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07章 初步,艰难之路(感谢支持!)

《官神》 第807章 初步,艰难之路(感谢支持!)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其实平心而论,刚才的一幕,也出乎夏想的意料,尽管他知道是有人暗中助他,但却没有想会采用如此激进的手段,而且正主也没有露面,就让他也对赵小峰多了一层认识。

    在麻帆打电话找救兵的时候,夏想也打出了一个电话,不是给老古,也不是给他所有京城的老朋友,而是新朋友赵小峰。

    赵小峰一听夏想在京城遇到了麻烦找他出面,就十分爽快地一口答应,说是马上赶来。

    夏想的用意很深,赵小峰有意和他联手在郎市阻止转基因技术的推广,就算赵小峰有利益差眼点,他也要看到赵小峰的诚意才行。今天他和涂筠正面生冲突,又涉及到副市长麻扬天,如果赵小峰直接露面的话,就表明了他完全和涂筠、麻扬天对立的立场。

    夏想有意等赵小峰出面之后,看他如何圆场。没想到,赵小峰没有露面,却派来一辆悍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麻帆撞了一个七零八落,以间接帮他解决麻烦的方式,以一次惨烈的碰撞,无声表明了他的立场。

    比夏想想象中坚定,但同时也传递了另一层含义,赵小峰没有露面,看来他还是不想和麻扬天产生正面矛盾。

    不管如何,赵小峰的出手风格,既果断,又有点另类,有点意外,又在情理之中。

    事已至此,夏想就乘胜追击,不信涂筠还能强硬下去。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过招,要的就是一个心理优势。

    涂筠确实有点怕了,刚才的惊心动魄是她从未经历的生死交锋,而夏想的镇静和若无其事,就更让她断定夏想此人,不但城府极深,用心叵测,还有心狠手辣的一面,联想到他对哦呢陈手下所下的狠手,她第一次在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丝裂缝——争什么?女人再强,能强过男人?

    但随即她又想到她在郎市的关系网,她在京城的后台,不由又直起了腰:“刚才的悍马车是怎么一回事,夏市长会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悍马,我只知道,我的车被人砸了,我的小妹被人烦了,我要讨还公道,我要保护小妹,仅此而已。”夏想才不会承认刚才的一幕和他有什么关系,有些事情就算别人都认为是你做的,没有证据,你也要矢口否认,学会假装是政客之路的第一条要则。

    涂筠还想坚持,却见麻帆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无比痛心,说什么也不肯再多停留一分钟,在孙秘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走了……她心中喟叹一声,麻帆不争气,他退缩了,她还硬撑个什么劲儿?现在让一步,也不代表回到郎市不能再扳回一局,她就叹息一声:“修车的费用我出,我也会劝麻帆不再纠缠宋一凡。不过我们丑话说到前头,有些事情大家都心里有数,总有一天,会新帐旧帐一起算清”

    夏想笑着摆手:“其实我们之间本来没有欠帐,只要涂市长心态放平了,一切就都风平浪静。不过如果你非要故意和我过不去的话,我说过,在燕市我不会受人欺负,在京城不会,在郎市,同样也不会。”

    ……

    孙秘带来的警察也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至少一片狼籍的现场交给他们清理,也是不错。夏想和宋一凡走后半天,胡国立还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的背影,连连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厉害,真人不露相,我敢说,夏市长在京城一定有天大的靠山,要不不会连麻市长的儿子也敢收拾。”

    夏想送宋一凡回到宿舍,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北大。闹出了一场大戏,并非是他所愿。仔细一想,两次冲突都和宋一凡有关,印象中,他还从来没有因为维护一个女孩而连惹两场麻烦。

    宋一凡是他爱若珍宝的妹妹,没有人可以强迫她去做不喜欢的事情,京城副市长的儿子也不能

    至于如何处理善后,如何解决遗留的一地狼籍,就是胡国立等人的事情了,他不必操心。不过想来古向国也会大为头疼了,郎市的两名副市长的两辆专车都坏在京城,就算外人相信是巧合,也难免会议论纷纷。

    当然今天的事情造成的长远影响,连夏想也没有想到。一是麻帆从此畏宋一凡如虎,一见宋一凡出现,就立刻远远躲开,不敢照面。同时此事传扬出去之后,都知道宋一凡有一个强悍的护短的哥哥,谁也不敢再对宋一凡有轻薄的念头。

    二是他彻底得罪了麻扬天,麻扬天对他恨之入骨,甚至还动用力量打压他,最终还是间接爆了激烈的矛盾冲突。

    不过就是后话了,夏想也不是胆小怕事之人,今天收拾了麻帆,并不认为以后就真的没有麻烦了。

    出在校门,他先给宋朝度打了一个电话,交待了一下宋一凡的行踪。宋朝度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随后,夏想又打给了赵小峰。

    “赵总,手法太出其不意了,吓我一跳。不过今天你没有露面,是不是怕请我吃饭?”夏想还是不轻不重地敲打了赵小峰一句。

    赵小峰哈哈一笑,声音透露着无奈:“本来我都赶到现场了,不过一看到是老麻那个小子,就又回去了。我倒不是怕惹了麻扬天,而是正好手中有一个项目经他过手,不想面子上过不去,夏市长,你可要体谅一二。”

