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04章 较量,寸步不让

《官神》 第804章 较量,寸步不让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当然知道利害关系,但他不是被吓大的,也从来没有在打压面前退缩过,就等众人的掌声一落,才说:“同志们的态度很积极,工作很热情,让我很受鼓舞,但有一点可能大家没有弄明白,眼见大京城经济圈就要提上日程了,作为离京城最近的郎市,又是如何对自身进行定位?难道说,政治上疏远省委,经济上附庸京城,就甘愿沦落成三流城市了?”

    此话一出,古向国顿时脸色大变,夏想,太咄咄逼人了!

    夏想并非是故意和古向国作对,古向国是市政府一把手,在政府班子里拥有绝对的权威。但他身为常务副市长,也有极大的言权。古向国不但没有给予他足够的尊重,还明显有架空他的意思,而且还联合涂筠以及几名副市长,让他在政府班子之中,连一个正常言的次序都被剥夺了,做得有点过头了。

    古向国和哦呢陈之间是密切合作的关系,已经毋庸置疑了,涂筠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夏想从李财源的身上,多少也推断出了一点。杨彬是一根关键的线,也是一个突破口,他正在寻找最合适的机会点燃。但在暗中布局的同时,在市政府之中应有的地位,也必须争取。

    否则,他在政府班子没有权威,说话没人听,想要开展工作也没有可能。

    背底里的较量要取胜,明面上的争斗,也要寸步不让。政治上的言权是基础,没有常务副市长的权力带来的巨大光环,他想在郎市站稳脚根,想为老百姓做实事,想获得背后人物的认可,只能是天方夜谭。

    既然古向国处处都想压得他抬不起头来,他是副职,也要顽强地抬起头,和古向国据理力争。

    天大地大,利益最大,对方抬出农业部,许之以利,夏想就举起大京城经济圈的大旗,诱之以利。

    古向国很威严地扫了夏想一眼:“夏想同志,郎市的定位,自然有市委市政府集体讨论决定,你不要信口开河,说话时,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很严厉的口气,就是要当众呵斥夏想。

    古向国话一说完,五名副市长中,以邵丁为,至少三人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似乎在等着看夏想出丑。

    夏想一点也不生气,脸上居然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古市长,郎市的定位确实是要市委市政府讨论决定,但不要忘了,大京城经济圈是省政府和京城签定的协议,在省政府的规划之中,郎市的定位,必须不能脱离省政府的大方向!”

    夏想的反击相当有力,等于明白无误地告诉古向国,不要以为郎市天高皇帝远,可以一切由市委市政府说了算,大京城经济圈是燕省和京城之间的对等合作,郎市作为一个普通的地级市,对不起,没有资格和京城讨价还价。

    而且大京城经济圈涉及到13个以上的市县,每个市县的定位,省政府有一盘大棋要下,郎市只是其中之一的一枚棋子,不是主帅。

    古向国脸色变幻,被夏想反驳得无话可说。省委省政府有全局的统筹安排,郎市能不服从省委省政府的决定?开玩笑,小事上可以适当向京城靠拢,大事上面,还得省委说了算,郎市还不是京城的郎市。

    古向国也清楚夏想从燕市直接空降过来,必然身负使命。省委对郎市的不信任和不满由来已久,但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对郎市动大手术,也是因为郎市的环境太复杂了,不但政治上有京城的势力扎根,还是哦呢陈暗中令人恐怖的影响力,外部手术不能根治,堡垒只能从内部攻破。

    夏想,就是排头兵。

    所以古向国才竭力压制夏想,却不想夏想年轻归年轻,行事手法老辣而且让人防不胜防,真是一个棘手的角色。

    “照你说,省里想怎么定位郎市的角色?”古向国强压怒气,想给夏想出一个难题,“你在燕市呆得最久,和省里关系密切,了解省领导的思路,先给我们指指方向,也好让我们有心理准备。”

    “呵呵。”邵丁附和着笑出声,“就是,夏市长给我们上上课。”语气之中,不无嘲讽之意。

    夏想面对古向国对市政府强大的掌控力,却依然一脸坦然,不慌不忙地说道:“其实省领导的思路也好猜到一个大概,只要将环京城经济圈13个市县的各自优势列举之后,不难得出结论。凭借郎市的地理优势,郎市的定位大概在以下几个方向,第一,菜篮子和农业观光,第二养老、度假、休闲,第三,接收京城许多低附加值的工厂,成为京城的配套城市,或者说是京城的卫星城,等等,以服务和休闲为主,建造一座立足燕省,面向京津的新型郎市。”

    古向国一脸沉思,低头不语。邵丁一脸惊讶,说不出话来。其他几名副市长都纷纷交头接耳,小声议论,对刚才夏想所说的思路,交流了一下看法,都对夏想提出的郎市的定位,表示认同并且大加赞赏。

    定位准确、清晰,符合郎市的现状和长远前景。

    就连古向国对夏想大有成见,也不得不承认夏想确实有眼光,他的提议不但囊括了自己和艾书记以前商议过的部分,还有许多想法很前,也很符合郎市的现状,几乎没有遗漏之处。作为一名上任不到一个月的常务副市长,能将郎市看得如此透彻,实属不易。

    夏想不但在对付哦呢陈之时有手腕有胆气,在政治层面,也是一个有见解有眼光的官员,古向国心里清楚,夏想越有才干,越有实力,就越对他的权威构成威胁,就必须加以压制。

    就等涂筠回来之后,再好好商议一下对策,在政府班子里进一步对夏想的工作进行约束,将他的工作分散给几个副市长,将他架空!

