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13章 事件,再起波澜

《官神》 第813章 事件,再起波澜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13章事件,再起波澜

    吃饭的地点定在花海庄,是一处偏远安静的庄院,夏想驱车赶到时,李理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进到定好的房间,寒喧过后,李理第一句话就让夏想大吃一惊:“夏市长,我有情况向您汇报,涂市长和开商勾结骗取建行3ooo万贷款,不但不还,还让银行出假账做平……”

    下雨就有人送伞,磕睡有人送枕头?夏想不动声色地打量了李理一眼,没接他的话,反而说道:“花海庄名字不错,有什么特色没有?”

    李理一点就透,知道他有点太急躁了,夏市长刚来郎市,和他素昧平生,怎么敢相信他送上门的大礼?官场之上步步陷阱,小心行事也完全可以理解。

    李理就不好意思地一笑:“看我都激动得糊涂了,见谅,见谅。确实花海庄有不少特色菜肴……”

    点菜,上酒,因为是晚饭,夏想也没拒绝喝酒,两人就边吃边谈。

    李理学聪明了,先从他自己的经历说起。将他自身的成长历程一说,又酒过三巡之后,算是获得了夏想初步的信任。

    李理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郎市建行,从基层一步步做到,一直做到了郎市东安区支行行长的位置,差不多全是靠自身努力而来。因为他没有什么背景和靠山,所以特别珍惜每一个机会,而且为人行事,格外谨小慎微,不敢有什么太出格的举动。

    但身为支行行长,手中握有贷款的审批大权,又必然引来无数人对他进行攻坚。好在李理立场坚定,无数人在他面前败北,但只有一人成功了,就是涂筠。

    大学城正好建在东安区,他又是和建筑行业关系是密切的建行的行长,在大学城项目的贷款审批上,必然有裁决大权,又是无法躲过的一个坎。本来一开始各项贷款还能顺利按照政策审批,但在后来大学城项目陷入困境之后,根据规定不但不能重新贷款给大学城,还必须催还贷款。但在此时,问题就出现了,涂筠亲自以副市长之尊找到李理,向他施压,让他放宽政策,继续给已经陷入停顿之中的大学城项目贷款。

    “大学城项目的投资商是京城一家公司,名叫京城外企建设投资公司,负责人常国庆,是京城人,他和涂市长关系很好,因为在外投资金链断裂之后,涂市长几次三番找我,让我放手贷款给外投,但外投不符合政策,处于破产清算的边缘,谁敢贷款去扔无底洞?”李理无奈地摇摇头,喝了一口闷酒,“涂市长为人强势,不停地施压,我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就象征性地批准了1oo万的贷款……”

    夏想一下笑出声来,以涂筠的性格,她要出面只要来1oo万的贷款,非得气着不可,1oo万就跟污辱她一样,跟打叫化子差不多。

    李理也明白夏想在笑什么,也笑了:“夏市长猜对了,涂市长听说后,勃然大怒,又打电话给我,威胁说如果我不贷款给外投,以后就别想在郎市揽到存款。万般无奈之下,在常国庆再次找到我时,我就暗示贷款可以,但要有抵押。常国庆明白了我的意思,不久之后就拿出一份5ooo万的担保存单前来申请贷款,按照规定可以直接批出5ooo万的贷款金额,但我知道担保存单是伪造的,迫于涂市长的压力,只好批出了3ooo万的贷款给外投。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贷款一批出就打了水漂……”

    李理满头大汗,不敢直视夏想的眼睛,不管他是真心交待问题,还是演戏,反正他的表情很痛苦,态度很真诚,夏想就微微点头说道:“银行行长,是一个高危的职业,一不小心就会被拖下水。”

    李理听出夏想话中有稍微接纳的意思,就多少放宽了心,他唯恐他的投诚换不来夏想的接受,就等于是授人以柄还换不来认可,他就真的无路可走了。

    夏想对李理主动向他交底,不能说全盘信任,但也没有怀疑李理另有用心,因为他很清楚一点,以他对李理的观察,李理确实是一个谨慎小心之人,他有今日之举,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借他之手,在涂筠最后被全盘清算之时,好顺利脱身不被牵连在内。

    在哦呢陈的品茶会上,李理接近他之时,他就清楚一点,李理肯定还会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来和他接触。不想李理今天来是来了,却给他送上了一份大礼。

    一份如果运作得当足以将涂筠打落尘埃的大礼

    而且李理选择的时机非常敏感,就在常委会上刚刚爆了涂筠作风问题事件之后,他就露面了,可见常委会上的一幕,新闻媒体不会报道,普通百姓不会知道,但圈内人士,多少有点渠道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得清清楚楚。

    不过夏想还是没有对李理表示出足够的热情,他只轻轻地笑了:“李行长,看你年纪不大,能做到行长的位置,也不简单……”

