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12章 两难,抽丝剥茧

《官神》 第812章 两难,抽丝剥茧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散会后,夏想回到办公室,见李财源一脸成功的笑意,就不轻不重地敲打了他一句:“财源,要记住一点,胜不骄败不馁才可成大事,最可悲的事情是战先庆功,得意而忘形。”

    李财源明白了什么,立刻一脸严肃:“是,夏市长,我明白了,以后一定改正。”

    夏想又笑了,摆摆手进了里间,刚坐下,电话就响了,是省委来电。

    不是省政府的电话,也不是省委办公厅的电话,而是省委组织部的电话。

    “梅部长,您好。”夏想非常客气地主动问好。

    “夏想,最近怎么不去看望梅亭了?工作重要,但女儿也很重要,是不是?”梅升平上来就提到了梅亭,就让夏想心中一动,果然,紧接着梅升平又说,“昨天晓琳还打电话给我,说着说着就哭了,她想女儿了,想让我有时间带梅亭去湘江市看她,我哪里有时间?”

    夏想没接梅升平的话,他可不敢带着梅亭前往湘省去看望梅晓琳,等于是变相承认他是梅亭亲生父亲的事实,就算曹殊黧不急,连若菡非得急了不可。

    他更清楚的是,梅升平现在打来电话,可不是为了梅亭和梅晓琳之间的亲情,肯定另有要事。

    果然,梅升平又呵呵一笑:“夏想,转基因技术推广不是什么大事,现在闹得是不是太大了?”

    正戏来了,梅升平还是提到了转基因的推广。早就听说国内转基因的全面推广,是梅家和付家之间最大的合作项目,夏想一直在担心什么时候梅升平会摆到台面,他也知道早晚梅升平会主动向他提起,以梅升平的性格,有一说一,不会隐瞒得太久。

    “也不算太大,梅部长,您也知道郎市的形势,我反对转基因是因为我确实认为转基因技术不成熟,在别的地方推广我管不着,但在郎市,我就会坚决反对。没想到,本来是正常的反对转基因技术的推广,却有人借机向我泼脏水,好象我很好欺负一样,现在才刚刚开了个头,以后的事情,估计也不少……”夏想明是说郎市的事情,实际上还是向梅升平表明了他坚定的立场,在转基因的问题上,寸步不让。

    梅升平哈哈大笑:“看,你不明说,但肯定心里对我也有意见了,是不是?不错,确实是梅家和付家合作在国内推广转基因,也有国外势力的介入,不过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你好象对转基因技术有很深的成见……算了,讨论转基因技术是不是可行,估计我们也达不成共识,我就提一个条件,看在晓琳和梅亭的面子上,还有我们多年关系不错的份儿,让上一步?”

    挂断梅升平的电话,夏想第一次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如果说梅升平很强硬地要求他让一步,他在郎市所受的排挤和委屈一起作,涌上心头,肯定会一口回绝梅升平。如果梅升平提出交换条件,他也会找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拒绝。但梅升平以堂堂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之尊,降低姿势,而且还打出了亲情牌和友情牌,就让他确实左右为难。

    官员也是人,再有原则和立场,也难免在亲情和友情面前动摇,平心而论,梅升平又一向对他确实不错,让他狠不下心来坚定不移地说不。

    让上一步,怎么让?梅升平没有再细说,他也没有细问,事情或许还会再有转机,或许还会胶着,夏想对前景不太看好,在利益面前,因为以前的关系或许还有温情,但以前的友情用尽之后,还是利益最大,此时,梅升平就不会再客气有加了,而是有可能施展手段施压了。

    尽管夏想早有心理准备,或许有一天因为在某方面触动了几大家族的利益,原先的朋友也有可能反目成仇,但没有想到事情真摆在面前时,心中多少还是有点不太舒服。人都是感情动物,他也很怀念以前和梅升平在一起喝茶聊天的时光,也对梅升平对他的诸多照顾,心存感念。只是一个人走到一定的高位之后,必然要有自己的执政理念和立场,况且一直以来,夏想其实都没有改变什么,并非是今天才固执才坚守信念。

    只是现在才和梅家有冲突而已。

    想了一想,他还是给梅晓琳打了一个电话,含蓄地说出了他在郎市的所作所为,和梅家的利益生了冲突。

    梅晓琳沉默片刻,才说:“和梅家冲突,你还有邱家和吴家当后台,和邱家冲突,你也有吴家和梅家可以借势,除非你同时和三家一起冲突,那你就死定了。不过我想你没那么傻,也没那么大的能量。”

    梅晓琳确实比前沉稳并且有内涵多了,话说得很有味道,夏想就呵呵一笑:“你说梅部长要是生我的气了,会怎么对付我?”

