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00章 动手,无人可挡

《官神》 第800章 动手,无人可挡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本来今天想和刘一琳再见面谈一谈,但宋一凡突然杀到打乱了他的计划,只能改成陪宋一凡了。

    宋一凡也有意思,或许是一早起来坐车的缘故,突然就困了,非要睡上一会儿。夏想拿她没办法,只好由她。她就三下两下脱了外衣,最后没好意思脱秋衣,就钻进了夏想的被窝,夏想本想换一床被子给她,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她就已经躺下了,还闻了闻:“不臭,有男人味,我喜欢。”

    夏想无奈一笑,想说什么,又摇了摇头。

    不一会儿,宋一凡就真的睡着了。还真是对他一点也不设防,没当他是外人。

    夏想笑了笑,关上卧室的门,来到书房。市委给他分配的住房是三室两厅,还算宽敞。

    先给宋朝度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一下宋一凡来到郎市的情况,有些事情要交待清楚才好,毕竟是宋一凡是大姑娘了。宋朝度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对于宋一凡和夏想亲近,他也十分放心。

    本想有些话不想说,但忍了忍,宋朝度还是没有忍住,说出了口:“小夏,郎市的情况比较特殊,有必要在公安系统培植信得过的力量。”

    路洪占是郎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在郎市经营了数年,将公安系统打造得跟铁板一样,基本上很难从外面打入,只能从内部突破了。夏想也早就想到了要在公安系统培植力量,只不过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上次姗姗来迟的岳关是刘一琳的关系,但他只是区局的副局长,份量不够。夏想的本意是想在市局寻找一名合适的副局长进行布局,只不过条件一直不成熟。路洪占在公安系统很有威望,又有手段,几名副局长被他压得死死的,根本没有言权。

    毕竟他是市委常委,又是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大权集于一身,又和古向国关系不错。

    但凡事都有突破点,现在没有现,不等于以后不会有。夏想隐隐感觉,或许杨彬的事件,是一个可以打破铁板的切入点。

    将要放下电话时,宋朝度似乎迟疑一下,最后还是点了一句:“全靠你一个人的力量打开局面,实在是对你太苛刻了一点,算了,我就多说一句,郎市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英成,他的儿子在达才集团工作,他本人和孙定国关系不错。”

    电话断了,夏想愣了愣神,无奈地笑了。说不关照他,其实在宋朝度的内心深处,还是一直放心不下他。

    夏想心中有浓浓的暖意。

    随后,夏想就给沈立春打了一个电话,了解到了英成的儿子在达才集团的职务是项目副总,干得还算不错。他就交待沈立春几句,挂断之后,微一思忖,就又打给了孙定国。

    夏想和孙定国之间的关系,并不密切,但因为孙定国和曹永国之间几十年的莫逆之交,夏想有事向他开口,他自然是不遗余力地支持。听到夏想含蓄地点出了英成的名字,孙定国哈哈笑了:“英成确实是我的老朋友了,他性子有点倔,不好相处,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升不上去,也快到点了,再有两三年就退了。见了他,就说我想念他了,让他有时间来燕市找我喝酒,还有,记得带上一瓶泥坑。”

    夏想心中有数了,呵呵一笑:“孙叔叔,孙安什么时候结婚,我去喝他的喜酒。”

    “别提他了,老大不小了,还没个正形,天天晃来晃去的。”

    说了几句家常话,夏想挂断电话,长出一口气,基本上前期工作算是完全铺平了,心里也多少踏实了不少。

    刚喝了一口水,就听见卧室里传来呜呜的哭声,他心中一惊,急忙跑到卧室一看,只见宋一凡踢开了被子,蜷缩着身子,身上的秋衣不知何时被她脱掉,只穿了…式内衣,曲线玲珑,令人一看之下,血脉贲张。

    不过夏想却没有旖旎之想,只觉得宋一凡抽泣的样子让人心疼,他忙向前先给她盖上了被子,又揪了揪她的耳朵,将她唤醒:“好了,不哭了,有我在,不怕。醒醒,一凡。”

    宋一凡终于醒来,一下扑入夏想的怀中:“我好害怕,我真害怕了。”

    “怕什么?”夏想看她的样子,还真是梨花一枝春带雨,让人心中柔软地疼爱。只是现在宋一凡近乎赤1uo着身体扑入他的怀中,多少有点不雅,他就轻轻将她放下,“好好说,别怕,谁欺负你,我就欺负他。”

    宋一凡被放倒却又不干,一下又起来,还是扑入了夏想怀中:“就是麻帆,他天天缠着我,还说狠话,说他不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他就……他就绑了我!”

