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799章 联手,如意算盘

《官神》 第799章 联手,如意算盘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古向国言完毕,按照顺序本该是身为常务副市长的夏想言,没想到涂筠抢先说道:“夏市长以前在担任副县长和区长、区委书记时,非常善于和投资商打交道,而且我也听说夏市长门路很广,大学城项目现在一直停滞不前,夏市长,是不是想想办法替政府分忧?”

    涂筠的话很没道理,她不是市长,没有资格对夏想的工作指手画脚。她又不是邵丁,不能自作主张将邵丁的份内之事往夏想身上推。再说又说得含混不清,夏想真要拉来投资,功劳算谁的?

    就算夏想大公无私不要政绩,也不能去插手邵丁分管的一摊子,他是常务副市长,但不是市长,不能随意调整各个副市长的分工。

    就是市长想调整副市长的分工,也要召开常务会议进行协商。

    涂筠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难他,夏想就是泥人,也有了三分火气:“涂市长,邵市长分管的一摊子事情,我横插一手不好吧?我分管的一摊子事情也多得很,还忙不过来。要是涂市长有空闲,倒是可以帮帮邵市长,当然前提是邵市长同意,并且古市长也点头的话。”

    言外之意是,当事人不话,一把手不开口,你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夏想是猜对了,涂筠就是左右看他不顺眼,认为就是他平空出现,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常务副市长的宝座。

    按照资历来说,涂筠也确实应该递进成为常务副市长,正当她一心期待省委的提名时,等来的消息却是夏想直接空降过来,坐实了常务副市长的宝座,让她的愿望落空。

    关键是,夏想还比她年轻了足足十几岁,就让她心理极度不平衡。尽管多年为官也养成了她有城府的一面,如果夏想足够低调,在她面前足够谦恭,当她是前辈还好,不想夏想虽然不是架子十足,却始终一副淡定自若的神态,对她也是不冷不热,不至于在她面前倨傲,但也绝对说不上恭敬,就让她心中的不满越来越多。

    再加夏想在转基因技术推广上坚定反对的立场,涂筠就觉得有必要敲打敲打夏想,而且她也得到了古向国和哦呢陈的两重默认,就底气十足,非要让夏想难堪不行。

    被夏想呛回一句,涂筠不怒反笑:“我还真和古市长、邵市长打了招呼,他们都觉得是个好办法。”

    怎么着,一起挤兑他?夏想脸色不变,分别看了古向国和邵丁一眼。

    古向国一脸平静,拿出了市长的权威:“夏想同志年富力强,有关系有资源的话,为市政府分忧也是应该的,如果能拉来投资,我会向市委艾书记为你请功。”

    邵丁估计也得到了某种暗示,他倒是一脸笑意:“大学城荒废了一年多了,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很让人头疼。如果夏市长有能力,我还真愿意将大学城的一摊子交给您……”

    好嘛,三人联手来拿话压他,是非让他接下不可了?大学城目前是一个烂摊子不假,夏想却是清楚,两三年后就有国外资金的注入,大学城起死回生,成为郎市非常成功的招商引资的项目典范。

    于公来说,他接下大学城项目也没有什么,他有能力也有把握将大学城建好。但从政治斗争的角度考虑,如果他轻易就范了,不讨价还价就一口答应下来,别人以为他好欺负,以后指不定什么破烂项目都扔给他,他成就了废品收购站了。

    政治上的事情,必须讲究策略,否则最后肯定落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下场。而且说实话,三人挤兑他,沆瀣一气,肯定还有更精明的如意算盘,就是想让大学城将他拖累,牵扯他的全部精力,让他无法分神应对眼前因为转基因技术的推广而造成的对抗。

    主意是好主意,可惜的是,夏想就是夏想,他的手段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古向国也好,涂筠也好,以为可以随便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对不起,他们打错主意了!

    “……”夏想低头沉吟片刻,忽然抬起头来,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仿佛不知道是一个大坑一样,竟然同意了,“既然古市长,涂市长还有邵市长都这么信任我,愿意给我加加担子,我也就同意了。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古向国和涂筠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两人对视一眼,都对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喜和不安,惊喜的是没想到夏想这么容易就上当了,不安的是,万一夏想提出刁难的条件,到底是答应还是拒绝?

    不料夏想的回答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一脸严肃,一字一句地说:“我要涂市长向我道歉!”

    涂筠一听,顿时火起:“夏市长,不要欺人太甚,我哪里得罪你了,凭什么向你道歉?你不要无理取闹!”

    “上次书记办公会,涂市长坐在了本该属于我的位置上,是对我的不尊敬,希望涂市长对我说一声抱歉。”夏想直视涂筠的双眼,一脸浅笑,似乎是开玩笑,又似乎是很认真,让人摸不清他的真正意图,更让涂筠哭笑不得。

    夏想是真要计较这点小事,还是另有所指?仔细一想,也不能算是小事,官场之上都讲究一个排名,虽然是虚名,但谁也愿意名次靠前。夏想也有意思,捡个烂摊子,还要借故拿捏她一把,他到底是假聪明还是真傻瓜?

