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819章 危机,雷霆一击

《官神》 第819章 危机,雷霆一击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19章危机,雷霆一击

    与古向国和路洪占布置反击手段一样的是,涂筠先是一个电话打到了省委,说了十几分钟后,又一个电话打到了京城,又说了大概半个小时,等她放下电话之后,脸上的的慌乱已经消失不见,换了一副笃定和轻松的神情:“夏想,想扳倒我没那么容易你等着暴风骤雨的打击吧”

    ……

    郎市,天气晴朗,风和日丽,虽然是冬天,但暖阳高照,给人一种暖暖春意的感觉。

    对普通百姓来说,算是难得的好天气。市民们都携家带口,到公园或是游乐场游玩,体验一下放松的心情。

    但对郎市市委的大部分人来说,却都是心情沉重,一点也不轻松不起来,因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寒冷。

    杨彬被抓,第一时间就传遍了市委大院。

    不管是有心人还是事外人,都对事件格外关注。因为自从夏想敢当面和哦呢陈叫板之后,所有人都以为郎市有可能会变天,不料夏市长和哦呢陈只是简单过了一招之后,哦呢陈就偃旗息鼓了,在夏市长对他的产业进行正面敲打的时候,他也一点也没有任何回应,就让不少人大失所望,认为哦呢陈服软了。

    但现在夏想和涂筠之间的过招,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涂筠只休息一天时间就又重新回到市政府上班,不少人都心中有数,涂市长是招架不住了,回来的根本用意就是扛大旗来了,因为古市长一系的大旗,都快被夏想放倒了。

    但随后又一系列令人目不暇接的事件生之后,所有人都清楚了一个事实,哦呢陈没有还手,不代表他没有反击,因为哦呢陈不仅仅有地下势力,他对郎市市委的影响力也很惊人,他和夏想的战场,可能转移到了正面。

    更让不少人眼花缭乱的是,随后杨彬被抓却由英成和表理主抓,又有古市长中途结束会议,提前返回郎市,预示着可能在郎市即将迎来一场暴风骤雨。

    谁知道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古市长还有几个小时就回来了,不少人忙忙碌碌,都在加紧完成手头的工作,唯恐脾气不顺的古市长的怒火会到自己身上。市政府人人自危,都担心在第一波浪潮来到之前,就被波及。

    就连涂筠也是神色忙乱,要么关起门来不停地打电话,要么就往路洪占的办公室跑。艾书记也是一脸严肃,接连批评了数名前来汇报工作的局长和副市长。而且听说张副书记也是火气不小,不知道为什么还和秘书长李晓亮吵了一架。

    就连一向脾气温和的刘一琳,也因为几名干部的工作调整,和副部长安义了火,狠狠地批评了副部长安义一顿,训得安义灰溜溜地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从路书记的办公室中,也不时传来几声怒吼,不知是打电话还是当面训人。

    可以说,整个郎市市委,弥漫着一股诡异并且令人窒息的氛围,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都担心惹祸上身。

    差不多所有市委领导都各有烦恼,都有火要,除了一人,就是夏想。

    作为始作俑者的夏市长,不但没有冲任何人火,反而若无其事地开车出门,听说是去车站接人去了。

    不错,夏想确实是接人去了,不是别人,正是付先先。

    付先先是小魔女,行事随心所欲,想来就来,才不管夏想是不是高兴是不是有时间,反正她到了郎市,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让夏想到车站去接她,夏想就只好去接。

    谁让付先先曾经也帮助过他?在夏想看来,付先先虽然喜怒随心,又是付先锋的亲妹妹,但她本质上来讲还算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没什么坏心眼,为人简单。

    付先先站在出站口,穿一身黑色风衣,脖间系了一条围巾,更衬得她肤白貌美,风姿卓绝,佳人如虹,站在人群之中,和宋一凡的恬然和出尘不同的是,她飘逸如风,洒脱之意令人纷纷侧目。

    如果说宋一凡美得出尘美得纯粹,付先先则是美得迷人却又美得另类。

    一见夏想,付先先就很没有形象地跑了过来,将她的随身行李——行李可真不少,差不多相当于搬家了——统统搬到了夏想的车上,然后又很不客气地坐在了副驾驶座上:“你的专车不是奥迪么?怎么开一辆沃尔沃?不符合你低调而务实的性格。”

    夏想笑了:“照你说,我的性格适合开什么车?”

    “保时捷”付先先纯粹是随口一说,因为说完之后,她自己都不相信地呵呵笑了,“其实说实话,沃尔沃还真适合你,不过我一款车更适合你,就是辉腾。辉腾在外行人眼中以为是一个大号的帕萨特,却不知道其实与奔驰s级、宝马7系同一档次的高档房车。”

    夏想连连摇头:“我自己的私车,实用并且小一点为好,开一辆宽大的房车,不但费油,还占地方。”

    “切,对你来说油钱还算问题?真抠门,看来我想住在你家里的愿望要落空了。”付先先对夏想嗤之以鼻。

    夏想不理付先先的嘲讽,他肯定不会让付先先住在家中,作为年轻的市委领导,家中有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绝对是郎市的一大新闻,他可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

    “市委招待所可以随便住,我来签单,你可以免费住下。”夏想作为常务副市长,在市委招待所之中有签单免费的权利,“不过你好好的为什么要来郎市住?”

