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17章 事端,连绵不断

《官神》 第817章 事端,连绵不断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17章事端,连绵不断

    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在涂筠重新上班之际,在涂筠要竭力阻止他彻查贷款的去向之时,杨彬一开口,就相当于从另一个方面点燃了战火。

    乐观估计,新的一周,在一系列的反击的同时,还将开辟另一个战场——路洪占,相信路洪占将会一头栽进一个巨大的旋涡之中,短时间内就会被旋得晕头转向。

    涂筠和路洪占是古向国的左膀右臂,涂筠是急先锋,路洪占则是主力军,再加上古向国市长的身份,就牢牢掌握了郎市财政大权和警方力量,再有哦呢陈的地下势力,就是古向国在郎市几乎无往而不利的基石。

    如果在斩断古向国的左膀之后,再重创他的右臂,古向国的势力肯定大大的削弱,如此,才能从根源上为进一步压制哦呢陈奠定基础,打开局面。只有手中有了警察的力量可以调用,才是可以重点打击哦呢陈黑恶势力的开始。

    夏想接完电话之后,心潮浮沉,有点失神,落在涂筠眼中,就成了夏想对她无视和无理的表现。她也早就怀疑夏想是幕后黑手,是杨彬事件的一手策划者,但苦于没有证据,没有办法当面指责夏想。

    只是在回家休养期间,被丈夫戴吕茂再三追问她和杨彬之间的关系,涂筠一再解释说是工作上的接触,杨彬是中间人的角色,戴吕茂始终半信半疑,男人的自尊心敏感而脆弱,他难免就对涂筠冷嘲热讽几句。涂筠明是在家休养,其实还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主要还有她过不去自己的心理关。

    一想起她苦心经营的形象在常委会上,片刻之间就一地狼籍。再想起不少平常道貌岸然的常委,人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在袁丽丽打了她几个耳光之中,一群大男人没有一个人出手阻拦,她就对所有人都十分痛恨,尤其是对夏想,更是恨之入骨。

    她当时正攻击夏想的生活作风问题,转眼间却有人找上门来当面打她耳光,骂她勾引别人丈夫,肯定不是巧合,肯定是夏想在背后精心安排了一切。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涂筠就脸上烧,浑身抖,生理上的疼痛容易消除,心理上的难堪和耻辱却如影随形,时刻在折磨着她脆弱并且敏感的神经。

    她失眠、难受,茶不思饭不想,差一点得了忧郁症

    忽然就接到了古向国的电话,听到古向国告诉她,夏想有可能要从大学城项目入手,正在查一笔3ooo万贷款的去向问题,涂筠一下从烦躁不安之中惊醒过来,好斗的漏*点重新回到体内——夏想的所作所为分明要是要置她于死地的做法,她必须奋起反抗。

    脸面不重要,为官之人,不脸厚心黑怎么能在官场立足?利益才重要,位置是第一,夏想如果能追查到了3ooo万贷款的真相,绝对可以让她瞬间翻船。比起翻船的风险,被扣了一顶作风问题的大帽子就不足挂齿了,反正市委没有下定论,她也坚决不承认,别人爱怎么看她都无所谓,她必须回到市委,在政府班子之中行使自己的权力,阻止夏想的进一步行动。

    所以涂筠一回来,就向夏想动了反攻。没想到夏想不但没有拿她当一回事儿,反而在她说话的时候接电话不说,还愣失神,明明是藐视她的权威的举动,涂筠心中积蓄的全部怒火愤然迸:“夏市长,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言的时候,你能不能给一点足够的尊重?”

    “涂市长”夏想一下站了起来,“等你什么时候知道尊重别人了,别人也会相应给你足够的尊重。面子是相互的,不是强求的。你难道不知道和排名比你靠前的市委领导说话的时候要用敬语吗?”

    说完,夏想一挥手:“你们继续开会,我还有事。”话一说完,转身出门,一句解释都欠奉,竟然扬长而去,扔下涂筠和几个副市长面面相觑,不知道有什么大事能大过政府会议。

    夏想走了半天,涂筠才醒过味儿,又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烫,上一次常委会上的一幕又重新浮现,夏想根本就是再一次当众打脸,她心中的不甘、不平和愤怒一起涌上心头,突然就作出来,扬手将手中的材料扔得到处都是:“好,好,好一个常务副市长,走着瞧”

    涂筠的愤怒夏想已经听不到了,他一路驱车来到城西的一处农家院之中——萧伍几人就在此处落脚,并且杨彬也被安排在此,还算一处比较隐蔽的所在,当时为了找到安全的安身之处,萧伍没少费周折。

    哦呢陈在郎市势力太大了,想要完全避开哦呢陈的耳目,实属不易。

    农家院不小,有十几个房间,夏想停好车后,先和萧伍碰了面,萧伍手中有一盘录像带,他将录像带交给夏想:“领导,这两天和杨彬混熟了后,聊着聊着他就说漏了嘴,说出了他受哦呢陈指使撞伤沈乐雪的真相,而且也承认了涂筠和哦呢陈有私下里的往来,涂筠在凯撒酒店、惊仙居都有干股……”