    夏想一下火起,他和宋一凡之间,既有兄妹情谊,又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宋一凡喜欢上别人的话,他也祝福她,她不喜欢别人,谁也不能勉强她。

    居然有人威胁宋一凡,真是狗胆包天!夏想安慰宋一凡:“明天我送你回学校,当面见识一下麻帆到底有多大的麻烦。”

    宋一凡一听夏想护着她,立刻又破涕为笑:“我饿了,要吃饭。”

    收拾停当之后,夏想和宋一凡下楼,他带宋一凡去五军都督府吃饭,上次吃过一次,饭菜的风味确实不错。

    夏想不知道的是,他的车刚出市委大院,后面就有一辆车悄悄跟了上来。车上坐着四个壮汉,其中一人打过一个电话之后,一脸阴笑说了一句:“一会儿动手的时候,注意点分寸,别伤得太厉害了。还有,那个小姑娘水灵得很,兄弟们都悠着点,小姑娘细胳膊细腿的,别碰断了。再说老大没有话,也许还可以乘机占占便宜……”

    夏想和宋一凡赶到五军都督府饭店时,人满为患,他虽然是常务副市长,但没人认识他,最后勉强找了一个座位坐下,还以为宋一凡会厌烦,不料她嘻嘻一笑:“挤来挤去没人认识的感觉真好,偷偷摸摸的,挺刺激。不象在燕市,去一个地方都会有熟人,没劲。”

    听起来象是**成功的兴奋,夏想就直摇头,点好饭菜之后,宋一凡就很没有形象地大快朵颐了。

    半个小时解决了温饱问题,夏想就和宋一凡起身向外走,走到门口,正好遇到几人挤门,夏想就和宋一凡让到一边,等对方先过。倒不是怕对方几人气势汹汹的样子,而是夏想习惯了一向谦让,从来不和人计较一些虚礼上的细节。

    不料对方一共四人,故意向夏想身上挤来挤去。挤他两下倒没有什么,却有人暗中一只手伸出宋一凡,一下就抓住了宋一凡的胳膊。

    宋一凡大怒,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杯热茶,毫不客气地就倒在了那人的手上:“拿开你的脏手!”

    宋一凡够狠,旁边的人刚刚倒了一杯滚热的茶,就被她用来烫猪手了,只听一声惨叫,那人疼得跳起来,破口大骂:“狗*的,敢烫我,老子奸了你!”

    如果他说别的话还好一些,但说出了污辱宋一凡的话,顿时让夏想勃然大怒。本来今天宋一凡一哭就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在他眼中,宋一凡一直就是小女孩,是不容别人欺负半点的妹妹!现在居然有人当面说这么放肆的话,他怒从心头起。

    夏想和人打架,一般不先动手,今天,他要破例了!

    那人话音刚落,夏想一拳就打在他的面门之上,当即就打碎了他满嘴狗牙。他疼得哇哇直叫,双手捂脸,还没有反应过来,夏想伸手抓住他的衣领,用力向下一拉,同时右腿上提,膝盖就和对方的肚子来了一次近距离亲密接触。

    真正的打斗之时,击中最柔软的肚子是内行的手法。一是不至于受到重伤,而是肚子被击中最疼,短时间内就会丧失战斗力。夏想已经注意到对方是有备而来,就是没事找事,也心里清楚对方的来历。所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先放倒一个,就是要减少对方的有生力量。

    对方一共四人,个个粗大结实,他一个人绝对不是对手,况且还有一个宋一凡在身边,更是不能让人对她有半点伤害。

    对方显然也没有想到夏想下手会这么狠,一个照面就放倒一人,而且手法很老辣,他既不孔武有力,又不是五大三粗的类型,怎么还会两下子?

    夏想一动手,对方的人一倒地,饭店内正在吃饭的人群轰的一声都跑得一干二净。饭店老板自恃有后台,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打架到外面去打,敢在都督府闹事,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

    来到几人面前,一见夏想对面的人,他立刻一缩脖子转身回去,再也不一言。

    夏想猜也能猜得出去,对方是哦呢陈的人。也只有哦呢陈才能在郎市有如此威风。

    为者目露凶光,他伸手拿出一把尖刀:“嘿,小子,胆子不小,敢打我的人,今天不给你放点血,你不知道大爷的厉害。”说着,他扭头看了旁边个子最矮的人一眼,“张龙,看看赵虎有没有事。告诉他,忍着点,一会儿给男的放血,女的归他随便耍。”

    夏想今天格外怒火高涨,他在郎市来了将近一个月了,不能说事事不顺,反正局面不好打开,哦呢陈一边假装礼遇,还送他天字第一号的雅间,一边暗中派人来以武力威胁,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真是嚣张到了极点!

    如果只有他一人,他或许会想办法脱身,不愿意和对方真刀真枪地打上一场。但现在身边有宋一凡,而且几个人的目光还十分暧昧地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居然还口吐脏话,想对宋一凡欲行不轨,好,今天就借一个由头,好好来一次以暴制暴,也让哦呢陈知道,休想在他面前用一些低级的不入流的手段。

    何况夏想也不是没有后手。

    夏想见对方拿刀威胁,心中尽管怒火熊熊,但还是保持了冷静,就趁对方回头说话的间隙,他猝然难,一脚飞出,正中对手的手腕,将刀踢飞。随后趁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如法炮制,又是一个提腿,重重地击中了对方的肚子。

    对方应声倒地,满地打滚,疼得死去活来。

    夏想了狠,几乎用足了力气,要的就是让对方一时半会爬都爬不起来!