    “和家里吵架了,被家人赶了出去,我想了想,去燕市有点远,想出国懒得动,一想郎市正好离京城不远不近,想回去也容易,正好你也在,就投奔你来了。没想到你为人太小气,不想让我住家了,算了,住什么市委招待所?我随便找一家宾馆住下算了。”说着,付先先不满地白了夏想一眼,还噘起了嘴,“早知道就不找你来了,以为你够哥们,没想到也胆小如鼠。”

    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是名不正言不顺,况且现在涂筠正被查生活作风问题,他可不想也被别人盯上。郎市可不是燕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夏想开车带付先先来到郎市的国际饭店,三星级,付先先勉强满意。办理登记手续的时候,付先先交给了前台身份证,前台小姐还算平静,等后来夏想要替她付款,她坚决不同意,非要自己刷卡的时候,前台小姐就微微一脸惊讶地看了夏想一眼,眼神有些古怪。

    夏想明白她的猜测,认为他带美女来开房间连帐都不付,太不男人了,他冲前台小姐笑了一笑,用手一拍付先先的肩膀:“我说她是我的妹妹,你一定不相信?”

    前台小姐张了张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付先先就抢过了话头:“哪里有带妹妹来宾馆开房间的?虚伪要是妹妹,就得带家里住才方便。”

    前台小姐嘴巴张成了圆形,她没有理解付先先话里的意思,更没有明白过来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夏想只顾拎着行李陪付先先上楼,却没有注意到大厅的一角,一个男人紧盯着他和付先先不放,等两人一上楼,就来到前台问到了付先先的房间号。

    男人的脸上有一道伤疤,很吓人,个人不高,但眼神阴郁,而且手腕上还有一条伤痕,好象是割脉自杀留下的刀伤。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反正在前台一问,前台小姐就立刻告诉了他房间号,他并没有上楼,而是来到外面,打了一个电话。

    “大哥,夏想和一个女人在国际饭店开了房间,要不要动手?”

    “女人是谁?”话筒里传来阴森的声音。

    “不认识,长得挺漂亮,挺有味道,**。当官的都艳福不浅,身边全是美女。”伤疤脸恶狠狠地说道,“我想把女的办了。”

    电话一端的声音沉默了片刻:“陈老大说了,和夏想要文斗,要智斗,不要武斗。”

    “去他的哦呢陈,**,四小龙被废了,连个屁都不敢放,分明怕了夏想,还说要什么文斗?根本就是混蛋理论。我才不管他说什么,反正我的兄弟下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了,我就要让夏想也不能自理。我决定了,男的打残废,女的办掉,然后就逃,能逃多远是多远。反正我手上已经有了两条人命了,也不怕再弄死几个……”

    “疤脸,你和四小龙情同手足我也知道,不过这事事关重大,还是忍忍再说。自古贼不和官斗,你弄残废了夏想,省里也不能容忍郎市有黑下势力了,肯定会重点打击,完全是自取灭亡的做法。你一个人可以亡命天涯,你得为你一帮兄弟们想想,他们还有老婆孩子,还要生活,你想让他们都被政府给专政了?”话筒一端的另一人倒有耐心,苦口婆心地劝道。

    “……”疤脸似乎动了心,他犹豫了一会儿,“也行,我再好好考虑考虑。”

    放下电话,疤脸正好看到夏想急匆匆下楼而去,他盯着夏想的背影,眼放凶光。又过了一会儿,想起和夏想在一起的美女的婀娜身姿,还是心痒难抑,就又上楼而去。

    到了13层,正好遇到付先先洗澡出来,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湿着头,裸露香肩,正冲服务员要吹风机,她房间的吹风机坏了——美人出浴最是迷人,何况付先先身材曼妙,又不太注意遮掩,一条浴巾只围住了身体的主要部分,玲珑粉致的小腿,深陷的锁骨,泛着光泽的双肩以及高耸的胸部,无一不对疤脸构成致命的诱惑

    疤脸的呼吸急促了

    ……

    夏想急急赶回市委是因为接到电话,古向国回来了。

    古向国一回到郎市,立刻召开了政府常务会议,提出四点指示精神,第一,有关涂筠同志的生活作风问题,在市委没有得出结论之前,任何人不得随意讨论、传播,一经现,给予口头警告处分。第二,大学城项目帐目清晰,夏想同志现在重新调查贷款资金的问题,是在做无用功,建议夏想同志用心做好手头的工作。第三,陈阿同志向市政府提出投资意向,有意投资12亿元重建大学城项目,市政府指定邵丁同志负责和陈阿同志洽谈接触。第四,京城投资商百度集团也有意投资大学城项目,由涂筠同志具体负责和百度集团进行谈判。