    夏想没说话,坐下之后安静地看起了录像。录像是偷*拍的,做了处理,不过画面还挺清晰,上面正是杨彬一边吃饭喝酒,一边大大咧咧大着舌头说话的画面。录像时间并不长,大概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却交待了不少事情。

    杨彬知道的事情不少,但深层次的内幕不多,只是一些流于表面的真相,即使如此,也让夏想大感收获不少。

    先,杨彬承认了是他撞人的事实,只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杨彬坐牢了。其次,他透露了不少关于涂筠和常国庆沆瀣一气从大学城项目之中获利的内幕,而且最惊人的是,涂筠和哦呢陈之间有不少黑幕交易,尽管杨彬也只是听说,没有真凭实据,但有了杨彬的指证,足够让涂筠手忙脚乱了。最后一点,也是让夏想最兴奋的一点是,杨彬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瑞根并非是郎市的天字第一号人物,他当年也是古向国的人,只不过瑞根还有一点原则,适当和古向国保持了距离,只帮古向国打掩护,并没有参预太深。

    但即使如此,瑞根也间接帮古向国解决了许多时候市长不便直接出面的难题,相当于瑞根是古向国代言人的角色,只不过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在郎市知道内情的人还真不是很多。

    同时,杨彬还透露一些古向国私下的话,比如古向国想挤走艾成文并取而代之,想将市局的常务副局长表理搬开,因为表理和艾成文关系密切,不怎么听路洪占的话,如是等等,就更让夏想对郎市的局势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收获不小,但还是火候不到,差了一些真凭实据,就让夏想小有失望。他又将录像带看了一遍,就又现了一个细节,杨彬不止一次提到了瑞根的秋海棠,他也是对瑞根没有搬走秋海棠而大惑不解,因为一直一来瑞根对秋海棠非常喜爱,不搬走确实说不过去,而且杨彬还说了一句话,引起了夏想的特别留意。

    杨彬说,瑞根其实挺喜欢养花,他家中还有一株秋海棠,没有留下来的这株旺盛,也没有这株长得有灵气。

    夏想刚来之时就对秋海棠产生过怀疑,以为有窃听器一类的机关在内,后来仔细检查之后,没有现信号源,也就放心了。不想从熟知瑞根的杨彬口中再次听到秋海棠的异常,夏想就知道,秋海棠必然深藏着未知的秘密

    想了一想,夏想将录像带交给萧伍,让他寄给英成——寄总比直接送过去要安全许多,而且不露面,相当于匿名了,然后又交待了几句善后事宜,他就迅离开了现场。

    夏想回到市委,还没上楼,就接到了顾曾的电话,顾曾告诉夏想,他刚刚了解到了路洪占的新理论,果然见识不凡,已经写成内参分别上报省委和华新社总部。同时,记者罗霸道遵循他的指使,在签定了协议之后,已经被释放出来,现在正赶回燕市。

    路洪占快要成为名人了?夏想会心地笑了,刚回到办公室,就见李财源一脸愤怒地上前汇报:“夏市长,刚才涂市长气势汹汹来找您,说等您回来,让您去她的办公室找她。”

    夏想知道李财源生气的原因是涂筠现在还是一样傲慢,让常务副市长去她的办公室?也亏得她说得出口,她怎么不让古向国亲自到她的办公室向她汇报工作?夏想也不恼,摆摆手:“我知道了,等我有时间再说好了。”

    想了一想,又小声对李财源说了一句:“车祸凶手快要伏法了。”

    李财源一下愣住,等夏想走进里间之后,他的眼泪才一下涌了出来。一年多了,他承受了多少的委屈和不甘,还自愿背负了恶名,就是因为面对强大的黑恶势力构筑的关系网,他不过是一只被人一捏就死的蚂蚁,委屈求全苟且偷生而已,终于夏想来到之后,他才看到了一丝希望,才知道还是有肝胆磊落的官员,敢于和黑恶势力叫板

    李财源热泪长流,冲夏想的方向连鞠三个躬,表达他内心最崇高的谢意。

    一个小时后,市局接到匿名报警电话,在城西的一处农家院中抓获了醉得不省人事的杨彬,英成副局长亲自带队前去。

    又一个小时后,在涂筠的强烈建议下,被夏想强行中断的政府会议继续召开,夏想主持了会议,并就是否彻查3ooo万贷款的去向再次和涂筠产生了争执。

    涂筠对夏想强硬的态度大为不满:“夏市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抓小放大,3ooo万的贷款重要,还是1o亿的投资重要?”