    “他手段多着呢,要是你和他平级,他未必能胜,但他现在是组织部长,你就没有胜算了。不过叔叔表面上特立独行,其实他有时很孤独,很在意朋友和亲人……尤其是在他朋友很少的情况下,仅有的几个朋友,他当时再生气,以后也有可能会后悔。”

    女生外向一点不假,几句话就交待了梅升平的老底,梅晓琳再成熟再稳重,在夏想面前,她也是一个女人,而且还自认是夏想的女人,所以,没有隐瞒。

    夏想放下梅晓琳的电话,又想了一会儿事情,正要出门,就听到李财源报告:“夏市长,张秘书来了。”

    整个市委就有一个张秘书,张尧,市委书记艾成文的秘书,也是郎市市委所有秘书之中,最得势的一个。

    张尧年纪不大,顶多26岁。26岁就担任市委一把手的秘书,确实让人羡慕。但和29岁的常务副市长夏想一比,他今年才是科级的级别就不值一提了。因为三年之后他也是29岁,但充其量能到副处,而且还未必是实职副处。

    夏想却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人比人,羡慕死人,张尧本来一直比较自得,但自从夏想来后,他就一下收敛了许多,有夏想作为榜样,任何自以为年少得志的人,都会有羡慕嫉妒恨的心理。

    张尧是受艾成文之托,特意来请夏想到书记办公室的,因为艾书记有事找夏市长。

    按说书记找夏想有事,又在同一栋大楼办公,直接一个电话打来就可以了。但却让秘书亲自来请,就耐人寻味了,表现出的是十足的诚意。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夏想心中有数了,跟随张尧前往书记办公室。从他的办公室到艾成文办公室,路不长,但要路过许多办公室,一路上,不少人都看到了张尧和夏想有说有笑的一幕。

    在刚刚在常委会上生了惊人一幕之后,艾书记亲自派秘书去请夏想,而且还有意让别人看到,不少人都心中揣测,难道说,艾书记和夏市长要联手了?

    到了艾成文办公室,艾成文亲自起身相迎,给足了夏想礼遇,就更让夏想明白一点,恐怕艾书记是想借机搬开涂筠了。

    艾成文先和夏想寒喧几句,关心了一下夏想生活上的事情,有没有困难,吃住是不是习惯,等等,甚至还笑问何时接来家属,随后话题一转,说到了涂筠的问题。

    艾成文话里话外透露出三个意思,一是暗示夏想可以乘机将事情闹大,如果和省纪委的李书记关系不错,可以通过私下里的渠道让省纪委暗中查实涂筠的问题,同时,他还对涂筠在常委会上对夏想无中生有的攻击进行了批驳。二是含蓄地提出疑问,想探一探夏想的口风,问夏想在杨彬担任司机期间,有没有现杨彬的异常,还有杨彬为什么在涂筠事之后,突然失踪——言外之意是怀疑夏想知道一些什么,甚至在问夏想是不是幕后推手。

    第…,也是让夏想没有想到的一点,艾成文忽然讲起了王蔷薇的趣事,也就是一直在郎市部分人士之中流传的王蔷薇一夜成名的趣闻。

    “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记不太清了,反正是王蔷薇刚来郎市不久,当时哦呢陈举办了一场酒会,邀请了郎市不少党政领导和工商界人士参加,酒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有人在台上表演节目,是一个歌舞节目,有一个人唱歌,不少人在旁边伴舞。歌曲唱到一半的时候,有一个蒙面女郎冲到台上,将歌手推开,说她唱得实在太难听,还不如让她来唱。当时不少人都喝得有了醉意,就起哄让她唱,结果她还真是技惊四座,歌声非常动人,不亚于当红的歌星。”

    夏想不得不承认,艾成文实在是当官的时间太久了,讲官话套话的时候多了,讲故事的水平明显下降,将一场引人注目的盛会讲得味同嚼蜡,好在他能听个大概就可以了。

    “随后就又生了更惊人的一幕,正在唱歌的蒙面女郎开始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服,脱一件,朝台下扔一件,引得所有的人都欢呼不断。当时都喝得有点高了,都不顾形象了,最后蒙面女郎脱得只剩下了一件内衣,在台上大声宣布她叫王美如,外号王蔷薇,准备来郎市投资,希望能得到在座领导和工商界朋友的照顾……”

    夏想还是第一次见到艾成文眉飞色舞的一面,虽然他讲故事的水平一般,但说到王蔷薇的非常之举,还是一脸神往,显然,当时给他带来的震憾一直让他念念不忘。

    没想到气质高雅又有贵族气质的王蔷薇,竟然也有如此狂野的时候,怪不得刘一琳一直没有对他说出王蔷薇一夜成名之事,原来有脱衣唱歌的典故在内,想必她不好意思开口。王蔷薇也真是聪明,反正戴了面具,谁也认不出来她是谁,只需要将名气打出去就可以了。又是在郎市名流汇聚之时,而且近乎于赤身**和所有人认识,再以照顾为由开口,言语之中的暗示会让不少男人心动。

    尤其是王蔷薇如果再有一副傲人身材的话……

    夏想记得有一个笑话说,如果一个男人突然闯进了女浴室,正在洗澡的女人们,惊慌之下应该捂哪里最正确?有人回答是胸部,有人回答是下面,其实都不对,应该捂脸。因为女人身体都一样,捂住脸了,男人看见了**记不住长相也没用。