    古向国的四点指示,条条命中要害,对夏想前期的布局完全是具有明显针对性的强有力的还击,而且还以两家投资商有意投资的反击手段,再一次显示出要架空夏想的意图。

    几名副市长都一脸震惊地看向了夏想,看夏想如何反击古市长的雷霆一击。

    夏想不慌不忙地将手中的笔放到桌子:“对于古市长的工作安排,我表示完全赞成。只说三个客观事实,第一,希望大学城项目不要再虎头蛇尾了,既然古市长一下找来两家感兴趣的投资商,远景集团的投资我就回了他们,他们问题太多,又苛刻,不好打交道……第二,关于我彻查大学城项目资金的问题,本来大学城项目归我分管,就是我的份内之事,如果古市长想再重新划归给邵市长,我没有意见。第三,3ooo万违规贷款问题,现在已经不是市政府的问题了,在艾书记的支持下,市纪委已经正式介入……好了,我没有问题了。”

    古向国气得脸色变化几次,才忍没有作,他清楚夏想话里的意思,既然有了新投资,远景集团的投资就全面撤退了,反正借远景集团的投资彻查违规贷款的目的已经达到,远景集团是不是真有投资意向还要两说。同时还暗示,别弄得声势挺大,最后哦呢陈和京城的两处所谓投资都一处也落实不了,就又是雷声大雨点小骗人的把戏了。

    几名副市长也心里有数,夏想的反击看似不激烈也很被动,其实是最高明的手法,因为夏市长看出了古市长在投资问题上色厉内荏的本质。如果古市长能拉来投资让大学城项目起死回生,也不会拖到今天。如果哦呢陈也有意投资大学城项目,更不会等到现在。

    拿12亿来投资一个不感兴趣的项目,就为了在和夏想的对抗之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别开玩笑了,商人重利,每一笔投资都要看到回报才会投入,哦呢陈是什么样的商人在座的谁不了解,一般只投资暴利和垄断行业。大学城是教育行业,让一个涉黑的企业家来投资教育,最后再以他的名字来命名图书馆或是道路,等什么时候哦呢陈身败名裂,名字可以换掉,路牌也可以摘掉,但多少年来在他的名声之下学习的学子,会怎么想怎么看待郎市的市委市政府?再大而广之,会怎么评价自己的国家?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点,别人的想法,根本就不是古向国的出点。现在的古向国,一切以政治斗争和打压夏想为第一,其他方面的影响和后果,暂时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甚至他也清楚就算因此而真正关上了远景集团的投资大门也在所不惜,争权夺利是第一要素。

    在个人的权力意志面前,所有人的利益都必须让步,包括百姓和国家利益。

    涂筠和邵丁也看了夏想一眼,邵丁还好一些,目光闪烁,至少还算平静。涂筠则是双眼冒火,死盯着夏想不放,好象要用目光将夏想杀死一样。

    夏想才不理会涂筠女人式的愤怒方式,他又提交了一份材料:“关于威峰公司向郎市投资有机生态农业的可行性报告,请古市长批示一下。赵副总理也通过不同的渠道,对郎市的有机生态农业的前景表示看好,在有机生态农业上面,我的意见和张书记、吕书记、刘部长立场一样,同时,艾书记也是有限支持的态度。”

    夏想的第二波反击也很有力,再次拿有机生态农业的议题提出讨论,同时抬出赵泉新副总理来施压,又将市委主要领导的意见一提,用意很直接,当面给古向国一枪。

    古向国也不示弱:“我在省政府开会的时候,也和崔书记、梅部长、马部长就农业部的新兴农业交流了看法,三位省领导都对农业部的做法表示赞同。还有范省长也是有限支持的态度,国务院秦副总理、付副总理,也在不同场合都表过重要讲话,对新兴农业在全国的推广,持完全赞成的态度。”

    针锋相对。

    夏想却轻轻摇头:“在中央,支持和反对新兴农业的声音一直争论不下,在省里,据我所知,有过半的省领导并不赞成新兴农业的推广,比如纪委李书记、宋省长、王秘书长、胡书记,还有叶书记也是持谨慎的怀疑态度。不管中央和省里的情况如何,郎市的事情,决定权还是在郎市市委手中。”

    涂筠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古向国回来的缘故,底气足了,也不急躁了,反而轻轻一笑:“夏市长,既然你知道郎市的事情决定权在郎市,怎么还提一些省领导的名字,是不是故意炫耀你和省领导的关系密切?”

    ps:感谢诸位新老朋友的支持,老何会一如既往地为兄弟们奉献精彩的章节继续呼唤和票,谢谢兄弟们了。

    [奉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