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10章 文斗,君子动口

《官神》 第810章 文斗,君子动口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我和夏市长认识不久,对他的为人还谈不上了解,不过从最近生的几件事情来看,让我对他的人品产生了怀疑”

    涂筠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在场人都面面相觑,不敢相信涂筠会如此失态,竟然在常委会上对夏想评头论足,而且夏想还是比她排名靠前的常务副市长。

    在座都是在官场上混了十几甚至几十年的老官场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有见过,当面拍桌子骂娘,当面泼脏水,甚至轮椅子打在一起的事情,也时有生。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和涂筠一样,不谈论事情,而直接谈论人品的举动,说白了,就是直截了当地人身攻击了。

    刘一琳脸色大变,想说什么,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端坐不动,一脸镇静,没有愤怒也有丝毫回应的表示,她就又忍住了。

    古向国没有要制止涂筠的意思,艾成文也就没有话。涂筠和夏想交手,艾成文是坐山观虎斗,不管哪一方胜利,他都没有任何损失。

    涂筠也不傻,她故意停顿一下,见没有人出面阻拦,连夏想也是没有动上一动,就知道了各方心思,也以为夏想被她气势压住了。

    涂筠不是失态,就是要在常委会上报一箭之仇,一想起在北大的惊心动魄的一幕,想起她爬在地上浑身是泥的糗态,还有散落了一地的**,肯定都让夏想看得一清二楚。再想到夏想阴险和邪恶的手段,她今天就要是当众让夏想丢人,要狠狠地打击夏想的威望。

    “夏想同志的为人,我不想从正面评论,就从我和他接触以来生的几件事情,简单说一说。”

    涂筠从站起到现在,大概有了半分钟时间,不见古向国出面阻拦,也没有艾成文伸手制止,夏想就清楚郎市一二把手的心思,还是有点阴暗,都想看涂筠的失态和他的出丑。

    涂筠失态,而且对他恶意攻击,他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心理失衡,而且从表面上似乎是她无事生非,故意搅局,其实正是谋划得非常精彩的一出戏,涂筠是排头兵,古向国稳坐钓鱼台,艾成文坐山观虎斗,其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甚至可以肯定地说,涂筠如此气盛的背后,也有哦呢陈的影子在内

    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夏想反而轻轻一笑,身子朝后一仰:“早就听说过涂市长喜欢指点江山,今天难得一见涂市长慷慨激昂的一面,还要对我指点指点,好,我就洗耳恭听。”

    谁都知道涂筠肯定没有好话,谁都以为夏想会恼羞成怒,不料夏想还是一脸淡定,似乎一点也不恼,就不得不让众人暗暗佩服,都在暗想,换了是他们被涂筠当众攻击,不拍桌子骂娘才怪。

    涂筠气势十足,她有底气有信心给夏想致命一击,所以才不认为夏想真的镇静自若,心想,装,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先是夏市长和金银***的交往……刚来郎市,夏市长就和金银茉莉来往过密,听说她们还单独邀请了夏市长前去品茶?夏市长确实年轻,来郎市又是独身一人,没带家属,他的心理和生理有些饥渴也很正常,我对他的做法表示理解。”

    众人脸色大变,涂筠的话摆明了就是攻击夏想有作风问题,而且捕风捉影就拿来说事了,有点过分了,真的过了。

    夏想却轻轻点头:“谢谢涂市长的理解。涂市长今年4o岁了,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龄,也是一个人在郎市,想想单身女性和男人相比,更不容易,我很同情你。”

    统战部长潘树枝正在悠然自得地喝茶,猛然听到夏想妙趣横生的回答,忍不住笑出声来,一下呛个正着,满脸通红咳嗽个不停,还喷了五堂市委书记伍晓明一身。

    不止潘树枝笑,不少人也没憋住笑出声来,整个常委会几乎是讥笑声一片。

    夏想够犀利,反击够准确。因为郎市市委有两个女性官员,刘一琳还好一些,平常端庄大方,而涂筠最喜欢涂脂抹粉,打扮又刻意性感,常委们大部分是男人,是男人就难免对身边的女人有猜测有想法,私下里关于涂筠的议论可是不少。

    不过却没有人敢当众说出,夏想真有一套,借涂筠攻击他的事情,被他轻轻一拨反弹了回去,正说中所有人平常最爱议论的关键部分,就如同挠到了所有人的痒处。

    涂筠就感觉如同被人扒了衣服站在众人面前一样,脸上烧,心中怒,实在没办法了,情急之下只好说道:“我家那位在京城,一个小时就到了,你家在燕市,要三个小时,我比你方便多了。”

    这一下连艾成文也没有忍住,一下笑出声来:“涂筠同志,如果你没有别的话要说,下面就请同志们继续表决了。”