    但夏想的刁难又分寸很准,涂筠拉不下面子道歉,夏想就真要拒绝的话,也是失策。

    算了,能伸能屈才能走得长久,涂筠目光和古向国微一交流,见古向国目光之中也有赞许之意,她就一咬牙,硬着头皮说道:“对不起,夏市长,是我没有注意到细节,我向您道歉。”

    夏想借故逼涂筠低头,一是为了出一口恶气,不能让古向国和涂筠太得意了,二是也想故布迷阵,让两人认为他没有多少城府。

    虚实之间,谁知道他一明一暗地出手,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涂筠一道歉,夏想就大度地挥挥手:“没关系,没关系,涂市长客气了,下次注意就是了。也就是我年轻好说话,换了老同志,非得好好批评你不可。”

    一句话差点没把涂筠气歪鼻子,没想到夏想也有耍赖的一面。

    会议形成了决议,大学城项目的招商引资以及行政审批工作,全部由夏想负责。

    散会的时候,夏想故意走在古向国的后面,假装才想起一样,问了一句:“古市长,我觉得司机杨彬用得不太顺手,是不是可以换一个人?”

    古向国一愣,夏想是就着大学城的事情乘机又提条件,还是就是看杨彬不顺眼?他现在对夏想有点反应过度,总觉得夏想一脸笑容后面,似乎不小心就会有什么麻烦出来。

    微一沉吟,古向国还是说道:“这点小事,你直接和司机班说一声就可以了,也可以让汤化来去办理。”

    等夏想走远之后,古向国心中来气,夏想应该不知道杨彬和他之间的关系,杨彬也一向口风挺严,怎么又不受喜欢,被人换掉?真该好好说说他,别再成天吊儿郎当了。

    夏想回到办公室时,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他摇头一笑,今天的事情还算顺利,有点波折也有点意思。大学城到他手中也好,至少他能利用他的优势,做出一点成绩出来,也算为郎市人民做一些贡献。

    小小地欺凌了涂筠一次,不过是开胃菜罢了,好戏还在后头。而换掉杨彬,是他要动杨彬的第一步,为的就是不让人怀疑到他的头上。

    将石头搬开,才好轮圆了大锤。要不一锤砸下,石屑飞溅,伤了自己也是不好。

    李财源不在办公室,肯定是出去办事去了,不一会儿电话响了,是李财源向他汇报进展。夏想听了之后,没有表任何看法,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没有意见就是默认的意思,李财源肯定心知肚明。

    晚上回到常委楼的住宅,打开电脑,就收到了卫辛传来的有关转基因的详细资料。和详细资料一起传来的还有卫辛的附言:“打算过段时间去郎市考察市场,不知是否欢迎?”

    只能是欢迎了,夏想摇头,回复了邮件之后,正准备睡下,手机又响了,一看是京城的号码,愣了一下没想起是谁,就接听了。

    “夏哥哥,我明天一早到郎市,是不是到车站接我,你看着办,我不勉强。”一向温柔的宋一凡上来就是快人快语地给他出了一个难题,然后也不等他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夏想看看了日历才知道过迷糊了,明天是周六了。

    第二天早早起来,夏想先是打出了几个电话,然后就开车前往车站去接宋一凡。

    说起来还真是有几个月没见宋一凡了,夏想赶到车站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亭亭玉立站在出站口的她——身高稍微增高了一点,显得大腿更修长了一些,腰细而臀肥,胸前已经不再是羞涩而含蓄的高耸,而是饱满而大胆的热烈了。

    不知不觉间,宋一凡已经不再是夏想眼中调皮而古怪精灵的***了,她长大了,站立人群之中,如鹤立鸡群,已经隐隐有了独有的气质。

    宋一凡的气质既不是冷傲的漠然,也不是邻家女孩的清纯和平和,她站立人群之中,脸上挂着清淡的笑容,如一株遗世而独立的兰花,香远益清,洁白无暇。

    路人从她身边路过,有人仰慕,有人瞩目,却无人敢近前搭讪。宋一凡,她的美丽让人无法心生邪念,都对她敬而远之。

    只是当她看到夏想的一瞬间,一脸的圣洁全部不见,小脸上写满了委屈和不满,本想站着不动,不过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主动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夏想的胳膊,埋怨说道:“算你还让着我,知道来接我,否则,我跟你没完,再也不理你了。”完全是妹妹向哥哥撒娇式的语气。

    任何一个再美丽再傲慢再圣洁再高高在上的女人心中,都有一个让她们欢喜让她们忧心的男人,让她们放下所有的矜持,回归本性中最真实的一面。

    现在的宋一凡,重新在夏想面前回归了她可爱、调皮的一面,紧紧抱住夏想的胳膊,晃来晃去:“夏哥哥,都几个月了,你也不去学校看我一次,是不是忘了我了?哼,我真的生你的气了,不想理你了。我都被人欺负了,你也不管,真狠心。”

    宋一凡一脸狡黠,一边撒娇一边观察夏想的反应,她的小小伎俩岂能瞒过夏想的火眼金睛,夏想就笑:“你怎么被人欺负了?在学校里,还有人能欺负得了你?”