    王蔷薇深谙其中三味,以一次蒙面但半裸的出场,就带来了足够的震憾,不但一举成名,还给无数男人留下了想象的空间,了得,确实了得。

    夏想甚至不无恶意地猜测,当时在台下自称王蔷薇的女子,是不是她本人还是未知数,说不定也是一名裸替,但王蔷薇的成名之举的创意成功了,目的达到了,她就是郎市屈一指的交际花了。

    艾成文讲完王蔷薇的故事,见夏想听得也是津津有味,不由打趣说道:“夏市长当时是没在现场,如果你也在的话,感受一下当时的气氛,确实让人回味无穷。”

    难得艾成文也有风趣的时候,夏想就陪他笑了一气,然后说道:“涂市长的事情,还是需要好好查个清楚,毕竟事情闹得挺大,要给大家一个交待才行。虽然现在不方便先报到省委,但以眼下的形势来看,涂市长暂时不适合再开展工作了,可以请病假先休息一段时间。”

    实际上生活作风上面的事情,可大可小,想压就能压下来,就看你身边的对手是不是多是不是有实力了,夏想也没有想过只凭一个杨彬就能将涂筠拿下,制造慌乱,乱中取利才是他的本意。不过袁丽丽一闹,达到至少让涂筠消停一段时间的目的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涂筠一消停,转基因推广的急先锋就没有了,古向国实力大损。

    同时他也看了出来,艾成文对涂筠也是十分反感,否则也不会迫不及待要落井下石,想搬开涂筠。但简单地搬开涂筠不符合夏想放长线钓大鱼的策略,他不是为了配合艾成文才对付涂筠,他有自己的计划。

    因此,艾成文的提议,他姑且听之,并不接话。

    “也好,还是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先让涂市长休息一段再说。”艾成文见他说了半天,夏想不为所动,心中不快,知道夏想自有主意不好打动,也就不再勉强。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等夏想明白他才是郎市真正的掌舵人之后,他不向他靠拢,就别想在郎市施展手脚。

    “对了,正好有一件事情要向艾书记汇报一下。”夏想也清楚如果让艾成文没有一点收获,也显得他不会做事,“公安局有一笔财政拨款,我感觉有点铺张浪费了,就没有批准,先压了下来。”

    “是购进一批越野车的款项吧?”艾成文点头一笑,“郎市都是平原,不需要越野,一辆越野车5o多万元,一次就购进3辆,太奢侈了,确实是该压一压。”

    见两人达成了共识,夏想就笑着起身告辞。艾成文只是欠了欠身,和来时的礼遇不同的是,他只是稍微表示了一下礼貌,没有再起身相送。

    夏想也不在意,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就打给了英成。

    上次和沈立春、孙定国联系之后,夏想随后就联系了英成。一开始英成还不太接受夏想,等夏想亲自提到一瓶泥坑到了他家中之后,说出孙定国的托付,英成手提泥坑酒,感慨万千,向夏想回忆起他和孙定国当年的峥嵘岁月。

    英成家好酒无数,就爱唱十几元的泥坑,夏想就陪他喝酒。酒过一半的时候,英成就又接到了儿子的电话,说他在达才集团得到了沈副总的照顾,不但提拔了他,还委以重任。

    英成是聪明人,立刻知道是夏想的面子,就将酒重重地一放:“夏市长对我没说的,我也就不说客套话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在市局反正也快退了,就挥一下最后的余热。”

    英成在市局是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撞人逃逸就可以划归到刑事案件之中,夏想就提到了一年前的车祸。英成沉思良久才说出了他的担忧,车祸事件的背后,牵涉到不少人,查也可以,但夏想要做好有强烈反弹的心理准备。

    夏想哈哈一笑:“我和哦呢陈之间,矛盾已经表面化了,英局,我没有退路了。”

    英成和夏想碰了一杯:“告诉老孙,要是我不能好好退休,我到燕市住他家里去。”

    夏想知道英成下定了决心,也是斩钉截铁地说道:“英局请放心,我们肯定会胜利。”

    ……夏想的电话一打就通,里面传来英成的声音:“夏市长,我听说常委会上的事情,好,热血男儿。”

    夏想呵呵一笑:“让英局见笑了……等条件成熟时,如果让你负责审理杨彬,能不能顶住路洪占的压力?”

    “没问题,交给我绝对没问题,老路想压我一头,也没那么容易。”英成信心十足,他在公安局是老资格了,包括路洪占在内的所有正副局长,都让他三分。因为他以前破获过不少大案要案,是破案能手。

    下班的时候,夏想意外接到了李理的电话。李理自从上次在品茶会上见面之后,一直没有和夏想联系,今天突然现身,应该是有事。夏想对李理印象还算不错,听李理非常真诚地约他吃饭,而且口气很迫切,有大事的样子,就答应了,不过心中有一丝疑问,李理是行长,他有事,一般就会出在贷款上面,难道是……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