    涂筠的本意不是让夏想在常委会上一败涂地,而是不但要让他惨败,还要再打击他的威望,败坏他的形象。只是没想到夏想太狡猾,一句话一反击,差点让她的计谋流产,她就忙说:“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请艾书记等一等。”

    “夏市长一来郎市,不但第一时间认识了金银茉莉,还被王蔷薇请进了九号公馆,待为上宾,听说王蔷薇还送了他一张钻石卡,真是让人羡慕。夏市长到底是年轻,又相貌堂堂,人一到郎市,身边就有美女环绕,而且还特意提前一天来到郎市,听说也是先和一个女性干部密会去了……”

    “不是密会,是约会,涂市长可是说错了。”刘一琳知道涂筠早晚会把她牵连进去,她早就心理准备,落落大方地说道,“是梅部长介绍我和夏市长认识的,我倒想问问涂市长,我和夏市长私下里会面,难道也碍了你的眼?”

    “不仅如此,夏市长前两天去京城,还损坏了政府公车,起因是他车上有一位女大学生,因为女大学生男朋友吃醋,最终导致公车被砸……堂堂的常务副市长因为争风吃醋而导致政府公车损坏,再联想到夏市长到了郎市之后的所作所为,就不得不让人对他的作风问题,产生强烈的怀疑”涂筠不理会刘一琳的质疑,一口气说完了她精心准备的言,就是要在所有人面前,打夏想一个响亮的耳光。

    其实以涂筠的政治智慧,不足以坐到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位置,她城府不深,又易怒,但因为背后有人,又有身体优势,终于升到了副市长的高位,不过因为能力有限,在京城方面帮她运作进了常委会之后,再想向上一步,已经十分困难了。

    涂筠在副市长的位置呆了四年,本想借此机会担任常务副市长,就可以有了扶正的机会,却被夏想挤到了一边,就让她对夏想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再有和夏想之间爆了一系列的冲突之后,她对夏想更是恨之入骨。

    今天在常委会上对夏想的难,并非是她失态,而是她在背后和人精心策划的一出好戏,她是急先锋,有人坐在后面为她助阵,要的就是重重地打击夏想的威望,毁坏夏想的形象,如有可能,将夏想狼狈赶出郎市就再好不过。夏想一走,省委也不可能再调人前来,她就会坐地接任常务副市长。

    更深层的内幕是,涂筠还接到了麻扬天的电话,麻扬天很傲然地告诉涂筠,让涂筠在郎市怎么刁难夏想都没问题,出了问题,他在京城为她化解危机。总之一句话,打击夏想,架空夏想,最终达到让夏想在郎市犯错误并且滚蛋的目的。

    上,有京城的后台撑腰,中,有郎市的关系网可以依靠,下,有哦呢陈的地下势力垫底,她怕什么?她就敢在常委会上指着夏想的鼻子,说夏想有生活作风问题,因为她不怕夏想作,不怕艾成文拍桌子,更不怕别的常委和她顶撞。

    况且常委会上的事情,就算是拍桌子骂娘也传不到外面去,反正影响就局限于十几个人,怕什么?况且十几个人中,她了解大部分人,反而是夏想基本上谁也不了解。

    涂筠最后以十分沉痛的语气说道:“一个刚刚上任就有生活作风问题的常务副市长,还口口声声为国为民,他能坚持公正的立场?他心中还有大局观和郎市人民的利益?他反对农业部的试点推广,还自称没有私心作崇,如何让人相信他是一名党性坚定的国家干部?在此我向常委会提议,就夏想的生活作风问题,进行详细调查”

    好一招转移视线的手段,好一手当众打击的手法,涂筠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夏想射来。

    夏想纹丝不动,心中也是怒火燃烧。

    不得不承认,涂筠的手法虽然恶劣了一些,但确有成效,而且艾成文不制止,古向国又纵容,实际上也反映出郎市市委的关键人物对他的到来,还是有抵触心理,并且巴不得他犯下错误然后走人。

    他当初能利用财政局常务副局长的人选问题,稍微撬动了一点艾成文和古向国之间的利益,但实际上,在一致对外的大局观上,两人还是愿意看到他受到排挤,因为在一心向京城靠拢的艾成文和古向国眼中,他是省委派来打入郎市的一根木桩,要的就是将郎市的局势从内部攻破。

    所以才有今天涂筠在常委会上对他指责了半天,却没有一人话反对,任由涂筠当众作,就已经很说明了问题。

    夏想的手指轻轻落在桌子上,今天的常委会开成如此结果,也让他对前景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想要在郎市真正打开局面,想要团结中间力量,建立自己的班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今天碰撞,算是第一步

    所有人都等待夏想的反击,看夏想如何应对,不可能夏想被涂筠攻击一通,他一点也不还击,不料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夏想只是轻轻合上了材料,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涂市长说完了?说完了就继续开会,没有证据的事情,捕风捉影也拿到常委会上大讲一通,你有时间,也请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好不好?”