    李理明白了什么,不好意思地一笑:“不瞒夏市长,我岳父退休前是省建行的副行长,他提前两年退下,我才有了今天的位子。还有就是,我知道今天请您吃饭有点冒昧,夏市长对我了解不多,不过岳父和曹省长也算认识,说起来也不算太疏远。”

    燕省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总能找到关系认识,夏想也没太在意李理岳父的问题,他想听到李理今天前来投诚的心路历程:“李行长,我初来郎市,在郎市根基不稳,你来找我,怕是敲错门了。”

    李理一下红了脸,喃喃了几句什么,猛地灌了一大口酒,仿佛下定了多大的决心一样:“夏市长,我,我就说实话了,您别笑话我。”

    夏想笑着点头,却不说话,要看行动,不听好听话。

    “上次在哦呢陈的茶会上,我和夏市长接近,就是听说了您敢和哦呢陈当面冲突,不怕哦呢陈的黑恶势力,才试探着给您递了名片。等今天又听到了一点风声,知道您和涂市长似乎也有点矛盾,权衡之下,我就认为在郎市和您一样不畏涂市长的强势,不怕哦呢陈的黑手的政府高官,绝无仅有了。”李理脸色微微涨红,可能也有酒精的刺激,也许还有吐露心声的尴尬,“我就想,早晚涂市长的事情会抖出来,郎市其他领导我都不敢相信,就只相信您一人,也只有您能在关键时刻拉我一把。”

    夏想久久无语,目光望向了窗外。窗外,夜色下的郎市,也是灯红酒绿,十分繁华。只是在繁华的背后,不知道有多少罪恶正要或正在生。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渺小,但夏想也有信心突破郎市的黑暗,哦呢陈在郎市只手遮天太久了……

    最后,他长长出了一口气,问了李理一句:“有没有证据?”

    ……

    和李理分手之后,夏想回到家中,刚进门就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杨威打来的。杨威虽然是赵小峰的代言人的角色,但他会办事,有眼色,而且还很有想法,夏想倒没有完全将他当成赵小峰的代言人,而觉得他也可堪大用。

    “夏市长,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的休息,有一件事情必须向您汇报一下。我今天上街办事,被人扎了车胎,还砸了玻璃,本来这点小事不值得麻烦您,但对方太嚣张了,还留了一张纸条,上面有让我滚出郎市的话,还说,如果三天之内还在郎市,后果自负。”杨威的声音很克制,但夏想能听出他语气中的愤怒。

    哦呢陈贼心不死,竟然威胁杨威?夏想沉思片刻:“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先回京城等消息。如果你信得过我,我给你一个电话,你去找他,最近几天一直和他在一起,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惹你。”

    杨威也不服软:“好,就听夏市长的,我也不是吓大的,一句话就能吓走,也太没有水平了。”

    夏想就把萧伍的电话给了杨威。

    不料刚刚挂断杨威的电话,萧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领导,事情不太好办。有许多和我们初步接触的公司,本来谈得还不错,突然就又不谈了,不解释什么原因,只说不想合作了。”

    哦呢陈的手伸得挺长,不但要想方设法阻止杨威,还想通过不正当手段阻挠萧伍的公司进军郎市,看来,对方已经开始了针对涂筠事件的反击。

    “杨彬现在有没有交待什么?”夏想关心的是杨彬有没有吐口。

    “还没有,这小子挺狡猾,虽然相信了我们是哦呢陈的人,但一直在打马虎眼,不说真话,还说不见老贼不会透漏机密,暂时还没有进展。”

    “不急,先关他两天再说。”哦呢陈涉黑,势力滔天,公安系统又掌握在路洪占手中,夏想只好出此下策,让萧伍冒充哦呢陈的人,以保护他为由,暗中带走了杨彬。同时,李财源也正在加紧搜集杨彬当年撞人的证据,一旦证据确凿或杨彬亲口承认,就将他转交给英成。

    英成也在暗中调查取证,三处同时下手,夏想相信几天之内,就有结果出来。

    哦呢陈没敢以武力威胁萧伍等人,却采用了曲线的方式,威胁每一个有意向和萧伍合作的郎市商人,也确实手法高,相信哦呢陈还有手腕没有施展,他毕竟在郎市经营多年,几乎处处有他的眼线。

    又交待了萧伍几句,夏想放下电话,丝毫没有睡意。事情进展到现在,差不多还算顺利,除了瑞根的事情没有任何进展之外。

    夏想后来又和瑞根打过一次电话,瑞根含糊其词,对夏想的态度不冷不热,夏想也没有从他口中得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本想亲自到瑞根家作客,只是一直抽不出时间。