    利益当头,赵小峰躲在幕后,可以理解,再说夏想也自知他和赵小峰交情不深,刚才赵小峰出手助他,已经算是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虽然手法比他想象中要激烈一些。

    “不过我相信效果还算让夏市长满意,是不是?呵呵,现在想让我请你吃饭,没问题,京城所有大饭店,随便选。”赵小峰也清楚夏想对他的试探之意,他也听说了夏想在郎市和哦呢陈之间强硬的碰撞,知道了夏想是一个手腕令人防不胜防的厉害角色,“回头我会让人给你送一份涂市长的材料,虽然不太详细,但肯定也有可供参考的地方,怎么样,就当是我刚才没有露面的一点补偿好了,呵呵……”

    赵小峰的态度之好,多少出乎夏想的意外,他又主动提供涂筠的材料,对他来说虽然不再是雪中送炭的必需,也算是锦上添花的光彩,就很高兴地笑纳了:“饭,以后等赵总到郎市再吃好了,材料就先给我的秘书李财源,我在京城还有点事情要办,就不麻烦你了。”

    赵小峰也没勉强:“好说,好说,我已经筹集了5ooo万的投资,准备几天后再到郎市加大说服力度,还请夏市长在市委里面多多周旋,不要让农业部的阴谋得逞。涂市长这一次来京城,好象就是到农业部游说去了,听说农业部也有意追加投资,投资额也增加到了5ooo万……”

    形势还是很严峻,不容乐观,夏想就直接点明:“赵总,你的5ooo万投资还是少,远景集团准备出资1亿在郎市投资观光农业,我的建议是,不如你和远景集团接触一下,投资合并一处,拿到项目之后,再细分观光农业和你的有机基地,可能会提高成功的可能性。”

    赵小峰沉吟片刻:“我会好好考虑你的建议。”

    刚挂断赵小峰的电话,宋朝度的电话就又急急打了过来,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小夏,谢谢你。”

    夏想一下愣住,印象中宋朝度一向沉稳有度,没有急迫的时候,和他也从来没有客气过,谢他什么?还没醒悟过来,宋朝度又说:“刚才小凡给我打电话了……我一向认为你沉稳、冷静,没想到为了小凡也有怒冲冠的时候,真是难为你了。你对小凡的照顾,让我很感动。”

    宋朝度的声音低沉下去,显然是动了感情。

    自从夏想认识宋朝度以来,还是第一次现宋朝度失态的一面。每个人都有弱点,都有软肋,宋一凡就是宋朝度的掌上明珠。

    “小凡就和我的亲妹妹一样,宋省长,您不用客气,我照顾她,是因为我和她情同兄妹。”夏想的话里话外,暗示他将会一直如兄长一样照顾宋一凡,不因为宋朝度的地位而有所改变。

    宋朝度沉默了片刻,似乎要调整情绪,片刻之后又语气轻松地说道:“我现在真的是很羡慕永国,他生了一个好女儿,早早就套牢了你。要是你还没有结婚,我非让小凡嫁给你不可……”

    难得宋朝度也有开玩笑的时候,夏想也笑了:“小凡是个好女孩,在我的心目中,她是不容任何人侵犯的小妹。”

    宋朝度呵呵一笑,仿佛是不经意地说出了一句:“小凡由你照顾,我也就放了心,可以更好地投入到工作中了,可能以后的担子要更重了,叶书记明年有可能会调到京城……”

    夏想认识宋朝度好几年了,宋朝度的为人他不敢说非常了解,也自认还算略知一二。宋朝度属于凡事稳妥有余,激进不足的性格,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也从来不对人许诺,而且他接受一个人的过程比较漫长,因此在宋朝度身边,据夏想所知,真正的亲信也有,但却是极少。

    今天宋朝度意外含蓄地点出叶石生即将离开燕省上任京城,实际上是向他暗示,随着范睿恒接任省委书记,宋朝度担任省长几乎已成定局。

    特意在电话中说明,就强烈地表明了宋朝度的态度,就是他对自己已经上升到了完全信任并且愿意托付的高度,因为自己竭力维护宋一凡,再加上以前自己对他明里暗里的诸多帮助,以及他对自己能力的认识,终于,宋朝度向自己完全敞开了大门。

    夏想明白了宋朝度的意思,意思是,宋朝度就任省长之后,将会是他最坚强的后盾,他心中也是心潮澎湃。他重生之时,一直将宋朝度当成从政道路上的最大依仗,尽管后来随着眼界的开阔,随着层次的提高,宋朝度不再是他视线之内最高级别的官员了,他也有了遮风挡雨的关系网,但心中始终放不下对宋朝度的向往,毕竟,在他从政之初,在跟随李丁山前往坝县之时,也间接地借助了宋朝度的力量。