    古向国打定了主意,表面上却假装饶有兴趣地说道:“夏想同志的设想,确实有独到的见解,不过设想只是设想,又只是远景,华而不实,再说等省里定下方案之后,也许半年,也许一年,黄花菜都凉了。老百姓是有钱不买半年闲,我们制定相关政策,也要有可以立竿见影的效益才现实,否则就是空中楼阁了。所以我认为现阶段,还是农业部的新兴农业的试点推广可以为郎市带来实惠。其他诸如菜园子、农业观光,现在想想就可以了,还是留待以后再说好了……”

    古向国说得轻松,也用的是半开玩笑的口吻,实际上还是讽刺夏想不切实际,好高骛远,嘴上说得漂亮,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农业部用3ooo万投资来推广新兴农业,说白了,就是推广转基因,用3ooo万就买走了郎市人民的食品安全,就让全郎市人民当了小白鼠,郎市人民还真是廉价,照我说,农业部不拿出3个亿,别想在郎市搞什么试点推广。”夏想很不客气地反驳古向国。

    古向国十分恼怒:“夏想同志,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3ooo万的投资已经不小了。郎市的农业产业一直展缓慢,虽然也引进了一些投资,但数额都很小,农业部的3ooo万已经是郎市最大的一笔农业投资了。”

    夏想胸有成竹地笑了:“今天我刚刚和远景集团进行了接触,作为为燕市做出过突出贡献的大型集团公司,远景有意来郎市投资农业观光,初步计划是投资1个亿。”

    邵丁正坐在椅子上用力向后仰,准备伸伸懒腰,夏想话一出口,他一下脱了力,椅子迅回落,差点让他摔倒不说,还险之又险只差一丝就让他的脸和桌子来一次直接接触——他双手按住桌子才没有摔倒门牙,惊讶地看着夏想,一脸的难以置信。

    古向国也是吃惊不小。

    农业部许之以利,夏想不但一方面竭力反对,另一方面还拉来巨额投资,以1亿来力压3ooo万,真是一步好棋。而且是以投资农业观光的名义,分明就是故意挤兑农业部的试点推广。

    古向国眯起眼睛,心中犯了难。1个亿的投资确实不小,用在农业观光上面,前景确实比试点推广广阔多了。但农业部的试点推广,不仅仅是投资的问题,还有政治因素必须考虑在内。

    一方面是真正为了郎市的前景着想,一方面是接受农业部的试点推广可以为个人带来巨大的政治上的好处,只思索了不到半分钟,古向国就有了决定:“这件事情等涂市长回来之后,再深入研究一下。涂市长正好到农业部进行洽谈合作项目去了,或许她还能说服农业部加大投资力度。农业部的试点推广在全国有示范意义,也不能简单地以项目投资来看待。我的意见是,要综合考虑政治和经济的两重因素。”

    古向国的态度不出夏想的意料,政治人物考虑问题的出点,将百姓利益放到第一位的时候不能说没有,只能说少得可怜。如果古向国确实一心为百姓利益着想,也就不会先置转基因的危害于不顾,现在又对远景集团的1亿投资说不了。

    涂筠去京城农业部,夏想也清楚她是做什么去了,跑部钱进,肯定是拉关系找项目去了,说到底,也是为了配合农业部来郎市投资所做出的一个友好姿态,表明了郎市的积极态度。

    还有一点,涂筠也是回家和丈夫团聚去了,她的丈夫戴吕茂也在农业部工作,不过并不负责转基因项目。听说是市场司副司长,副司职务,享受正厅待遇。

    戴吕茂的情况,还是李财源和汤化来告诉夏想的。

    现在不能示弱,必须树立一个不服输的形象,夏想就很不满地提出了意见:“古市长,农业口归我管,涂市长却代表市政府到农业部联络工作,是不是手伸得太长了?我表示强烈不满!”

    夏想的话在理,古向国就忙解释说道:“涂筠同志的情况有点特殊,她的丈夫在农业部工作,由她出面,可以更好地打打人情牌,你要从大局的角度考虑问题,不要意气用事。”

    夏想才不是意气用事,他是故意提及此事:“说到打人情牌,我正好也认识农业部的一位司长,明天也去农业部跑跑关系,古市长,您有没有意见?”