    直觉告诉夏想,瑞根肯定知道哦呢陈的大秘密,或者说,他手中肯定有至关重要的证据。

    而且夏想越来越明白了一点,当年哦呢陈高抬瑞根,尊他为天字第一号贵宾,表面上似乎瑞根是郎市最有权威的人,实际上最近一段时间深入接触了各个常委之后,他已经得出了结论,瑞根在郎市市委,并非如外界盛传的一样,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因为不管是张樱籍、吕一可还是刘一琳,三位在市委位高权重的人物,很少在夏想面前谈及瑞根,而且根据他们的行事风格以及处事手段可以判断,他们断然不会团结在瑞根周围,以瑞根马是瞻。

    主要还有一点让夏想也得出以上推论的是,艾成文虽不强势,但依然控制了大局,还算是表面上维持了一把手的权威。古向国为人强势,以涂筠为马前卒,在市政府之中说一不二,确实手腕高明,他和艾成文面和心不和,在常委中也有坚定的同盟,而且和哦呢陈沆瀣一气,背后有地下势力撑腰,基本上在郎市无往而不利。

    说古向国和艾成文平分郎市局势,还算高抬了艾成文,实际上白天艾成文晚上哦呢陈的说法并不准确,准确地讲,艾成文只掌握了郎市三分之一的权力,另外三分之二,被古向国和哦呢陈瓜分了。所以细分之下,郎市根本就没有瑞根的市场。

    哦呢陈力捧瑞根,恐怕是障眼法。

    郎市的迷雾,渐渐在夏想的慧眼之下,有拨云见日的迹象,但虽然第一步已经迈出,严重打击了涂筠,削弱了古向国的势力,但实际上对方的强大夏想也心知肚明,而且还有可能会有强有力的反击。

    夏想不担心官场上的压力,正面的压力以他的政治智慧,比较容易化解,但说实话,来自哦呢陈的暗中的黑手,让人防不胜防,确实让人头疼。主要是他指挥不动警方力量,因为他不是一把手,打黑,都是一把手主导之下的全局性的工作部署,他身为常务副市长,手伸不了那么长。

    就算可以在权限之内卡路洪占一把,不过是权宜之计,只有在公安系统内部建立了班底,才是他在郎市打开局面的第二步。

    问题是,第一步团结几名常委,他差不多已经做到,但在公安系统内部打开局面,虽然有了英成的相助,似乎还是困难重重。

    夏想心思浮动,思来想去,不知何时竟然睡着了。睡到半夜,突然就被急促的电话惊醒了,拿过手机一看,竟然是李理来电。

    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李理不是不懂礼貌之人,这么晚打来电话,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接听之后,里面传来李理惊惶失措的声音:“夏市长,不好了,我的车被人砸了,而且窗户也被砖头扔破了,又接到了一个恐吓电话,警告我离您远一点,否则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好一个哦呢陈,真是嚣张之极

    夏想强忍怒气:“先报警,记录在案再说。先不要怕,事情总会有讨还回来的一天。”

    第二天一上班,夏想就听到一个消息,古向国要去燕市参加全省市长会议,因为是临时通知,比较紧急,古向国只简单交待几句,就动身了。

    机会来了,夏想心中打定了主意,他身为常务副市长,在市长出差期间,就有行使市长权力的职责。等古向国一走,就立刻召开了政府常务会议,部署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次打黄扫非的活动,要求公安系统服从市政府的指使,配合统一行动。

    路洪占列席了会议。

    路洪占想反对,却被夏想漫不经心的目光一看,顿时话又咽回了肚里。他是常委、政法委书记不假,但他也是公安局长,公安局长就得听市政府指使,现在夏想等同于代市长,他的命令就得服从。

    打黄扫非,打的是哦呢陈的黄,扫的是哦呢陈的非,很明显,是夏想专门针对哦呢陈的一次报复性行动。路洪占看了几名副市长一眼,现除了邵丁有点底气有可能反对之外,其他几人都一言不表示了默认。

    经过上次常委会上涂筠事件之后,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夏想的所作所为,但夏想却是威望大涨,在市委之中的权威上升很快,现在政府班子里他又是唯一的常委,古向国出差,涂筠休养,他的话谁敢反对?

    路洪占酝酿了半天情绪,还是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是不是请示一下古市长?”

    “古市长正在开会,不要事事都麻烦他了,我事先已经请示了艾书记,艾书记没有反对。”夏想一句话就封死了路洪占的退路,有艾成文的支持,路洪占就算不情愿他也得出动警力,“怎么,路书记还想请示古市长的话,你就请示好了。”

    路洪占就算请示,也只能偷偷摸摸地打电话,才不会当着夏想的面说什么,否则就显得他不但蔑视夏想的权威,而且连艾书记的话也不放在眼里。

    夏想部署完毕,重点圈定了几处地方,就让路洪占暗暗苦笑,全是哦呢陈的地盘,甚至连凯撒酒店和惊仙居也在突击检查的名单之内,夏想真是疯了,根本就是抄哦呢陈老底的做法

    ps:大声求,可提神醒脑,可加快码字度,可制造精彩章节,哪位兄弟高抬贵手,今天多投几张,老何就给您拱手感谢了。祝周末愉快。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