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97章 偶遇,重大发现

《官神》 第797章 偶遇,重大发现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但如果国人的主粮都转基因的话,就是一场灾难了。中国人的主粮是小麦、大米和玉米,现在大米和玉米已经大面积推广转基因了,不得不说全是农业专家和背后的美国人的功劳,但为什么国内的小麦没有转基因?有没有想过其中的原因?”

    张樱籍完全被夏想的言吸引了,急问:“为什么?”

    在中国推广转基因主粮一系列的运作,是由美国洛克基金会培养的、与中国官二代相结合的、拥有美国生物资本和中国普世价值派双重支持的精英集团具体操作,其力量之强大,关系网之复杂,可以说是乎任何人的想象。

    别说以夏想的一己之力,就是国内不少高层都对之无可奈何。

    其实早在8o年代,美国洛克基金会就开始在中国着手布局。中国人最喜欢布局,也最善于布局,却往往小瞧没有什么历史的美国人。却不知美国人也是世界上最善于布局的民族,而且现在比国人还更胜一筹。

    洛克基金会在国内投资的不是项目,而是人才,他们深知人事之关键点在于人,先有人,后有事,掌握了人,就掌握了事。

    经过长达2o年之久的人才培养之后,洛克基金会停止了在中国投资,所有研究和展资金已经可以全都来自于国家财政补贴了。基金会剩下的主要任务,就是操纵2o年来培养的基因人才,其他诸如项目资金政策等所有一切,则由所培养的人才去完成。在此清楚地表明了所谓招商引资,不是我们在利用外资,而是洛克基金会在利用中国资金和中国人才,用他们的钱在中国的土地上,完成他们的伟大而长远的事业而已。

    美国人不是活雷锋,他们的事业不是为了帮助别人的国家强大,然后再对他们自己的国家造成威胁。美国人对外扩张的唯一目的就是要保证美国本土所有美国人的富足的生活不受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就如他们攻打伊拉克是为了控制石油资源一样,转基因技术,也是他们对外扩张的生物战争。

    自然,作为科学展的产物,转基因技术也并非完全一无是处,转基因棉花确实还算是科学进步的体现,但转基因主粮的推广,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国外势力的狼子野心。

    尤其是不遗余力地推广水稻和玉米等主粮的转基因技术,却不推广小麦,原因说白了也很简单,因为大米是中国人主粮,从南到北都天天吃大米,而小麦虽然也是主粮,但只能是国人的主粮之一,远不如大米的人群庞大,这不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欧美几乎不吃大米,全吃小麦。

    正是为了防止在中国大面积推广转基因小麦会造成基因突变,从而影响到了欧美的主粮,因此早已经拥有转基因小麦技术的美国势力,却一直控制着转基因小麦技术的推广。

    是非曲直,或是国外势力的用心,国人不傻,尤其是身居高位之人,哪个不是心明如镜?

    知道是一回事儿,是不是阻止,就是另一回事了。

    夏想也知道了未必能说服艾成文和古向国,但他必须说出事实,必须表明他坚决反对的意见,所以他很坚定地说出了转基因主粮的问题之后,表明了立场:“如果试点推广转基因棉花,我支持。如果是小麦和玉米,我坚决反对!”

    “我全面反对转基因技术在郎市试点推广!”张樱籍的立场更保守。

    “新兴事件的接受总有一个过程,当年为了让人们接受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的事实,极端宗教主义者还烧死了科学家!”涂筠抓住了一点攻击夏想和张樱籍,“对一些思想陈旧并且落后的人来说,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提高政治觉悟,还要多学习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辩证理论。我完全支持农业部在郎市试点推广!”

    涂筠冷嘲热讽几句,一脸得意。夏想充耳不闻,理也未理,张樱籍冷笑一声:“拿科学的展观说事?人类明核能一开始是为了寻找新的能源,结果呢?结果就是全世界制造了几万枚原子弹,随时就能将地球炸平!科学在人类前进的过程中,从来都是用新的错误来弥补旧的错误!”

    如果非要争论科学的展问题,争论上一天一夜也不会有结论,夏想本想插话劝解,古向国却忍不住轻轻拍了拍桌子:“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书记办公会是讨论问题的地方,不是吵架的地方。农业部的试点推广,我觉得利大于弊,值得尝试一下。”

    两人反对,两人赞成,几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艾成文身上。

    艾成文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敢拍板:“这件事情还有必要再深入研究一下,关系到千千万万百姓的吃饭大计,不能马虎。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夏市长的建议,接下来我会再找相关的专家学者了解一下转基国技术在世界各地的应用和推广,既不能草率拒绝,也不能轻易就拍板,要本着对全体郎市人民负责的态度,谨慎再谨慎。”

    艾成文的讲话虽然没有坚决反对,但总算没有个人感情用事,做出了还算理智的决定。不过夏想也清楚,在还没有外界压力介入之前,做出符合郎市利益的决定容易,一旦有其他的因素干扰的话,就不好说了。