    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他已经获得了宋朝度完全的认可,是因为他一步步和宋朝度联手合作、关系坚定地走到了今天,仅此还不够,还因为他不遗余力地维护了宋一凡,触动了宋朝度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才让宋朝度不管是对他能力的认定,还是对他为人的鉴定,都达到了两重满意,才第一次向他完全敞开了从来没有开启的一扇门。

    不出意外,夏想心里很激动,他将是宋朝度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不会再有另外一个既得宋朝度百分之百信任,又被宋一凡全心全意依赖的人出现,他是唯一。

    而宋朝度明年接任省长,算算他才5o出头,不出意外的话,宋朝度迈入副国级问题不大,甚至有可能正式进入国家领导人的序列,或许最终成为九巨头之一,也不是没有可能。

    夏想挂断宋朝度电话,因为和涂筠冲突而带来的负面情绪一扫而光,不由心情大好。

    没有了专车,在别的地方或许会作难,在京城还难不到夏想。他直接到了连若菡处,连若菡二话不说又新买了一辆沃尔沃给他,连夏想也觉得有点浪费,随便从公司开一辆就可以了,连若菡却坚决不同意,说不让夏想开二手车。

    “别人开的车你再开,我心里不舒服。”她语气淡淡的,表情却很坚定,“我的男人,不一定什么都要用最好的,但一定要用全新的。”

    夏想就有些感动,抱着连若菡亲了一口,惹得连若菡大为羞嗔:“你真胡闹,多大的人了,儿子在旁边,你也不注意一下影响……”

    扭头一看,连夏正低头翻看夏想给他买的图书,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两人的亲昵动作,连若菡就无奈叹了一口气:“连夏越大,越爱看书,经常一坐就是半天,小小年纪最喜欢天文地理知识,对商业一点也不感兴趣,可怎么办才好。”

    夏想倒是很宽心:“不喜欢经商也好,现在国内有一股不好的风气,唯商人和明星才是成功,不尊重知识,不推崇科学家,是导向的悲哀。只有科学家才是为社会和人类的展做出巨大贡献的无名英雄,是他们推动了整个社会前进的动力,商人和明星只是在科学进步的基础之上的衍生品而已。如果连夏想当科学家,我支持他。”

    “我要当大科学家。”连夏终于抬起头来,握紧了右拳。

    连若菡笑了:“你可真惯儿子,以后,你对他肯定比对我好。”

    “那当然了,自己家的孩子别人的老婆,儿子第一,老婆第二……”夏想话未说完,就已经结实地挨了连若菡一顿粉拳。

    下午,夏想驱车前往农业部,经易向师介绍,他直接找到了一名名叫金成的司长,深入了解了一下农业部对转基因技术的支持力度,因为有易向师的关系,金司长给夏想交了底。

    结果让夏想触目惊心,又无比痛心。

    农业部各个研究司,上至司长,下至专家,都参预了美国转基因技术课题的研究,不是有股份在内,就是有家人亲人在转基因公司工作,和美国转基因公司之间的联系之密切,让人很难对他们能持公正的立场产生信心。

    不仅如此,秦进海副总理也在不同的场合表过支持转基因技术的讲话,除秦副总理之外,付伯举副总理也是转基因技术的坚定支持者。

    而且农业部刚刚获得了一笔财政拨款,就是用来推广转基因技术的专项资金。郎市因为气候温和,又离京城最近,成为农业部专家的选目标。而且有传闻中,付伯举和秦进海也达成了共识,一致认为郎市最适合转基因技术的推广。

    应该说,了解得越深入,夏想的心情越沉重。想要从上而下阻止转基因在郎市的推广,已经无能为力了,因为虽然他不清楚中央九巨头之中谁是转基因的支持者,但不用怀疑的是,肯定有,甚至有可能还不止一人。

    当然,转基因推广一直以来在国内悄无声息地进行,顺利,而且不为人所知,其中也有中宣部严格控制新闻媒体的功劳,就至少证明了一点,主管意识形态的巨头之一对转基因的推广,持默认的态度。

    如果他和吴才洋关系可以的话,倒是可以从吴才洋口中得出一些内情,只可惜,他和吴才洋现在还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农业部直接以部委和地市之间的对接来推广转基因,省委也不好出面阻拦,毕竟郎市作为一级政府,有很大的独立权。如此说来,赵小峰的眼光也很毒辣,想要阻止转基因在郎市的推广,就只有从郎市内部建起一道坚固的铜墙铁壁了。

    但实际上,夏想到郎市的时间还短,还不足以团结大部分常委和古向国抗衡,而且说实话,如果艾成文和古向国都点头的话,就算过半常委反对,也未必管用

    难道说,他只能孤注一掷了?夏想一瞬间下定了决心,拿出电话打给了李财源:“准备动手”

    ps:今天不少兄弟支持官神,和打赏火热不断,让老何开心之余,倍感压力,深知必须兢兢业业,以时刻不能放松的努力来回报诸位兄弟的厚爱,鞠躬感谢。最近两天事情颇多,总是耽误码字,争取明天开始,稳定下来。最后郑重感谢一下痴迷官场小说和灯塔第第13位盟主()V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