    四个人号称四小龙,真名无人知晓,只知道他们的外号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第一个被夏想打倒的是赵虎,第二个被打倒的人是四人之,是王朝。

    谁也没有想到夏想如此凶悍,两次出手,重伤两人,马汉和张龙一见,心里突兀地找了个寒战,真狠,真他**的狠!他们威胁过不少人,一心认为只要是当官的人都是软弱可欺,要胆子没胆子,要身手没身手,没想到今天算是遇到了硬茬。

    夏市长,果然名不虚传!以前听老贼说夏市长如何厉害,他们还不相信,今天一过招才知道,是个狠角色。

    但马汉和张龙手下伤人无数,比老贼更有胆气,倒了两人,他们还有两个,而且刚才是被夏想打了一个出其不意,真要是正面对战的话,夏想肯定打不过他们两个人。

    两个人也不理会倒在地上的王朝和赵虎,都分别伸手各拿过一把椅子,今天拼了,被人欺负成这样,不还回来,以后四小龙的名声在郎市就算毁了。

    其实今天出来的本意是找找麻烦,连带恐吓恐吓夏想,没想到事情闹成现在的样子,让人始料不及。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大不了以后跑路就是了,反正得先把仇报了。而且跟着夏想的小姑娘确实漂亮,水灵得好象能掐出水一样,比起老大的金银花也不差,两人就动了色心。

    宋一凡倒没有吓得花容失色,一边紧紧抓住夏想的胳膊,一边伸手拎过一只暖瓶递给夏想:“夏哥哥,烫他一个满脸开花!”

    夏想摇头,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没有一点危机感,刚才他不过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现在两人一左一右逼了过来,很明显就是配合默契,他再想从容对付两个人,没有可能了。

    他回头对宋一凡小声说了一句:“我身上有电话,按‘5’键打给我的秘书李财源,让他带人过来解围。”

    宋一凡最听夏想的话,见夏想一脸紧张,也不敢闹了,忙从夏想身上拿过电话,跑一边打了出去。

    马汉和张龙见夏想要搬救兵,对视一眼,一人举起椅子砸向夏想,一人张牙舞爪冲向宋一凡。夏想倒没什么,从容躲开,宋一凡吓得一紧张就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一人缠住夏想,一人扑向宋一凡,眼见夏想脱不了身,宋一凡就要落入魔爪之际,饭店大门哐当一声被人推开,四五个人簇拥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女子一进门就非常轻柔地说了一声:“马汉、张龙,住手!”

    声音不大,也不怎么严厉,却有魔力一样,顿时让马汉和张龙定在当场,两人都回过身来,不由自主苦笑一下,怎么她也凑热闹来了?

    来人正是王蔷薇。

    王蔷薇身边的人不多,但也有四五个,足够对付马汉和张龙了。马汉放下椅子,斜了王蔷薇身边的人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蔷薇姐,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您非要掺合进来,不太合适吧?”

    王蔷薇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没有吃亏,才放了心,就说:“正好路过,见是夏市长在这里吃饭,就过来打个招呼……怎么,你们不认识夏市长?”

    直接抬出了市长的名头,显然是让对方知难而退的意思。

    不料马汉装没听见:“蔷薇姐,改天我请您吃饭,今天这里我包了,就麻烦您去别的地方,怎么样?”明是商量的口气,其实还是有威胁的口吻。

    王蔷薇脸上终于动怒,不但不给夏想一点面子,连她的面子一点也不给,太放肆了,她虽然不如哦呢陈势力庞大,但在郎市的地界之上,还有几分势力。

    “今天我就是要请夏市长吃饭了,马汉,你给不给面子?”即使是生气,王蔷薇也是一脸浅笑,只是眼中隐隐有怒意流露。

    马汉冷冷地看了夏想一眼,又漠然地摇了摇头:“今天的事情,我的兄弟吃了大亏,不算清楚帐,我不会离开饭店一步。”

    不止王蔷薇大怒,就连夏想也是怒不可遏。哦呢陈的黑恶势力在郎市真是嚣张到了极点,在王蔷薇点明了他是市长的情况之下,对方充耳不闻,还有恃无恐,一点也没有退缩的意思,无法无天!

    难道说,对方非要将他收拾一顿不可?夏想一瞬间下定了决心,以暴制暴有时还真是必须的选择,他心中拿定了主意,要给哦呢陈一个颜色看看。

    王蔷薇也不说话,退后一步,她身后的几个人就立刻向前一步,挡在了她的面前,对马汉和张龙怒目而视。马汉和张龙两个人面对四个人,一点也没有惧意,反而一脸狞笑向前迈了一步。

    一步迈出,王蔷薇带来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吓得后退了一步,可见哦呢陈之威在郎市,真是无人可挡。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