    总之,此事的前景不容乐观。

    古向国微有不满地说道:“农业部白处长说了,本来农业部是准备在郎市和秦唐市之间选择一市来推广试点,白处长顶住其他方面的压力,力主在郎市落脚,因为郎市离京城近。但如果拖得太久的话,也不排除农业部最终选择秦唐市的可能。”

    说完,古向国转身离去。

    古向国一走,涂筠也站了起来,冲艾成文微一点头,理也未理夏想和张樱籍,也紧随其后离开。

    “还请艾书记慎重考虑,不要做出遗害子孙后代的决定。”夏想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因为他看了出来,艾成文其实还是愿意接受试点推广的。而且刚才古向国的话,明显让他产生了动摇。

    秦唐市离京城远了许多,比离郎市远了两倍有余,农业部有意花落秦唐市的话,也不会暗中在郎市考察了。很初级的许之以利的策略古向国会不清楚?他当然清楚,不过在利益面前,不是失去了判断力,而是失去了公正而已。

    艾成文没说话,只是微一点头。

    夏想和张樱籍并肩走出书记办公室,夏想正要回办公室,张樱籍饶有兴趣地说了一句:“夏市长,今天听你的理论挺新奇,有没有兴趣和我探讨一下?我想再深入研究一下转基因技术和转基因主粮之间的关系……”

    夏想想了一想,想起赵小峰所说有关张樱籍的立场的话,就点头同意了:“也好,我也正想和张书记交流交流。”然后一看时间已经11点多了,就又说,“要不,中午一起吃饭,边吃边谈?”

    张樱籍感受到了夏想的热诚,一想也确实没什么事情,而且刚才在书记办公会上,他和夏想意见一致,有共同语言,也就点了点头:“行,不过我可事先说明,我做东,要不我不答应。”

    张樱籍有了还算积极的回应,夏想也颇感高兴:“好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准备大吃一顿了。”

    “哈哈。”张樱籍对夏想的玩笑很受用,“我钱不多,但还不至于让你吃穷。”

    夏想跟随张樱籍来到了一处中等规模的饭店,名字起得很有意思:五军都督府,人不少,赶到的时候已经坐满了人。不过张樱籍明显是常客,一进门就被迎进了雅间。

    五军都督府的雅间设计得也很有意思,类似于古代的兵营,进去之后,清一色的原木装修,很有肃杀之意。

    夏想和张樱籍要了几个菜,诸如郎市比较有名的菜,古洼一锅鲜和太平燕,就让夏想胃口大开。两人边吃边谈,差不多吃了一个多小时,夏想渊博的知识和独到的见解让张樱籍大为叹服。

    其实平心而论,夏想是全面反对转基因技术的,不仅仅反对转基因主粮。但他也知道,如果一开始就全盘否定,反而容易激起对方全方位的施压,不如退而求其次,以图有个缓冲。

    张樱籍对转基因技术是全盘否定,不过听了夏想深入浅出的分析之后,转基因棉花也算是小小的进步,尽管说来以后也不一定会有什么严重后果,但毕竟不是食物,不入口,影响就会小许多,就不免点头赞成。

    又听夏想谈论转基因主粮的危害,说到转基因主粮有可能是针对有色人种特别是黄色人种的基因缺陷,而专门进行的改良,甚至有科学家研究,一些转基因土豆被中国人吃掉之后,会被体内的肠胃认为是垃圾食物而不加入吸收,直接排出体外,等于是吃了白吃,没有任何营养,张樱籍就握紧了拳头,眼中怒火中烧。

    一顿饭吃完,张樱籍对夏想的印象又加深了几分。原先他以为夏想就是一个没有出过燕市的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也没有什么政治水平,深入接触之后,才知道偏见害死人,夏想不但知识丰富,政治见解深刻,还有迂回的手腕和长远的目光,以他的年龄来说,确实十分难得。

    而且还有一点,他不是空有忧国忧民心,而是还有应对复杂局面的冷静和策略。张樱籍对夏想的印象就从疏远变成了亲切,彼此之间拉近了不少距离。

    准备回市委的时候,夏想和张樱籍刚走出门口,迎面走来两人,让夏想小吃一惊,一下愣住。

    来人一男一女,女的一身银色打扮,身段多姿,绝美的脸庞令人不敢瞩目,正是银茉莉。当然银茉莉在此现身不是让夏想愣的原因,而是她身边一脸讪笑并且目光火热的男人让他一愣之后不免感叹,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没想到时隔一年之久,又在此地见到了老朋友。

    老朋友正是现在在农业部任职的白战墨白处长。

    白战墨一双目光粘在银茉莉身上,生根一样移动不了半分,脸上的笑容也是热烈而谄媚,确实也是银茉莉太美太诱人了,比丛枫儿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丛枫儿年纪稍大了一些,与银茉莉的*光灿烂一比,才知女人比女人,真是气死男人。

