了敲门声,李财源在外面汇报:“夏市长,吕书记来了。”

    吕一可是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常委会排名在夏想前面,夏想出于礼貌,起身出来迎接,刚走到门口,吕一可已经迈步进来,很热情地扶住了夏想的肩膀:“夏市长出门来迎,我脸上有光,来来,别客气。”

    夏想就势和吕一可坐到了沙上,以示平起平坐的礼貌,就问:“吕书记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随便说说话。”吕一可说没有什么事情,却还是下一句话就转入了正题,“夏市长以前就认识刘部长?”

    事情来了,夏想心中一动,吕一可给他的印象还算不错,在他的心目之中,也是可以合作的中间派力量,就说:“也是来到郎市刚刚认识的。”

    吕一可微一点头:“不过我看你和刘部长关系不错,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替我开个口?”

    “您说,我尽量。”有事相求是好事,有来有往,才是合作的开始。吕一可向他开口求助,不仅仅是对他的试探,也是对他的能力的测试。

    吕一可换了一副无奈的表情:“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闹的——他研究生毕业了,非要留在京城,我的意思是让他来郎市,也好有个照应,他的意思却是不留京城,就去燕市,反正不来郎市。京城和燕市又照应不到,年轻人,就是冲动。我的意思是,看夏市长能不能私下里问问刘部长,最近有没有副科的指标,有的话看能不能给我留一个?能解决副科级的话,我想他肯定愿意来郎市了。”

    吕一可表面上是想让夏想向刘一琳说情,实际上打了两个埋伏,果然老谋深算。

    一个埋伏是京城,另一个是燕市,但不明说,只含蓄地点了一点说是照应不到,然后才又提到郎市的副科级,其实重点还是落在京城和燕市。

    研究生毕业,解决一个副科级指标是政策范围之内的事情,就算吕一可和刘一琳没什么交情,他向刘一琳提出来,刘一琳也一定会给面子。除非是直接升正科才需要特殊照顾。

    政策内的照顾不是照顾,而是顺水人情,刘一琳又不是没有政治智慧的人,不该卡的人,绝对不会卡。

    因此夏想很清楚吕一可的真实目的不是想让他儿子来郎市,而是想留在京城,最不济也要去燕市。

    “在京城和燕市,还是展空间大一些,我也认为留在京城或者燕市更好一些。”夏想就顺着吕一可的话向下说。

    一句话就说中了吕一可的心事,他的眉头微不可察地动了一动,又笑着说:“说得也是,在京城和燕市,起步高,容易上升,我在京城和燕市也有点关系,给他安排了农业部或者燕市的市委,他还不愿意,非说要么去改委,要么去省委,改委和省委那么好进?现在的年轻孩子,真不懂事!”

    改委和省委都是夏想关系网最深厚的地方,吕一可看似无意一提,实际上目标十分明确,早就将夏想来历研究得十分透彻了。

    夏想心中暗笑,怪不得吕一可对他似乎有所期待,原来是有求于他。以他和陈风的关系,以陈风在改委的地位,安排一个人进去不是什么难事。当然,在省委也是一样,不提他和范睿恒的关系,不管是王鹏飞点头,还是宋朝度答应,都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有时候关系是不是到了,办事就有了天渊之别。吕一可也未必不认识王鹏飞和宋朝度,但如果只是一般的公事公办的关系,就算他送上不少礼,宋朝度也好,王鹏飞也好,因为对他不知根知底,或者懒得多事,未必就出手帮他。

    但由夏想出面就不同了,以夏想和宋朝度、王鹏飞之间的私交,他一开口,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吕一可找他,还真是找对人了。

    夏想试探着一问:“就看他到底最想留在哪里了?改委和省委,我倒是有关系可以通融一下,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吕一可顿时笑容满面:“我就是想让他来郎市,怎么好意思麻烦夏市长出面安排改委和省委?他叫吕效率,是人大的研究生,今年刚毕业……那个,要不我再问问他到底想留在哪里?”

    吕一可也只是想旁敲侧击地试探一下,没想到夏想的爽快出乎他的意料,一下给了他两个选择,就让他喜出望外,有点惊喜过度。

    吕一可不好意思当着夏想的面打电话,转身到了楼道里面,几分钟后又回到办公室:“要是能到省委秘书处,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吕一可脸色微红,他一生在官场识人无数,见多官场中人只要有人有事相求,都要拿捏一二,不想夏想不提要求,干脆利索地一口答应,就让他不免感慨,夏想,确实是一个少见的聪明人。

    夏想确实够聪明,他不是不会拿捏,也会故意刁难别人,但却是因人而宜。吕一可的背景他略知一二,似乎没有什么强硬的后台,但他一直在纪委系统工作了几十年,绝对也不是一般人。而且他在市委之中属于中间力量,正是他需要拉拢的同盟。

    再说吕一可前来请他帮忙,也是投石问路的意思。

    到省委秘书处的话,找王鹏飞正好,他是省委秘书长,正好主管,夏想就拿出电话,对吕一可说道:“吕书记稍等一下,我请示一下王秘书长。”

    吕一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直截了当能到夏想的这个份儿上,他就知道,他今天来对了,夏想是一个可交的年轻人。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拨通王鹏飞的电话,电话却突兀地响了,一看是省委来电不由一愣,自从他来到郎市之后,还真没有接到省委任何领导的电话。

    愣了片刻才醒悟过来,是宋朝度办公室的电话。宋朝度找他有什么事情?夏想不免心中一动,就忙接听了电话:“您好,宋省长。”

    宋朝度熟悉的声音传来:“夏想,有件事情要麻烦你一下,小凡最近在学校闹情绪,非让我去看她,我哪里有时间?正好你离她近一些,有时间去京城看看她,她最听你的话了。”

    宋一凡9月份上了北大,当时正是夏想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也没顾上为她送行,事后她也听说宋一凡对他十分不满,还誓以后再也不见她了。

    他当时也顾不上劝慰她,也认为不过是小女孩一时的气愤,事后就忘了。今天宋朝度一打电话他才想起来,现在12月份了,宋一凡还真是一个电话也没有打给他。得,成了大学生了,脾气也大了不少。

    估计宋一凡在京城的大学也没闹什么情绪,说不定就是故意要他主动去看望她。去就去好了,宋一凡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在他眼中,和妹妹一样亲切。

    “告诉我电话,我抽空就去,还真有点想小凡了。”夏想一口答应下来,随后一想,也不必麻烦王鹏飞了,直接就将吕效率的事情对宋朝度一说。

    宋朝度和夏想认识多年,很清楚夏想的为人,很少向人开口,而且印象中,好象夏想还真没有求他帮过什么忙,一点小事,他也就没有任何迟疑:“问题不大,回头我和鹏飞说一声,你让吕效率直接和我的秘书联系一下。“

    夏想就连忙表示了感谢:“我替吕书记谢谢宋省长了。”

    夏想知道,宋朝度应该能听懂他话里的含义,不料宋朝度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突兀地问了一句:“小夏,是不是觉得你一去郎市,感觉不少人和你关系疏远了?”

    [m]</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