    “都重要”夏想看到涂筠涨红了脸,一脸激动,心想做贼心虚一点不假,现在的涂筠,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了,“贷款的去向不查明,就是一笔烂帐,烂帐不但有损市委市政府的公信力,也让投资商对市委市政府产生信任危机。当然,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3ooo万元的贷款,是你涂市长和常国庆串通一气,强迫李行长违规批出贷款,最后贷款却又去向不明,就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被人侵吞了”

    如此当面置疑涂筠从中渔利,是涂筠断然无法忍受的指责,果不出夏想所料,涂筠怒不可遏地站了起来,手指夏想的鼻子:“夏市长,有人捕风捉影拍了一些照片来给我泼了一身脏水,我虽然没有查出谁是幕后黑手,但一定会加倍奉还。现在你又当面攻击我侵吞贷款,我要和你到艾书记面前说理去,你污蔑我的清白,我要你向我道歉”

    “道歉?”夏想自信地笑了,“我和李行长已经交流过意见了,他也向我说明了当时的情况,涂市长,你敢说当时不是你几次三番非要施压让李行长违规批示贷款给常国庆?”

    涂筠理直气壮地反驳:“大学城项目是市政府重点工程,在贷款方面有政策上的倾斜,我当时负责大学城项目,出面要求银行方面给予一定的照顾合乎情理,夏市长不要小题大做,更不要无事生非。”

    “当时京城外投已经破产清算了,按照规定已经不能再批贷款了,你为什么还要强压建行批贷款给京城外投?这是其一。其二,用来抵押的5ooo万的担保存单是伪造的,涂市长,你有和常国庆联手骗贷的嫌疑”

    夏想此话一出,几名副市长顿时大惊失色。

    如果说以前夏想和涂筠的争执还是因为公事,互相争论甚至吵架、拍桌子也不算什么的话,可以用对事不对人来遮掩矛盾,但现在,夏想的指责就是彻底的指证,是要负责任的重大言论。如果他所说不实,涂筠不但可以向艾成文反映情况,还可以向省委指责夏想对她污蔑。

    夏想没有真凭实据敢当面说出涂筠有严重经济犯罪的言论,至少会受到省委的诫勉谈话

    涂筠已经出离愤怒了,她也猜到了夏想彻查大学城项目的用意就是想旧帐重算,所以她才在接到古向国的指示之后,急急回来市政府重新工作,就是不想夏想大权独揽,将市政府完全当成他一人的舞台。不料夏想趁古向国出差而她休养的一两天的时间,就迅下手查到了部分真相,就让她愤怒的同时,心中第一次对夏想产生了一丝畏惧,是的,是一种不知不觉就让人寒到心里的畏惧。

    因为夏想时而坦然,时而又洒脱不羁,实际上只有在和他过招之后才能体会到他在外表给人造成的错觉的背后,实际上是出手迅,行事果断,并且方向准确的冷静和运筹帷幄。

    涂筠也清楚,夏想能说出上述一番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证据,尽管她强忍怒火,强压怒气,不想在夏想面前失控,但却不知为何就是无法忍受夏想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她再一次对夏想的话进行了无情地反驳:“夏市长,说话之前请先过过大脑,身为常务副市长,你的话要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在没有证据之前,你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血口喷人”

    夏想又一次露出了让涂筠无比气愤的坦然的笑容:“涂市长,没有证据,你认为我会在政府会议上当面说出?有一件事情我要通知你一声,杨彬落网了”

    什么?涂筠一下呆若木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杨彬落网了?是什么意思,只有犯罪嫌疑人被抓才能称为落网,难道说……

    夏想没有回答她的疑问:“今天的会议就先开到这里了,远景集团的1o亿投资问题就先缓一缓,没有查清3ooo万贷款被谁侵吞之前,我的意见是,投资是很重要,但政府的廉洁和公正更重要。散会”

    又一次没有达成任何共识的会议,就让几名副市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都有了计较。古市长一走,夏市长接连有几个大动作,严查哦呢陈的产业,和艾书记走近,暗中调查大学城的资金帐目,连续召开政府会议,打压邵市长,置疑涂市长,一系列的举动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夏市长要在市政府打开局面了。

    再想到涂筠先是经历了常委会被人打脸,大大的丢人不说,生活作风问题的帽子还没有摘掉,现在又被查到有侵吞贷款的嫌疑,夏市长的手腕连绵不绝,准确而犀利,估计涂市长这一次是难以过关了。就算过关,她还想仗势在市政府压夏市长一头?别想了,一名副市长,生活作风和经济方面都被人查到了有问题,还有什么威望可言?

    也不知古市长回来之后,会如何大雷霆?会怎么重新收拾局面?惨了,在如何重新站队的问题上,每个人都面临着不小的考验。

    还有邵市长,接连被夏市长打击,在面临身为常委的涂市长也被夏市长力压一头,并且没有反手之力时,邵市长再面对夏市长的排挤之时,将何去何从?

    几名副市长心思浮动,不约而同看了邵丁一眼。

    ps:第二更,2o号万更完成求票,求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