    “当然有了,有一个男生,天天缠着我,让我当他的女朋友。说是当他的女朋友好处多多,有好车坐,有钱花,我要是不答应他,他就自杀。”宋一凡眨眨眼睛,尽管她确实长大了不少,但在夏想眼中,她其实还是那个活泼好动,又爱捉弄人的小女孩。

    宋一凡衣着单薄,很简单的牛仔裤,上衣只穿了件白衣的薄风衣,头上就束了一个马尾辫,但再普通的打扮也掩饰不了她惊人的天生丽质,尤其是她一见夏想就格外开心,整个人就容光焕,耀眼夺目。

    路人经过之时,纷纷向她投来惊艳的目光。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用在宋一凡身上,再贴切不过。只是宋一凡虽然长大了,丰满了,但她却在夏想面前没有一点防范意识,用力抱着夏想的胳膊时,胸前的丰满之处就紧紧地贴在夏想的胳膊之上,就让夏想感受到柔软、温暖和滑腻。

    夏想有心提醒她,见她浑然不觉的样子,又怕说出来反而让两人都尴尬,只好假装不知:“现在的男生新潮是新潮了,可是追求女生的方法还是一样老套,没有什么新意。喜欢你的那个男生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

    “好象都是,他爸是大官,他**是巨富,所以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嚣张得不行,听说他要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地追求美女的事业之中,而且还听别人说,他誓要将全北大的美女全部追求到手,切,不是神经病,就是自大狂。”在夏想面前,宋一凡才不端着形象,她很没有样子地紧靠着夏想,就好象整个人粘在夏想身上一样。

    宋一凡虽然家中不是豪门,但好歹宋朝度也是堂堂的常务副省长,从宋一凡记事起,她家中就衣食无忧。宋朝度为官还算清廉,所以家境一般,远没有一掷千金的豪气,再说以宋朝度的为人和谨慎,他也不允许宋一凡有仗势欺人的举动。

    尽管如此,宋一凡也是见多识广,不是眼皮浅到一见豪车和名包就不知所以的女孩。再有宋一凡性子淡然而随意,不是爱慕虚荣的性格,一些被她美貌吸引的男生想利用金钱和权贵优势让她动心,对不起,宋一凡不是没有见识的拜金女,她才不会稀罕在宝马车上哭泣。

    相反,她还有可能让别人开着宝马车哭泣。

    不过当她看到夏想的奥迪车时,还是不满地嘟嚷说道:“怎么又是奥迪?能不能换辆车坐?爸爸是奥迪,你也是奥迪。”

    夏想拍了拍她的后背:“少啰嗦,快上车,外面冷。”政府官员的公车只能是奥迪,没有选择,他没有开自己的沃尔沃前来,也是怕多事。

    宋一凡一吐舌头:“一点也不好玩,就不能说奥迪车多好,四个圈象是两辆自选车排列在一起。”

    夏想瞪了她一眼:“不是说好我去京城看你,怎么突然跑来郎市了?”

    “我想来看看你,给你来一个突然袭击,怎么了,不愿意是不是?现在就去你住的地方看看,我要检查一下,你没有金屋藏娇。”宋一凡一脸挑衅地看向夏想。

    夏想无语,黧丫头和连若菡都没有查岗的念头,宋一凡倒好,竟然要检查他有没有乱来,都哪儿跟哪儿?

    到了住处,宋一凡还真假模假样地在房间内转了一个遍,又嗅了半天,最后才满意了:“经检查,没有现敌情。”

    十足一个心细如的小女人形象。

    两人坐下说了一会儿话,夏想就接到了汤化来的电话,汤化来按照夏想的暗示,和李财源暗中布置,现在进展顺利,第一步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夏想表扬了汤化来几句,让他和李财源注意安全,小心行事。

    周一应该就点燃第一把火。都说新官上升三把火,夏想来到郎市快一个月了,一把火也没烧,只不过激起了一层波浪,随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当然,许多人都清楚的是,郎市复杂的政治气候和特殊的地理位置,不允许出现一个一上任就大张旗鼓有所作为的官员,别说夏想是常务副市长了,就是他是市长、市委书记,上任之后,也得老实一点,否则,就会有严重的后果。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