    古向国被夏想逼得无路可退,涂筠都去了,夏想要去也理所当然,只好答应:“可以,不过要注意坚持正确的立场。”他也只能如此说说了,夏想要是想方设法从农业部内部阻止试点推广,他也找不到理由拒绝。当然,他并不相信有这个能量。因为他很清楚,支持转基因的后台是如何的强大。

    夏想见古向国点了头,就笑了一笑:“我明天一早动身去农业部,正好顺道再和远景集团接触一下,就投资农业观光的问题深入交换一下看法。机会合适的时候,我会向艾书记提议,提交到常委会讨论一下。”

    古向国愣在当场,夏想一点面子不给,寸步不让,铁了心要和他唱反调唱到底了?他非常不悦地拂袖而去:“夏想同志,我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更不要一条道走到黑!”

    夏想也没接古向国的话,反而冲在座的几位副市长笑了一笑:“我希望我们不要成为郎市人民的罪人,世界上没有回头路可走。”说完,他也不顾众人一脸愕然,扬长而去。

    副市长们都清楚,政府班子内部的不和,已经公开化并且白热化了。

    邵丁望着夏想远去的背影,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午,夏想和刘一琳碰了个头,就农业部的试点推广问题,交流了看法。刘一琳对转基因也是持全盘否定的态度,不过她对前景表示不太乐观,因为既然有哦呢陈的介入,在常委会通过的可能性极大。

    “艾书记最后估计也会点头支持,农业部的试点推广,有方方面面的势力介入,很棘手。我的建议是,您最好见好就收,别弄得太被动了。”刘一琳对夏想最近的强势不太理解,不过她也是暗暗佩服夏想的手腕,竟然在和哦呢陈的交手之中,胜了一个回合。

    不过对于夏想和宋一凡之间的关系,又多了一点男女关系方面的猜测,却又不问出口。

    刘一琳和涂筠作为郎市核心权力层的两名女性官员,两人性格迥异,和涂筠的强势相比,她行事低调,风格温婉,就是有一点,心机比涂筠深沉多了。

    在夏想看来,刘一琳比涂筠的从政之路更宽广。但他认同刘一琳的为人,并不一定就认可她的观点。

    “有所为,有所不为,刘部长,有些原则问题不能动摇,一个国家想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要有底线,做人也是如此。国家如果没有底限,做人如果没有原则,都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刘一琳见说服不了夏想,摇了摇头:“算了,反正上常委会讨论的话,我会和您保持一致,再多的支持,我也无能为力了。”

    夏想就对刘一琳的支持表示了感谢:“有时间请你吃饭。”

    刘一琳轻笑一声:“真现实,我要是反对您的立场,别说请我吃饭了,会不会翻脸不认人?”她宜喜宜嗔的样子还真有诱人的风姿。

    夏想哈哈一笑:“那倒不会,不过话说回来,刘部长既是组织部长,又是美女,想请你吃饭的人在郎市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能请动你,还是我的荣幸。”

    刘一琳被夏想一夸,脸红了,白了夏想一眼:“你比我还小,敢调戏姐姐?”

    ……

    晚上,夏想和连若菡通了电话,说明他明天要到京城一趟。其实夏想在农业部没有什么关系,但要想认识一两个司长,也不是难事。他到农业部并非为了转基因的事情,而是想打听一下风向,看看农业部对在郎市试点推广的决心到底有多大。

    同时,也顺道送宋一凡回学校。宋一凡懒着不走,夏想再宠她,也知道学业不能放松。

    远景集团投资农业观光的事情,夏想事先和连若菡商量过了,连若菡也表示同意。她相信夏想的眼光,而且在她看来,远景集团就相当于夏想的手臂,夏想需要的时候,指哪儿打哪儿。

    晚上睡觉的时候,宋一凡又闹了一出乌龙。两天来,她一直睡夏想的床睡得好好的,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良心现,觉得夏想总睡沙不太好,就想和夏想换换。夏想不同意,她就一撒娇二耍赖三装哭鼻子,夏想就只好同意了。

    睡到半夜,正香甜时,就听到客厅传来一声不太正常的动静,夏想急忙出来一看,哑然失笑,宋一凡不但只穿了内衣裸露在外,而且还掉在了地上——幸好地上铺有地毯,而且沙也不高,才没有摔痛。更让他啼笑皆非的是,宋一凡抱着枕头,以一个十分不雅观的姿势,斜着大腿,肉光致致,侧躺在地毯之上,醒都没醒!

    夏想就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他又睡了沙。

    第二天一早,就被宋一凡的惊叫惊醒了,她从卧室出来,叉着腰,冲夏想凶道:“夏哥哥,你昨天晚上肯定非礼我了,你看我的大腿都青了,腰也特别疼,你……太欺负人了。”

    夏想眨了半天眼睛,没有说出话来,他真是比窦娥还冤!

    ps:新的一周了,求票、支持。本周,将继续为大家奉献精彩,强烈呼吁票和,谢谢兄弟们了。V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