    今天有银茉莉亲自陪他吃饭,白战墨欣喜若狂,还没吃饭就已经饱了,古人说秀色可餐,诚不我欺。

    刚走到门口,白战墨忽然感觉到哪里不对,似乎眼角的余光之中有一个熟悉的人影,他就心中一惊,别是夏想才好。

    他和几名专家一起来到郎市暗中考察,走访了一些农户,私下里和哦呢陈会面,也和郎市几名主要党政领导交流了看法,可以说一明一暗两条线都铺平了路,就等市委正式通过决议就可以推行计划了,完全就是绕过夏想的做法。

    对于夏想有可能起到的破坏作用,白战墨早就打算,而且他也和哦呢陈商量好了,表面上的交锋,就由艾成文和古向国压制就可以。暗地里,也可以用某种手段适当地给夏想敲敲警钟。

    白战墨在心里深处还是有点惧怕夏想,不想和夏想面对面,却没想到,还真是冤家路窄,吃个饭都能走个碰头,真是邪了门了。

    见面了不打招呼也显得他太露怯,白战墨假装惊喜:“我当是谁,原来是夏市长,幸会,幸会。好久不见,夏市长又高升了?”

    有美女在旁不能丢份,夏想明白白战墨主动而热情的招呼背后的缘由,主动伸手过去:“原来是白处长,早就听说你来了郎市,知道我在郎市也不来找我,怕我不请你吃饭?呵呵。”

    白战墨以为他做到了面不改色,不过一听夏想“白处长”的称呼,想到自己由副厅降到正处降级使用,说到底都是拜夏想所赐,不由还是心头火起,脸色微变:“我从区委书记沦落到现在的地步,都是夏市长的手笔,一年多了,一直不敢忘记您的情义。”

    银茉莉在一旁眨动着一双好看的眼睛,暗中不停地打量夏想。她一直以为夏想在她和姐姐面前是假装正经,今天一见,又有了点小小的疑惑,因为夏想的眼光从不乱看,不象白战墨一样,扫来扫去,一看就是一副贪婪的可恶模样。夏想只是对她微一点头之后,目光就再也没有落到她的身上,完全当她不存在一样。

    难道他不是假装,而是真的正人君子?银茉莉小小的心思就转来转去,不得其解。

    夏想对白战墨大为私愤的话不以为意,摆摆手:“白处长客气了,当时大家不过是各自为政罢了,再说一个人如果行得正站得稳,别人就是推也推不倒。但如果一直在悬崖边上走路的话,有时候有点风吹草动,就自己掉下去了。”

    白战墨终于忍不住脸色大变:“我们之间还有帐要算,先别得意得太早了。”说完,他回头看了银茉莉一眼,“我们去吃饭,不理一些无聊的人。”

    白战墨和银茉莉身后还有数人陪同,一看就是哦呢陈的人,一见白战墨火,都跃跃欲试要对夏想不利。不过银茉莉没有开口,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张樱籍也知道了白战墨是谁,打趣说道:“好象刚才是白处长主动和夏市长说的话,算不算是自讨没趣?”

    白战墨勃然大怒:“你又是谁?哪里轮得到你说话?”

    张樱籍双手背在身后:“我是谁不重要,反正如果试点推广上常委会讨论的话,我的一票肯定是反对票!”

    等夏想和张樱籍走得远了,白战墨才醒悟过来,问道:“他是市委副书记张樱籍?”

    银茉莉“嗯”了一声,没有多说,她对白战墨刚才的表现比较失望,虽然她并不是一个复杂心思的人,但也明显看了出来在刚才的交锋之中,白战墨落了下风。

    白战墨一阵懊恼,无意中怎么又得罪了张樱籍,真是失策。没听说夏想在市委里面有盟友,怎么转眼间,他和张樱籍就走近了?

    不过想起夏想在下马区时的手段,白战墨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战,忽然意识到来郎市推广转基因试点,估计面临的阻力会比想象中要大。

    回头再找哦呢陈好好商量商量,必要时,也要用一些不见光的手段敲打一下夏想,反正他在郎市没根没底,没人保护他。

    夏想和张樱籍回到市委,各自回办公室。不过他和张樱籍同时进入大楼的情景被楼上的古向国尽收眼底,古向国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夏想一进办公室,李财源就一脸神秘地凑上前来:“领导,今天您和张书记一出门,我就注意到杨彬就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涂市长就下楼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汤秘书长偷偷跟了过去。”

    既然涂筠足够嚣张,夏想就决定先拿她开刀,谁让她身上的漏洞最多?而且杨彬这样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也不安全,能一举两得拿掉两人,也是非常关键的第一步。

    杨彬身上,说不定也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夏想刚想到这一点,李财源又说:“我又仔细推想了一下一年前的车祸,我怀疑,撞人的司机有可能就是杨彬!”

    “从哪里现的线索?”夏想大为惊喜,如果杨彬真是撞人的司机,就会有一条线索将整个事件串连起来。

    李财源还没有回答夏想的问题,汤化来急急敲门进来:“夏市长,现了重大情况!”

    [m]</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