    就这么简单的反击?就连吕一可也不敢相信地看着夏想,心中为夏想鸣不平,被人当众打脸了,还若无其事地假装大方,现在可不是大方的时候,现在要的就是狠狠打回来,才会让别人高看一眼,否则,别人就会认为你服软了,就会看低了你。

    张樱籍虽然和夏想交情不算很深,也替夏想着急,怎么能轻轻揭过去?该还手的时候,绝对不能手软。

    别说和夏想有交情的几人心中不解,就连艾成文也是大为惊讶,夏想有时雷厉风行,有时又绵里藏针,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点手段也没有施展,不是他的风格。

    涂筠见夏想偃旗息鼓了,就更得意了:“夏市长,怎么无话可说了?也不解释两句,是不是我说的都是事实,你都默认了?”

    涂筠步步紧逼,夏想却依然不动如松:“涂市长,我说过,捕风捉影的事情少说,如果你有证据,哪怕只有一张照片,我也承认。否则,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也有作风问题,因为你和某个男人来往过密。”

    涂筠自认胜券在握,才不怕夏想的反击,冷笑一声:“我和谁来往过密了?有本事你说出一个名字,也让在座的同志们评评理,是我无理取闹,还是你信口开河?”

    夏想才来郎市多久?身边要人没人,要势没势,她的事情,他别说知道了,就是听估计也没有听说。涂筠自信她的秘密埋藏极深,郎市无人知晓。

    “我还真听说有一件事情和涂市长有关……”夏想伸伸手,用手一指座椅,“涂市长也站了半天,肯定也累了,坐下说话。既然今天同志们都对作风的话题感兴趣,也不讨论正事了,好,我也就给大家讲讲一些人的作风问题,对了,还有经济问题”

    夏想的语气突然严厉了不少,脸上的表情也由轻松变为严肃。

    当然,刚才话中的讽刺意味落在众人耳中,都各有不同的反应。

    古向国脸色变了一变,也不知道是因为夏想所说的作风问题还是经济问题,反正他下意识地看了涂筠一眼。

    涂筠原以为她在夏想面前又重新树立了心理优势,没想到夏想不过脸色一变,声音一高,她立刻就吓了一跳,一下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回到了椅子上,顿时惹得一阵轻笑。

    虽然是轻笑,也让她脸上烧,感觉刚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占据了上风,一下就又被打回了原形,她当然不甘心,又一下猛地站了起来:“好,那就请夏市长说出一个一二三来,要是说不出来,你当着艾书记和古市长的面,向我赔礼道歉。”

    还真够蛮横无理的,明明是她一开始主动挑起事端,攻击夏想,夏想刚反击了一句,她就想让夏想向她低头认输,涂筠今天的表现,真够抢眼

    夏想也不急,缓缓地说道:“涂市长的生活作风问题,其实大家都心里有数,不过就是没人敢说出来罢了,既然涂市长愿意公开,我就不客气了……”

    所有人都支起了耳朵,想听夏想说些什么,不料夏想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就从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高喊:“涂筠,你给我爬出来”

    “杨彬,你给我滚出来”

    声音之大,震耳欲聋,旁边还有人在劝:“这位同志,请不要高声喧哗,这里是市委机关,不是菜市场”

    “我管什么市委机关,涂筠那个臭女人睡了我的男人,就找她没完。别以为她是女市长就可以随便玩玩男下属,她也有领导,我找她领导讨个公道”女人的声音中气十足,在外面回荡不息。

    正在开会的全体常委都听得清清楚楚,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太夸张了,太惊人了,太八卦了,怎么让人找到了市委机关不说,还堵在常委会外面?好嘛,全体常委都听到了涂市长睡了别人的男人……等等,是谁?是原先被开除一次又重新回来上班的司机杨彬?

    是不是真的?涂市长真的这么重口味,连司机也不放过。不少对涂市长到底和谁有暧昧关系一直有所猜测的常委,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上了古向国。

    古向国被众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看,也是脸上烧,不由大怒:“什么人在外面大喊大叫?赶紧赶了出去”

    古向国说得理直气壮,实际上心中还是暗暗心惊,因为他已经听了出来外面的人是谁,正是杨彬的老婆袁丽丽。

    杨彬是古向国的远房亲戚,袁丽丽他自然认识。杨彬和涂筠会有私情,怎么可能?在他眼皮底下能生这样的事情,他会一点也不知情?不可能再说涂筠怎么也不会看上杨彬,以他对涂筠的了解,说她和杨彬有一腿,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诽谤。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